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春鄉艷少 ? 正文

聽段子

所屬目錄: 春鄉艷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郭興旺火急火燎的趕到了橋上,王欣欣沒有走,一直都在橋的那一頭熱烈的期盼著他的大駕光臨,郭興旺也不客氣,到了王欣欣的身邊拽著她的手就下了橋,下了橋就更不能客氣了,找了一個還算是隱蔽的地方就把王欣欣按在了身子下面,手拼命的撕扯著她的衣服,王欣欣也不反抗,大有一副任君大小便的氣勢,乖乖的在郭興旺的身子底下躺著,沒過一會,周圍飛起了野雞野鴨無數,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流氓。郭興旺很快就從王欣欣的身上爬了下來,他自己都不知道這兩天是交了什么狗屎運,繼而連三的上了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娘們。心里的喜悅自然是不用多說了,他情愿天天都有這樣的狗屎砸到自己的身上,哪怕砸的暈了吧唧的也認了。

第一次下來之后,郭興旺似乎是意猶未盡,抬頭看了看橋上,沒有過往的行人,身邊也沒有茍合的野鴛鴦,于是連褲子都沒有提就又撲了上去。

王欣欣正準備穿上衣服回家,被郭興旺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還以為他又要厚顏無恥的塞給自己六塊錢,其中一塊是小費,急忙說道:“我不要錢了。”

“你要我也沒有啊,就那六塊都給你了,現在抽煙都蹭著抽呢。”郭興旺奸笑一下:“我還想來一次,剛才沒啥子感覺就下來了。”

“還來啊?”王欣欣差點就哭了,剛才他那么的如狼似虎還說沒感覺:“不行,我得回家了,一會我媽就該回去了。回家找不到我還不得急。”

“你媽哪有那么快就回去啊,說不定現在就被大夫治療著呢。”郭興旺按住王欣欣的兩只胳膊說道:“我先幫你消消毒,以后咱被狗咬就不怕了。”

“你。”王欣欣的話說了一半,此刻的她無比的懊悔,他就像是一只老鼠,而郭興旺就是一只貓,老鼠落到了貓的手上,那還有好嗎?

孫一然第二次下來的時候春風得意,他暗自佩服自己的耐力跟強悍的爆力。

事后,兩個人都不愿意回家,就坐在了橋頭聊天,從聊天中郭興旺隱約的聽出王欣欣原來也是有理想的,不過她的理想像是在吹牛逼,她說她想成為一個舞蹈家。

郭興旺望了望天空長嘆:“我也有理想,我最大的理想就是能娶那個誰家的誰當老婆。”

“你說的是哪個誰啊?”王欣欣似乎對這方面很感興趣:“咱們村子的?”

“不說了。”郭興旺站起來伸了伸懶腰:“忙活了一上午,真*累啊。回家睡覺去。”

“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王欣欣很禮貌的說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嗎?想沒想過要離開這里啊?”

“你啥子意思?”郭興旺瞪大了眼睛:“要跟我私奔做一對狗男女啊?”

“你想哪去了?”王欣欣低著頭說道:“我就想出去看看,聽說外面的世界可好了。”

“好個屁,除了樓就是車。”郭興旺聽進過城的人說起過,城里的就是樓多人多車多畜生多。

“你不想出去看看嗎?”王欣欣忽然盯著郭興旺問:“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

“不想去。”郭興旺摸了摸王欣欣的腦袋:“傻丫頭,外面的色狼流氓才多呢,哪有咱們村子好,就我一個,別想忒多了。”

“你要是有事你先走吧,我想在這坐一會。”

郭興旺說:“那你在這坐著吧,記住,遇見野狼要比遇到色狼好。”

孫一然心滿意足的邁著步子進了村,此時是農閑季節,很多人都會坐在樹蔭下下棋打麻將。不過這些都是一些自稱是正人君子才干的事,關于這一點郭興旺一直都想不通,既然他們那么正經,連女人都不碰,那他們的孩子打哪來的。不管怎么說,是沒他什么事,他最喜歡的還是跟一些老光棍坐在樹蔭下聽他們講一些葷段子,講的惟妙惟肖,就跟他們都干過那些正經人干過的事似的。

他回來的很是時候,村里的老光棍劉大傻正繪聲繪色的講著故事,看見郭興旺過來急忙扔了一塊磚頭:“興旺,坐這,聽聽你劉大爺給你來段精彩的。”

“聽來聽去都是那點,現在聽著都沒感覺了。”郭興旺把磚頭放在了屁股下面:“有沒有新的段子。”

“想聽啥子,給你來段十八摸吧。”老劉頭猥瑣的笑著:“講完讓你小子晚上都睡不著覺。”

“有那么邪乎?”郭興旺頓時就精神了:“快點,說來聽聽。”

老劉頭講的段子沒有太大的吸引力,他說的東西自己已經在周大頭的婆娘身上跟王欣欣身上實踐過了,于是就打斷了老劉頭的演講,讓他說點更有意思的。

老劉頭憋了半天,也沒憋出一個屁,他講的這些都是在廣播里聽的。這個點廣播還沒開講呢,哪還有新的段子。

其他的人也跟著起哄,把老劉頭從講臺上趕了下來,并一再的舉薦郭興旺上去講兩句,郭興旺推脫不過,就幸災樂禍的走上了講臺,滔滔不絕的把他跟兩個女人的經歷詳細的講解了一番,剛想繼續憧憬一下。臺下一個掃帚就飛了上來,接著是一個男人的聲音:“什么玩意,跑這得瑟來了。”

郭興旺順著掃帚飛來的方向向下一瞄,操蛋了,他爸爸也不知道啥時候來的,他都不知道老人家原來也好這口,居然沒事也到這來聽聽葷段子。

“你給我滾家去。”郭興旺的爸就要往講臺上沖:“丟人現眼的玩意。”

“滾就滾回去。”郭興旺一個箭步沖下講臺,撒丫子就跑人。

跑到家他媽正在院子里喂雞,看見郭興旺氣喘吁吁的跑回來,還以為他在外面又闖禍了。“兒啊,你又惹什么禍了?”

“我能惹什么禍啊,我爹拿著掃帚在后面追著我打。”郭興旺跑到水缸前勝了一瓢水,咕咚咕咚的喝了個飽:“我好歹在咱們村子也是一痞子不是,他當著那么多人的面打我,也忒不給我面子了吧。”

“你爹因為啥子要打你啊?”郭母放下雞食問。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