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春鄉艷少 ? 正文

野地

所屬目錄: 春鄉艷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郭興旺從草堆里鉆了出來,像這種跟小姑年單獨接觸能卡點油的機會他是不會輕易放過的,他從草叢里往出這么一鉆,嚇壞了一旁呆的王欣欣。大白天見鬼了?

“你”

“你啥呀你。”郭興旺一笑,剛才這里被劉軍那孫子摸了個夠,衣服里面究竟是啥好東東呢:“劉軍這小子也忒*不地道了,我一點也沒瞅著啊。”

“你啥時候貓這的?”王欣欣嚇壞了:“你都看著了?”

“那還用說,啥也看不著我貓這干啥。”郭興旺搓著手步步緊逼王欣欣:“你說我看到眼里拔不出來了咋整啊。我這人嘴還不好,見著誰都想說。”

“你想要干啥?”王欣欣意識到事情不妙,瞅著郭興旺那猥瑣的臉她就哆嗦。

“我想干啥你不知道嗎?”郭興旺靠近了王欣欣:“我就想干跟劉軍那孫子干一樣的事。”

“不行。”王欣欣斷然拒絕,這種人不能慣著,有第一次他就想第二次,不把你折騰死他都不會甘心的。

“操,瞧不起我是吧,老子也有錢。”郭興旺把手伸進衣兜里,掏了半天,掏出來了幾張一塊的,往天空一揚,人就撲了上去。

隨著一陣陣不要的叫聲響起,草叢里撲棱棱的飛起了無數的野鴨野雞之類的。

整整半個下午,王欣欣就是這么在郭興旺身子底下慘遭蹂躪,第五次完事后,郭興旺這才起身穿好衣服,撿起地上的一塊錢查了查,一共是六張,索性又都扔給了王欣欣:“這五塊是給你的辦事錢,這一塊嗎,就算是小費吧,老子慷慨吧。”

王欣欣點點頭,她是怕郭興旺這個臭不要臉的再撲上來。

“能不把今天的事告訴別人嗎?”王欣欣在郭興旺要離開的時候祈求到:“畢竟我還沒有結婚呢。”

“恩,這個得看我的心情了。”

郭興旺大搖大擺的上了橋。

這時,周大頭的老婆手里挎著筐迎面走來,看見眼前的是郭興旺,剛要掉頭走開,郭興旺開口說話了:“這不是周家嬸子嗎?趕集去了?”

“恩。”周大頭的婆娘低著頭朝著郭興旺的方向走了過來。

“這么著急啊,是不是周老師在家里等著你呢?”郭興旺心說,死娘們,你就假裝正經吧,不定哪天我非得騎了你,讓你跟老子裝純潔的鳥。:“周老師還真累啊,白天上課,抽空還得回來加班。”

“小孩子胡說啥子呢。”周大頭的婆娘臉上羞紅,左右瞅瞅沒有人。加快了腳步,于郭興旺擦家而過的時候,郭興旺的大爪子抓了一下自己的屁股。

“周嬸,你慢點走,別弄壞了身子,周老師不就白回來一趟了嗎?”郭興旺笑呵呵的沖著周大頭的婆娘喊:“一會去你家門口聽動靜。”

“瘋子。”周大頭的婆娘一路小跑離開了郭興旺的視線。

郭興旺回到家里后,睡到了傍晚,跟王欣欣的那五次實在是彈盡糧絕,消耗太大了,身子虛著呢。吃過晚飯,郭興旺出去轉了轉,他是想看看還有沒有王欣欣的那檔子事生。

到了橋邊他看見有幾個人影鬼鬼祟祟的在橋下。當時他就心花怒放了,這回可整大了,好幾對啊。一下能敲四五個娘們了,真*爽,學著白天的樣子他又悄悄的躲進了草叢里面。把面前的草輕輕的扒開一道縫,眼前的讓他不敢相信,居然是四個爺們,怪不得晚上到這里來呢,有兩種可能,一是這幾個人都有啥特殊愛好,晚上到這解饞來了,二就是這幾個人是來這集體的。

其中一個就說了:“咋還沒找到啊。”

“一下子就讓你找到,你還不了,值幾十萬呢。”

“哎,你說會不會被人拿走了?”那個人又問:“咋找了這么半天也沒找到啊。”

“不會的。扔在這都幾年了沒人撿,怎么會這一兩天就被人弄走呢。不可能的,抓緊找吧。”

“恩,快找找。”

郭興旺又好奇了,這些人半夜不回去睡覺,跑這找啥來了?該不會是白天王欣欣掉了什么東西吧。那個后來說話的人分明就是劉軍嗎。

那四個人又找了很長時間,一無所獲。

其中一個人罵咧咧的說道:“*,你說一個破碗誰撿他干啥玩意呢?”

“可能是誰知道了那碗的價值吧。”

“不可能,我也是剛知道的,咱們村子里誰能比我消息靈通啊。”劉軍大言不慚的說道:“肯定還在,大家再仔細找找看。”

郭興旺聽明白了,這幾個人是在這找碗呢,找哪個碗?不會是老宋頭死后,他兒子給扔出來的那個碗吧,不是叫自己那家喂狗用去了嗎?價值幾萬。操,牛逼了。

“明天天亮再來吧。”

“不行,天一亮人就多了,被老宋頭的兒子看到還不把碗要回去。”

“那這黑燈瞎火的哪找去啊。明天早點起來找還不一樣嗎?”

郭興旺算是聽明白了。這幾個人正在找自己拿走的那個所謂的價值幾萬元的碗呢?媽的,有那么值錢嗎。這下了,幾萬啊,夠娶老婆的了。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