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春鄉艷少 ? 正文

報警

所屬目錄: 春鄉艷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郭興旺就這么盯著,盯的小姑娘有點不好意思了。手拿到前面,低著頭搓著。

“你叫啥名字?”郭興旺開了口。

“孟菊。”姑娘小聲的回答,面對氣勢洶洶的郭興旺,她本能的害怕起來,家里就她一個人,萬一來的是一個流氓,那后果可就不堪設想了,尤其是郭興旺看自己的眼神,忒恐怖。她心里合計著,我長的好看能怨我嗎?

“今年多大了?”郭興旺盯著孟菊的前胸,看這里應該得有二十幾歲了,看臉蛋也就十吧。

“二十。”孟菊的聲音更小了。她不敢直視郭興旺,生怕一個眼神讓他誤會,干出來點壞事就不好整了。

“虛歲還是周歲?”郭興旺沒話找話,一來能深入的了解一下這個小姑娘,二來也順便等等孟青山。

“周歲。”孟菊壯著膽子反問郭興旺:“你有啥事嗎?”

“沒啥事。”郭興旺想了想又說:“有事,你哥啥時候能回來?”

“得晚上吧。”孟菊說道:“要不你等晚上來找他吧。”

“晚上回來,*,晚上還找人去我家鬧吧。”郭興旺露出了流氓本色:“我就在這等他了。”

“那你在這坐著吧,我出去轉轉。”孟菊不想跟郭興旺糾纏下去。男人的獸血隨時都可能沸騰起來。

“別走啊。”郭興旺抓住了孟菊的手,哎呀,摸著咋這么細嫩這么光滑呢。:“萬一你家丟了啥東西或是沒有丟啥東西賴我偷的咋整。”

孟菊掙扎了幾下,愣是沒有把手抽出來,當下心里就咯噔一下子,完了,要獸血沸騰了。

“你怕啥的,我像是壞人嗎?”郭興旺一笑:“就算是長的像壞人也不能說明我就是壞人。”

“不像壞人。”孟菊嚇得渾身哆嗦,她哪里遇到過這樣的事啊。只能美化郭興旺,讓他放過自己一馬:“看你長的這么斯文,就知道你是不會干壞事的。”

“這么相信我啊,實話跟你說了吧,我長的是斯文,但是我專門干壞事,啥事壞,我就是干啥事,比如沒事扒扒老太太的褲衩子。”郭興旺笑的很邪惡:“至于小姑娘嗎,我.”

“我啥呀?”孟菊這下算是真的害怕了,連老太太的褲衩子都扒的人能是好人嗎?:“我可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

“我沒說你是隨便的女人啊。”郭興旺另只手又搭了上來,蹭著孟菊的手輕聲說道:“我也不是那種隨便的男人。”

“那你松開我的手啊,你想咋樣啊?”孟菊驚恐的盯著郭興旺,看看他下步做出啥樣的反應:“你再不松開我就喊人了。”

“喊吧,你隨便喊,我可不怕,光天化日的,你還能冤枉人不成,我又沒把你咋的。喊來了人,別人就會以為我把你咋的了,看誰到時候沒面子。”郭興旺眉頭一皺:“真沒意思,一點情調都沒有。”

“你還想要啥情調啊。”孟菊又抽了幾下手,居然抽出來了。

“算了,不跟你在這沒屁閑擱了嗓子了。等孟青山回來你告訴他,郭興旺來找他了。”郭興旺看了看孟菊說道:“白瞎你長的這么好看了,要是擱以前,我早把你按到柴禾堆上咔嚓了。”

“我一定告訴我哥。”孟菊擦了擦冷汗,幸好不是以前,不然自己就被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咔嚓了。

郭興旺從孟家出來,在他們村子轉悠了一圈,沒啥意思,又回村了,在村口遇到了那個校長跟周大頭。周大頭主動打了招呼:“興旺,你干啥子去了?”

“我到鄰村溜達溜達。”郭興旺停下腳步:“你們倆是談人呢還是談工作呢?”

“瞧你這話說的,我跟校長當然是談工作呢,談啥人啊。”周大頭遞上一根煙:“還是你這一天瀟灑啊,啥也不干,就是溜達。”

“我也不是啥都不干,半夜專門進婦女在家的人家,威脅老娘們跟自己鉆被窩。”郭興旺對周大頭并不反感,不反感就是挺稀罕的,稀罕到連他的婆娘一塊稀罕了。他這是有心提點周大頭:“談工作好啊,其實跟家屬晚上談工作更好呢。”

“你看你,又瞎說了吧。”周大頭笑著看看校長:“這孩子,整天就這么個瘋勁。”

“沒事,小孩子嗎,就應該活潑點。”校長的臉上有點不自在,畢竟是威脅了一下周大頭的婆娘。

“我不小了,你別瞎說哦,我都成年好幾年了。”郭興旺來到校長的面前:“聽說你最近很忙,經常只有晚上才能找你們學校老師的家屬談工作,談完了就走。”

“真會開玩笑。”校長苦笑著指了指郭興旺:“挺幽默的。”

“興旺,別跟校長開玩笑了,你看他臉都紅了。”周大頭說道:“一會到我家吃個飯吧,正好校長也去,我還有事求你呢。”

“還能求到我啊。”郭興旺笑嘻嘻的說道:“校長那么大的本事,你求他唄,他可尿性了,連跳墻都跳的老利索了。”

“行了,別扯淡了。一會你快點過來,我先回去安排伙食去。”周大頭說完推著自行車跟校長揚長而去。

郭興旺看了倆人的背影漸漸消失,自言自語起來:“當了王八都不知道呢,兩次了,我還給你戴了一頂帽子呢。”

郭興旺去了石春敏的附近晃蕩了一會,也沒見石春敏,想進去找她去吧,怕石家的人跟自己急,也就沒進去,思前想后,還是先走吧,省的一會老石頭看見自己起疑心。

剛邁開腳步,身后就傳來了聲音:“你咋來了?”

這個聲音郭興旺再熟悉不過了。急忙轉過身,沖著石春敏傻笑了一下:“我沒啥。就是出來消化消化,走著走著就走到你們家門口了。”

“胡說,你都在這轉了半天了,我剛才就瞄著你了。”石春敏淡淡的說道:“咋了?出啥事了?”

“沒有,哪那么容易就出事啊。”郭興旺扔掉周大頭給的煙,再不仍就燒手了:“你在家干啥呢?不耽誤你吧。”

“看電視了。沒事,我也是閑著呢。”石春敏問道:“聽村里人說,你家的墻上跟門上就被人寫字了?”

“啊,那個啥,就是幫著美化一下環境,現在看我家那墻老新鮮了,血紅血紅的。”

“是不是孟青山干的啊,你報警了沒有啊?”石春敏擔心的說道:“早點報警吧,免得他又找你的麻煩。”

“恩,我知道了。你的臉色咋這么不好呢。有啥事啊,是不是孟青山那個犢子又來騷擾你了。”

“沒事。”石春敏落寞的搖搖頭:“那我就先回去了,不然一會我媽又該來找我了。”

“回去吧,我得去周大頭家喝酒了,媽的,他說有事求我。”

“你少喝點。”

石春敏轉身離開的時候,好像是哭了。兩只手不斷的揉著眼睛。

“石春敏。”郭興旺想證實一下她是不是真的哭了。于是就喊了一嗓子。

石春敏止住腳步,沒有回頭,輕聲的問道:“還有啥事?”

“沒事了。”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