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6章 兄弟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此時的張云,站在簡易手術臺上,神情進入到了一種忘我的境界。

    雙手抓著那兩把手術刀。

    張云的心里,回憶著自己腦海中,曾經的張云,學習留下來的知識和技能。

    曾經的張云,在這具軀殼里面,殘留的靈魂,已經完全去除了。

    但是他的知識和對醫學的理解,卻依然保留在這具軀殼中。

    讓繼承者張云,使用著。

    本來的話,擁有著這些知識和技能的張云。

    可以很容易著,把眼前青蛙的斷腿給縫合起來。

    因為他感覺到了,自己心中的那一份信心。

    但是不知怎么的,雙手抓住兩把手術刀的時候。

    張云想起了自己曾經在地球世界的一些事情。

    張云的手中,曾經也練過刀。

    只是這個刀不是手術的刀,而是強身健體的一種武術刀法。

    少年時的張云,對于自己爺爺教過來的刀法,顯得上心著。

    用心細致的練習著。

    但是長大后,因為張云發覺這個刀法,除了能稍微的強身健體外,竟然一點作用也沒有著。

    打架打不過別人,刀法的話,在打斗中,更是一點實用技術也沒有著。

    在這樣的情況下,張云就把自己爺爺傳授過來的刀法給完全放棄了。

    但是不知怎么的,張云手中拿著這兩把手術刀的時候。

    腦海中忽然想起了,自己曾經練習那家傳刀法的事情。

    在打斗中,一點也找不到實用感覺的刀法,不知怎么的,在拿著手術刀的時候,張云忽然找到了這種刀法的意境。

    一種很玄妙的意境。

    此時,站在比賽場地下面的李琴和單小蜜,看著自己男朋友,站在比賽場上,暗暗發呆的樣子。

    兩女彼此疑惑了一眼。

    “老公這是干什么呢?”

    李琴對于張云的稱呼,顯得直接著。

    以前兩人在一起的時候,就是老公老公的稱呼著。

    今天的話,因為身處在重要的場合,她面對著自己老公另外的一個女朋友,也敢這樣稱呼了起來。

    單小蜜沒有李琴那么膽大,嘴里對于張云的稱呼,還是小云著。

    “可能是碰到什么問題了吧,所以才發呆著。”

    單小蜜看著張云,站在比賽手術臺上,暗暗發呆的樣子。

    心情是很緊張,很緊張著。

    “笨蛋,這可是關系到你我能不能繼續在一起的比賽啊?你可不許失敗著。”

    單小蜜心里暗暗想著。

    控制不住心情的她,朝著張云這邊,喊了一聲——小云。

    單小蜜的喊聲,讓沉思中的張云,暗暗驚醒了一下。

    “對了,現在是在測試比賽,可不能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啊?”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想著這些,張云開始依靠著腦海中,擁有的醫學知識和解剖學上的技能,開始將顯微鏡下,青蛙的殘腿,進行縫合著。

    站在張云身邊的兩個女護士。

    看著張云一會兒發呆,一會兒又快速動起手來的樣子。

    兩女暗暗感覺驚奇著。

    “這個男人不會是……”

    一個女護士,示意著自己的同伴,指了指對方腦袋的位置。

    做出一副,猜測對方可能是——腦子有問題的表情。

    看著同伴這樣的猜測,另一個女護士,也不好直接回答著。

    只是暗暗著點了點頭,感覺是有這個可能。

    此時的張云,還沉浸在給青蛙斷腿縫合的過程中,他沒有想到的是,在他剛才的一系列反應下,已經有女護士,把他當成了腦子有問題的人對待著。

    在旁邊休息室,抽好了一支煙的比賽老師。

    和醫院里的同事,打了個招呼后,離開了休息室。

    回到了比賽場地中。

    身形大搖大擺著,朝著張云的身邊走了過來。

    看著張云,呆呆的神情站在手術臺上。

    目光還凝視在身下的顯微鏡中,雙手的話,拿著手術刀,一動也不動著的樣子。

    比賽老師,看著這樣的情況,臉上暗暗一笑。

    “呵呵……看這小子傻眼的樣子。”

    心里想著這些,比賽老師走到了張云的身邊。

    單手一推張云的后背,嘴里暗暗說道——時間到了,下來吧。

    在比賽老師的示意下,張云暗暗呆了一下。

    從失神的狀態中,清醒了過來。

    然后默默從手術臺上走了下來,等待在一邊。

    比賽老師,看著張云并沒有走,而是等在一邊。

    看著這樣的情況,比賽老師臉上顯得有些臉色不善著。

    “同學!技術行不行,你自己心里要有個掂量,不然的話,參加這種高水平的測試比賽,可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為了顧及張云的面子,比賽老師嘴里的聲音,顯得很輕著。

    但是話語中的聲調,確實很沉著。

    一副好心叮囑張云的樣子。

    聽著比賽老師的話,張云暗暗了一句——不是的,老師,我縫合好了,你看看。

    “縫合好了?”

    聽著張云的話,比賽老師的大腦,忽然間,卡了一下。

    “縫合好了?”

    比賽老師再次嘀咕了一聲,目光朝著旁邊的手術臺上看了過去。

    一只完完整整的實驗蛙,此時就趴在了手術臺上。

    比賽老師看著這只實驗蛙,心里暗暗一句——沒搞錯吧,竟然是完完整整著。

    比賽老師心里顯得疑惑著,怕是有人趁他不在的時候,掉了包。

    把一只完好的實驗蛙,重新擺到了手術臺上。

    想著這些,比賽老師的目光,朝著旁邊的兩個助理女護士看了一眼。

    眼神中滿是詢問的意思。

    在這樣詢問的目光下,這兩個助理女護士,都是搖著頭,表示著,沒有發生掉包這樣的事情。

    比賽老師接受著兩個女護士的神情反應。

    神情微微一呆。

    “怎么可能有人,把斷腿的實驗蛙恢復到這種地步的,幾乎跟沒斷腿時,一模一樣著。”

    比賽老師心里想著這些,他感覺實在難以相信著。

    就自己走到了比賽手術臺上,低頭看著顯微鏡下,實驗蛙斷腿上的情況。

    更是操控著手術刀,把實驗蛙斷腿上的皮膚剝了開來。

    比賽老師看著顯微鏡下,實驗蛙斷腿上縫合的情況。

    抓著手術刀的雙手,微微顫抖了起來。

    心情顯得激動著——完美的縫合技術啊!是國內一流醫學院出來的頂尖學子,才可能擁有的技術啊。

    比賽老師,看著這樣的情況,嘴里的口水,吞了一口又一口著。

    心情顯得無比驚訝著。

    三四口口水吞下后,比賽老師才從手術臺上走了下來。

    目光的話,把身邊的張云看了一眼又一眼著。

    同時把剛才從張云手中收過來的測試卡,又細細看了一邊。

    嘴里暗暗對張云說道——你真的是云都市醫學院畢業的?

    張云聽著比賽老師的話,暗暗對他點了點頭。

    嘴里恩……了一聲。

    同時把放在一邊的,關于自己身份的資料夾,交給了這個比賽老師。

    比賽老師,并沒有接手這個資料夾。

    而是點頭表示相信著。

    嘴里更是暗暗說道——不錯,不錯,現如今醫學院的學生,顯微鏡縫合手術,能做到這樣到位的,已經很少見了。

    “幾乎可以達到戰地醫生縫合手術的水平了。”

    比賽老師說著話,脫了他手中的醫用橡膠手套,把口袋里的一張通過卡,交到了張云的手里。

    “你的比賽號碼牌是43號,等再過一個小時的時間,你還是在這里,站到標有43號號碼牌的比賽手術臺的上面,進行正式測試。”

    正在比賽老師,對著張云交代著一些的時候。

    一邊的女護士,打開了固定在手術臺上,斷腿青蛙上的固定軟卡,正打算把這只斷腿青蛙處理掉著。

    哪想這只被完全斷腿的青蛙,竟然一躍,從手術臺上跳躍了下來。

    兩個女護士看著這樣的情況,完全傻眼了。

    “剛才殘腿的青蛙,被縫合了毛細血管后,都是軟趴趴著,在手術臺上,一動也不動著,這只被完全剪斷大腿的青蛙,竟然縫合好了以后,可以跳躍著跑掉。”

    女護士暗暗想著。

    嘴里微微叫了一聲。

    就好像是大白天見鬼了一般。

    女護士的叫聲,也吸引了那個比賽老師的注意。

    比賽老師看著那只,剛剛斷腿過的青蛙,在藥劑樓的大廳里跳來跳去的樣子。

    他整個人都有一種,恍如做夢的感覺。

    “我的娘啊!這要多高操的縫合技術,才能達到啊。”

    “這個小子,很有可能,在這次測試比賽后,進入到我們醫院的vip病房工作,如此的話,這小子,在我們醫院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比賽老師想著這些,面對著張云的時候,臉上馬上展現出了燦爛無比的笑容。

    大手拍著張云的肩膀,嘴里暗暗說道——同學,下面的比賽,你還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嘛?

    “有需要的話,請跟老師說,老師一定盡力滿足你。”

    “你這樣優秀的同學,老師一定會幫助到底著。”

    比賽老師一句話后,臉上展現出來的笑容,就像是張云親兒子一般的表情。

    顯得異常曖昧著。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