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春事 ? 正文

第7章 挺得活像個棒槌

所屬目錄: 鄉村春事

    這兩只隊伍就仿佛是兩只發/情的公狗一般,瞪著眼珠子誰也不肯讓一步。目標就一個,要搶先通過這牌坊。

    “媽媽的,這狗日的王富貴真不是個東西,(.e.看最快更新)沒看到老子累得跟狗一樣?”龍小寶咬著牙抬著沉重的棺材,汗水滴滴答道的淌落。

    王富貴那邊抬著花轎的隊伍同樣不好受,一個個呲牙咧嘴的,就仿佛那尾巴被踩著的哈巴狗一般。

    “狗日的,仗著有幾個破錢,還真是無法無天了!”王富貴這個面子可丟不起,要不然以后咋還在龍王莊混?王富貴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王大孬,拉著你的隊伍,二十分鐘給我趕到村頭的牌坊前,要是趕不來,你這村治安主任就別給老子干了!”

    王大孬正壓著他老婆在床/上弄那事,接到電話后,他火急火燎的從自己老婆的身上爬起來。她老婆正被撩/撥得身上火熱火熱的,見王大孬穿衣服就往外走。不由得拉著臉喊道:“大孬,大孬,你狗日的去干啥?”

    “出事了,出事了,狗日的村長發脾氣了,五分鐘得帶人過去!”王大孬快四十的人了,前年剛娶上媳婦,那還是托自己當了村治安主任的福。王大孬不但家窮人丑,而且個頭還奇低,不到一米六。王大孬長得可以用鬼斧神工來形容,大腦袋不長毛;金魚眼,白多黑少;鼓腮幫,塌鼻梁,沒脖子。腿短身粗,走起路來,仿佛鴨子一般,左右搖擺著。平生最恨自己個頭低,走起路來都踮著腳尖走。人送綽號“恨缸高”。

    接到王富貴的電話,王大孬怎能不上心。好在村治安辦公室就在他家旁邊,平日里沒事就聚集在村治安辦公室打撲克。在這里耗上一天那可算一天的工資呢,總比窩在家睡覺強。

    “狗日的,趕緊抄家伙,給我去村頭牌坊!”王大孬沖著村頭的辦公室里那些打牌的家伙吼了一聲。隨即就沖了出去。

    當王大孬帶著人來到村頭牌坊的時候,發現兩只隊伍已經快要碰撞到一起。王富貴眼尖,看到王大孬帶人來了,高興得沖著王大孬說:“把這些人給我趕到路邊!”

    王大孬聰明得很,一看這情勢就知道是咋回事。龍王莊祖輩留下來的規矩,紅事遇到白事,紅事讓道。這是規矩,雖然不占理,但眼下王大孬卻顧不上那么多。他指揮著村治安隊十來號人掂著家伙朝著龍天林巡棺的隊伍奔來。

    “讓讓,讓讓!”橫沖直闖的治安隊成員不是村里的二流子就是刺頭,所以龍天林的隊伍自然被趕到路邊。

    “起轎了!”此刻,王富貴的鼻孔恨不得杵到天上去。

    “狗日的,讓你得瑟,有你后悔的時候!”龍天林當眾被王富貴撅了如此大的跟頭,此刻顏面掃地,氣得他渾身發抖。

    好不容易巡棺結束,抬著棺材又重新回到了龍天林家。下邊就到了吃飯的時候,龍小寶趁機開溜了。因為他還要去王富貴家付禮。到了王富貴家,大老遠就看到門口擺放的禮桌。龍小寶付了20塊錢,引得那兩個收禮的老頭一陣陣的白眼,這年頭付禮最少都得50起。

    “龍小寶禮金20,寫上!”一個老家伙拉長腔調大聲吆喝著,唯恐人不知道一樣。

    “老不死的,出老子的洋相,等將來老子有錢了,非用錢砸死你不可!”龍小寶心中暗惱,但好在他臉皮厚,他笑嘻嘻的抓起禮桌上的一盒十渠裝在兜里。每一個前來付禮的人,主人家都會送上一盒煙。看(.e.看最快更新)來王富貴這狗日的真舍本了,弄得煙都是十塊錢的十渠,真是上檔次。他的這個舉動又引起了那兩個收禮的老頭陣陣白眼。

    “小寶來了,馬上開席了,院里請,院里請!”眼尖的田秀花看到龍小寶后,頓時笑成了一朵花,她扭著水蛇腰,來到龍小寶的面前。龍小寶提鼻子一聞,一股香噴噴的味道從田秀花的身上傳來。

    “這是香水,喜歡嗎?”田秀花帶著龍小寶邊往屋里走,邊偷偷的給龍小寶拋媚眼。

    “香,香,真香,香狄都硬了!”剛好走到院子背人的一個地方,龍小寶突然大膽的拽過田秀花的手,然后按在了他那支撐著高高帳篷上.

    “喲,你這個死人,不要命了!”田秀花嚇得一哆嗦,她想把手抽出來,但當她摸到龍小寶那的時候,她突然有些不舍得離開了。伸手輕輕的抓了下:“狗日的小寶,想死嬸子了,你這東西挺得活像個大棒槌!”亅亅亅亅亅     《鄉村春事》鄉村小說網全文字更新,
推薦閱讀:鄉村艷婦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