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春鄉艷少 ? 正文

有彈性

所屬目錄: 春鄉艷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郭興旺哪有啥辦法,他就是先答應下來慢慢想,辦法都是人想出來的,實在不行就割了孟青山的小,看他還能不能碰石春敏。

郭興旺玩命的想著辦法,全神貫注,根本就沒有注意前方,也不知道撞到了誰的身上,差點把自己彈回來,正想火,抬頭一瞅是王欣欣,怪不得那么有彈性呢。

“你想啥呢?想的這么聚精會神的。”王欣欣的心情看起來不錯,春光滿面。

“沒想啥,剛才我還合計呢,我這么認真的想事兒,咋還不撞到一個老娘們呢,這不,馬上就應驗了。”郭興旺笑了笑說道:“你能讓我撞上,是不是專程等我呢。”

“沒有。”王欣欣臉一紅,一說等他呢,她就聯想到了大橋底下的齷齪事:“我隨便溜達溜達。”

“是嗎?傷心了,我還以為你是專程來找我的呢。”郭興旺說道:“沒事就在家呆著,興許我還能去找你呢。”

“你找我干啥呀?”王欣欣疑惑:“有事啊?”

“我說的是興許。”郭興旺抱住王欣欣的肩膀:“萬一哪天咱倆都寂寞了。我當然是去找你了。你說我找你還能干啥。”

“我不寂寞。”王欣欣抖動了一下肩膀:“你找我要是就為了那事兒,以后你就別找我。”

“那還能有啥事啊。”郭興旺說道:“難道我找你下象棋打撲克扯長舌子啊。”

“對了,我告訴你一件事。”王欣欣從郭興旺的懷里掙脫出來:“剛才我聽見劉軍他們說要去你們家要個啥碗,找了不少人呢。”

“這個王八犢子,我要是不好好修理他一下,他就不知道天高地厚。”郭興旺氣的牙根都癢癢:“他咋知道我有碗的呢?”

“我都不知道咋回事,就聽他跟那幾個人說了一嘴,我瞅那些人都不像個好人,估計要出事,就來找你了。”

“他能認識啥好人。”郭興旺拍拍王欣欣的屁股:“還是你對我好啊,比對劉軍好多了。來,親一個。”

王欣欣往旁邊閃身,在道上就親未免有點忒前衛了。受不了,要親的話找個沒人的地方隨便搞:“你別這樣,我是好心好意來告訴你的。”

“我知道,我也是好心好意的想真心的回報你一下。”郭興旺笑中略帶淫蕩:“現在我是沒時間,等晚上或是哪天的,我一定到橋底下好好的謝謝你。”

“你,”王欣欣你了半天說不出話來,臉通紅,一直紅到了脖子根上。

“那就這么定了,瞧你急的那樣,急也得等我辦完事回來再說啊。”郭興旺摸了摸王欣欣的臉,好燙啊,估計放個雞蛋上去當時就能熟了。

郭興旺進院子就開始喊:“媽媽媽媽。”

“干啥啊,叫的這么急。”郭母走屋子里走了出來:“咋了?餓了?”

“沒有,我問你個事。咱家有個碗的事是你說出去的吧。”郭興旺虔誠的盯著母親,希望能得到一個肯定的回答。

“恩,是我說出去的。”郭母笑呵呵的說:“說出去就看見效果了,王欣欣剛才也來找你了,你看看,現在女孩子都上桿子找你了,多好啊。”

“你為啥要說出去啊。”郭興旺一拍腦門子:“這下可麻煩了。”

“我就是想把這事說出去以后呢,讓石家的知道咱家也有錢了,沒準就把石春敏給你了呢。”郭母的嘴角還在微笑著:“這是好事啊,有啥麻煩的?”

“哎呦我的媽呀,那碗是老宋頭兒子的,知道了還不找你要,看你到時候咋整,你的兒媳婦就沒了。”

“你偷回來的啊?”

“我撿的,人家扔了的,仍的時候不知道值錢呢。”

“那咋整啊?”

“咋整?”郭興旺撓撓頭:“不管誰來了,就說咱家沒這碗。”

“哦。跟你爹也不說嗎?”郭母想起來,這個碗郭父見過,而且也扔過。“是不是得跟你爹通通氣啊。”

“你跟他說一聲吧,要是還想我娶媳婦就死不承認看見過碗。”

郭興旺簡單的吃了兩口飯,坐在院子里等著劉軍的大駕光臨,時近正午,劉軍果然帶著一幫子人浩浩蕩蕩的走了進來。

“郭興旺你把碗換給我。”老宋頭的兒子進門就喊。

“我啥時候上你家借過碗啊,不相信你問問你婆娘,我沒去過你家啊。”郭興旺不緊不慢的點上了一根煙,內心波瀾起伏:“就算借過碗,也不至于領著這么多人來要吧,再說了,我去你家借也不借碗啊,要借就借你的婆娘。”

“你媽都說了,你把我給我我爹陪葬的碗撿了回來。”老宋頭的兒子平時可是老實巴交的,現在有劉軍帶著人給撐腰,膽子立馬大了不少:“你趕緊把碗還給我。”

“你把碗給你爹了,你得找你爹要去啊,找我干啥呀。”郭興旺站起來慢慢的走到老宋頭的兒子面前,齜牙咧嘴的說道:“是不是想到我家里來搞事啊。”

“我就想要我的碗。”老宋頭的兒子退到了劉軍的身后:“你把碗還給我,我們就走。”

“又是你,你真*嫌命長了。”郭興旺盯著劉軍:“我就納悶了,你*除了能干壞事還能干啥。”

“我是來幫人主持公道的。”劉軍挺著胸脯:“今天你不把碗拿出來,我這些哥們是不會走的。”

“好啊,那你們都住這里吧,我剛蓋好了狗窩,地方寬敞著呢。”郭興旺說道:“我們家確實沒啥子碗,飯碗倒是有不少,喜歡的話你們都拿回去吧。”

“你就狡辯吧,不給你點顏色,你是真不知道牛頭馬面是專門抓小鬼的。”劉軍大手一揮:“先教訓他一下。”

那些站在劉軍身后一直都摩拳擦掌的人們接到命令后一窩蜂似的沖了上來。

“你們想干啥?”郭父拎著一把菜刀跑了出來:“跑我們家來鬧啥?”

“老不死的,你兒子偷了人家寶貝。”劉軍后退幾步,躲出了郭父的攻擊范圍:“你說咋整吧?”

“啥寶貝,就你說的碗啊,我們咋沒看著呢,趕緊滾,不滾我就客氣了。”郭父橫眉罵道:“小兔崽子,你們這不是明擺著欺負老實人嗎。”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