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四海鯨騎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拔刀

所屬目錄: 四海鯨騎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建文本來正昏昏沉沉的睡著,不想卻被女子的尖叫聲一下子給驚醒了。

  他猛地睜開眼,看到一個身穿粟特式繡花絲綢外套、挺著圓滾滾肚子的胖男人,正抓著一個女人的頭發,醉醺醺地站在一棟酒樓的門前。

  胖男人一臉紅彤彤,看起來是喝了不少酒,建文看他穿著像個海商模樣,但滿臉的兇相,說不定也做些殺人越貨的買賣。

  被胖男人抓著的女人眉目清秀,像是酒樓的女招待,現在頭發被抓得亂蓬蓬的,一邊還哭鬧掙扎著不肯走。胖男人臉上有四道抓痕,一看便知是女招待抓出來的,現在他氣哼哼抓著女人的頭發在前面走,身后還跟著幾個保鏢模樣的壯漢。

  建文在泉州待了那么久,雖不常混跡于青樓酒肆,也知道定然是胖酒客酒醉鬧事,要打女招待出氣了。這種事在哪個港口都有,見怪不怪。

  七殺的地盤,其實就是個建在木排上的小鎮,一切建筑都漂在海上,建筑和海水之間僅有狹窄的便道可以行走。這胖男人拖著女人,一行人吵吵嚷嚷地往前走,路邊其他來找樂子的客人紛紛摟著女人躲閃,便道頓時變得不那么通暢了。

  “小賤人!賊蹄子!”從胖男人的罵聲中,建文聽到了熟悉的漢地口音。

  “小賤人,爺看上的女人還沒有睡不了的,你竟然敢抓傷爺的臉。”胖男人說著,舉起拳頭就要朝著正在哭鬧的女人打過去,“看爺怎么收拾你!”

  但他的拳頭沒能落下,就被人叼住手腕,饒他也有些力氣,竟然難以掙脫。

  “他媽的……”胖男人才要破口大罵,回頭一看,只見眼前抓住他手腕的是個青白色皮膚、樣貌比自己抓著的女子還要俊俏幾分的小姑娘。

  “這位客人,請問是何緣由,要如此動氣?”抓著他手腕的少女不嗔不怒,嘴角還帶著可人的笑容,說起話來慢條斯理:“我們這里可是個可以說理的地方,海上的人都知道,只要你說得有理,我們自家的錯,自家也有章程懲處。”

  “小姑娘,你不要多管閑事。大爺我逛窯子,從京師嫖到南洋,從沒有哪個女人敢不從我的。大爺我剛剛喝酒看上了這娘們兒,付了雙倍錢要她陪我去玩耍,她偏偏不干。大爺我拉著她要和我走,她居然伸手抓花了我的臉。”胖男人指著自己的胖臉給少女看。“你說,這還有王法嗎?窯姐敢抓傷客人,不打死她算便宜的。”

  旁邊被抓著頭發的女子見是這少女來了,掙扎著哭喊道:“女侍長,我說了我是女招待,不陪人睡的。這客人非要拉我走,我不從他就打我……”

  被稱為女侍長的小鮫女聽了女子的申辯未置可否,臉上依舊掛著笑說道:“客人,我們阿夏號自有規矩,常來這里玩的人都知道。這兒的女人確實可以陪你玩,但前提是她們自己樂意,如果人家不愿意,任何客人都不能強迫。”

  建文剛剛弄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心中不禁為這女侍長的回答暗暗贊許,想不到在這南洋上海盜聚集之地,魚龍混雜之所,也有這樣明確的規矩。還沒等他想完,卻聽胖男人“呸”了一聲,手絲毫沒有要放開的意思。

  小鮫女臉色嚴厲起來:“這些規矩可是七殺大人定下的,多年來,東洋、南洋、西洋的客人都沒少接待,每個人都是老老實實,從不敢壞我們的規矩。這次雖說你打了她,畢竟還是她抓傷你臉在先,這事就此兩清,我們也不追究。否則……”

  “什么!兩清?”胖男人失聲叫道。他見小鮫女的意思,好像若非女招待抓傷了他,反而還要和他計較,不由得怒從心頭起,接著冷笑說:“你們阿夏號不就是個大窯子嗎?大爺給了錢,憑什么不能隨便玩?爺現在不但要她,連你也一起收了!”

  誰也沒見到小鮫女何時出的手,大概是胖男人話音未落的時候。她笑容尚未消失,就疾如閃電地騰空躍起,雙腿架住對方的脖子,用力一扭,又翻身下來連續幾下肘擊,胖男人竟像是裝滿黃豆的麻袋般被撞得原地轉圈,一個立腳不穩“撲通”一聲掉進海里。

  胖男人比小鮫女高出一個半頭,體重怕是有二百來斤。圍觀眾人見小鮫女以小搏大,竟然輕輕松松將他打落到海里,都發出“哦——”的驚叫。

  “救命啊!”胖男人掉進海里,朝著跟隨而來的保鏢們呼救。保鏢們才要相救,接下來發生的事讓他們目瞪口呆——只見從水下浮上幾只八仙桌大小的巨型水母,它們全身呈半透明狀,只有體內隱隱約約有一點藍色。

  水母們涌上來,用觸手卷住胖男人手腳,胖男人忽然從喉嚨里發出鬼哭狼嚎似的“噢噢噢——”叫聲。可以清楚地看到,水母體內的藍色像滴進水里的墨點那樣霧化,胖男人的臉色由紅變青,由青變藍,最后變成深藍色,腦袋腫成了南瓜。

  “是毒水母!”跟隨胖男人的幾個保鏢里,有人認出這種體內含有劇毒的南洋水母,嚇得驚叫起來,胖男人中了這種毒水母的毒,眼看是不能活了。胖男人微弱地撲騰兩下,終于不再動彈,向著深藍的海底沉了下去。

  “二當家的被殺了!二當家的被阿夏號的人殺了!”幾個保鏢有兵器的抽出腰刀,沒兵器的挽起袖子,要和殺死他們二當家的小鮫女拼命。之前那個被抓著頭發的女招待目睹胖男人被殺,趕緊跌跌撞撞爬起來跑到小鮫女背后。

  這些保鏢人數不少,建文看小鮫女孤身一人,忍不住為她捏了把汗,下意識地想扭頭讓七里和騰格斯他們兩個上去幫忙。但轉念一想,他又不是還在宮里,什么事情都可以指使人干。看來自己還是改不了這毛病,就連每次睡覺醒來,恍惚間都會以為過去幾年是一場夢。想到這里,不禁一股悲傷涌上心頭。

  等建文回過神來,幾個保鏢已經把小鮫女圍了起來,小鮫女倒是不慌不忙,她雙手背到背后,拔出兩把克力士短劍。克力士短劍是南洋滿者伯夷國的奇門兵器,滿者伯夷人不善冶鐵,這種劍多用天上隕鐵反復打造而成,劍身刻著復雜花紋,造型蜿蜒似蛇身,劍柄像拐棍一樣彎在一邊。

  此劍鍛造材料十分稀有,在其國內多為國王、將軍之類貴人佩戴,常人得一把尚難,建文也沒見過兩次,這小鮫女竟然抽出兩把。她身體下弓,反手拿著兩把克力士短劍一前一后,白皙纖細的左腿從緊身筒裙里伸出,擺出弓形的步伐。

  雙方才要交鋒,只聽旁邊酒樓上樓梯“咚咚咚咚”亂響,很快又下來十一二個人,看起來都是那胖子二當家的伙伴。為首的兩條漢子,一個是身高體胖的日本相撲力士,袒露著胸腹,身穿胸口寫著“大關”二字的浴衣,看分量比淹死的胖子要足足胖上一半;另一位身材同樣高大但略瘦,頭戴夸張的紅色大纏頭巾,漆黑須髯直垂下來和胸口的護心毛纏繞在一起,腰插兩把大號彎刀,應該是來自天竺的錫克人。

  “兩位教師爺,二當家就是被這女人打死的!”有個上樓喊人的保鏢指著小鮫女,對那相撲力士和天竺人說道。原來,這兩人是被毒死的胖子請來的教師爺,看樣子他原本是在酒樓上請這兩位喝酒。

  能來阿夏號銷金的客人不是海盜也是海商,平日里就見慣了殺人,何況又是在大海盜七殺的地盤,死一兩個人本來微不足道;但他們見兩邊要打起來,反倒興奮地圍上來,附近酒樓和其他樓房的窗戶里也探出許多男男女女,噓聲和起哄聲不絕于耳。

  天竺人大約是總教師,他聽說二當家死了,倒也不急不忙,雙手握著腰間彎刀刀柄卻不出手。“你們幾個上。”他下巴一點,七八個保鏢手舉腰刀,“嗷嗷”叫著朝小鮫女沖過來。

  “大明的人,沒幾個好東西。”小鮫女冷冷地自言自語。她顯然是在說被水母蟄死的胖子二當家,但這句低語傳到建文耳朵里,讓他心中疑竇頓生:“這女子未免以偏概全,為何如此恨大明的人?”

  小鮫女拿著克力士劍的雙手在胸口交叉成十字,前腿點地沖出,雙手水鳥展翅般向兩邊一展,兩名保鏢躲閃不及被短劍傷到大腿,扔了刀在地上打滾呻吟,不多時便口吐白沫昏死過去。

  “劍上有毒!”天竺人心里一緊,轉而作喜,他慶幸讓這些保鏢先上,否則險些著了這女人的道。

  小鮫女邊躲閃保鏢們的攻擊,邊看準機會出手,兩把克力士劍出招必見血,保鏢們顯然不是對手,沒拆上幾招便都受傷中毒倒地。現場觀戰的女人們都是阿夏號的成員,見小鮫女輕松將壞人撂倒,忍不住紛紛鼓掌叫好。

  雖說舍了幾個保鏢,兩位教師倒是看明白了小鮫女的路數,這女子力氣不算很大,只要別被刀刃蹭到就不妨事。相撲力士對天竺人一點頭,然后脫掉寫著大關的浴衣,晃晃當當地走出來,擺出相撲的架勢要和小鮫女對決。

  就在此時,建文只覺得一團小山似的黑影突然從他背后竄出來,從小鮫女身邊飛快閃過,卷起的風差點把她帶倒。

  “閣下是……”相撲力士見有人橫插一刀,正要問來人姓名,只覺得對方兩條鐵鑄般的膀臂抓住了自己肩膀,緊接著自己下盤一空,被對方猛地摔倒在地。相撲力士被摔得眼冒金星,半晌才看清摔倒自己的是個頭上梳著許多小辮子的蒙古漢子,兩頰紅撲撲的跟喝了蜜似地快活,正躍躍欲試看著自己,示意自己爬起來。

  蒙古漢子不說話,朝著力士一鞠躬,然后靈蛇般伸出手。相撲力士稀里糊涂的,鬼使神差的也伸出手讓對方拉。蒙古漢子一把將力士握住,拉了起來抱住他肩膀,直接使個蒙古摔跤常用的“別子”,力士還沒晃過神來,就被摔倒在地。蒙古漢子一招得手,卻沒有繼續,又是端端正正的行了一個禮,再次伸出手來。

  相撲力士完全被摔暈了,不知眼前這二愣子是哪殺出來的,并且似乎只是想要和他摔跤。可蒙古漢子也不管那些,抓著他的手就將他硬拉起來,然后斜肩將他扛到背上,轉了兩圈又狠狠扔在地上。

  小鮫女覺得這蒙古漢子看著眼熟,她回頭看去,只見建文被放在地上,一直抱著他的騰格斯早不見了蹤影。

  這邊騰格斯摔相撲力士摔得上癮,那邊小鮫女卻被天竺人盯上了。本來天竺人大都生性平和,唯獨錫克人好勇斗狠,是天生的戰士。這天竺人兩把彎刀在手,揮舞得水潑不進,活像兩個風車,小鮫女的克力士短劍竟然難以近身廝殺,被迫節節后退。

  天竺人呲著滿嘴黃板牙笑起來,他通過那幾個倒霉的保鏢摸準了小鮫女的武功路數勝在快捷,可在這種逼仄的狹窄便道作戰,只要他將兩把大刀揮舞得滴水不露,小鮫女自然無法近身。

  小鮫女身后的便道被看熱鬧的人群堵得嚴嚴實實,她很快發現自己退無可退。逼不得已,她只好再次擺出進攻的姿態,雙手反持克力士短劍,朝著天竺人沖過去。

  克力士短劍雖然鋒利無比,卻吃了劍身太短的虧,小鮫女幾次進攻都無法靠近天竺人,反而被他的彎刀砍得連連后退。一個不留神,彎刀的刀鋒掃到她頭戴的金冠,金冠被斜著劈成兩半,“當啷”掉在地上,原本被金冠梳到腦后的長發有幾綹掉落到眼前,嚴重影響了她的視線。天竺人趁機掄動彎刀連續進攻,侍女長原本力氣便不如對方,格擋都是靠巧勁,現在她要分神去和在眼前晃來晃去的頭發糾纏,一個不注意,左手的克力士短劍被磕飛,在空中轉了幾圈,栽進海里。

  小鮫女略一愣神,天竺人的彎刀再次砍過來,逼得她只好后退。不巧背后人群散去,地上正躺著個中毒倒地的保鏢,她不小心踩到保鏢身上,身體一歪竟摔倒在地,另一把克力士劍也脫手滑出。

  見機會難得,天竺人手中彎刀毫不遲疑地朝著小鮫女的頭頂砍下來。小鮫女隨手抓起保鏢丟下的腰刀將彎刀擋開,天竺人手里另一把彎刀緊接著砍下來,兩把大刀輪流砍下,小鮫女雖然還能一一擋開,但眼看就要力量不支。

  “嗨呀!”天竺人正要高舉彎刀想給小鮫女最后一擊,忽然眼前一花,感到有什么朝著自己面門飛過來,連忙橫刀去擋。只聽“當當當”三聲,三支苦無在刀上打出火星,沒等他反應過來,迎面又是幾刀砍來。一連串暴風驟雨的攻擊,打得天竺人踉蹌后退,他穩住心神看去,見到百地七里冷冷站在那里,如同一株珊瑚般細瘦。

  建文回頭一看,原來七里也已經不在自己身邊,只剩哈羅德和銅雀在旁觀戰。她瞬息之間就發起一次阻擊,速度身法的確匪夷所思,這讓建文忍不住要叫出好來。

  “你……”沒等天竺人問出口,百地七里下一輪攻擊就又打過來,又是苦無連射又是快攻。天竺人見對方攻勢凌厲,想著如此下去不是辦法,不如用對付小鮫女的辦法,穩扎穩打。于是他大吼一聲,雙手彎刀又轉得風車也似,想利用道路狹窄之便封住女忍者的進路。

  七里果然向后退去,天竺人滿心得意,兩只腳像是砸夯,一步步向前逼近。出乎他意料之外,七里略一蓄力,猛地朝著旁邊跑去,“噔噔噔”幾步上了墻,直跑到二樓高度,身體雖與地面平行卻如履平地。酒樓上看熱鬧的人們都發出“哦”的驚嘆,他們發現,女忍者跑過之處,都會平白長出一道珊瑚。

  天竺人沒想到女忍者竟然劍走偏鋒繞過自己的攻擊,不禁一時愣住。七里在墻上快速跑出個大弧線,然后從空中跳下,雙手揮舞忍者刀,自天竺人背后一個“大袈裟斬”從右肩一直砍到腰部。“哎呀……”天竺人慘叫一聲,身體歪了幾歪,臉朝下倒在地上。

  隨著天竺人重傷的龐大身軀轟然倒地,七里甩干忍者刀上的血跡,還刀入鞘。她看看騰格斯那邊,只見相撲力士早被摔得口吐白沫失去意識,騰格斯在一旁站著,滿臉寫著意猶未盡。

  “滾。”七里惜字如金,保鏢們趕緊扛起兩位教師和幾個中毒的保鏢,如蒙大赦地跑了。

  圍觀的人們看了場痛快淋漓的打斗,都興奮地鼓起掌來,騰格斯興奮地滿臉通紅,甩甩頭上的辮子,轉著圈向各位看官行蒙古禮。七里走到小鮫女身邊,單膝跪下,面無表情地說:“你可有受傷?”

  七里的動作讓小鮫女一時不知所措,好在她很快平復心情,向她點點頭,以示感激。

  “還好,并無大礙。”

  “那就好。”七里站起來,甩了下頭發,望著波濤蕩漾的藍綠色海面不無可惜地說:“可惜了那把好劍。”

  “那不算什么,我自有辦法。”小鮫女神秘地笑了笑,說罷站起來一扭身,“嗵”地跳進海里。她跳水的身法極其輕盈,像是全身涂了油,居然連水花都沒怎么濺起來。

  建文想起鮫人是生活在海洋中的種族,水性自是優異。果然不出半柱香的功夫,小鮫女從水面上鉆出來,抹去臉上的海水,笑著揚了揚手里的克力士短劍。

  “那胖子雖然可惡,也罪不至死啊,這女侍長為啥要取他性命?”建文想起小鮫女殺死胖男人時的冷漠表情,忍不住偷偷問一直在旁邊默不作聲的銅雀。銅雀還沒答話,小鮫女聽到他們的談話,臉色突然又變得難看起來,冰霜刀劍般的眼神掃了建文一下,說:“就沖他是大明人,大明人個個該死。”

  “大明人就個個該死?”建文聽得氣血涌胸,他從沒見過如此武斷不講道理的話,準備好好和這小姑娘理論一番。

  “對,統統該死,我恨不得殺光大明人。大明皇帝每年都要派遣他的艦隊來南洋掃蕩列島,我的族人不但被那昏君屠戮殆盡,還殘忍地割去背鰭。我能活到今天,都是靠七殺大人搭救。”小鮫女恨恨地說道。

  聽到這話,建文不由得大怒。父皇巡行四海,那是天家臨幸,所到之處,對接待的人無不大加封賞,怎么可能如像海盜一樣四處劫掠?銅雀知道他在想什么,按住他的肩膀說道:“公子在宮中可知道暖熒脂?”

  建文聽到銅雀這么問,想起幼時每到冬天,太監們都會端著鑄有狻猊的赤銅熏香爐到他的臥室。內府張總管會拿出個鑲嵌寶石的鎏金銀盒子,用小金勺從里面挖出指甲蓋大的白色香塊放進熏香爐。熏香爐發出沁人心脾的香氣,聞著晚上能安睡一夜,還不做噩夢。張總管說香塊叫暖熒脂,是從海中奇獸身上獲得,極其珍貴難得,就那么一小塊,能頂民間十戶中等人家的財產。

  “那暖熒脂只在鮫人背鰭的香囊中生長,一生只長一次。指甲蓋那么大,就要割三個鮫人的背鰭才能獲得。”銅雀淡淡地說道。

  建文身軀一震,他沒想到自己生活中用慣的香料,竟是殺死鮫人后獲得。

  “是鄭提督!一定是他!”他想起那殺死父皇、讓自己流落他鄉的奸賊,此人總能收集到南海的奇珍異寶來取悅父親和后宮嬪妃,還有什么是他做不出來的?想到這里,他捏緊了拳頭。果然是這個奸賊作祟,才讓父皇在海上有這么多惡名。

  “其實在皇家,魚翅熊掌還不是餐桌常物,皇家之人又何曾問過鯊魚和熊的感受呢?區區鮫人的性命還能比鯊魚和熊珍貴不成?”銅雀有意無意說的這句話,深深刺痛了建文的心。

  看熱鬧的人們都各自散去,男人和女人的調笑聲再次充斥整個街區,仿佛這場戰斗從未發生過。小鮫女再也沒說過話,只是在前面帶路,騰格斯抱起建文,和其他人緊緊跟隨著。

  小鮫女走到阿夏號主船外,朝著船上吹了聲口哨,船體底層“吱拗吱拗”打開兩扇大門。人們走進去,一連上了幾層甲板,直到最上層寬闊廣大的房間。這房間大得好似宮殿,幾百支蠟燭將房間的每個角落都照得亮如白晝。

  建文一行人不住地打量這間華麗的屋宇,它的舷窗內側用彩色玻璃裝飾,每扇窗戶都掛著金線織邊的紅天鵝絨窗簾。墻壁上掛著波斯掛毯,天花板卻是拜占庭的鑲嵌畫,希臘式廊柱之間供著造型露骨的歡喜佛,房間中間是一張波斯風格的臥榻。

  不過這些東西,都不如臥榻后面的一座圣火祭壇來得醒目。那祭壇正中燃燒著熊熊大火,似乎從未熄滅。祭壇本身樸實無華,但上頭彎曲纏繞的花紋里刻著許多眼睛,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它們和那張金冊上的符號風格相近。

  銅雀低聲道:“這七殺是信奉摩尼教的,等下你們對這圣火可要恭敬些。”

  建文勉強打起精神:“那不就是吃菜事魔教嗎?”

  銅雀笑道:“大明開國皇帝,與此教干系不淺,甚至國號里這個明字,都和這圣火有著密切聯系。你身為大明太子,可不能亂說啊。”

  建文“嗯”了一聲,他今日已經聽了足夠多的人對大明說三道四,但自己傷勢太重,不欲爭辯。銅雀卻自顧說道:“此船名曰阿夏,正是摩尼神祇里代表圣潔和真理之神——嘿嘿,這位七殺大人,除了喜歡搜集不同種族的女人,在這方面的志向可也不小哇。”

  “七殺喜歡收集女人?”建文低聲問銅雀。

  “正是,”銅雀不知何時又開始抓起胯下的銅雀吊墜盤起來,“海上人都知道,七殺愛收集女人,只要是流落海上、無依無靠的孤女,他都會收留。”

  “收留?他是想收集后宮嗎?”建文皺皺眉頭,想起父皇的三宮六院,母后生前總是愛稱那些嬪妃們做“狐貍精”。

  “當然不是,因為……”銅雀故作神秘地笑笑。此時,幾名手拿卷簾桿的侍女從兩邊列隊走來,將臥榻上的簾子掀開,小鮫女已跪在臥榻旁,畢恭畢敬地說:“列位貴客拜見七殺大人。”

  只見臥榻內倚著長靠枕,半躺著一個二十七八歲、異常美貌的女子,正懶洋洋地看著這群訪客。

  “因為……七殺大人是女人呀。”銅雀對建文擠擠眼,跪坐下來。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