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春鄉艷少 ? 正文

近距離接觸

所屬目錄: 春鄉艷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你小子別胡說,啥子叫冤枉,你看看你媽現在跟我不是挺好嗎?”郭父說道:“你媽要是不跟我,哪來的你啊。”

“恩,爸你說的對啊,你要不把我媽騙到手,我估計就殺到國家領導人的家里托生去了。”郭興旺往廚房了看了看,郭母正在往出盛雞肉,石春敏在旁邊打打下手:“爸,雞肉好了,你還吃不吃了?”

“老子差啥不吃啊,敗家玩意,公雞都叫你殺了,咱家的那些母雞咋整,多寂寞啊。”郭父的眼睛一會睜開一會閉上,直打酒嗝,看來真的醉了。“一會把那個雞屁股給我找出來。”

“吃飯了。”郭母樂呵呵的端著雞肉上了桌子:“嘗嘗,是春敏燉的。”

“是嗎?那我可得嘗嘗。”郭興旺找了一塊看著很肥很嫩的肌肉放在了嘴,吧唧吧唧的嚼了幾口后,沖著郭父說道:“完了。”

“咋了?”郭父皺著眉頭問:“不好吃嗎?”

“我嘴里的這塊是雞屁股,你還要不要了,要是要的話,我就吐出來給你。”郭興旺一臉的歉意,明知道他爸就好這口。

“不要了。”

這頓飯,郭母拼命的給石春敏夾好肉。那些看著順頭順腦的都給了石春敏,石春敏哪能吃得了那么多,就又都夾給了郭興旺。郭興旺能吃,全都照單全收。席間很開心,氣氛也很融洽,其樂融融一片。

吃過飯,石春敏說要回家。

郭興旺說我送你。

路上兩個人的話多了起來,大多數是圍繞著這只雞,郭興旺一直夸石春敏燉的急好吃,還揚言下次燉母雞的時候也叫她來幫燉。

有說有笑的走了一段,被一個人攔了下來,郭興旺定睛一瞧,是鄰村的孟青山,這個人的老子的老子的弟弟的妹夫在省城里當官,是一個不小的官,所以他家人經常能得到照顧,再加上孟青山的老子頭腦很靈光在鄉里賣化肥農藥,家里積攢了不少的錢。

“春敏,送給你。”孟青山手里抱著一捧的鮮花遞了過來:“剛買的,可新鮮可香了,你聞聞。”

“啥玩意啊。”郭興旺接過了花,如果自己是賴蛤蟆。孟青山比自己還賴蛤蟆。長的那叫一個慘不忍睹:“狗尾巴草啊,在哪撿的?我也揀點去。”

“這是玫瑰,粉紅色玫瑰的花語是花語是初戀,春敏,我都偷偷的暗戀你老長時間了。你給我一次機會吧。”孟青山盯著石春敏一字一頓:“我以后一定讓你幸福。”

“跑這玩初戀了,不錯啊,就你長得這么歪瓜裂棗的也想追石春敏啊。”郭興旺擋在石春敏的面前,孟青山的眼神忒*有殺傷力了,看一眼都后悔半年:“沒事的時候你多往廁所跑跑。”

“我去廁所干啥呀。”孟青山的腦袋往一側歪了歪。

“照照你那張大臉。”郭興旺也往旁邊歪了歪,完全的擋住孟青山的視線:“哥們,你老是看她干啥呀,我長得不好看嗎?”

“我追春敏關你啥事啊。你老擋著我干啥。”孟青山急的直跺腳:“你們倆啥關系啊。”

“啥關系都沒有,我就是看不慣,哪管你長我這樣也行啊,至少像個人。”郭興旺胸脯一挺,輕蔑的說道:“你瞅瞅你現在,除了穿的這身衣服像人,別的地方我看著都矛盾。”

“你咋還罵人呢?”孟青山推了郭興旺一下:“你這個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哎呀,我沒推你,你還來勁了。”郭興旺扯著孟青山的衣領:“瞅瞅你那熊樣,我*一屁股就能坐死你,趕緊拿著你的狗尾巴草回家吧。”

“我偏不走。”孟青山踮著腳看著石春敏:“春敏,你給我一次機會,就一次哈。”

“你回去吧,我對你一點感覺都沒有。”石春敏拉著郭興旺的胳膊,不讓他出手:“你松開他,讓他回去吧。”

“我不回去,回去了我還得來,過兩天我找人到你家提親去。”孟青山扯著嗓子喊:“我就是稀罕你。我要討你做老婆。”

“你*就是欠揍。”郭興旺聽到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要去提親,當時就火冒三丈。掄圓了拳頭照著孟青山的腦袋就砸了下去。

“唉呀媽呀,打人了。”孟青山感覺眼前一片金星,這一拳忒狠了。:“你咋打人呢。”

“我打人?我還沒打夠呢。”郭興旺甩開石春敏,把孟青山騎在了身子底下,左右開弓,那拳頭就跟雹子似的砰砰的在孟青山的身上砸來砸去。“媽的。看你*以后還敢不敢大白天出來嚇唬人了。”

“別打了。”石春敏從身后抱住了郭興旺,剛好郭興旺正在掄拳頭,感覺后背被兩個軟啪啪的東西撞了一下,回頭一看,是石春敏趴在了自己的身上。

“媽的。今天算你走運,滾回去吧。”郭興旺站了起來,如果換做是別的女人,他一定狠狠的往后拱幾下,感受一下女人的氣息。:“下回再有這事我扒了你的皮。”

“你等著,咱們這事不算完。”孟青山從地上爬起來捂著腦袋跑了:“我一定會來找你報仇的。”

打完孟青山,郭興旺渾身都舒暢,既能教訓他一下,又能舒筋活血,是件好事。

“你咋這么沖動啊。跟他好好說說不就行了嘛。”石春敏責備起他來:“你咋還能出手打人呢。”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酒喝多了吧。”郭興旺撓撓腦袋:“剛才就是興奮。”

“你啥時候能不像個小流氓似的。”石春敏搖搖頭:“行了,我先回了。”

“你生氣了?”郭興旺說道:“我沒想到要出手的,也不知道咋的了,這拳頭就不聽使喚,一個勁的往他身上上。”

“我沒生氣。如果他找人報復,記得報警,別硬挺著。”石春敏不知道從哪弄出來了一個筆,在手里拿著:“把你的手給我。”

“干啥呀?”郭興旺把手伸了出來:“挑手筋啊。你這玩意也忒不鋒利了吧。”

“把我的電話號給你,有啥事給我打電話也行。”石春敏攥著郭興旺的手。

“別寫這啊。”郭興旺把手抽了回來:“你寫這我一洗就掉了。寫這吧。”郭興旺抻了抻脖子,衣領往下一拉:“寫我脖子跟上。”

“那你就不洗脖子了?”石春敏按著郭興旺的脖子開始寫數字。

“輕易不出手,一旦洗一回就能挺半年。”郭興旺閉上眼睛,這次算是最近距離的跟石春敏接觸了。感覺心里像是一百萬個小耗崽子在那撞啊撞的,石春敏身上淡淡的清香更是令人心曠神怡。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