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春鄉艷少 ? 正文

橋下轉轉

所屬目錄: 春鄉艷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暈了一會情況有所好轉,郭興旺的腦袋沒那么暈了。回頭一看,一個長的比孫子還難看的家伙手里拎著木棒正洋洋得意的站在郭興旺的身后,腦袋揚著,嘴巴撇的能掛上連哥哥尿壺,還裝逼呵呵的問其他人:“暈了沒?”

“挺*讓你失望吧,老子還沒暈呢。”孫一然踹開抱著自己的那個人,搖了幾下腦袋,一點都覺察不到暈的時候沖著打自己的那個孫子呲牙咧嘴:“媽的。瞅你長的那逼樣,比俺還難看,學著人家掄起棒子了。”

“媽呀,你咋還沒暈呢。”那人嚇得頓時后退了幾步,哆哆嗦嗦的說道:“大哥,我錯了,打,打錯了。”

“操,現在才知道錯了。”郭興旺紅著眼就沖了上去,一腳把那人踹倒在地,騎在他的身上一頓拳頭伺候:“你們有不怕死的就過來。”

事實證明,這幾個人沒有一個不怕死的,都圍在郭興旺的周圍,沒有一個敢出手,就連劉軍都是咋咋呼呼的喊著:“兄弟們上去揍他,往死里揍他。”

“你不服就上來啊。”郭興旺眼睛一瞪:“別*跟老娘們似的在那咋咋呼呼。”

“我才不上呢,你*不是人,干仗就不要命。”劉軍苦笑一下:“你裝逼就裝逼,老子就是有錢,早晚你得死在我手里。”

“操,你再嘞嘞我整死你。”郭興旺從那個人的身上竄了下來,徑直就朝著劉軍撲了過去。

劉軍嚇得撒丫子就跑,邊跑邊喊:“兄弟們快跑啊,他*瘋了。”

幾個人都隨著劉軍落荒而逃。

郭興旺沒有追他們,這種人就有一種本事,逃的比劉翔跑的都快,你追也追不上。趕走幾個人后郭興旺揉了揉被那個人打過的腦袋,鮮血順著手指就流了下來。

“我送你到村里的衛生所看看吧。”石春敏走過來說道:“你看看,都出雪了。”

“不,不用,這點小傷算不了啥。“郭興旺嬉皮笑臉,沒有了剛才的憤恨:“揉揉就好了。”

“不行,萬一感染了咋辦?一定要去看看。”石春敏皺著眉頭看了看郭興旺腦袋上的傷:“你看看,出了很多的血了。”

“沒事。不用看了。”郭興旺轉身走了幾步,停下腳步,他知道他這種人根本就配不上石春敏。:“我真的沒事。”

“哎,你干啥去呀?”石春敏站在他身后喊:“去包扎一下也好啊。”

“不用了。我回家了。你沒事也回家吧。”郭興旺抬起了腳步:“別在外面轉悠了,打你主意的不光是劉軍一個人。”

“那謝謝你了。”

“謝啥子玩意,我應該做的。”郭興旺滿足的微笑著揚揚手:“換成別人也會這么做的。我不過碰巧而已,好女孩子自然會有人幫的。”

郭興旺去村醫那的路上都是抿著嘴笑著的,他很容易滿足,只要能幫上石春敏就好,他不指望也不奢求有回報。這段路他走的很快,不知不覺就到了那里,村醫給他檢查一下說沒事,上點藥就好了,拿出藥布要給他包扎,他沒讓,說包上了跟叫狗咬了似的,就這么著吧。

剛出村醫室,就有一個不幸被狗咬的人送了過來,強烈要求村醫給打疫苗,這個人就是王欣欣的媽媽,穿著一個大褲衩子,據說咬著的位置很隱蔽。估計咬她的是只公狗,下嘴忒黑了,她是由王欣欣攙扶著過來的。

“你媽咋了?”郭興旺覺得好奇,上去打招呼。

“被狗咬了。”王欣欣可能還想著孫一然給自己六塊錢的事,有點不好意思,低著頭說道:“過來瞧瞧。”

“咋還叫狗咬了呢。”郭興旺跟王欣欣沒話找話,萬一要是嘮出點感情,以后再那個啥,連六塊錢都省下了。:“咬的嚴重嗎?”

“不知道呢,這不剛過來嗎。”王欣欣說道:“我媽剛跟大夫進去了,還不知道咋樣呢?”

“哦。不用擔心啊。”郭興旺靠過來,手搭在王欣欣的肩膀上:“你媽不會有事的。幾人自有天相。”

“恩,打一針疫苗應該不會有事的。”王欣欣知道郭興旺這是想占自己便宜,想往后退一步,躲開他的爪子,誰知道剛往后一抬腳就撞到了身后的墻上。沒了退路:“你沒啥事嗎?有事你就先走吧。”

“俺沒事,俺這一天就是瞎晃悠。”郭興旺還以為王欣欣不躲不閃是默許了自己隨處大小便,于是也就越的放肆起來,嘴巴湊了過去:“你現在不是也沒事了嗎?一起逛逛去啊,后山的樹林現在老茂盛了,可涼快了。”

“不去,我還要守著我媽呢。”王欣欣趕緊拒絕,跟郭興旺上了后山就又要出事了:“你松開我吧,一會來人看見了該誤會了。”

“有啥子誤會的,我這不是安慰你呢嗎?!要不咱倆還去橋下聊聊吧。”

“哦。”大夫的里屋突然就傳出來這種聲音,打斷了兩個人的聊天。郭興旺對這種聲音有點耳熟,不過不是很熟悉,只是偶爾能在他爸媽的屋子里聽到,不過為啥能出這種聲音他就不得而知了。他很聰明,通過判斷王欣欣聽到這種聲音的反應,讓就猜的不離十了。不然王欣欣不會臊的滿臉通紅。

“這是啥子聲音啊,看來你媽傷的不輕啊,大夫給上藥呢吧?”郭興旺聽到這種聲音后,就感覺世界真*美妙,還有比鳥叫好聽的叫聲呢:“你不進去幫著看看啊,你心疼你媽?”

“別胡說了。”王欣欣那臉蛋子就跟著火了似的:“你不許瞎說。”

“我啥時候瞎說了,你聽聽,叫的多慘烈啊。”郭興旺側著耳朵聽了聽:“八成是疼的厲害呢,你不進去幫著大夫按著你媽一點。”

“你別說了。”王欣欣捂上耳朵:“我們去走走吧。”

“不去,這多好聽啊。”

“去橋下轉轉。”

“那走吧。”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