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12章 痛嗎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你干嘛。”

    說是洗澡,結果李琴的身體被張云抓住了,就是一路的撫摸了過來。

    全身上下,幾乎都一絲不落著,撫摸著。

    “嘿嘿,老婆,給小蜜做個示范了。”

    張云嘴里暗暗說著。

    大嘴就往李琴的小嘴上,吸吻了過來。

    “壞死了。”

    聽著張云的話,李琴嘴里羞著。

    不過的話,心里也愿意,在自己姐妹的面前,好好展示一下,自己和男人的好。

    所以的話,就當著單小蜜的面前,開始進入了那種男歡女愛的感覺里面。

    因為是在快活世界中長大的女孩。

    自然著,在另外女孩的面前和自己男人好。

    特別是這個另外的女孩,還是自己姐妹的身份下。

    展現出來的感覺,就自然了不少。

    可畢竟是第一次這么干,所以李琴在張云的懷里,還是蠻害羞著。

    平時的話,在旅館的房間中,李琴可都是主動著。

    這一次,沒有辦法,為了顧及自己在姐妹面前的臉面,所以一切都讓張云來掌控著。

    張云自然是拉著自己的好老婆李琴,在淋浴頭下,好好沖洗著。

    讓潤滑的沐浴乳,在兩人的身上沾染著。

    同時的話,也是讓彼此之間的春光,在單小蜜的眼前,好好上演著。

    什么是愛,什么是欲。

    讓單小蜜好好品味了一下。

    單小蜜站在浴室里面,神情顯得害羞著。

    看著自己男朋友和好姐妹之間的相好行為,特別是兩人故意放慢了動作。

    把這些誘惑的行為,一點一滴著在她面前展現了出來。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單小蜜的小臉紅得不行著。

    “李琴姐也真是的,竟然答應了他這樣的要求。”

    單小蜜心里暗暗想著。

    看著張云在自己李琴姐的身上辦好了事情。

    裸著身體,朝自己走來的樣子。

    單小蜜心里慌張著。

    “你,你,你干嘛。”

    明明知道,自己的男人,想要對自己干嘛。

    可是單出了這樣的話。

    “嘿嘿,能干嘛!我來好好告訴你。”

    張云嘴里暗暗笑著。

    伸手把單小蜜的小手抓住了。

    “來,小乖乖,讓老公我,幫你脫了。”

    張云說著話,濕漉漉的手指,就往單小蜜的胸前抓著。

    想要把單小蜜胸前的衣服,給脫了下去。

    “不要,不要嘛。”

    知道自己接下來的命運,一定是被自己的男朋友,得到了身體。

    但是身為女孩子,多少的矜持,還是展現了出來。

    “壞蛋……”

    單小蜜展現出來的矜持,還是蠻厲害著。

    從張云的懷里,掙扎了出來后,就在浴室里跑著。

    張云則是光著屁股,追在了她的身后。

    “老婆,別害羞,我會很溫柔的。”

    張云從單小蜜的身后,把她給抱住了。

    然后直接抱著單小蜜,到了浴室的淋浴頭下。

    讓熱水,澆灌著他和單小蜜的身體。

    同時的話,一雙大手,就在單小蜜的胸口,摸著。

    “老婆,最近摸得勤了一點,你看你的胸部,好像都大了不少吧。”

    在張云懷里的單小蜜,聽著張云這樣的話。

    臉上暗暗羞著,小手用力打了張云胸口一下著。

    “說什么呢?”

    單著。

    身體任著淋浴頭上的熱水,把自己的身體和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淋濕了。

    張云在一邊,看著這樣的情況,暗暗在單道——老婆,淋濕了更好,是不是。

    “我們的接觸,好像更緊密了一些。”

    張云一邊說著話,一邊讓自己的一雙大手和單小蜜胸前的肌膚,更加緊密的接觸了起來。

    單小蜜還是姑娘的身體,那堪張云如此的玩弄。

    早就在張云的懷里,身體完全軟了下來。

    如此情況下,張云脫了單小蜜身上的衣服,揉著她,在淋浴頭下,好好洗了個澡。

    自然著,洗澡的過程中。

    也把這塊處女地,給好好開墾了一番。

    李琴這塊處女地,曾經也是張云開墾的,可畢竟是張云附身前的那個家伙開墾的。

    算起來的話,也算不上張云的頭上。

    而單小蜜這塊處女地,自然算是張云開墾的了。

    因為張云可是花了老長時間,細致而溫柔著,開墾了一翻。

    就像一頭經驗老道的老黃牛一樣,完完全全,細細致致的開墾了一邊。

    在浴室里開墾完畢后,又在外面宿舍的單人床上,好好開墾了一次。

    雖然張云的身材,算不上魁梧,但醫院提供的畢竟是單人床,身形再苗條,三個男女的話,肯定是擠不了這張單人床的。

    所以的話,張云的兩個老婆,一個是完全壓在了張云的身上,另外一個是側睡在張云的身邊,這才完成了三人親密在一起的大戲。

    這敢壓在張云身上的老婆,自然就是李琴了。

    單小蜜剛剛成為張云的女人,在張云懷里的時候,害羞還來不及呢。

    那會主動用身體壓他。

    在單人床上,好好著干了兩個女朋友一次后。

    張云暗暗揉著身邊的單小蜜。

    拍著她身下的肥臀,嘴里暗暗說道——寶貝,還痛嗎。

    張云說著話,大手還故意在單小蜜的肥臀上揉著。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單小蜜在張云的懷里,暗暗不依著。

    “壞蛋,你說呢?”

    剛剛在張云的身下,變成了女人。

    此時的單小蜜,可是女人味十足著。

    讓張云看著,就想再好好弄弄著。

    “好吧,讓我檢驗一下。”

    張云說著話,手指就往單小蜜的肥臀中游去著。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單小蜜嘴里笑著——壞啦,壞啦。

    一邊說著話,一邊身體在床上,躲著張云的手指著。

    單小蜜這邊一鬧,壓在張云身上的李琴,身體也跟著晃了起來。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推薦閱讀:鄉村艷婦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