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春鄉艷少 ? 正文

失眠

所屬目錄: 春鄉艷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晚上郭興旺失眠了,想著白天能親手殺死一段感情在自己面前萌芽,不禁感到自豪,至少打倒了一個不是對手的對手,外面的狗叫聲響起,先是陣陣的輕咬,之后嗷嗷啊的亂叫,郭興旺趴在窗口罵道:“死狗,你*也想母狗了,哪天讓你干個夠。”

罵完狗他就躺下了,沒過多久,狗叫的更兇了,院子外面也傳來了嘈雜的腳步聲。郭興旺肯定是誰想來偷狗,狗就在自己的窗子底下,也不會有啥事。

“郭興旺在家嗎?”墻外傳來了一個男子的聲音。

“你誰呀?”郭興旺應聲:“大半夜的有啥事?”

“你是郭興旺吧?”男子的聲音飄了進來。

“我是,你誰啊,鬼鬼祟祟的,想干啥?要偷狗啊。我家的是公狗。”郭興旺打趣道:“一般來說不適合男人。”

話音剛落,墻頭上跳下來幾個人,看不太清臉,不過手上可都拎著家伙呢。好像是棒子。幾個人跳下來就奔著郭興旺沖了過來,還沒等他問話,打頭的一棒子就打了過來,郭興旺往回一縮頭,棒子打在了窗臺上。

“今天來就是想教訓你一下,以后你*離石春敏遠點。”最后一個笨笨的跳下來的是孟青山:“聽見沒有?”

“操,是你呀,就你長這個模樣就適合晚上出來。”郭興旺的屋子里沒有啥應手的家伙,在院子里掃了一眼,門口有一把鐵鍬:“還以為你受到打擊,回去自殺了呢。”

“你有啥能耐啊,還敢跟我搶石春敏,我警告你,以后要是讓我再看見你跟她在一起,我天天晚上光顧你們家。”孟青山拎著棒子砸了一塊郭興旺窗子上的玻璃:“別以為我跟你開玩笑。”

“誰啊?”郭父聽見聲響開門出來。:“你們是誰啊,都是干啥的。”

“干啥的?來收拾你們家人的。”孟青山仗著人多,人也牛逼多了:“老不死的,不想早點死的話就管好你兒子。”

“你說啥呢?”郭父也是火爆脾氣:“小兔崽子,半夜三更的你想干啥,趕緊給我滾犢子。”

“操,揍他。”孟青山拎著棒子第一個沖了上去。

郭興旺急忙從屋子里跳出來,直接就奔著門口的鐵鍬跑了過去。身后一個人追過來,在他拎起鐵鍬后一棒子打在了郭興旺的后背上。郭興旺顧不上疼痛拎起鐵鍬回手就是一掄,幸好身后的那個家伙躲得快,才沒有被砍到,那幾個奔老頭去的家伙也都不敢在輕舉妄動了,感情遇上了一對不怕死的主。

“今天的警告就到這里,以后你看著辦。”孟青山蹭蹭的爬到墻頭上,回身說道:“你在明處,我在暗處,別讓跟你耍陰。”

“你*有種就來。”郭興旺追了幾步,孟青山蹭的跳到了墻外,消失的無影無蹤。

“咋回事啊?”郭父揉揉腦袋,那頓酒喝多了,剛起來,頭還有點疼。:“他們都是哪來的啊?”

“鄰村的,孟青山。”郭興旺放下鐵鍬:“媽的,今天要追石春敏,叫我給揍了。晚上就來找茬了。”

“哦。”郭父說道:“揍,就是欠揍,大半夜的折騰人都睡不好覺。”

下半夜,狗又叫了幾次,郭興旺起來看了看,一直都沒看到人。第二天一早就現自己的大門跟墻上被人用紅油漆寫了n個殺字。

“媽的。我今天要不整死你,你真*當我熊啊。”郭興旺罵著出門。

“你干啥去?”郭父聽到郭興旺罵著,就知道他要去找孟青山:“回來,他愿意寫就寫唄。”

“這不是當我啥也不是了嗎?”郭興旺坐到父親跟前,叼上了一根煙:“等我哪天看見他的,非得整旮旯禍害死他。”

“他愿意寫就寫唄,咱不在乎。”郭父心里比誰都氣,不過他想能不惹事就別惹事了,年青人都好沖動,動不動就槍啊炮啊,干仗都是不眨眼睛的:“兒子,你現在咋想的?”

“我還能咋想,他就這點能耐還能嚇住我啊。”郭興旺吧唧吧唧的抽了幾口煙:“要我離石春敏遠點,做夢去吧他。”

“對,這點像你爹,該咋的咱還咋的。多好的女孩子啊,你要能糊弄到手,你要啥爸給你啥。”郭父拍拍郭興旺的肩膀:“沒事多去找找她,聯絡一下感情。”

“爸,你說啥呢,啥叫糊弄啊,我是玩真的。“郭興旺看看郭父一臉的自信。:“爸,你說實話,她跟我往這一站是不是有點一朵鮮花扎到牛糞上的感覺。”

“想聽實話啊。”郭父望著天空深思一下說:“不是有點。不過兒子,沒準你們倆就王八瞅綠豆了呢,別泄氣啊。”

“恩,目前的情況是我這顆綠豆使勁的在她面前蹦跶,就等她瞅呢。”郭興旺掐滅了煙頭:“我現在就找她去,爭取讓她早點瞅上我。我這綠豆也就不白蹦跶了。”

“你不吃飯了,你媽都熱乎完了,還有雞肉呢。”郭父對兒子搞女人是百分百的支持,不管跟誰,只要能給他生一個孫子就行。

“不吃了。”

郭興旺出了院子,站在血紅血紅的殺字面前,殺氣騰騰,一轉身去了隔壁的村子,得先找孟青山報仇去。

到了孟家,只有孟青山的妹妹一個人在家,剩下的幾口人都去鄉里了,據說農藥賣的挺火爆,一兩個人還忙活不過來。

郭興旺坐在他家的炕上,盯著孟青山的妹妹看,別看孟青山長得老難看了,他妹妹長得那叫一個標志,估計是她爸利用她媽改良了一下品種。

孟青山的妹妹穿著一身白色的裙子,腳下蹬著一雙拖鞋,胸前部位高低起伏。兩只手背在身后,那眼睛那臉蛋那身材,一個字:美。郭興旺看了半天得出一個結論:好看的忒*過分了。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