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春鄉艷少 ? 正文

還有這事

所屬目錄: 春鄉艷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來的是石春敏,原來石春敏吃過飯坐在院子里乘涼,一不小心就看見郭興旺的爸爸拎著掃帚罵罵咧咧的追著郭興旺,出來一打聽才知道是因為郭興旺講黃段子惹惱了老子。當時他就心想,郭興旺的這頓胖揍是愛不過去了,于是就過來打算幫著郭興旺解解圍。

郭母走到石春敏的身邊,小心翼翼的問:“春敏,是不是我們家興旺又做了什么讓你不開心的事了?”

“沒有,我就是閑著沒事過來找興旺嘮嘮嗑。”石春敏微微一笑:“我感覺我們倆還挺談得來的。”

“是嗎?那你們好好談談。”郭母喜上眉梢喜出望外:“我們老兩口出去轉轉。”

郭家父母可是樂壞了,也不知道郭家積了幾輩子的德,能讓石春敏這個全村老少爺們都惦記的好姑娘來找郭興旺,要是能娶了她當媳婦,祖墳都得冒黃煙。

“你咋來了?”郭家父母離開后,郭興旺笑著對石春敏說:“不過你還的還正是時候,差點又挨老頭子的揍了。”

“我就是看見你爸爸拿著掃帚追你,就過來了,看上去怪嚇人的。”石春敏坐在院子里的凳子上:“我怕把你打的皮開肉綻,以后見了面都不認識你。”

“哪有那么嚴重啊。”郭興旺摘了幾個自己家產的綠色柿子,用水沖了沖遞給石春敏一個:“他會打,我還會跑呢,要是被他打壞了多不值得啊,別人還得說我不孝順。”

“你爸爸因為啥打你啊,瞧你把他氣的,拿著掃帚追著你打。”石春敏咬了一口柿子,吃著不錯,不用農藥的綠色食品就是香:“全村子的人都在說這事呢。”

“也不因為啥子,就說我討不到老婆,看著來氣,沒事就拎著掃帚追著打著玩唄。”郭興旺留了一個心眼,要是說是因為自己跟老光棍們說葷段子,一定影響自己在她心中高大威猛的形象:“不說這個了,想想都上火,咱們出去偷玉米烤著吃吧。”

“不去,我可怕人抓著。”石春敏笑笑:“你也別去了,老大不小了,干點成熟的事吧。”

“恩,也是。”郭興旺打心眼了喜歡石春敏起來,這么好的娘們哪找去:“那咱們也干點成熟的事,去偷。”

“噗”石春敏嘴里的柿子噴了出來:“你怎么就想著偷啊,想吃就自己殺一只啊,人家養雞也不容易的。”

“對,自己殺一個,晚上你在這吃吧。”

“我”

還不等石春敏拒絕,郭興旺就沖到了他家唯一的一只公雞身邊,拎著雞就沖進了廚房。

石春敏沒有想吃他們家雞的意思,于是就跟著他進了廚房,想阻止一下,進去一瞅,郭興旺把雞頭都剁了下來,正跟那燒水呢。

“你怎么這么快啊,我不在這吃。”石春敏搖頭嘆氣,一條鮮活的生命瞬間就消失了:“我晚上得回家,還有事呢。”

“啥子事也得吃完雞再說,這雞是專門給你殺的,你要是不在這吃就對不起我更對不起它了。”郭興旺把雞扔到了柴禾堆上,趴在廚房門口喊了一嗓子:“媽啊,回來燒水啊,咱家公雞駕崩了。”

郭母聞聲趕了過來,看見躺在柴禾堆上的死公雞,當時就要惱火了,全家幾十只母雞就留著這只公雞打種、安撫雞心呢。

“媽,你還瞅啥呢,趕緊燒水燉雞啊,一會石春敏在咱們家吃飯。”郭興旺擦了擦腦門上的汗。

“是嗎?趕緊的,我去再買點好吃的。”郭父聽見郭興旺的話,在門口推了郭母一把,樂呵呵的出去買菜了。

“你們倆出去坐著去吧,這我一個人就能忙活過來。”郭母茅塞頓開,估計這回多少能有點戲。

“嬸,我幫你吧。”石春敏擼了擼袖子蹲在了水盆旁邊。

郭興旺也想過去幫著摘雞毛,不過地方太小了,要是蹲過去就得跟石春敏撞車,屁股就得撞屁股,對于石春敏他是不會這么做的。女神怎么能跟自己玩屁股撞屁股的游戲呢。

坐在凳子上看著老媽跟石春敏嘮的那么開心,而且不時能傳來笑聲,郭興旺心里有了點想法,要是石春敏能嫁給自己,那家里一片歡歌笑語,多和諧啊。

“孩子,行啊。”郭父從外面買菜回來看見郭興旺盯著石春敏手上被扒的精光的雞傻笑,不禁輕輕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真給你爹長臉,展到啥程度了?”

“還能啥程度,這不你也看到了,現在也不敢整的太兇猛,不然嚇跑了。”郭興旺往旁邊挪了挪屁股:“慢慢展吧,你兒子配不上人家。”

“不能這么說。”郭父趴在郭興旺的臉上看了看:“我兒子細瞅也挺不錯的。”

“你就別拿我窮開心了。”郭興旺看了看郭父手上的大包小袋:“行啊,老爸,真舍得下本。快把小賣店搬家里來了。”

“那是啊,這么好的姑娘咱做夢都沒想過。”郭父拎著手上的包包掂了掂:“你要是能把她娶家里來,要你老爸的命都成啊。”

“為啥啊。就為了改良品種啊。”郭興旺笑著說道:“那也忒邪乎了吧。”

“傻小子。好姑娘誰家不惦記啊,你以為就你一個人惦記啊。”郭父拍了拍郭興旺的腦袋:“過來,咱爺倆先喝點。”

“雞肉還沒燉上呢。”

“有花生米跟火腿腸。”郭父拿出來了一個小袋,其余的都交給了郭母。

爺倆坐在院子里就開始喝上了,這可是平時郭興旺想都不敢想的待遇,他爸爸喝酒,向來他只有瞅著的份。

一瓶半斤裝的散白,在爺倆你一言我一語中被消滅掉,桌子上的火腿腸皮跟花生米的皮散落了一桌子。

“我不喝了,全都是素的,等一會整幾口雞肉。”郭興旺放下杯子。

“你就知道吃葷的,想吃葷的,得拿出點本事。”郭父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喝了下去:“說說,你們倆啥子時候開始的。”

“啥叫開始啊,俺們倆現在正處于相互欣賞的階段,還沒展到你想的那種地步。”

“兒子,老子跟你說了吧,關鍵時候還得拿出點力度,當初你媽就死活都不跟我,后來還不是跟了。”郭父得意的點上一根煙:“主要你得有手段。”

“啥子手段,我說看著你這么不配我媽呢。”郭興旺趴在桌子上很愿意聽父親的下回分解。

“先上船后買票,當初我就是來硬的,把你媽的肚子搞大了,嘿嘿,她就跟了我了。”郭父有點喝醉,說話時都口齒不清。

“還有這事啊?”郭興旺瞪大了眼睛:“這么說我媽是冤枉的了。”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