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春事 ? 正文

第59章 過手癮和過嘴癮真難受

所屬目錄: 鄉村春事

    宋鵬程好久沒遇到如此這樣極品的娘們了。田秀花仿佛一條蛇一般,緊緊纏繞在他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時候,田秀花的連衣裙已經從肩膀上滑落。那一抹白得耀眼的皮膚暴露在空氣中。宋鵬程的手指輕輕的劃過,仿佛劃過錦緞一般細滑,但卻又不失農村女人的那種結實彈性的感覺。

    “宋縣長,你好壞啊!”田秀花陡然叫了一聲,隨之呼吸越發的急促起來。她低頭一看(一秒記住),原來宋鵬程已經把手伸在她深深的茹溝處。罩子勒著她的大乃,中間形成一條深不可測的茹溝,單單就是手指伸進去,輕輕的門磨蹭就給田秀花一種特殊的感覺。

    田秀花把宋鵬程推到椅子上,隨之坐在宋鵬程的腿上,盡力的打開身體,牽引著宋鵬程的手慢慢的朝著自己的裙里滑動。

    “唔唔,縣長,你好厲害啊,用點力!”感受到指頭掃過,田秀花叫喊聲突然大了許多。

    宋鵬程輕笑著說“你那里已經發大水了!”說完,宋鵬程撥開緊/窄的布片,手直接觸摸到那兩片已經滑膩不堪的山丘,手指沒入一處帶著強烈收縮吸的地方攪拌了幾下,隨即抽出手指,指頭上邊沾著晶瑩的絲線。宋鵬程把指頭放在鼻子上聞了聞,并沒有娜娜那里干凈得沒有絲毫異味,一股濃烈的臊味撲入他的鼻孔。這種味道非但沒給宋鵬程絲毫的反感,反而讓他體內的熱血慢慢的了起來。

    “受不來了,受不了了,人家受不了了!”田秀花仿佛扭秧歌一般扭動著,她的手摩挲到宋鵬程那里,加快速度的套著。她想讓宋鵬程的那東西迅速的堪用起來,好給自己那種黃瓜根本給予不了她的舒服。可是不管她如何的用手段,宋鵬程那里卻仿佛一杯溫吞吞的水,始終是那副樣子。

    “宋縣長,你是不是嫌棄人家啊!”田秀花大大的眼睛蒙上了一層水霧。

    “你這說得傻話,我喜歡你還來不及呢!”宋鵬程說完,用手抓捧著田秀花的那一對大乃子,用力的撕咬起來。

    “啊,啊,別這樣,你這樣更讓人家受不了!”田秀花越發得扭得歡實,她張著嘴,仿佛呼吸困難一般。

    “不行了,不行了,再(。)這樣下去,老娘非得煎熬死!”田秀花看著宋鵬程埋頭撕咬著自己的乃子,她眼中閃現出一絲不甘來。

    田秀花輕輕的推開宋鵬程,然后從他的身上下來。還沒等宋鵬程明白是咋回事,就見田秀花就把頭埋在他的腹/部。

    “唔唔,你個臊貨,好會弄啊!”宋鵬程忍不住的輕哼了一聲。隨即他緊緊的抓著田秀花的頭發往著自己的腹/部按壓著。

    弄了好久,依然是那副模樣。田秀花暗自嘆了口氣:“看樣子,這個官威十足的縣長也不是個爺們!”田秀花心里很不痛快,但她卻不敢有半絲流露出來。她抬著眼風臊的看了下宋鵬程,隨即加快了吞咽的動作。“既然不行,那就快點結束吧!”

    田秀花作為過來人,經驗異常的豐富。這一加快動作,沒兩三分鐘,宋鵬程就繳槍投降了。輕輕的把宋鵬程體內噴發的東西吐在手心,田秀花惡作劇一般的盡數吐沫在宋鵬程的身上。宋鵬程此刻背緊緊的靠著椅背,閉著眼睛,頭往上仰著。他已經被田秀花熬盡了最后的一絲力氣。

    過了一會,傳來田秀花父窣窣的穿衣服的聲音。宋鵬程睜開眼睛,看了下田秀花那隱藏很深不屑的表情,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哎,自己這下可丟大人了!”

    當一切都整理好后,田秀花重新回到座位上。先給自己倒了一杯水,漱了漱口。然后又往肚里灌了一杯水,這才覺得好受點。

    “縣長,你再吃點!”田秀花說完,就拿起筷子給宋鵬程夾起一條炸泥鰍。

    “沒胃口,吃不下了!”宋鵬程剛才的好心情轉眼就陷入到低谷當中。

    “這可是俺龍王莊小南河的特產,吃了對男人好!”田秀花不著痕跡的瞟了眼宋鵬程的下邊。

    “是嗎?”宋鵬程立刻來了精神,塞到嘴里大口大嚼起來。

    “再給我來兩條!”宋鵬程此刻竟然把他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這幾條小小的泥鰍身上。

    田秀花見宋鵬程和這一盤炸泥鰍給干上了,她心中暗笑的同時又覺得宋鵬程太過可憐了:“當了這么大的官,應該不缺少俊俏的女人,可就是家伙不管用,只能過過嘴癮和手癮罷了!”

    正在這個時候,田秀花一皺眉:“咦!這是啥味道?”

    “好香啊!”宋鵬程也是一皺眉。

    正在這個時候,村部院里等待收拾殘席的那些人一個個驚呼起來:“龍小寶這狗日的燉的那只小王八要出鍋了!”亅亅亅亅亅     《鄉村春事》鄉村小說網全文字更新,
推薦閱讀:鄉村艷婦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