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四海鯨騎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推油

所屬目錄: 四海鯨騎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第二十五章 推油

  大明水師。

  這簡單的四個字,卻蘊藏著無上的威嚴。

  在南洋海面之上,如果提及貪狼、七殺、破軍三個海盜的大名,大家會悚然一驚。但如果聽到這四個字,所有人的反應都是一樣的——肝膽欲裂。

  這四個字,就好像泰山北斗一樣,聲威赫赫,永遠鎮壓在南洋海面。它的存在,意味著不可征服、不可撼動、不會戰敗的絕對武力。當然,是否會如此懼怕大明水師,決定于你干不干非法勾當,而大明水師則決定了什么是非法勾當。

  現在大明水師的艦隊正朝著建文所在的阿夏號迅速接近。從船頭獵獵的飛龍旗可以看出,他們此行顯然不是來消費的。

  自從建文乘坐青龍船自泉州出海,又是被貪狼襲擊,又是去龜寺尋寶,中途還惹來幕府的追擊。這一連串事件,讓建文完全忘記了最危險的敵手,其實是不斷接近的大明水師。

  到底大明水師是怎樣偵測到青龍船的動向,以至于如此精準地追擊而來的呢?建文已經完全沒時間去考慮這個問題了,他必須先活下來。

  一艘兩頭尖銳的中型鷹船乘風破浪突出船陣,高速逼近阿夏號的外圍船墻。這鷹船乃是明朝水師一等一的快船,以船槳驅動,兩側釘著竹排,經常被當作哨船使用。鷹船堪堪要撞到阿夏號船墻,突然極靈地轉了九十度彎,側面竹排的窗子打開推出兩門碗口銃,對著阿夏號主船方向“嗵嗵”開了火。

  四枚炮彈帶著呼哨聲,呈拋物線越過船墻,翻滾著飛向阿夏號主船;兩枚炮彈都準確擊中主船頂部,打得船壁木屑亂飛。

  “該死的東西!”主船大廳里的人都感受了炮彈撞擊船壁產生的震動,七殺沒想到這幫明軍竟招呼也不打一下便開炮,忍不住輕聲罵了句,命令小鮫女去查看損失狀況。不多時小鮫女回來稟報,明船的射擊并未造成人員傷亡,但是有顆炮彈打到了圣火壇。

  七殺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女護衛們也全都炸鍋似地,嘰嘰喳喳鬧了起來,沒人再管建文等人。建文想起昨夜到阿夏號時見到主船上燃燒的火炬,再聯想到銅雀手上印著火焰標記和楔形怪字的金冊,心里一動:“莫非這阿夏號上的人都是拜火教徒?”

  所謂拜火教,乃是大明人對祆教的慣稱。這教本源自波斯,建文在宮中聽到的說法是,那些教眾崇拜雷電天火,行事詭異得很。但祭壇圣火乃是最至高無上的圣物,明軍竟敢炮擊圣火,無怪乎七殺以下群情激奮。

  建文再看銅雀,這老頭原本繃緊的皺紋都舒展開來,看樣子他也知道炮擊圣火對拜火教徒是難以容忍的惡行,七殺如今是無暇管他們了。

  果然,銅雀做出很驚愕的表情,朝著七殺躬身一禮,說道:“尊主大人,這些明軍應該只是要來捉這位太子爺,方才那幾炮想必只是要給個警示,并非真要攻入阿夏號。我等區區賤命如何能連累大人?雖說明軍驕橫炮擊圣火,但只要將太子交出,我看他們也不會為難阿夏號。”

  建文聽了心里暗罵銅雀這個老狐貍,即使明知道七殺礙于面子不會將他們交給明軍,卻說交出太子,將自己給摘出去。

  七殺果然一擺手,不悅地說:“我阿夏號還怕明軍為難?只要老先生你金冊在手,就還是我阿夏號的客人。若是開幾炮嚇嚇就將客人交出去,今后傳出去,七殺今后還怎么做生意?”

  正說著,又有守衛跑進來,原來炮擊圣火的明船射來一支藍色的箭,上面綁著書信。七殺從箭桿上解下紙卷,建文瞥向那書信,不過是簡單幾句話,要阿夏號在三發箭矢之內交出在逃罪犯,若敢稍有抗拒則天兵出手一網打盡云云,言辭極盡傲慢。七殺冷哼一聲,幾把將書信撕扯成碎片。

  “這支明軍是哪里的來的?可有標識之物?”七殺問送信的守衛。

  那守衛是個二十四五歲身穿簡便皮甲的健壯女子,她回想了下說:“主船升的是紅色牙旗,帶黃色火焰邊,還升著掛有怪異青色燈籠串的白老虎小幡。”

  “南方丙丁火屬紅色之外又帶黃色火焰邊,那么應該是東南特遣艦隊。怪了,我記得統領是王參將,他不是阿夏號的常客嗎?我和他也算有幾面之緣,此次如何這般不講情面?”七殺聽女守衛描述完,不禁皺起眉頭,捏著下巴自言自語。

  銅雀附在建文耳邊翻譯了幾句,建文聽罷卻是心中一凜,他猛得直起身抓住那女守衛的手臂叫道:“那青色燈籠可是一串青色的瓜形犀角燈,一共幾個?最末尾的燈下是不是還有金黑相間的穗子?還有,你說的小幡上畫的白老虎身上是不是有黑色花紋?”

  女守衛沒料到看起來病怏怏的建文突然暴起抓住自己的手腕,還抓得極緊,嚇得“哇哇”大叫,建文這才發現自己太過激動,趕緊松開手,女守衛像兔子般跳得遠遠的,手腕早被抓出五個紅色指印。

  眾人都驚愕地看著建文,連騰格斯和七里也是驚詫莫名,他們從未見過建文如此激動,原本因病變得焦黃的面容也變得有些扭曲。建文緩了下心神,放慢語調又問了一遍:“姐姐莫怪唐突,我再問姐姐,那青色燈籠可是一串青色的瓜形犀角燈?一共幾個?最末尾的燈下還有金黑相間的穗子?下幡上畫的白老虎身上是不是有黑色花紋?”

  好在那女守衛懂得漢話,她驚魂初定,忙點頭道:“是是,正是你說的那樣,我也不認得什么犀角燈牛角燈,倒確實是瓜形,一共四個,外面也漆成青色,下面金黑色的穗子很是顯眼。至于那小幡上的白老虎,似乎確是有黑色條紋。”

  “果然如此……”建文長舒一口氣,拍了下自己大腿。他想起了幾年前在玄武湖陪同父皇檢閱大明水師時的情景。

  當時父皇坐在蛟龍金椅上,看著從眼前隊隊駛過的各色船陣頻頻微笑點首,一旁擺著的小座位是給他準備的。大大小小的戰船跟著號角和鑼鼓點、鳴金之聲擺出各種精妙的陣形,但在建文眼里只是變幻莫測,覺得好看極了。右公公彎著腰在他耳邊指指點點地介紹,這邊紅色旗幟是怎么回事,那邊的藍色旗幟又是怎么回事。右公公還指著中間作為主艦的白虎船給建文看,告訴他船上高舉令旗指揮的便是鄭提督:

  “那可是咱大明朝的棟梁之臣,太子爺您看白虎船的旗桿上那旗子畫的是啥?”

  “小白老虎!”建文拍著手叫起來。

  “傻孩子,什么小白老虎,那叫騶虞。”父皇忍俊不禁,在旁邊笑著糾正,陪觀禮的近臣們也都跟著笑起來。

  右公公給建文解釋,騶虞是一種仁慈的猛獸,連青草都不舍得踐踏,只肯吃死掉的動物。皇家特別繪制這面有止戰之意的旗幡,御賜給掌握龐大水師的鄭提督,是要他布大明威于四海,平息萬國爭端。凡屬鄭提督部下,主船上都要掛復制的騶虞旗。

  想到鄭提督,建文不覺眼眶變紅,握緊了拳頭。說什么棟梁之臣,鄭提督的所作所為簡直是讓騶虞旗蒙羞。龍船上那驚悚可怖的一幕,如同一條漆黑的鎖鏈,始終繚繞在心尖,那一直蓄潛在心頭的仇恨,不覺又隨著大明水師的逼近而泛濫起來。

  那個我一直最尊敬的長輩,那個殺害了我父親的仇人,他,就要來了……

  “第二支箭來了!”送箭的護衛又推門進門,這次的箭是黃色,卻并沒有書信在上面。她的叫聲把建文從仇恨的思緒中拉回現實,他這才發現屋內眾人都在看著自己。

  他努力壓抑住自己的失態,解釋道:“那犀角燈籠是水師將官們的官階標識,鄭提督掛七個,這支艦隊掛的既然只有四個,看來僅僅是先頭部隊,帶兵官最多是個游擊將軍。他們發矢傳書總共三支,除了意在勒令阿夏號交出我之外,也是為了制造粘著狀態,等待主力軍的到來。”

  眾人不禁一愣,建文搖搖頭,要來茶水,用手蘸著在地板上畫起來:“明軍編制,先頭部隊主力是三艘二號福船,以下有負責交戰草撇船八艘,快速追擊掃尾的海滄船八艘和偵查用鷹船兩艘……”他將所知的明軍船只配置、各戰艦的性能作用講得頭頭是道,別說七里和騰格斯聽得呆了,連銅雀和七殺這種在海上討生活的人也聽得驚奇,心中暗想這家伙看起來弱不禁風,對于大明的行軍作戰倒真是熟稔得很。

  七殺忍不住回頭問那來報信的女守衛來犯敵船數字等等,居然一一被印證,心里對這少年倒多了幾分佩服。

  “七殺大人,下面你是打算迎戰應敵,還是逃走?”建文講解完,故意抬起頭問正微張著嘴、眼睛也眨著看他講解的七殺。

  七殺略一思索,說:“我們阿夏號體量龐大,又有那么多不能戰斗的婦女和客人,來者若像你說的只是先遣部隊,陣法靈活,倘若糾纏起來,一定難以擺脫。雖然阿夏號從不與軍隊正面交鋒,但這次也只有先迎戰,爭取出移動的時間。”

  建文對這個回答顯然十分滿意,他雙手一攤,對七殺說道:“那么,我們做個交換如何?你也看到,我對明軍虛實遠比你們了如指掌,如果把你阿夏號的的武力都交給我,讓我來指揮退敵,必能把你的損失降到最低。你付出的代價只是幫我治傷,以及將你所知的前往佛島的信息和盤托出。”

  “包括我也要聽你的?”

  “對,包括你。”

  女侍長小鮫女身軀一震。她聽到這個大明人竟然想要掌握阿夏號的全部兵力,還要對七殺呼來喝去,饒是她對明軍有血海深仇,也幾乎是下意識地覺得建文是個瘋子,要拔出劍來讓他閉嘴了。七殺按住小鮫女的手,示意她不要上前;但想到要把阿夏號的武力都交給個不知底細的少年,她自己也難免猶豫不決。

  見七殺不說話,建文前進一步,嘴里又一字一字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然后緊緊盯住七殺的雙眼。

  七里從沒有見到建文的眼神如此堅定,和剛才那個被自己罵作廢物的病秧子簡直判若兩人。而久經風浪的七殺,也一眼就看出來,這小子自信的背后,還隱藏著滔天的仇怨,仿佛不死不休。她本想問個清楚,可時間緊迫,原本停止的炮擊也密集了起來。也許古人說的哀兵必勝,自有其理?念及此處,七殺向小鮫女下令:“準備白水母,給咱們的太子爺療傷。”

  建文一行人不禁群情振奮,隨后建文仿佛想起什么似的,伸手打斷七殺:“等一下,我還沒說完,要不順帶幫我把這奇怪的體質也一攬子治好?”

  他沒料到七殺答應得痛快,有些后悔自己提的要求太簡單,有心臨時加價;一邊用手在胸口一抓,手再張開依然多了顆晶瑩剔透的小珍珠,里面隱約可以看到鑲嵌著粒小砂礫般的東西。“吶,這是我的海藏珠,可是好東西,我以此物相贈。對了,最好將這位七里小姐和騰格斯先生的一并治好,你看,如此一來你可以得到三顆海藏珠。”

  “別傻了。”七殺從幾個手下推來的大玻璃魚缸里撈出只白色水母,那水母在她手里軟趴趴地扭動幾下,就融化成一灘白色液體。她隨便朝建文翻下眼皮,將他的幻想擊碎:“海藏珠這東西,是與神魂相雜,給了就拿不掉。再說了,你以為誰會那么蠢接手你的能力?自己留著吧。”

  “哦……”建文自討沒趣,他對這能力實在是無可奈何,曾經好幾次趴在船舷邊摸出海藏珠奮力扔進茫茫大海,但每次一覺醒來,海藏珠似又回到了胸膛里面,牛皮糖似的擺脫不掉。本來想著如果七殺愿意要,他不妨“忍痛”割愛,可惜誰也不上鉤。

  他悻悻將珠子撿起來送回胸口,看到旁邊七里看自己的眼神活像瞧呆子。

  “我覺得我現在的能力挺好,雖說不是操船的能耐,能在水上飛也不錯。”因為暈船,騰格斯的語氣有些不耐煩。他最近將這飛魚能力用熟了,正飛得爽,讓他白白交出來還真不樂意。

  “以后你會變魚!變成魚!這你也不怕?”建文最受不了騰格斯沒心沒肺,不顧傷還沒治好,聲嘶力竭地喊。

  “那有什么?俺們草原的英雄死后都會化成雄鷹,我要是能化成飛魚,也算大科爾沁古今第一人了,我有什么好怕?”騰格斯一臉耿直,他話說得入情入理,建文想想自己百年后會化成砂礫,這才發現自己還真沒法和騰格斯比。

  騰格斯邊說話,邊三下五除二又把建文上身扒了個精光,七殺將水母溶化后的白色體液在掌心混合均勻,抹到建文裸露的患處,緊貼在他的皮膚輕輕按摩,嘴里又念起不知所謂的古怪咒語。說來也奇怪,建文感到被水母體液涂抹的地方冰涼舒適,隨著七殺柔軟的手指推來抹去,腫塊竟然消失了,疼痛感也逐漸隨之而去。

  “這是什么奇怪法術?”建文忍不住問七殺。

  “古波斯推油術。”七殺隨口說道,手上繼續還在建文身上推來抹去,“我給你治好傷,你來退敵,現在沒有反悔吧?要是現在才說你沒有辦法,信不信我把你渾身骨頭全都掰碎。”

  建文被七殺柔軟的十指推來按去,只覺得渾身骨骼都無比暢快,真巴不得上上下下所有骨頭都被七殺捏碎一遍,讓七殺給他好好拼接重組,讓他享受一下這種重新活過來的快感。他的腦子從飄飄欲仙的快感里清醒過來,先看到的是七里鄙夷的眼神,似乎在說“果然你們男人都是這副德行”,看樣子自己臉上只怕是露出了進入極樂世界的可恥表情。建文趕緊晃晃頭,將腦袋里各種奇怪的想法都晃掉,振作精神回答道:“姐姐放心,在下早已成竹在胸。”

  “姐姐?”七里嘴里嘟囔了一句。

  七殺瞥了一眼七里,眼神似笑非笑:“七里小姐可有什么要問的嗎?”

  “那么,關于佛島的事,閣下可能告知一二?”七里用冷而沒有起伏得聲音問七殺。

  “佛島啊……”七殺忽然詭異地嫣然一笑,手指點著銅雀說道:“看來你們的老板,并沒有說明佛島的真正情況嘛。”

  銅雀手攥成拳頭,伸到嘴邊假裝咳嗽兩聲說:“咳咳,我只是還沒機會說完,再說這大海之上哪里還沒有點危險?”

  “我看你這老滑頭只是想用他們試水罷了,從沒在意過他們的死活,怕說多了他們退縮不前。”七殺揶揄完銅雀,對七里說:“既然是你問我,那我就告訴你我聽到的關于佛島的一切,然后你再考慮下,是留在這里,還是繼續去送死如何?”

  “找佛島的人,還從來沒有活著回來的。”七里還沒張嘴應答,七殺這第一句話就讓所有人都震驚了。

  “一個活的……都沒有?”七里略感驚訝,不過她的驚訝也只是說話聲調稍稍輕了點而已。

  “一個也沒有,我能知道的也只是些海客們的以訛傳訛和一鱗半爪的真實情況而已。”說著,七殺講起她所知道的佛島,那里有著說不盡的傳說,四海都傳聞那里可以滿足任何人的任何愿望。不知多少高僧大德、東西洋探險者、王國艦隊、英勇海盜都曾前往探險,卻無人生還。

  “據說那里被神奇的海獸、海人種族還有旋渦和風暴守護著,連羅盤都會失靈,估計那些探險者八成都是葬身海底了。你們的武則天皇帝……嗯,就是那個對我祖先之國波斯見死不救,導致我們這些失去祖國的火焰與光明的子民流亡海上的女皇,就是靠著佛島的力量得到皇帝的寶座。你們幾個去佛島都有什么愿望?”

  “為我父親報仇,”建文看了眼銅雀,趕緊又加上一句:“奪回大明正朔的皇位。”

  七殺夸張地揚揚眉毛,接著望向七里。

  “幕府將軍屠戮了我的村莊。”七里言簡意賅。

  七殺對她笑笑,又望向那因為暈船而表情有點痛苦的傻大個。

  “俺嗎?當然是學會操船,重振大科爾沁水師。”騰格斯拍著胸脯說,看到哈羅德還撅著屁股趴在地上打呼,用拇指一指:“這家伙應該只是想去看看。”

  “蒙古海軍?你不是暈船嗎?”七殺不禁大駭,接著擺擺手,“不過這都不重要了,我想你們應該都能如愿,只要你們能活著登上佛島,再活著回來。前提是,咱們能逃過外面的炮火。”

  正說著,護衛跑進大廳,手里高高舉起第三發箭矢,那是一支赤紅色的箭。

  七殺在建文肩上拍了兩下,接過小鮫女遞來的方巾,把手擦凈:

  “好了,現在說出你的計劃吧。”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