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5章 滾蛋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這些事情。

    在自己身邊兩個女朋友的陪伴下,走到了藥劑樓門口的報名處。

    在一個還算漂亮的女護士幫助下,報好了自己的名字。

    “這一次的話,我們醫院一共選取十一個在比賽中表現最優秀的實習醫生,其中九個,會被安排到醫院普通病區,成為醫院普通區的心腦外科實習醫生,另外最優秀的兩個,會安排到vip病區,成為vip病區,心腦外科的實習醫生。”

    女護士對張云暗暗說著。

    同時看了一眼,跟在張云身后的兩個對方的女朋友。

    在醫院里,見慣了各種美女的這個女護士。

    在看到張云的兩個女朋友時,臉上還是微微一愣著。

    想不明白,眼前這個,摸樣普普通通的男人,怎么可能有這么漂亮的女朋友。

    “是富二代,還是官二代?”

    女護士心里暗暗想著。

    張云可能的身份。

    張云很快在女護士的幫助下,報好了名。

    拿到了一張測試卡。

    因為報名這次比賽的人很多。

    大概有三四百名的樣子。

    而且都是今年剛剛從醫學院畢業的學生。

    這么多學生一起測試比賽。

    醫院配置的簡易操作臺就顯得不夠了。

    雖然云都市的第三人民醫院,是市內重點的三甲醫院。

    但是就是如此等級的醫院,也不可能配套可以供三四百名學生,一起使用的簡易操作手術臺。

    畢竟醫院不是學校。

    不可能一下子有那么多實驗用的手術要做。

    所以的話,在三四百名學生中,先選取出五十個優秀者,然后再進行測試比賽。

    市第三人民醫院,就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張云拿著測試卡,在一個醫院女護士的陪同下,來到了附近的一個簡易操作臺旁。

    排著隊。

    所謂的簡易操作臺,指的是一個顯微鏡縫合操作臺。

    一臺顯微鏡擺在操作臺上,一個女護士作為配合。

    然后的話,還有可以供醫生使用的兩個手術操作刀。

    顯微鏡縫合,是外科手術中,最耗耐心和體力的一種手術。

    在顯微鏡下,人體剖開的毛細血管,密密麻麻著。

    用操作臺上,極其細膩的操作刀,對這些毛細血管一一進行縫合。

    其中配合的幾個護士,對剖開的毛細血管一直進行冰凍處理,防止剖開的毛細血管,血流過度,使得在操作臺上的醫生,無法觀察到這些剖開的毛細血管,還有就是給操作臺上的醫生,不停進行吸汗。

    因為是高度精力集中的顯微鏡縫合手術。

    即使在空調降溫的手術室內,這樣的一個手術做下來。

    一身汗,還是免不了的。

    一般的顯微鏡縫合手術,需要的時間,都在八到十個小時左右。

    要是碰到斷手的顯微鏡縫合手術,可能需要的時間更長,而且需要好幾個外科手術醫生,進行協同配合,一同進行顯微鏡縫合。

    當然,測試比賽中,不可能讓學生們,進行真實的人體毛細血管縫合手術。

    而是用青蛙之類的動物,先行進行截肢,然后讓學生們,把截肢掉的部分,用顯微鏡縫合的方式,重新接起來。

    藥劑樓中,進行簡單測試的顯微鏡縫合手術臺,顯得不多。

    就十幾臺。

    每一臺的后面,都站著,大概七八個等待測試的學生。

    這些學生中,女生不多,基本上是男生。

    學習外科手術的醫生,張云看了,十個里面有九個是男的。

    難得有個女的。

    測試的過程,顯得很快。

    測試的老師,手里戴著一雙塑膠手套。

    旁邊一個女護士手里,抓著一個蛇皮袋。

    在那蛇皮袋里面,裝著上百只實驗用的青蛙。

    來一個測試的學生。

    那老師就從那蛇皮袋里面,拿出一只青蛙。

    用一把醫用剪刀,大概把青蛙的一只腿,剪到半殘的地步。

    然后交給一個女護士,把這只半殘的青蛙,固定在手術操作臺上,讓接受測試的學生,來進行對青蛙毛細血管的縫合手術。

    那老師,也不會讓測試的學生,完全縫合著。

    大概著看著能縫合幾條毛細血管的話,就會讓其通過著。

    張云站在隊伍的后面,暗暗觀察著。

    發現測試的學生中,真正能拿到通過卡的,沒有幾個。

    十個之中,最多一兩個著。

    看著前面測試的學生,一個一個的被淘汰。

    張云的心情蠻緊張著。

    那老師口袋里,放著的通過卡,就露在他口袋的外面。

    測試的學生,每一個都緊盯著這個通過卡,但是就沒有幾個能從他手中拿到著。

    張云排隊的這一組。

    更是顯得離奇,十幾個測試的學生,竟沒有一個能通過著。

    看著這樣的情況,監督比賽的那個醫院老師,也顯得心情煩躁著。

    看著張云走了過來,對方二話不說著,從自己身下的蛇皮袋中,取出了一只實驗青蛙。

    手中醫用剪刀一剪。

    噠……的一聲,竟然直接把一只青蛙大腿給剪掉了。

    青色的青蛙大腿,直接從那老師的手中,落到了下面的簡易手術臺上。

    鮮血淋漓著。

    一邊作為助手的兩個女護士,看著這樣的情況,臉上暗暗發愣著。

    一副不知道,該怎么辦了的樣子。

    可能是因為,主持這樣的比賽感覺煩了,也可能是覺得眼前的這個張云,在他看來,肯定也是一個不能通過比賽的人。

    那主持比賽的老師,對著身邊的兩個女護士,暗暗了一聲。

    “還楞著干嘛。”

    醫院的男醫生,對于醫院的女護士,有著絕對命令的權利。

    男醫生一說,女護士們,都顯得很聽話著。

    在那男醫生這樣的話后,那兩個發愣的女護士,二話不說著。

    就把那失去了青蛙大腿的青蛙,給擺到了簡易手術臺上。

    掉落在手術臺上的青蛙大腿,也固定在上面了。

    那主持比賽的男醫生。

    顯得有些煩躁著。

    從張云的手中接過了測試卡,嘴里暗暗說道——縫合。

    聽著那男醫生的話。

    張云臉上楞了一下。

    心情顯得暗暗無奈著。

    只好走到了簡易手術臺上。

    站在顯微鏡縫合手術臺上。

    張云并沒有直接進行手術著,而是目光朝著比賽場地不遠處的兩個女朋友的方向看了過去。

    “老公,加油。”

    李琴顯得大膽著。

    對著張云,微微喊了一聲,示意著他。

    單小蜜卻顯得害羞著,只是朝張云揮舞了一下小拳頭,示意著自己,在給他加油著。

    張云看了一眼,自己的兩個女朋友后。

    心里多少有了信心。

    “媽的,這樣兩個女朋友,老子一定要全收了。”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雙手的話,抓住了手術臺上,兩把操作刀。

    低頭看向了下面的顯微鏡上。

    光聚已經調好了的顯微鏡,張云看下去,直接一眼,就把正對著的青蛙大腿上的毛細血管看到了。

    但是因為血污的關系,張云感覺無從下手著。

    “沖洗,敷冰。”

    張云嘴里暗暗喊了一聲。

    喊著這樣的話,張云自己的心里都感覺怪怪著。

    張云這是一種習慣性的語言。

    因為被他附身的這個家伙,在解剖這個領域上,確實下過苦功夫。

    四年醫大的學習,對方對這種動物類的毛細血管縫合手術,做了不下幾萬例著。

    一邊作為助手的兩個女護士,聽著張云嘴里干脆的聲音,臉上暗暗一愣著。

    那感覺,好像自己真的是上了手術臺,在給外科手術醫生,做助手一般。

    微微愣了一下后,張云身邊的兩個女護士,開始給手術臺上的青蛙進行清水沖洗,然后的話,對于青蛙的殘肢,進行敷冰處理著。

    一邊主持比賽的醫院男醫生。

    聽著張云嘴里命令女護士的話,暗暗一笑。

    “現如今醫學院的學生,架子一個比一個大,真本事,卻一個比一個爛著。”

    男醫生不相信,張云能把眼前這只青蛙的殘腿給縫合上著。

    “過關的標準是,兩分鐘的手術時間內,縫合三個斷點毛細血管。”

    “這樣的速率,放在一般的縣級醫院,都可以當外科手術室的主治醫生了,他這種三流醫學院出來的學生,怎么可能過。”

    張云畢業的學校,這個主持比賽的醫生,從張云交過來的測試卡上見到了。

    在他的記憶里,張云所讀的醫學院學生中,來這里報名測試的,還沒有一個能過眼前這種考驗的。

    那主持比賽的醫生,心里暗暗想著。

    感覺自己都操勞了一個上午了,身體也感覺乏了。

    就示意著不遠處的一個同科室的醫生,到了旁邊不遠處的一個休息室里面,打算抽一只煙,解解乏著。

    “畢竟是斷腿的實驗蛙,可以縫合的斷點毛細血管,比較多,多給你小子一些時間,讓你慢慢玩吧。”

    “等老子一支煙后,再讓你滾蛋。”

    想著這些,那主持比賽的醫生,一副大搖大擺的樣子,暫時離開了。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推薦閱讀:鄉村艷婦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