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鄉村大兇器 ? 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長毛后裔

所屬目錄: 鄉村大兇器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男人歸來,如小別勝新婚,小賣部村部頓時熱鬧起來,陳香蓮母女倆圍著廚房轉悠,沈麗娟假公濟私的般圍著何靜文,美其名曰:談談工作。注意力全放龍根身上去了。

小混蛋出去了一遭,頭發都立起來了,黑色長衫大衣,褐色的休閑長褲,锃亮的皮鞋直泛光。

“小壞蛋,未來娃兒他爹,你還知道回來呢?你兒子踢我好幾腳了,你說咋辦?不打算安慰安慰我?”沈麗紅老球橫秋,頤指氣使,跟老佛爺似得,喬扮蘭花指,沖龍根勾了勾手指頭,“來,給我捶捶腿,酸痛酸痛的。”

“得嘞,我的好嬸嬸。”

龍根得令一聲,屁顛兒屁顛兒跑了過去,輕輕拿捏起來,沈麗紅閉著眼睛享受。猛然覺得,不對勁兒,那賊手咋摸到褲襠里去了呢?

“小混蛋....你!”沈麗紅睜眼一瞧,可不嗎,小混蛋那手伸到褲襠中間,指甲磨得“滋滋”響,挺著個大肚子,閉腿不是,不閉腿又癢得難受,跟貓抓似得。

“滋滋滋”

龍根又摳了兩下,壞壞道:“嬸兒,我不怕你這兒難受嗎?給你好好摳弄摳弄,要不褲子脫了,我把電動男朋友給塞進去!”

“呸!想謀害你兒子啊,都快生了,別把洋水捅破了!”沈麗紅一瞪眼,撥開了那雙賊手。

龍根聞言嚇得不輕,雖不知道啥叫“羊水”,聽起來怪嚇人的,人命關天,只能強行摁住褲襠那玩意兒。

一旁的劉雨欣沈麗娟,還有何靜文聊得投機,顯然顧不上吃一口大棒子,大家伙心里都明白,晚上每每的吃一頓,炕上好辦事兒。這一夜下來足足能頂小半年的性福生活!

“我出去走走,看看我的王八池子。”

屁股一拍,編了個幌子,出門兒了。家里的飯菜待會兒再吃,不著急,冬天長夜漫漫,孤苦寂寥,只能日婆娘打發時間了,饒幸老天垂憐,家里有幾個婆娘隨時張開腿,等著往里鉆!

不缺婆娘,實乃人生最大幸事。而且個頂個的漂亮,個個都是胸大屁.股蛋子撅的主兒,想想這小心臟就突突的跳!

“還是家鄉好啊,挨家挨戶的日都不是難事兒,日完了,還端一碗熱氣騰騰的雞蛋面,純天然無公害的。再也不用擔心地溝油鶴頂紅了......”

“先去哪家呢,苗紅家里那三婆娘肯定饑渴得不行了,有老的有小的,一個塞過一個,對,先去日老魏家的婆娘!奶.奶.的,還不容易弄死了魏文武,咱得有點兒福利不是,趕明兒把楊英弄鎮上去陪著學車,袁紅味兒是夠了,可一個根本日不夠,日小紅又怕得啥病.....”龍根一邊走著,一邊盤算著。

村兒主道修好了,硬質皮鞋踩上面“咔咔”的響,跟小日本的木屐似得,再也不一高一低了,摁得腳疼了。

傍晚五點半的樣子,黑幕便落了下來,寒風呼呼的刮,刮得人臉疼。龍根不由得加快了腳步,這該死的天,脫了褲子大.雞.吧都得洞硬了,一泡尿沒尿完,都結成了冰棍兒!

“奶.奶.的!趕明兒老子就進城去,搞幾臺空調回來,大冬天光著錠子都不怕!這天兒冷的,一棒子捅進去不立刻拔出來還結冰了呢....”罵了兩句,眼瞅著就要到了,龍根緊了緊衣領兒。

“小龍?是你嗎,小龍...”正走著,地里猛地竄出一道胖乎乎的身影,牛高馬大,體型健碩,村里長這副德行的除了古月還能有誰?

這sao婆娘黑漆麻黑的出來嚇人,干啥啊這是?龍根皺了皺眉頭,不喜歡這婆娘,老就不說了,居然敢威脅老爺爺?

“烏漆麻黑的你鉆路邊兒干啥?跟小偷似得,又看上人哪家的男人了?”一張嘴就沒啥好話,龍根也不想說啥好聽的話。

李三丑一家子,就李小蘭還成,主動送上門兒來日了兩回,大棒子面前乖巧的很,讓趴著不坐著,說咋日就咋日,干脆的一塌糊涂。

女兒生的如花似玉,貌美如花,偏偏這老娘老爹長得一副狗啃出來的模樣,實在讓大棒子提不起精神。

“小龍,哎喲,真的是你啊。走走走,到屋里坐,嬸兒給你弄點兒好吃的,走!”上前一瞧,還真是那小混蛋,古月頓時心花怒放,湊上去拉著龍根就往屋子里拽。家門兒就在旁邊,古月的身板兒也就扛代豬飼料的事兒,輕輕松松把龍根拽到屋子去。

龍根掀起一頭瀑布汗啊,要自己學解剖的,非得把這婆娘肢解了,好好瞧瞧啥構造,強悍的跟小蠻牛似得。

“哎哎,你脫衣裳干啥?不,不說好了,給我弄吃的嗎?咋,寬衣解帶這是干啥,我可告你啊,我可是正經人。”還沒喘口氣兒呢,偏腦袋一瞧,寬衣解帶,恨不得拿手撕開了,徑直扯開胸衣,兩團奶.子往外一扯。

啪啪兩聲,兩坨白花花的大.奶.子垂下來,小巧卻堅挺的乳.尖兒聳立在暗紅色的乳.暈上,奶.子大而俏挺,尤其是兩顆乳.尖兒,跟辣椒似得往回一卷,輕輕震動,可愛的很。

古月抖了兩把奶.子,火急火燎把褲頭扒了下來,圓滾滾得屁股蹲兒給白面膜似得,走路都跟著晃,兩團白花花的肉團擠出一道黑漆漆的鴻溝,中間露出兩個小縫兒東西,黑得,寒風一吹,洞口直萎縮。

“還能干啥?哎喲喂,我的小祖宗,你還愣著干嘛?把你那家伙事兒掏出來給我使使啊,自從上次被你強日了過后,我這小心肝兒天天念著盼著,皇天不負有心人,終于把你給盼來了!”古月一把鼻涕一把淚,說得那個肝腸寸斷,“快快,把你那玩意兒拿出來,捅啊....”

龍根撇撇嘴,眼珠子一瞪,沒好氣道:

“黃天不負sao賤人吧......”

哎,幽幽嘆息一聲,龍根慢條斯理的解開紐扣,“蓬”的一聲,一根兒渾身黑得透亮的大棒子飛竄而出,通體帶著無邊無際的騰騰殺氣!

“隨便你說啥,來,先給我捅兩下。”古月輕車熟路,撅著屁股蛋子,兩腿叉開了,趴在炕沿上,“呸”的一口口水兒吐在手心上,伸到洞口抹了兩下,兩片肥厚的餃子皮旋即被擠開,露出幽深潮潤的洞穴。

“拯救人類婦女同志的大事兒,我豈能不管?”龍根微微沉凝,帶著悲天憫人之情,抓著大棒子抖了兩下。“哧溜”一聲刺了進去....

“哦!嗯哼!”

一聲高亢的嚶嚀聲,拉開肉搏戰的開始!

“野狼背入”,這等招式粗暴而蠻橫不講理,不需要摸.奶摳洞潤色,不需要“三淺一深”來熱身,簡單而直接,好像殺日本鬼子似得,提刀就砍,掄棒便砸一個道理!

因此,龍根一點兒也不推辭,sao婆娘送上門,不日白不日,以前是真沒看出來,原來這婆娘脫光了瞧,還挺好看的,白花花的,身條子勻稱,年過四十,那屁股蛋子還圓滾滾的,奶.頭.子雖然黑了,可都不算上,罩.杯大啊,摸起來舒服!

“哧哧哧”

黑色巨蛇破開阻擾,深深扎到洞底,洞穴潮濕一片,溫潤無比,不知為何,古月這口井,深而不彎,直溜溜的,跟直腸子似得,大棒子沒費啥勁兒便刺了進去。掀起兩片黑漆漆的餃子皮,哈嗤哈嗤干了起來。

“啊...嗯哼...哦嗚....爽,爽,小龍,日,使勁兒日,日我,別,別客氣啊....快,快用力啊...啊...噢噢噢噢.....嗯嗯嗯....”

婉轉低嚀,高亢嚎叫,呼呼寒風中,屋子里響起一陣疾風驟雨般的沖擊之聲!

龍根殺紅了眼,死死扣住兩半兒屁股蛋子,宛若策馬揚鞭,縱橫沙場一般,胯下騎著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汗血寶馬,手持方天畫戟,長長的人鞭抽打著馬屁股,“駕”!一聲嘶吼,快馬加鞭,沖向敵人腹地,掀起一陣腥風血雨,怒嘯連連!

“啪啪啪”

“砰砰砰”

“啊啊...爽啊,小龍,快,快,快,按住我,噢噢噢噢,我要飛了要到了,快,快啊啊啊啊.....”

良久復良久,隨著一股熱流噴射而出,龍根這才下了馬背,坐在炕沿山,呼了一口氣兒,燃了一支煙,手掌自白皙大.奶上滑過。酣戰一個小時,兩人身上都冒起了一層細密的汗水珠子,油光水滑,兩顆奶.子在燈光下更顯晶瑩,好似雨中的大香瓜,垂了下來。

“啊,好舒服啊...小龍,你可真厲害。”古月眨了眨幽藍的眼睛,扶了扶褐色卷發,長長的馬臉和高挺的鼻梁露了出來。細細一品,這婆娘也并不是那么難看嘛。以前咋沒瞧出來呢?龍根有些疑惑。

古月皮厚井深,遭得住日。很快就恢復了一些體力,趴在龍根背后,給龍根按摩。漫不經心道:

“小龍,你是不是也覺得嬸兒長得丑啊?”

“哪能啊?日著反正挺舒服的。嘿嘿,要不要再日一炮?”龍根壞笑著打了個哈哈。

“小壞蛋,就知道日你嬸兒了。”

古月嗔怪一聲,幽幽道:

“其實我知道大伙兒都覺得我丑,其實我也不想長成這幅德行,大鼻子藍眼睛的,天生的卷發,還讓人說我是妖精?你說我容易嗎,后來我看電影兒,回娘家又問了問我老母親,這才曉得,原來我是老毛子留下的種。”

“啥?野種?”龍根聞言,順嘴兒溜了出來。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