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春鄉艷少 ? 正文

半路

所屬目錄: 春鄉艷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郭興旺美的鼻涕泡都淌了滿臉。王欣欣的言外之意長個腦袋的人就能明白。

兩個人一前一后的走在村里路上,當然是得郭興旺在前面帶路,王欣欣尾隨其后,等郭興旺瞅準了沒人和找到合適的地點他就自然會叫自己的。

剛出村子王欣欣就追了上來,郭興旺想先親熱一下,做一個熱身,誰知道石春敏騎著自行車迎面過來。郭興旺當時就感覺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么好了。

“你還沒去看看傷口嗎?”石春敏從自行車上下來,推著車子走到郭興旺的面前:“你們這是要去哪里啊?”

“哦,我們,我們碰到一起的,就一起走了。”郭興旺說道:“你還有回去嗎?”

“沒有,在外邊轉了一會。”石春敏指了指郭興旺的頭說:“你,沒事了吧?”

“這點小傷算什么。”郭興旺笑著摸了摸腦袋:“再來幾下子也沒事。”

“瞧你那樣。還是去看看吧,你自己還不好意思去,要不我領你去看看吧。“石春敏拍了拍自行車的后架子:“上來我帶你。”

“我都看完了,大夫給我上了一點藥,沒事。”郭興旺瞅著那個空座就心驚膽戰的,他是打心眼里一萬個喜歡石春敏,但是他知道自己根本就配不上他,叫就算真的有一天賴蛤蟆吃了天鵝肉,也輪不到自己這只賴蛤蟆,在他的心里,石春敏就是一個女神,一個高高在上無上純潔的女神,所以不管他對她有多么的向往,他都不會玷污她在自己心里的地位。郭興旺沖著王欣欣使了一個眼色,那意思是告訴她去看看你媽吧,我不用你陪著了,能跟石春敏嘮上一會嗑他就很滿足了。

王欣欣誤解了郭興旺的意思,以為他是想讓自己先過去占個好地方等著他,于是就加快了腳步朝著橋的方向走了過去,郭興旺心里著急,想叫住她,又一想算了,沒準一會跟石春敏嘮完了,還能趕過去風流一把。

“你真的沒事啊?”石春敏支住了自行車走到郭興旺的身邊:“我看看你腦袋上的傷。”

“沒事了,你看看吧。”郭興旺把腦袋伸過去,鼻子嗅到了一股子淡淡的清香,很香很醉人,他能感覺到這股香味就是從石春敏身上散出來的:“上了一點藥,現在一點都不疼了。”

“他給你消毒了嗎?”石春敏扒著郭興旺的傷口看了看,頭上還有斑斑血跡。

“消了。倒了半瓶的反毒水有消的毒。”郭興旺閉上眼睛沉醉在石春敏身上的香氣中:“你咋還沒回家呢,不是讓你早點回去嗎。咱們村子里可有不少人惦記你呢,以后沒事就別出村子了。”

“哪有你說的那么邪乎啊。”石春敏淡淡一笑:“你以為都像劉軍那樣啊。”

“等哪天我一定好好的收拾一下那孫子。”郭興旺恨得咬牙切齒,連他的女神都敢照量,活膩了。:“你以后看見他就離他遠點。”

“知道了。”石春敏放下郭興旺的腦袋,幸好傷口不深,處理的也很好。:“坐下來嘮嘮吧。”說著,石春敏就坐在了路邊的一塊大石頭上。

“嘮十塊錢的。”郭興旺坐在石春敏身邊,能這么近距離的挨著,郭興旺感覺這棒子沒白挨,就是把腦袋削爛糊了,能跟石春敏就這么坐上一天一夜也值個了。

“你沒有想過自己以后干點啥嗎?”石春敏側著臉微笑著看郭興旺:“就打算一輩子這么過了?”

“想過啊。”郭興旺抬起頭盯著遠方說:“我要成為一名農民企業家。”

“那你為啥不努力呢,看你平時的那個樣子,還以為你沒有啥理想呢。”石春敏說道:“我這么說,你不會介意吧。”

“不會。我這個人臉皮厚著呢。”郭興旺伸出手指了指不遠處的小山:“看見了,那片山,我想把那片山承包下來養大鵝,中間的那片水塘就養養魚。”

“想法很好啊。”石春敏鼓勵他:“有了理想有了目標就要努力了,不能像你現在這個樣子整天游手好閑的,不然村里的小姑娘都怕你呢。”

“她們誰愛怕不怕。我不在乎。“郭興旺盯著那片小山呆呆的說道:“我稀罕的人比她們要強上一百倍。我這輩子非她不娶。”

“是嗎?都有意中人了,那你更得努力了。”石春敏也挺替他開心。:“是咱們村的嗎?誰啊?”

“不能跟你說。”郭興旺臉一紅,他自己都納悶了,長這么大就沒不好意思過,就連偷看小姑娘尿尿他都能看的理所當然,看來愛情這玩意真挺嚇人的,都能讓人臉紅:“就算是為了她我也要干出一番事業來。”

“不說就算了,你一定要努力啊。相信你自己,一定能成功。”石春敏淡然的笑著:“我也希望你能成功,這樣村里就不會有人再瞧不起你了。也不會有人在說你是小痞子了。”

“敏子,你干啥玩意呢,回家吃飯了。”石春敏的母親就在郭興旺準備跟她熱火朝天的好好嘮嘮的時候出現了。出現的很不是時候,很不和諧。

“哦。”石春敏應了一聲后站起來跟郭興旺告辭:“我回去吃飯去了,你要努力哦。”

“你放心吧,不成功便成仁。”孫一然握緊拳頭在面前向下一用力,算是給自己打氣。

石春敏的媽媽用異樣的眼光瞅了瞅郭興旺,又瞅了瞅石春敏,好像是在說,你這只死賴蛤蟆,離我閨女遠點。天鵝早晚是要飛走的。

這樣眼神郭興旺平日里見的多了,他全都當做是某某老娘們又給自己暗送秋波了,不過今天他有點傷心,也不知道為啥,心里就跟有幾只小螞蟻在一口一口咬著似的。他當下就誓,一定好活出個人樣來,讓所有人都對自己刮目相看,再見到自己時都仰頭看自己。

目送著石春敏母女離開,郭興旺又呆呆的坐到了石春敏剛才坐過的位置,上面還有殘留著她的體香跟體溫。良久之后,他猛然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媽的,差點忘了,王欣欣還在橋底下等著自己呢。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