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春鄉艷少 ? 正文

可靠

所屬目錄: 春鄉艷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郭興旺只是覺得石春敏的表情怪怪的,一定是有啥事瞞著自己,不過細想一下,他們之間根本就沒有啥關系,不告訴他也是應該的。

到了周大頭門口,郭興旺就聽見院子里霹靂巴拉的,有嘈雜的腳步聲跟周大頭婆娘不停的說著不要不要的話。

郭興旺把門推開了一道縫,趴在門縫里往院子里看著,那個校長正追趕著衣衫不整的周大頭的婆娘,周大頭的婆娘左躲右閃。還是沒能躲得過去,被校長逮住按在了院子里的一張桌子上。

“別這樣,大白天的。”周大頭的婆娘氣喘吁吁:“等到晚上還不行嗎?”

“不行,我等不及了。”校長猥瑣的笑著,很難讓人把他跟道貌岸然的講臺上教師聯想在一起:“周大頭出去買酒買菜去了,得一會能回來呢。”

“萬一來個人咋辦?”周大頭的婆娘警覺的看了看周圍:“晚上吧,好不好?”

“不好。晚上哪有白天的樂趣多。”

“那我也加入進來是不是樂趣更多啊。”郭興旺這次是忍無可忍了,推開門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好幾個校長啊,上次我就遇到你,不過沒現身,這次又被我逮到了,看我今天報警去。”

“別別。”校長忙從周大頭婆娘的身上下來:“大兄弟,有啥話咱們好好說,你想要啥我都給你,千萬別報警啊。”

“你說說的膽子得多大了,這大白天的你就啊。”郭興旺坐在桌子邊上推了一把周大頭的婆娘:“氣來啊,還沒趴夠呢?”

“大兄弟,咱們啥都好商量。”校長拉著郭興旺的手,掏出了一盒翻蓋的煙給郭興旺點上:“只要你不把今天的事說出去就行。”

“那得看我啥心情了。”郭興旺翹著二郎腿:“你說吧,想咋解決?”

“這得你說。”校長猶豫了一下:“要不我安排你到學校來上班,你看咋樣?”

“就你那破學校,我才懶得去呢。”郭興旺嘆了一口氣:“我要是不把這事告訴周老師,就不是有點不是人了。”

“是人,你是人,我不是人。”校長接過話:“這事跟誰也不能說啊,你有啥要求就提出來,我一定盡力幫你。”

“我知道,一說出來,你校長的這頂帽子就沒了。”郭興旺心想,這是好事啊。也能威脅別人一次了,不過目前他還真沒有啥要求:“這樣吧,就當是你欠我一個人情,以后我找你幫忙,可不許推脫哦。”

“恩,不會,肯定幫。”校長賠笑說道:“是不是這事不往外說了。”

“現在不說不代表以后也不說,你好好表現吧。”郭興旺喝了一口涼水,賊拉拉的甜。

“你們嘮啥呢,說的這么熱鬧。”周大頭推著自行車走了進來:“快點,幫我把這廂啤酒卸下來。”

“正說你能買啥好吃的呢。”郭興旺跟校長把啤酒抬了下來:“有肉嗎?校長饞肉了,要吃嫩點的。”

“是啊,我是饞肉了。”校長不好意思的傻笑起來:“現在老饞了。”

“有,當然有了,新鮮的豬肉。”周大頭支好自行車:“今天剛殺的豬,新鮮著呢。”

“就豬肉啊?校長恐怕不稀罕豬肉吧。”郭興旺拎過周大頭手上的方便袋看了看:“沒別的肉了嗎?”

“沒了,就買了點豬肉。”周大頭沒聽出來郭興旺的弦外之音,他也聽不出來:“還想吃啥肉啊。”

“嫩的,越嫩越好,還要白白的。”郭興旺說道:“估計你家就有。”

“哦,雞肉啊。老婆子雞你不是殺了嗎?”周大頭笑著說:“咱家的都是小笨雞,好吃著呢。”

“一定要吃母雞哦,校長好這口。”郭興旺挖苦著說道:“剛才你沒看到給他饞的呢。說是母雞有營養。”

“殺的是公雞,母雞留著下蛋呢。”周大頭說道:“等它們不下蛋的時候的,肯定殺了給你們吃。”

“挑個小點的殺,校長不愿意吃大個的,咱們男人都這樣。誰不愛吃嫩點的。”郭興旺拎著袋子往廚房里走,邊走邊說:“尤其是校長,更愿意吃嫩的。”

“我就愛吃老雞,吃著可有味兒了。”周大頭洗了把臉:“熱死了。”

“周叔買的肉。”郭興旺把袋子遞給了正在燒火的周大頭婆娘:“專門給校長買的,幫他解饞。”

“放這吧。”周大頭婆娘臉上緋紅,剛才聽到了幾個人在院子里的對話,害羞起來:“你出去等著吃飯吧。”

“我幫你燒火吧,周叔跟校長談工作呢,我又插不上嘴。”郭興旺蹲在周大頭婆娘的身邊,抓住她的手:“柴禾給我吧,我燒。”

“那你燒吧。”周大頭的婆娘抽回手:“我燉豬肉。”

“你快點啊,校長攙著呢。”郭興旺在周大頭婆娘起身的時候拍了一下她的屁股。

周大頭的婆娘低著頭在灶臺邊上忙活,對郭興旺時不時的騷擾一下置若罔聞,眼睛卻賊溜溜的盯著廚房外面,生怕一個不小心就被周大頭看見了。

飯菜做的很快,關鍵是周大頭的婆娘擔心一不留神就被周大頭現點啥,所以一個勁的叫郭興旺填柴禾,鍋燒的很熱,啥玩意都熟的很快。

飯菜都端上來的時候,校長偷偷都瞄了國興旺一眼,啥都沒有說。郭興旺偷偷的瞄了周大頭的婆娘一眼,啥都沒有說,周大頭的婆娘瞄了周大頭一眼說道:“你們喝吧。鍋里還有菜呢。”

“走一個。”周大頭端起酒杯在兩個人面前晃蕩了一下:“來,干了。”

“干,誰不干誰王八。”郭興旺一仰頭,空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校長本來是喝了一半的,打算把杯子放下,聽郭興旺這么一說,又送到了嘴邊一飲而盡。

酒過三巡,周大頭拍拍郭興旺的肩膀:“我求你個事。”

“說吧。”郭興旺吃了一口豬肉,還真嫩著呢:“我能幫上的,一定幫你。”

“當然能幫上了。我覺得你這個人平時流里流氣的,但是挺可靠。”周大頭喝了一口酒說道:“以后我要搬到學校一段時間,校長說要升我做副校長,學校的宿舍都是一群孩子,又不能帶家人過去,我家里這邊就得靠你多幫襯著點了。”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