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春鄉艷少 ? 正文

不停留

所屬目錄: 春鄉艷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由于在這方面欠缺經驗,他爸爸有沒有手把手的交過他,所以弄了一會后,他才現有點無功而返的感覺。兩個人斗得難舍難分,里屋的后窗戶上傳了一個喵喵的叫聲。

“有貓?”周大頭的婆娘警覺的豎起耳朵。

“那是人,屁貓。是貓也是只情的貓。”人跟動物的聲音還是有區別的,這點郭興旺還能分辨的出來:“八成是來找你的,你還真是搶手貨啊。”

“誰啊?”周大頭的婆娘白了郭興旺一眼。沒有搭理他,頭轉向了里屋喊著。

“是我,你們家大頭的校長。”一個清爽的男聲在后窗戶上響起:“開門啊。”

“這大半夜的,你來干啥呀,我們家大頭不是在學校值班嗎?”周大頭的婆娘問道:“我躺下了,有事兒嗎?”

“你們家大頭讓我給你帶來了一點東西。”那個自稱校長的說道:“開門啊,我學校里還有一攤子事呢,東西給你我就得回去了。”

“那你等等。”周大頭的婆娘瞅著趴在自己身上的郭興旺,那眼神分明是在說,大侄子,你讓老嬸子出去開個門吧,有啥子娛樂項目也等我回來再說。

郭興旺想了想從她身上爬了下來,又瞅了瞅周圍,鉆進了他家的柴禾堆,貓了起來。

周大頭的婆娘頭,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又回去套了一件褲子,披了件外衣,這才開了門。

門外站著是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頭整的油光锃亮,蒼蠅上去都能劈跨,兩只眼睛賊眉鼠眼的在周大頭的婆娘身上打轉轉,尤其是她的胸部,那叫一個盯著,真*盯著看啊,目不轉睛。

“大頭捎回來的東西呢?”周大頭婆娘把手放在胸前,不好意思起來。

“哎呀,剛才還在這呢,這會咋沒了呢?”那個校長四下張望著:“壞了,可能是剛才弄丟了。”

“哦,丟了就丟了吧,明兒天亮了叫大頭找去。”說著話周大頭的婆娘來到了門口,做了一個請你滾犢子的姿勢:“要是沒啥事,校長你就回學校吧,大半夜怪不方便的,我就不留你了。”

“沒事,我進屋坐坐,喝口水。”那個校長自顧自的朝著里屋就走了進去。

不要臉的郭興旺見過,不過比自己還不要臉的他真是第一次見。

沒辦法,周大頭的婆娘只好跟著那個校長進了屋子,給他倒了一碗涼茶。

“你一個人在家不害怕嗎?”校長的眼神中充滿了意淫:“一個人睡覺不害怕?”

“怕啥子的。左鄰右舍的都在家。有啥事喊一嗓子就行了。”

“你坐啊。”校長往旁邊挪了挪,騰出來一塊地方,好像是告訴她,你坐我邊上吧,方便交流:“你們家大頭最近表現不好啊。”

“他咋不好了?”周大頭的婆娘坐在了炕梢,把炕頭讓給了校長:“是不是教學方法不對啊。”

“這個嗎,原因就多了。”校長往炕梢挪動了一塊:“最近學校要精簡了,表現不好的可能就沒有機會留下來。”

“你是說俺家大頭要被攆回來了?”周大頭的婆娘有點急了:“這可咋整啊。”

“這個也不是沒有辦法的。”校長又挪了挪,挪到了周大頭婆娘的身邊:“你也知道學校里的事還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的。我不想讓他走他就走不了。”

“那你幫幫大頭,俺們家一年就指著他那點工資生活呢。”周大頭的婆娘往炕梢挪了一下屁股,媽的,頂墻上了,沒地方挪了。“俺家條件不咋好,你一定照顧他一下。”

“照顧可以啊,看你怎么表現了。”校長這次使勁的挪了一下,屁股噗通就撞到了周大頭婆娘的屁股上,手順勢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你要是能讓我滿意,我就把你們家大頭留在學校。”

“我咋能讓你滿意呢?”周大頭婆娘意識到這個校長的意圖,為了成全男人的事業,偶爾犧牲一下也是值得原諒的:“我家里又沒錢。”

“有比錢還管用的東西啊,就看你給不給了?”校長那是啥眼睛,賊眉鼠眼啊,一瞅就知道周大頭的婆娘差不多沒了反抗的能力,只要再給她扎上一針,晚上這娘們就是他的了:“你把身子給我,我保證過個三年兩年,讓你家大頭當個副校長。”

“當真?”周大頭的婆娘嘴角揚起微笑,這個劃算:“不許反悔哦。”

“不反悔,我說話向來都是一是一二是二。”

躲在柴禾堆的郭興旺就聽見屋子里的聲音,心里當時很不爽,這個娘們就*假裝正經。還不是跟有用的那個校長干的風生水起。

校長做完了之后,拍拍屁股走人,一刻也不多逗留。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