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四海鯨騎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王參將

所屬目錄: 四海鯨騎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第二十七章 王參將

  大明對南洋從無覬覦之心,只要四海平靖、秩序井然,萬國皆拱服我上朝天威,也就夠了。所以從這一層考慮,大明水師將廣闊的南洋海面分成若干分野,每個區塊,都有一支分遣艦隊,負責該地的商路保障、掃蕩海盜甚至處理國家間的海上糾紛。

  王參將是東南特遣艦隊的最高軍官,雖說他這級別的末席參將在水師議事座位編號排在二十之后,平時連鄭提督的面都很難見,可在這東南海區,他就是名副其實的王中王,什么白花國、三佛齊國之類的南洋小國王子群臣,哪個見了他不是點頭哈腰的叫聲“天朝上官大人”?

  王參將胖胖的左手盤著鵪鶉蛋大的蜜蠟串,另一只胖手從懷里掏出繡著鳳穿牡丹的手帕抹抹脖子和臉上的油汗,他這一路趕來,驚出滿頭大汗:“這上面派來的愣頭青著實不懂規矩,告訴他虛虛的去阿夏號晃一晃便好,莫要真的鬧出摩擦。這廝貪功心切,竟不聽本官號令,折損船只人馬,實在可惡。”

  三艘甲板上層建筑被燒得七零八落的二號福船都拴在阿夏號船城的碼頭上,船上守衛的都是阿夏號的女兵,三艘船上沒死的明軍都被繳了械,正捆成幾串壓在船城里。七殺站在自己坐船船頭,兩手交叉在腹部,迎著王參將笑得艷若桃花。別看七殺笑得美,身后站著的不管是認識的小鮫女還是幾個七長八短老老少少的生面孔,個個對自己都沒好臉子。

  大福船靠近七殺坐船下錨,馬弁們在兩船間搭上跳板,王參將挺著個大肚子,讓兩個親隨扶著顫顫巍巍走過“吱呀呀”響的跳板上了七殺的坐船。

  王參將見了七殺,又是打拱又是作揖,口稱“誤會誤會,罪過罪過。”然后忙不迭地數落手下新來乍到不懂規矩,毛手毛腳鬧出事情來。七殺情知王參將要面子,也樂得給他這個臺階,也說些“手下人不懂事,不小心和天朝鬧了摩擦,僥幸得了便宜”之類。王參將順勢將面子接了,輕輕放進袋里,就當沒這回事,大家海面上低頭不見抬頭見,沒來為官面上的事由結這冤家。

  七殺抿嘴假意嗔道:“參將大人許久不來,幾位和大人相熟的小妹都怨著您呢。”

  王參將見七殺在大庭廣眾下說起這個,臉上有些掛不住。他身為大明水師派駐此地的最高將領,每年從各小國君臣那里拿到的什么常例炭敬,海商那里拿到的抽水孝敬,甚至隊伍上吃空額能拿到不少錢,這些錢大多數都消費在阿夏號,算得上是阿夏號的金牌恩客。在此地他頗揮金似土頗結識了幾個小妹,是以也算在阿夏號安了半個家,雙方利益所在,對七殺的事王參將能糊涂就糊涂。

  王參將“嘿嘿嘿”干笑幾聲,在人群里瞄了幾眼,目光停在建文身上。他笑瞇瞇地問建文:“閣下可是我大明人氏?”

  建文知道王參將認出自己,才要回話,銅雀插到他身前躬身回道:“回大人,這是老夫貼身的一個小廝,幼年從大明隨著老夫往來海上做生意,雖說是大明人氏,也有好幾年沒回過故國。”

  “哦,好好好。”王參將圓圓的臉上堆滿了笑紋,手上盤著蜜蠟串,七里偷偷對建文說,這家伙活像廟里的彌勒菩薩。

  此時,青龍船正停在七殺坐船旁邊,王參將睜著三角眼來回打量了幾下,點著頭隨口對銅雀說:“本官常年在南洋公干,這高麗的龜船還是第一次見啊,果然奇特,果然奇特。”銅雀知道王參將故意將青龍船說成龜船,趕緊陪著捻須笑了幾聲。

  王參將又轉過臉對建文說道:“再過幾年本官也要解甲歸田,只想安安穩穩混到卸職,回家做個富家翁。如今這海上不安全,我大明的艦隊在四處清剿海盜,許多不通事理的年輕人都想著要建功封侯,殺良冒功的事也常有,你們遠遠看到躲著點,被誤認為欽犯可就麻煩了。”

  建文明白王參將好意提醒自己,自然心照不宣,雙手抱拳行禮道:“多謝大人好意提醒,小人如今有傷在身,七殺大人還在替我診治,待再有幾個療程傷勢痊愈,自然遠離大人防區,不會給大人找麻煩。”

  “嗯,”王參將笑瞇瞇地點著頭,沒頭沒腦說了句:“當年先皇在玄武湖閱兵時,我做過軍中司儀官呢。”

  建文突感語塞,望著王參將肥嘟嘟的笑臉,竟不知該如何回話。

  對建文說完這句話,王參將沒再說什么,接著向七殺詢問吳游擊下落。別的兵丁死幾個并不會有人問,若是堂堂游擊死在這里,朝廷斷斷不肯善罷甘休。七殺打個響指,船艙里出來個金發碧眼的高大羅剎女武士,手上繩子牽著捆成粽子的吳游擊。吳游擊如今也沒了之前的豪氣,頭盔早不知道丟去哪里了,垂頭喪氣的不肯看王參將。

  七殺命那羅剎女武士替吳游擊結了綁繩,笑盈盈地對王參將說:“王大人可以好好查查吳游擊可有什么傷,若是離了我船才發現有什么缺心少肝,我可不包賠償。”吳游擊見七殺調侃自己,更是無地自容,悻悻地走到王參將身后不敢說話,王參將看他那倒霉樣子也不好再責備他。

  七殺又打了第二個響指,羅剎女武士朝著女兵們嘰里呱啦喊了幾句羅剎話,幾個健壯的婦人背上來四個大皮囊,又有兩個大箱子。“咚”地放在王參將面前打開,原來四個皮囊里都是銀幣,兩個大箱子里裝的是金幣。“下面人不懂事,燒壞幾條船,這修船的費用自然是我出了,也不知多了少了,還請多多包涵。”

  王參將走上前拿起一枚銀幣在耳邊吹了下,銀幣發出“嗡”的悠揚脆響,聽著銀幣美妙的聲音,聞著七殺身上的陣陣香氣,他滿意地點點頭。七殺出手大方,給得錢足夠讓自己上上下下都封口,而之所以送在南洋通用的金銀幣,想必是為了讓自己在阿夏號花起來更方便。這些錢轉個圈子,終究還是會回流進她七殺的口袋,想到這里,王參將心里也暗自苦笑。

  七殺從小鮫女手里拿過個鑲著玳瑁的小匣子,手指輕輕觸動繃簧,小匣子的蓋子“登”地彈開,里面躺著一對通體鑲著藍寶石的墨玉如意。她將東西拿到王參將和吳游擊面前,又說:“這一對墨玉如意是位大明豪商請名工匠制作的,去年生日送到我這里,我也沒什么用處,就此送與二位大人,往后再見還請不要動不動就開炮。”

  吳游擊聽說還有他的禮物,知道是七殺在嘲弄自己,臊得滿臉青紫。

  之后,雙方交接了被俘的明軍官兵和船只,船只除了三艘二號福船有不同程度損害,其他船只損害甚微。明軍官兵戰死溺死五六十人,受傷的一百多人,所幸幾位千總都無大礙,死傷點兵丁王參將都還遮掩得過去。

  王參將命人將金銀都抬去自己船上,被俘受傷官兵都安置好,這才啟程離開。臨走前,他又瞇縫眼睛多看了建文兩眼,湊到七殺身邊悄悄說道:“你那位小客人是個大禍害,你可要早早送走方為上策,若是等上面來了人,我可也罩不住你了。”七殺笑而不語,直將他送上大福船,然后目送他離開。

  “大人,就這樣走了?那小子可是朝廷欽犯……”看著離七殺的坐船原來越遠,吳游擊忍不住在旁邊提醒王參將。

  “哼。”王參將手里盤著蜜蠟手串,撇了他一眼沉下臉來:“什么欽犯,我怎么沒見到?你違抗軍令擅自出擊,折損朝廷軍士,這罪過我還要給你扛下來。海上的規矩你懂是不懂?動不動就喊打喊殺,早晚這條小命要葬送在海上。”

  常言道敗軍之將不言勇,見王參將不悅,吳游擊也不敢再多言。

  當晚,王參將口述,讓隨軍書吏記錄寫了份報功文書,文書里稱與海盜激戰獲得大捷。書吏妙筆生花,稱王參將親冒矢石臨陣指揮,以忠義激勵將士,報效朝廷,眾將士在王參將鼓勵下奮勇殺敵,吳游擊第一個跳上敵船手刃敵酋,此戰殲敵千人,擊沉敵船十余艘。吳游擊以下列了數十名有功人員,申請朝廷獎勵。

  七殺給的金銀王參將自己留了大半,分出一部分拿來給吳游擊和幾個千總封口,幾人新敗,拿了錢自然不愿再提此事。王參將又將戰死人數翻了一倍另外造冊申報請求朝廷撫恤,多出來那些虛擬國殤都被王參將吃了空額。

  建文睜開眼,覺得耳朵有些響得厲害。他掀開厚厚的天鵝絨被子從大床上坐起來,看到七里一直在旁邊坐著。七里起身拿過兩個枕頭給他墊上,又坐回去,冷眼看著他。建文看著房間里的陳設恍惚了半天,才想起現在還在阿夏號上,他自從離開泉州,好久沒有如此安穩舒適地睡過。

  青龍船在阿夏號足足停了快兩天,建文每天都要接受七殺的悉心治療。

  七殺的古波斯流推油功夫極好,又結合著許多熏香和秘藥,每過四個時辰就要給建文上一次療程。建文雖說還不能油到病除,鼻血也流了不少,精神狀態倒比之前好了許多,只是每次治療后他全身酥軟,要昏沉沉睡上好一陣子。

  建文看到七里眼底有很多血絲,眼圈也是黑的,看來她這兩天都在陪床。他有些小小的歉意,想說幾句感謝的話,卻有點心虛,憋了半天才說出句:“你忙自己的吧,別老陪著我。”

  七里腰板挺得筆直,臉上毫無表情波動:“在下的責任就是保護你的安全,再說你看你這兩日火氣那么大,也許隨時需要在下。既然之前說過,那我自然要隨時待命。”說著,她做出要脫衣服的樣子,利落地解開腰帶。

  “不可不可,我怎么會提那樣的非分要求,你怎么又提起這個!”建文從小受的是孔學孟道的熏陶,儼然也是半個小道學先生,見七里真要脫衣服,嚇得閉上眼直擺手:“莫脫莫脫!”心里卻打鼓似地跳個不停。

  七里本也只是做做出樣子想嘲弄一下建文,看到他這慫樣,輕蔑地說道:“你這個連女人脫衣服都不敢看的膽小鬼,唯一的優點大概只有濫好人。我看巨龜寺的龜僧說得對,你應該早點出家去當和尚。”

  小鮫女忽然推門進來,看到七里將衣服脫了一半,頓覺尷尬,趕緊關上門,在門外叫七里:“七殺大人要……那個人去航圖室,銅雀老爺子也在那里等著,似乎是有事要找他。另外七里姐,我想找你陪我去練功,你要是忙就先忙。”

  建文和七里急忙一起喊道:“不忙!”意識到是同時說出來的,兩人對望一眼,只見彼此都是滿面緋紅。七里作為忍者雖說并不在意自己的身體,但之前話都是和建文說的,如今被第三人撞到,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七里剛要再開口回絕小鮫女,旁邊建文倒先說話:“你去吧,老陪著我怪無聊的。我也躺累了,待會想一個人走走。”

  七里猶豫了下,嘴里“嗯”一聲,拉過根拐杖放在建文床邊,跑去找小鮫女。出門前,她忍不住回頭看了下建文,只見建文還在看著自己。

  看大門“哐”地關上,建文這才長吁口氣,然后慢悠悠下了床。兩天前的海戰還歷歷在目,七殺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讓自己精神百倍,可仗打完了,身子卻又虛下來。聽海客說過南洋有什么神藥,服用后可以在短期內精神百倍,大約七殺給自己用的藥物里也有那樣的成分。

  他拄著拐杖,試試腿腳問題不大,慢悠悠朝門走去。他似乎想起什么,回去從枕頭下取來火銃插在腰上,拍拍腰間覺得安心許多,這才出門去。

  自從王參將走后,七殺下令都市轉移去其他安全海域,所以這兩天整個阿夏號船城變成了大工地,到處忙忙碌碌。除了銅雀、建文等人之外的客人都被送走,女兵們“叮叮當當”敲打著加固木排,用作船城城墻的船只之間的鐵鏈被拆開,船只調集到同一方向重新固定,接下來整座船城都會被他們牽引著前往新海域。

  建文拄著拐杖在高高的阿夏號主船上看了會兒人們干活,然后又朝著別處散步。正走著,不遠處一艘外殼漆成白色的破冰船切開藍綠色的海面破浪而去,船上騰格斯半個身子探在船外,緊扒著船舷哇哇吐個不停,白色船殼上一大截都被弄臟了。騰格斯邊吐還邊哭得稀里嘩啦,他朝著船尾掌舵的羅剎女武士大喊:“慢點,慢點成不?俺連胃都快吐出來了!要不放俺下船好嗎?”

  羅剎女武士“哈哈哈哈”的大笑著說:“你不是說我這艘白船在大海上像極了草原上奔馳的白馬,非要和我學操船嗎?如今上了船想下去可不行噢~”船速果然一點沒減,呼嘯著從建文身邊擦過,帶起來的風差點把他刮倒。破冰船很快跑沒了影子,空氣中只留下騰格斯的哭喊聲和羅剎女人的豪爽笑聲。

  那羅剎女武士是七殺手下的得力干將,具有將水面結冰的能力,和明軍的一戰中負責帶隊料理八艘撇草船的就是她。戰后,騰格斯鬧著非要和她學操船,她也爽快答應,看樣子騰格斯操船能耐沒學到,暈船功夫倒是見長。

  “把手放低些,別用臂力用手腕,對,扔出去。”

  “嗖嗖——哚哚——”

  兩只苦無飛出去,正擊中海面上漂浮的木箱子。

  “七里姐,這回我扔的可好?”

  “不錯,就這樣,但是力道還不夠,我給你扔一個看看……”

  七里正在船尾教小鮫女投擲苦無的技巧。小鮫女看到建文便冷若冰霜,大概是知道他是大明前太子,所以看著就沒好氣。可要是看到七里立即會換張面孔,有事沒事粘著七里學這學那,假如七里是男人,說她對七里是一見鐘情建文也相信。

  建文再順船舷走,看到哈羅德抱著一大摞紙不知在寫著什么,嘴里念念叨叨左搖右晃走過來。建文和他打招呼他也沒聽到,快到建文跟前正踩到一大捆盤好的纜繩,整個人四仰八叉摔在纜繩圈子里,只留下兩條腿露在外面,手上抱著的紙散了一地。建文走過去看,原來都是各種關于阿夏號船城的素描,每張紙的角上還都寫著“獻給時代的締造者七殺大人”。此外,還有十幾張新式轉輪連發銃的設計圖,聯想到之前七殺看自己那把轉輪銃時貪婪的眼神,哈羅德八成是為了討好七殺連夜畫的設計圖。

  自從被七殺的香氣迷暈后,哈羅德的腦子就好像有點不大正常,也不知是真的被七殺的魅力攝住還是被香氣熏壞了腦子,跑東跑西的又是畫又是寫,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恢復正常。建文看到哈羅德這傻懵懵的模樣,忍不住笑出聲來。

  “不管怎么說,這兩天是我們過得最輕松的日子。”建文想道,這些日子發生的種種事情走馬燈般在他腦子里轉了一圈。他真希望這快樂能繼續下去,只是鄭提督、日本幕府將軍這些人能放過他們嗎?父皇臨死前扭曲的面孔忽然又浮現在眼前:“只有找到佛島,為父皇報了仇,才能告別這隱姓埋名、顛沛流離的日子。”建文感到傷口的位置又有些隱隱作痛。

  想著想著,已經走到阿夏號的航圖室。會客廳門口的女侍從和建文都熟了,見是他來,輕輕扣了幾下門,稟報說道:“七殺大人,建文來了。”

  “請他進來。”門內是七殺略帶慵懶的聲音。

  女侍從打開門,建文拄著拐杖進去,航圖室很狹小,只能容納十幾個人,屋頂是球形小穹頂。七殺和銅雀都席地坐在地毯上,房間拉上了厚厚的窗簾,黑漆漆的全靠幾支蠟燭的微弱燈光照亮。坐在主位的七殺換了身露腰的紅色波斯風暗花緊身長裙,頭戴金冠和紅頭巾,看著多了幾分女王的高貴氣質。

  建文坐好才看到,七殺面前擺著圓形球狀儀器,幾個帶刻度的黃銅圈橫七豎八的將個水晶球裹在中間。等女侍從將門關好,七殺將雙手放在球形儀器兩邊,嘴里念起奇怪的咒語,只見水晶球中漸漸燃起一團藍色的小火焰,小火焰漸漸地由藍轉綠、由綠又轉黃,幾個黃銅圈繞著水晶球飛快旋轉。水晶球射出傘狀光芒,投射到屋頂竟顯出一片海圖,幾條黃銅圈也停止轉動,在海圖上勾勒出帶鏤空刻度的經緯線。

  “這是海象儀?”建文在京師去過觀星臺,這東西像極了觀星的儀器也有幾道銅箍,意理相通,立即猜到這是傳說的海象儀,果然銅雀對他投來贊許的目光。

  “多年來有不少海客想要前往佛島,他們在阿夏號短暫停留,紙醉金迷,花掉最后一個銅板才離開,然后就沒有然后了。”七殺仰望海圖,雙手在海象儀上轉動,投射到屋頂的海圖也跟著挪動起來。

  “我看大概是被你榨干最后一個銅板才對吧?說不定他們是欠了你的花債賭債,才被迫去佛島的吧?”建文嘟囔道。

  七殺聽了朝著他一笑,說道:“也許吧,反正他們都沒活著回來,錢留著也沒用。總之,他們除了錢,還留下許多碎片情報,我根據他們的情報,拼出這張地圖。”

  七殺又將臉仰向穹頂:“這是我能拼出的關于佛島最準確的海圖。將海客們的情報集中在一起,我們可以確定幾點:第一,佛島在熱帶海區,那里長滿椰子樹;第二,佛島附近有許多巨大的移動旋渦,洋流也很不穩定;第三,佛島附近海域也許是受到某種力量操縱,出沒著眾多奇恐怖的生物;第四,找到佛島的關鍵在一種叫海沉木的神奇物件,很少人知道那東西長什么樣,不過海沉木存世似乎只有一塊。”

  聽到這里,建文心中一顫,想起七里手里的海沉木還在銅雀那里:“萬幸七殺不知道我們也有一塊海沉木,否則以七殺的性子,八成會把我們殺光。”想到這里,建文感到冷氣一直從后脊梁沖到頭頂。

  “七殺大人,起航了。”小鮫女將門推開條縫,輕聲向七殺匯報。

  建文感到屁股下的地板活動起來,阿夏號動了。

  幾十條大船拖著龐大的水上城鎮,在海上緩緩移動起來。

  “真像回到科爾沁大草原了。”望著祖母綠般碧綠遼闊的海面,騰格斯感嘆道。波瀾起伏的海面如同青草起伏的草原,這幾十艘船拉動浮動城鎮的景象,與牛群拉動勒勒車的景象并無二致,他乘坐在的白色破冰船上,如是騎在白色駿馬從勒勒車旁飛馳而過。騰格斯想放聲高歌,不料才一張嘴便嗓子發腥,又抱住船舷“嗷嗷”吐起來。

  “季風帶,到了季風帶,速度會快起來,其實我們是海上的游牧民啊!”羅剎女武士牢牢把著舵盤,享受著速度和海風帶來的快感,絲毫不顧及暈船吐得死去活來的騰格斯。

  半日海程外,數百艘戰艦構成的大明水師主力艦隊遮蓋了整片海域,正在晝夜不歇的前進。早掛著九枚青色犀角燈的寶船上,鄭提督緊盯著羅盤,代表主力艦隊的大片紅色,正朝著青龍船所在的地區鋪天蓋地壓過去。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