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7章 外室的難處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面對著對方的熱情,張云也微微不好意思著。

    嘴里暗暗了一聲——謝謝老師,不用了。

    張云說著話,身體從比賽老師的身邊離開了。

    朝著自己兩個女朋友的方向走著。

    張云一邊走著,一邊把自己手中的通過卡,朝著自己兩個女朋友示意著。

    “通過了。”

    走到自己兩個女朋友的身邊,張云嘴里暗暗高興了一聲。

    心里的話,更是暗暗想著,自己剛才在比賽場地上的那一份經歷。

    心里暗暗一句——看來,小時候練習過的刀法,確實和手術刀法有著異曲同工的妙處。

    “不然的話,剛才站在手術臺上的時候,操作著那手術刀,也不可能這么穩著。”

    張云通過了測試比賽。

    李琴顯得高興著,身體直接走到了張云的面前,小手往張云的胸口打了一下著。

    一邊打著,嘴里一邊說道——有你的。

    “進入了五十人的大名單之中,你在這個醫院立足的希望,可就大了不少著。”

    因為愛,也因為激動。

    李琴打在張云胸口的小手,漸漸變成了摸。

    輕輕在張云的胸口摸了一把著。

    一邊摸著,嘴里暗暗說道——昨晚沒白鼓勵你。

    昨天晚上,為了鼓勵張云,在今天的比賽中,獲得好成績。

    李琴和單小蜜相約著張云,去了學校旁邊的公園,游玩了一翻。

    其間的話,為了讓張云在比賽中更有信心。

    李琴和單小蜜姐妹倆,自然在公園中,讓張云吃盡了身上的豆腐。

    姐妹倆,平時不和張云一起做得事情,也在那公園里面做了出來。

    比如三人在一起擁吻著,比如讓張云在公園的假山后,揉著兩女,一起吃著兩女胸前的豆腐。

    比著兩女胸前的豆腐,誰大誰小,誰軟誰硬著。

    當然了,事后的話,單小蜜并沒有讓張云,得了身體。

    但是身上的豆腐,卻是結結實實著,讓張云吃了個飽。

    沒有什么地方,不讓張云摸著,也沒有什么地方,不讓張云親著。

    一切都是讓張云,在今天的比賽中,能有一份男人的信心。

    而表現的溫溫柔柔著。

    那李琴的話,顯得更加放得開了,就在那公園假山的后面,讓自己的好姐妹單小蜜在一邊看著。

    然后的話,讓自己的男人,在野外,愛了自己身體兩回。

    李琴嘴里的話,是什么意思。

    單小蜜自然懂著。

    聽著這樣的話,單著李琴——琴姐,說什么呢。

    “自家姐妹,瞧你害羞著,如果小云今天能順利了過了這個比賽,那今晚我們三人還去那公園,小蜜那沒辦的事情,就讓小云,在那假山后面,把它給辦了。”

    李琴這樣的話一說,單小蜜可是羞死了。

    恨不得就直接上去,打李琴幾下著。

    不過的話,因為自己男朋友,通過了這個比賽的初試。

    單小蜜心里也高興,聽自己姐妹這些羞人的話,聽著除了心里一點點害羞外,別的也沒什么著。

    正在三人,站在一起,討論接下來比賽的事情時。

    單小蜜沒想到的兩個人出現了。

    “大媽!二姐!”

    一個四十出頭的女子,領著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少婦,來到了單小蜜的身邊。

    和單著話。

    單小蜜對于這兩個女人,臉上的表情,顯得恭敬著。

    說了一會兒話后,單小蜜把張云介紹給了對方。

    “小云,這是我爸爸的大房老婆,張蓮英大媽!”

    “這是大媽的二女兒,單二蜜。”

    單小蜜小聲介紹著。

    嘴里更是暗暗對張云說道——我媽是外室,進不了我爸的正房家里。

    “也不知道這次是怎么了,我這個大媽和她的二女兒,會來看你的比賽。”

    聽著單小蜜的介紹,張云嘴里暗暗一笑。

    對著眼前那打扮美艷的中年婦女,和那嬌艷動人的少婦,點了點頭。

    嘴里暗暗稱呼著。

    “伯母好,單姐好。”

    張云一邊稱呼著,一邊的話,把目光放在那個張蓮英的身上。

    四十多歲的張蓮英,身上穿著一件套裙。

    黑色的,蠻緊身著。

    歲月的年紀,讓張蓮英的身材,已經沒有少女和少婦時的那種緊致感覺了。

    被緊身裙子包裹住的時候,一定要用黑色的面料,襯托著,看上去才顯得勻稱著。

    不然的話,就顯得稍微有些肉鼓鼓了。

    張蓮英的個子不高,大概也就一米六多一點的樣子。

    但是在五六公分的高跟鞋襯托下,她整個人的身形,還是顯得很挺拔著。

    張蓮英看了張云一眼,嘴里暗暗說道——挺好!剛才看你初試,過得挺容易著。

    張蓮英說著話,雙手抱著胸。

    把她胸前傲人的雙峰,微微用雙手襯托著。

    “這次來呢?也不為別的,一來是替小蜜她爸爸,來看看這個比賽。”

    “畢竟你要是過了這個比賽,我家的小蜜,也就是你的人了,我以后也就是你的大媽了。”

    聽著張蓮英的話,張云忙是點頭稱是著。

    “哎,哎,哎。”

    張云不知道,這個張蓮英來這個比賽參觀,到底是為了什么。

    所以多余的話,他也不敢說著。

    “小蜜的爸爸,一直有心臟病!托了大醫院的關系,看過幾次,人家說要做手術,但是的話,小蜜應該也知道,我們家的家境,已經不像以前了,說拿幾十萬,就能拿幾十萬出來著。”

    “外面老頭子,養得幾個外室,因為家境的關系,拿不出生活費,也都散得差不多了,也就小蜜媽,念了個舊情,還為我們家老頭子,擔著外室的名號,時不時著也回家,看看家里的這個老頭子,甚至家里,那幾個妾侍姐妹,看著家道不行,硬是和我們家的老頭子脫離了夫妻關系,哎……”

    說著家里的事情,張蓮英嘴里長長嘆了一口氣。

    “如今的話,想要給我們家老頭子,做這個手術,已經不易了。”

    說了這長長的一段話后,張蓮英才把此行最大的目的,說給了張云聽。

    “小云啊!這次伯母來,自然是希望你能通過這個比賽的,最好的話,能成為這個大醫院vip病房的實習醫生,那樣的話,等你在這個醫院里,混出個樣來,我家老頭子身上的病,也就有了指望。”

    聽著張蓮英的話,張云暗暗著點了點頭。

    臉上也露出了幾分難色。

    嘴里更是暗暗說道——伯父是小蜜的爸爸。

    “他身上有病,我自然是要關心的,但即使我進入了這個醫院工作,甚至進入了伯母說得vip病房工作,想要在醫院里,混出個樣來,少說也要兩年,三年著,到了那個時候,恐怕伯父身上的病……”

    說到這里,張云的臉上,顯出暗暗為難的表情。

    “這事,我們也說過,當然也理解!”

    李蓮英繼續說著。

    “我家老頭子身上的病,是慢性的,硬是托個兩年,三年的,也不打緊。”

    “只要你在醫院里,混出個樣的時候,還記得他這件事,就行了。”

    李蓮英的話說到這里。

    轉身把自己身后的二女兒,拉了過來。

    讓她站到了張云的面前。

    “小云,這是我的二女兒,平日里,她是最關心自己父親的病了,所以我一和她說起你的事情,她就纏著我,一定你的這個比賽。”

    單二蜜聽著自己母親的話,對著張云暗暗一笑著。

    “小云,你好。”

    單二蜜對著張云微微一笑。

    美好的身形,展現在張云的眼前。

    單二蜜微微和單小蜜長得有幾分相像,也是一個女神級的美女。

    但是的話,是個少婦型的女神美女。

    這個單二蜜讓張云看著,感覺對方很有氣質著,似乎受過什么專業訓練一般。

    一舉一動,都是很有女人味道著。

    “一聽說,不定能成為大醫院的醫生,為著爸爸的病,一直無門路所托的家里的媽媽和二媽,還有小蜜的小媽,就看到了希望。”

    單二蜜說著這樣的話。

    臉上的神情,顯得激動著。

    “你要是真能幫上一把,家里的女人們,一定會感激死您的。”

    單二蜜說著這樣的話,神情上,顯得有些哽咽了。

    看著這樣的情況,單小蜜忙是上去安慰著單二蜜。

    “二姐!等小云過了這個比賽再說吧,不能過的話,一切都是空談。”

    單小蜜不想給自己的男朋友,在這個比賽中太多的壓力,所以就說道著自己的二姐。

    “對,對,對……過了再說。”

    單二蜜暗暗說著,同時對著張云笑道——我相信小云,有這個實力著。

    張云又和張蓮英還有單二蜜說了一陣話,就被單小蜜托到了一邊。

    說著關于自己家里的那些事情。

    “你聽了剛才我大媽還有我二姐的話,是不是覺得到時候要了我,對你來說,就是一個累贅啊。”

    單小蜜暗暗問著張云。

    “怎么可能?我是你男朋友,你家里的事情,我自然也要擔當一些著。”

    張云回答著單小蜜。

    “不過的話,你這個二姐,好像很有氣質的樣子,她是干什么工作的啊?”

    張云對于單二蜜身上,濃濃的美女氣質,顯得好奇著。

    “她是個空姐,而且是航空公司的空乘組組長。”

    單小蜜回答著。

    不知想到了什么,嘴里對張云笑道——你不會是看上了她吧。

    “你上了她,倒是有希望著。”

    “他前幾年,嫁給了自己航空公司的一個飛行長,給對方當了個小妾,跟這個飛行長的第三房大老婆,住在一起,那飛行長的第三房大老婆,倒是個好相處的姐妹,只是這第三房大老婆的房內,一共住著四個女人,一個是飛行長的正房三太太,另外三個,都是隨住的小妾。正房三太太好相處,那另外兩個小妾,卻是難相處著。”

    “因為一些小事,斗得厲害,姐姐人好,斗得再厲害,為了家庭和睦,也就一直忍著,可那兩個小妾,卻聯手著,在那飛行長那里,誣告了姐姐一把。”

    “結果飛行長信以為真,就把姐姐打了,還把姐姐趕出了自己的家里,姐姐后來跟飛行長解釋過幾次,但是那糊涂飛行長一直不信,姐姐沒法,最后只能是跟那飛行長斷了夫妻關系。”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