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四海鯨騎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青龍出水

所屬目錄: 四海鯨騎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第三十一章 青龍出水

  形勢突變迅速,令在場的人們都猝不及防,琉球女人夾著哈羅德的脖子,用刀抵著他的后腰,一步步退向船舷。

  “叫那邊的小船劃過來一條,船上只留一個櫓手,其他人都給我下船!”

  船城附近游弋好幾條用櫓推進的巡邏小船,船上有櫓手和七殺的女兵,琉球女人意圖要挾著哈羅德奪取其中一條逃離。

  “你以為阿夏號會被人要挾嗎?這個人質對我一文不值,現在放下武器還可讓你死個痛快,稍有遲疑我會用水母毒麻痹你的神經,把你慢慢折磨死。”

  坐在地上的七殺冷笑著打個響指,附近女兵們齊刷刷拉開火銃的擊錘,槍口對準琉球女人和哈羅德,只要七殺一聲令下,十幾條火銃就能將兩人都打成篩子。哈羅德嚇得“哇哇”亂叫,琉球女人也慌了神。她挾持人質的船只距離岸邊不近,想跳到岸上是可不能,海中此時早升起百來只圓桌大的毒水母,擺動觸手虎視眈眈等著她跳下去,看來七殺是不打算留活口。

  “啪——”

  琉球女人頭上戴著的紅色珊瑚球木簪被齊齊連根打折,紅色珊瑚球被鉛彈巨大的沖擊力打得滴溜溜飛向空中,然后“撲通”一聲掉進海里,女人的發髻隨之散亂,亂蓬蓬披到肩上。七殺猛然回首,只見建文單手持銃對著琉球女人,銃口正冒著白色煙霧,方才那一發正是他射出的。

  “我還有兩顆彈丸,”建文的語氣異常威嚴,雙目死死盯著驚愕的琉球女人:“第二銃打你的眉心,不需要第三發。想殺我的朋友可以試試,看是我的銃快還是你的刀快。”

  琉球女人被建文震懾住,她知道建文完全可以第一發就直擊中她的眉心,對方之所以只打斷簪子是手下留情。

  見建文完全能控制住局面,七殺饒有興趣地讓手下們都把槍放下,反正被脅迫的是建文的人,死活確實和她沒關系。“可惜了那些圖紙,應該讓他給我造出幾把新式火銃的樣品。”只有想到這里,七殺才略微感到哈羅德或者似乎還有點用處。

  知道手里的人質已失去作用,琉球女人索性放開哈羅德,哈羅德正被卡脖子卡得翻白眼,被突然放開,腳底踉蹌摔在甲板上,趕緊手腳并用爬著離開危險區域。

  失去人質的琉球女人并無懼色,嘴忽然大大裂開,兩邊嘴角竟快到耳根,吐出的紫色舌頭足有半尺長,舌尖上隆起個小指尖大的鼓包,看著叫人毛骨悚然。

  “在下早已通過金毗羅珠把爾等行蹤匯報給將軍大人,火山丸須臾將至,爾等唯有一死。”琉球女人扯住身上所穿五彩斑斕的琉球風外袍用力拽去,沒等飄在空中的外袍癱落到地,女人早已跳到空中,原來寬大外袍下穿著的竟是件緊身紫色忍者服,她的身體竟也停在空中。“在下乃是羯魔眾的伐折羅。”

  幕府將軍有兩支精英軍團,一個是由再生劍圣組成的天狗眾,一個是由特選忍者組成的羯魔眾。所謂羯魔的名字取自藥師如來十二羯魔神將,每個羯魔神將都是藥師如來分身,此名暗示這些忍者都是幕府將軍形影不離的貼身之人。羯魔眾忍者也有十二人,按照十二神將取名,伐折羅是其中之一。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伐折羅在空中手結法印念動九字真言,手指間不知何時多了四顆珠狀彈丸朝著地面一丟,隨著“轟轟轟轟”四聲裂帛般的爆裂聲,煙霧四下騰起人影難見,建文感到鼻子和喉嚨刺癢,眼睛流淚不止,趕緊捂住口鼻。周圍也傳來一片咳嗽聲,女兵們朝著天上胡亂開槍,子彈“噼噼啪啪”打在桅桿和船艙頂蓋上。

  七殺在彈丸落地爆炸的瞬間迅速跳到爆炸范圍之外,雖說她并不懼怕什么幕府將軍,但伐折羅的大膽放肆令她光火。煙霧中一個人形黑影正在空中兩條船的桅桿間奔跑,她可以斷定這是伐折羅,于是嘴里輕聲罵了句什么,舉起劍銃就要開火。

  “讓我來解決!”

  耳邊飄過的是七里的聲音,沒等聲音散盡,七里的身影早帶著勁風從身邊沖過,朝著空中伐折羅的身影飛去。兩個黑影在空中交錯發出“嚓嚓”幾聲,七里和伐折羅同時掉落,一段透明絲線從空中飄落,正搭在七殺的劍銃上。七殺這才明白,伐折羅停在空中原來是靠著拴在兩個桅桿之間的透明絲線:“雕蟲小技,這個獵物讓給七里好了。”七殺輕蔑地笑出聲來。

  等煙霧散盡,眾人看到七里和伐折羅分別站在兩根橫桅桿上相對而立。

  建文舉起火銃剛要射擊,被七殺伸手按住火門:“讓七里自己來,她的恩怨必須自己了結。”

  “唉?你知道七里和這女人認識?”建文見七殺似乎什么都知道的樣子,覺得很是驚異。

  “傻小子,”七殺用余光傲慢地掃了下建文說道:“你對七里一點不了解,白白浪費那樣好的姑娘。不過說起來,你這回倒是敢開火殺人了?”

  “此一時也彼一時也,我總不能看著我家七里受傷吧。”建文針鋒相對,特地強調了“我家”這兩個字。

  此時,甲板上眾人都停止了爭斗,注意力都集中在橫桅桿上的兩個女忍者身上。

  “百地玉太夫,加入羯魔眾值得你出賣百地之里,讓所有人都失去生命嗎?”七里手里倒提著忍者刀,腳下的珊瑚將她牢牢釘在橫桅桿上。

  伐折羅用手指撐著太陽穴,側著頭仿佛認真回憶了些什么,然后輕輕用手背一撩肩上的頭發說道:“差點忘了,在下還有過那么土氣的名字。在下現在可是將軍大人直屬的伐折羅哦~忍者生來都是要為雇主去死的,百地之里的人們反正也是要死的,為什么不能把性命借在下一用?”

  復雜的情感在七里黑色的瞳仁里一閃而過,她的聲音有點發顫:“百地的族人……只剩我們兩個,你可知道我在阿夏號上看到你時是多么激動?我以為你也和我一樣是逃出來的,誰知你竟然投靠了百地的仇敵……只是為了換得伐折羅的名字,百地一族上百條性命,竟然只是你墊腳……”

  “七里,我再問你一遍,你真的不愿意和我去見將軍大人嗎?如果把海沉木獻給將軍,不但可保住性命,甚至還能像在下一樣成為羯魔眾的一員。現在波夷羅和莫虎羅的名號尚且虛位待賢,我們兩個百地人在一起不好嗎?”

  “海沉木?”觀戰的七殺輕輕念了句,建文心里暗自擔心,這伐折羅說破我們有海沉木的事,只怕七殺不會善罷甘休,若是她來搶奪該如何是好?

  “認賊作父之徒,這次我絕不會再放過你,要用你的性命血祭百地一族的亡靈。”

  七里說罷,弓身做出要進攻的姿態,伐折羅見七里要和自己拼命,倒也不慌不忙,她滿不在乎地說道:“七里,你忘記你的忍術都是在下教的嗎?”說罷,她看了眼手里那把奪來的佩刀,順手從桅桿上扔下去,雙手在背后一抽,拔出來兩把忍者叉。

  兩人所在的船是條西洋式的三桅船,她們站著的桅桿一在船頭,一在船尾,中間還隔著根主桅,相距數十尺之遙遠,下面仰著頭觀看的也有超過百人。伐折羅發出一聲疑如鬼怪的長嘯,電光火石般朝著七里跳過來,七里稍一遲疑也相對飛過去。她們同時落在主桅的橫桅桿上,隔著展開的船帆跳躍著“叮叮當當”連過十幾招,厚重的帆布被利刃劃出無數道橫七豎八的口子。

  七里看似露出個空門,伐折羅的一對叉趁勢而入,隔著船帆正戳在七里的雙肩上。七里身體一顫,然后毫不猶豫的雙手持刀朝著船帆用力捅去,忍者刀從伐折羅的腹部穿過,帶著血的半截刀頭從背后戳了出來。

  伐折羅悶哼一聲松開武器,七里用刀頂著伐折羅猛沖,兩人被巨大船帆裹著一進一退直到橫桅桿尾端,米色的船帆被兩人的血完全染成紅色,在眾人的驚呼聲中扭在一起從高空摔向海面,在海面濺起朵巨大的白色水花。

  建文見狀將手里的轉輪火銃朝騰格斯扔去,邁開腿跑向七里和伐折羅掉落的方向,騰格斯剛剛伸手接到火銃,建文深吸一口氣閉眼從船舷躍了下去。

  跳向海中的建文頭腦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的腿是怎么動起來的,然后又是如何跳進海里。“咚”的一聲后,他的身體感受到海水的浮力,耳膜充斥著水流的聲響,他睜開眼,透過渾濁的海水尋找七里。水母在他身邊游動,他的視線漸漸適應了水下,看到被船帆裹在一起的兩人,血水還在不停滲透,留下霧氣般的痕跡。

  建文奮力游過去,用力撕扯船帆,總算扯開個口子,里面露出七里蒼白的面龐。他抓住她的頭部,手腳并用用力向外拉,費了很大力氣才將七里拖出來。船帆裹著伐折羅的尸體沉向藍綠色的深海。

  建文攬住七里的脖子,朝著海面游去。游了沒幾下,他感到雙肩刺痛不止,力量源源不斷在流失。“糟了!我忘記七里有傷。”建文想起,七里的肩膀被伐折羅刺傷了,他攬住七里的脖子,對方的傷正轉移到他的身上。

  受傷的雙臂幾乎要抓不住七里,建文索性雙手將還在昏迷的七里抱住,但這樣連他也沒力氣再游了,兩個人一起朝著海底沉下去。建文閉上雙眼,他感到窒息,七里的身體和他緊貼在一起,“撲通撲通”的心跳聲讓他感到對方的生命在自己臂彎里。

  “最多一起死掉。”

  建文閉上眼,肩膀更疼了,但他的心反而變得平靜。忽然,他覺得身體被什么托住,像是張柔軟的大床,漸漸上浮。他們被這力量托著浮出水面,建文聽到船舷上人們的歡呼聲,他睜開眼,七里還被自己緊緊抱著,身下托住兩個人的是成群的大水母,騰格斯正急切地扇動翅膀朝自己飛來。

  七里醒來是在濕淋淋的甲板上,七殺、銅雀、騰格斯等人都圍在外面,建文蹲在身邊正關切地看著自己,他的肩膀兩邊各有一個傷口。

  “笨蛋,明知道傷口會轉移,為什么要救我。”七里醒來的第一句話,語氣像海水般冰冷。

  “難道你要我見死不救?”

  “笨蛋,笨蛋!”七里掙扎著起來,跪坐在建文對面:“我親手殺掉了最后一個百地族人,在這世界上我是多余的,活著還有什么意義?”

  “你說我是你的主人,那我命令你不許死!”建文抓住七里的肩膀,輕輕晃動。

  “你憑什么命令我?我偏不聽你的!”

  七里從腰間拔出短刀,反手朝著喉嚨扎去,建文急忙抓住她拿刀的手,刀尖扎進她的脖子,血跡順著脖子剛剛流到鎖骨便消失了,建文的脖子上平白出現一個傷口。

  “你!”七里見傷口再次轉移到建文身上,氣得說不出話。

  “你死一百次,我救你一百次;你死一千次,我救你一千次。直到我的血流盡,那時隨便你想怎么死就怎么死,反正我陪著你。”建文口吻淡定,好像流血的并非他的身體。

  “大笨蛋!”七里哽咽著將短刀扔去一邊。

  建文感到脖子和肩膀都疼得脫力了,身體一松勁,雙手撐著癱坐在地。騰格斯連忙管哈羅德要止血的藥草,哈羅德摸遍全身上下的兜總算找到,剛想夸夸其談地介紹這藥草來歷,被騰格斯劈手奪下,拿去給建文敷上。

  海上的天氣說變就變,海風吹得人透骨冷。

  七殺皺著眉搖頭,露出略顯苦澀的笑容,轉過身要走開,銅雀趕緊跟上,問:“還比不比了?”

  “不比了,算你們贏。我最討厭看這種小兒女哭哭啼啼的場面。”七殺挽下鬢角的亂發,從小鮫女手中接過外衣披在身上。

  “那我們可以走了?”銅雀從后面追上問。

  “隨時。”七殺說道:“這樣的七里不好玩,還給你們……對了,說好了人帶走,你的債還是要還的。”

  銅雀感到身體像是被刀狠狠剜去塊肉般疼,差點摔倒在地。他強忍著痛,又在七殺背后試探著低聲了句:“那伐折羅剛剛說的那東西,你不會也相信是在我們身上吧……”

  “什么東西?她站那么高,風又大,我怎么能聽清。”七殺揮手,讓甲板上的人們給她讓出條路來,小鮫女和親衛女兵趕緊跟上。

  銅雀松了口氣,伐折羅當時說話聲音很大,七殺除非耳朵聾了,否則不可能聽不到。不過,她既然說沒聽到,那就一起裝糊涂好了。他停下腳步不再跟著七殺,順手抓起胯下的銅雀又開始在手里盤。

  “都是笨蛋。”小鮫女聽到七殺的自言自語,似乎還輕輕抽了下鼻子。

  白色的信鴿在藍天映襯下格外顯眼,它飛過萬里波濤,終于來到目的地。它見從大船頂艙的窗口里伸出了熟悉的修長纖細的玉手,就“噗嚕嚕”地下降、停在手背上。

  七殺依靠在窗臺邊,從信鴿腿上的小竹管里取出密信,展開隨便看了幾眼。

  小鮫女在一旁略帶緊張地問:“王參將信上說了什么?”

  “沒什么,”七殺將信件撕碎,從窗口扔出去,碎紙屑被風吹散飛向遠處的海里:“說是鄭提督的主力船隊和日本幕府的火山丸都在南洋一帶尋找建文這孩子的蹤跡,而且都在朝著這邊過來,要我們快送幾個瘟神走。”

  “虧了有王參將傳信,若是在此多耽擱幾日,只怕麻煩會不小。”聽說明軍和日軍都尋蹤而來,小鮫女感到有些后怕,被日本幕府纏上固然麻煩,要是被明朝水師盯上,只怕就不是麻煩那么簡單了。

  七殺垂眼望著窗外,干船塢內的青龍船正被許多強壯女水手拉著下水,一起用力喊號子的聲音直傳到這阿夏號主船的頂艙內。從如此高的位置看下去,青龍船小得像條小青蛇,正在蜿蜒著滑向水中。

  青龍船兩邊各拉出一根由許多股纜繩盤成的極粗纜繩,兩根粗繩在末端散射狀分成各一百股細繩被兩百名水手纖引,左邊領頭的是騰格斯,右邊領頭的是羅剎女戰士。巨大船體在人們牽引下漸漸靠近海面,騰格斯大吼一聲猛力拉拽,水手們也一起爆發力量,青龍船“咚”地落入水中左右搖晃,濺起的巨大水花將兩邊的水手都澆透了。騰格斯抹去臉上的海水,只見對面的羅剎女戰士也是從頭濕到腳,忍不住指著對方哈哈大笑,兩邊的水手們也都跟著大笑。

  好幾天憋屈地窩在干船塢里,接觸到海水的青龍船似乎也興奮了,發出龍吼般尖銳的長嘯聲,引得正在為起航各處忙碌拆卸的女水手們,都朝這邊看過來。

  “篤篤篤”

  聽到輕輕的敲門聲,七殺說了聲“請進”,原來是建文來辭行,身后還怯生生地跟著七里,她在眾目睽睽下差點哭出來,現在見到人都低著頭。建文和七殺說了些感謝的客套話,七殺也隨意客套了兩句,然后對小鮫女說:“帶太子爺出去下,我和七里還有句話說。”

  建文還想跟著聽兩句,小鮫女走過來粗魯地抬手把他推到了走廊,順手還帶上門,在門關上的瞬間建文似乎從門縫里看到七殺拉住七里的雙手。

  小鮫女背靠著門,建文想貼到門上偷聽也沒機會,兩個人從來又沒話說,他只好邁著四方步在走廊來回溜達。尷尬的氣氛持續好久,沉寂首先被小鮫女打破,她突然問建文:“你說,你們大明最壞的人就是鄭提督對嗎?”

  “當然了,那家伙最壞了。”建文忿忿地說:“表面上是個笑面虎,嘴里都抹著蜜糖,肚腸都是黑的。我父皇何等英明,在國內何等受萬民敬仰,這廝表面忠誠,一意逢迎,在海外搜刮奇珍異寶迷惑父皇獲得賞識,然后……現在看來,他必定早就是燕逆黨羽,燕逆覬覦皇位已久,可憐我父皇致死都還信任這兩個小人。”

  說到動情處,建文感到眼角有點濕,趕緊用袖子擦了擦。

  “一丘之貉,”在小鮫女這樣出身南洋島民的人看來,大明皇帝和鄭提督并沒有多大區別:“不管大明皇帝還是鄭提督,對我們南洋都是貪婪、虛偽、殘暴的家伙,越是你們的所謂開疆拓土的明君,對我們來說越是惡魔。”

  “一派胡言!我父皇是好人,他批閱奏章時看到有百姓受苦都會流淚的,他不是鄭提督那樣的人!”建文最不能容忍的,便是別人侮辱他死去的父親,鄭提督做下的惡行如何可以讓可憐的父親來背黑鍋?

  “哼,”小鮫女根本不想看建文憤怒的表情,她從鼻子里發出訕笑聲,諷刺道:“那好啊,你父皇的仇,我族人的仇,都拜托太子爺一并向鄭提督討回了。”

  “你等著!我早晚會殺了鄭提督那狗賊,到時我要你跪著向我道歉!”

  建文氣得指著小鮫女大叫,小鮫女只是愛答不理的訕笑,根本不理會他耍猴似得暴跳如雷。

  船艙的門開了,七里滿面緋紅的走出來,嘴角還掛著笑意。建文問她,她也不肯說,甩下建文就走。

  “喂,給我倒杯酒。”

  聽到七殺的聲音,小鮫女答應一聲,朝著建文做個鬼臉進屋去了。建文也朝著關上的門做了個鬼臉,這才去追七里。

  海上艷陽高照,碧波萬頃,又是個適合航行的好日子。銅雀用手指蘸著口水,在風里感受了下風向,騰格斯、羅剎女戰士和七里正在甲板上搬食物和淡水的大木桶。騰格斯和羅剎女戰士一口氣能搬起四只木桶,七里也不示弱,三只木桶摞起來比她還要高出許多,照樣面不改色,來幫忙的女水手們看得目瞪口呆。

  “人手不夠啊,哈羅德那小子要是在,起碼能搭把手。”銅雀想起昨晚哈羅德挺著胸脯對他說自己要留在阿夏號,跟在女王陛下身邊,再也不回青龍船了。“這小子見色心動,不要他也罷。”

  銅雀想到這里搖搖頭,忽然看到建文履著跳板正走上船來。

  “航行方向都定好了?”建文問銅雀。

  “正是,我們和阿夏號反向而行,這樣也好迷惑明軍和日本人,阿夏號目標大,也正好幫我們吸引敵人注意。”看看正在岸上和村長交談的小鮫女,銅雀又說:“七殺大人給了村長一些財物封口,再有人來島上打聽我們的行跡,他們自然會隨便指個方向給他們。”

  “很好。”建文從懷里掏出玉璽,晶瑩潔白的金鑲角和氏璧在陽光下光澤異常溫潤。他看看騰格斯和七里,他們倆伸出大拇指表示一切狀況良好,羅剎女戰士又拉住騰格斯說了幾句,從腰間抽出把鑲嵌紅綠寶石的金把匕首交給他,這才帶著女水手們下船。

  “久違了,青龍船,我們要出海了。”待阿夏號的人都離開,建文來到船艏,對著高高聳立、威武異常的青龍頭雕,高舉玉璽大聲喊叫。

  青龍船似乎聽懂了他的話,發出面綿長高亢的長嘯做了回應。

  “開動吧,青龍船!”

  玉璽發出五色豪光,豪光映射到天上,青龍船上空竟出現了一道七色彩虹,引得碼頭上的女人們都驚嘆得直鼓掌。青龍船的三十二只盤龍輪全都發動,水花被槳片朝后推去。青龍船修長的身體逐漸加速,最后像離弦的青色長箭一般駛出阿夏號的港口。

  “你老婆給你匕首是什么意思?”七里看著還在碼頭大喊大叫的羅剎女戰士問騰格斯。

  “要我記住她的名字,下次見面要是敢叫不出,就殺了我。”騰格斯還在把玩著那把小匕首,語氣里都是生無可戀的感覺:“可她名字那么長,我是一個字也沒記住啊!”騰格斯想到那天晚上,羅剎女戰士騎在自己身上用這把匕首輕而易舉割掉自己辮子,全身惡寒,匕首竟“當啷”一聲掉到地上。

  銅雀忽然看到阿夏號主船頂艙的窗口,七殺想必正在里面悠閑地看著青龍船離開。他雙手在嘴上比成喇叭的樣子,故意大聲叫道:“尊主大人!祝你和貪狼百年好合!”

  話音未落,只見從那窗子里飛出只高腳玻璃杯,淋出的葡萄酒在空中劃出條漂亮的紅色尾跡。

  “唉?原來七殺那么不喜歡貪狼?”七里忍不住好奇地問銅雀。

  “當然不喜歡,哪個女人喜歡死纏爛打的男人?”銅雀對著七里擠擠眼,讓她看建文。只見建文還穩穩站在船頭高舉著玉璽催動青龍船:“七殺喜歡的其實是這個類型的家伙。”

  “唉?喜歡這種家伙嗎?”七里左看右看,也看不出建文哪里有帥氣的感覺。

  “不不,當然不完全是,只是七殺喜歡的人,和這家伙其實有些相似罷了。”

  銅雀笑著將帽檐拉低,任憑七里怎么,他也不肯再說了。

  青龍船陰暗的船底倉,裝著食物和淡水作為壓艙的木桶中,有一個忽然晃動起來。這木桶用力晃動幾下,終于倒在地上,桶蓋也“撲棱棱”地滾開,被捆成一團塞在里面的哈羅德嘴里塞著抹布,他“嗚嗚”叫著想引起別人注意,可誰也聽不到。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