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17章 美妙的邂逅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張云在正式出發,去醫院外面前。

    打算先回到自己的宿舍里,跟自己兩個老婆說一聲。

    免得她們在宿舍里等自己的時間,等得久了。

    張云搭上了八樓的電梯,一路來到了六樓,朝著自己宿舍的方向走著。

    因為心里有事,所以走得有些急了。

    不偏不倚著,就在一個醫院轉彎的地方,和一輛迎面而來的小推車撞到了。

    碰……的一聲,小推車上擺放的一些藥物,很多都撒了出來。

    有一些直接從小推車上,掉落了下來,砸爛在地板上。

    有一些小藥瓶,還在地上滾來滾去著。

    “對不起,對不起。”

    張云嘴里忙是說著。

    臉上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

    “你這個人怎么這樣啊!走路也不看著一點。”

    推著小推車的,是兩個藍衣女護士,昏暗的燈光下,也看不出她們容貌,到底如何。

    只是大體著,感覺還可以。

    年紀的話,其中一個年輕一點,在二十六七歲的樣子。

    另外一個年紀大的,在三十歲左右。

    張云正想好好和這兩個藍衣女護士,抱歉一下的時候。

    聽到藥品落地的聲音后,一個身形,顯得魁梧的藍衣女護士,匆匆從遠處趕了過來。

    人還沒到張云這邊,嘴里就開罵了起來。

    “叫你們領點藥,還能給我撒了的,你們兩個是不是對我的命令有意見啊?”

    過來的藍衣女護士,嘴里罵罵咧咧著。

    聽著這樣的罵聲。

    眼前的兩個藍衣女護士,顯得心虛著,低下了頭。

    那趕過來的藍衣女護士,年紀的話,大概在四十歲左右。

    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

    本來的話,這藍衣女護士,還想對張云罵幾聲著。

    但是看到了張云的胸口,掛著醫院實習醫生的工作牌。

    看到這樣的情況,那中年藍衣女護士對于張云的怒火,馬上轉移了。

    轉移到了,張云面前那兩個少婦藍衣女護士的身上。

    “兩個沒人要的東西,你們男人都死了好幾年了,要不是醫院念著你們兩個,曾經是對方未婚小妾的身份,怎么可能還留你們兩個在醫院里面,工作呢。”

    “醫院對你們這么照顧,你們竟然還對自己的領導有脾氣,干活的時候這么不小心,啊……小心我給醫院打個報告,把你們降格成白衣女護士,甚至直接從我們vip病區轉出去,讓你們在普通病區工作。”

    “成為我們醫院里,最下等的護士。”

    “讓醫院的人,好好恥笑你們兩個一下。”

    中年藍衣女護士,說著話,手指不停指在眼前這兩個少婦女護士的頭上。

    一個勁的罵著她們。

    手指還不停頂在那兩個少婦女護士的頭上。

    推著她們的腦袋張云站在一邊,看著這樣的情況,心里微微有些不忍著。

    “這位大姐!剛才藥品撒了,我的責任也有不少,你就不要太為難她們兩個了。”

    張云忽然發話,讓那中年藍衣護士,表情微微一愣。

    看了看眼前的兩個少婦女護士,又看了看眼前的張云。

    一副不知道三人之間到底是什么關系的表情,掛在了臉上。

    不過張云既然發話了,這個中年藍衣女護士,自然是不能不給張云面子著。

    畢竟身份擺在那里。

    中年藍衣女護士,雖然是藍衣女護士中的特等護士長。

    但也只是一個護士。

    而張云的話,雖然只是一個實習醫生。

    但畢竟還是掛著醫生的名號。

    醫院的醫生和護士,怎么可以比較。

    想著這些,這個中年護士,對著張云微微笑著。

    “醫生!看你說得,你能有什么責任啊。”

    “都怪她們兩個,不長眼。”

    中年護士,對著張云賠笑著,轉頭對著那兩個少婦女護士說道。

    “還不向這位醫生道歉。”

    中年護士的話一說,那兩個少婦女護士,從醫院的陰影中走了出來,來到了張云的面前。

    對著張云暗暗低下了頭。

    “對不起!醫生,是我們姐妹倆,沒看好路,才弄成這樣的。”

    聽著那兩個少婦女護士的話,張云忙是擺著手。

    嘴里暗暗說道——那有的事。

    張云說著話,看著從陰影中走出來的兩個少婦女護士的容貌,神情微微一呆著。

    “這……好美艷的兩個少婦啊。”

    只見這兩個少婦型的女護士,容貌上微微有幾分像著。

    可以看得出來,兩人不是親姐妹,就是堂姐妹或者表姐妹的關系。

    身材上的感覺,也是少婦該有的豐腴感覺。

    藍色的護士裝,緊緊包裹在她們的身材上,有一種無法束縛住的感覺。

    還有那美艷的容貌,讓男人看了,就不想移開目光了。

    因為兩個少婦型的藍衣護士,實在是很美,一時間張云都忘記了講話。

    在一邊中年女護士的提醒下,才微微醒轉了過來。

    “你是她們的護士長吧。”

    張云暗暗對那中年女護士說著。

    “是的,醫生。”

    中年女護士,對著張云笑著。

    笑得很燦爛著。

    “這事就到這里吧,也別為難她們了。”

    “好的,好的。”

    中年女護士,顯然很給張云面子著。

    張云說什么,她就是什么著。

    “還不謝謝這位醫生。”

    對張云笑過之后,中年女護士,對著兩個少婦女護士,喊著話。

    “是的,護士長。”

    那兩個少婦女護士,點了點頭,抬頭看了一眼張云。

    見眼前的這個男醫生,顯得很年輕,大概只是二十出頭一點點的樣子。

    只是這個男醫生看著她們姐妹倆的眼神,微微有些怪。

    似乎有些癡,有些色著。

    兩個少婦女護士,也不多想著,直接就對張云鞠了一躬。

    “謝謝您了。”

    “沒什么的,沒什么的。”

    張云暗暗了一聲。

    心里是想著,多留一會兒,和這兩個少婦再好好說些什么著。

    但是的話,要是真留下來,顯得又有些怪怪著。

    無奈中,張云只好離開了。

    張云一走,那中年女護士,倒沒怎么為難那兩個少婦女護士。

    只是嘴里陰陽怪氣了幾聲。

    “一對狐貍精,還真會勾引男人,竟然把這么年輕的男醫生給勾住了魂,哼!搞不好,等這男醫生在醫院飛黃騰達了,你們兩個狐貍精,還能成了對方的情婦呢?”

    中年女護士,丟下了幾句話,就走開了。

    而那兩個少婦型的藍衣護士,則是相互對視了一眼。

    “姐姐,這樣的生活,我是過不下去了,總是被這老東西欺負,太沒勁了。”

    兩個藍衣護士中,年輕的一個,嘴里暗暗說著。

    “你以為我想在她手下干啊。”

    年長的藍衣護士,嘴里也是暗暗一句。

    “還不是為了那點錢。”

    “你我都是有過男人的女人了,這樣的女人,長得再漂亮,也是嫁不到好人家著,現在的話,趁著我們年輕,能賺一點,是賺一點吧。”

    說著這樣的話,年長的藍衣護士,低身收拾著,那些撒在地面上的藥品。

    年輕的藍衣護士,聽著自己姐姐的話,也是無奈著,加入了這個行列中。

    目光的話,暗暗著,朝著遠處過道中的張云,看了一眼。

    “老東西說,這個年輕的醫生,看上了我們姐妹倆?”

    “這會不會是真的嘛?”

    “要是真的,給vip病區的醫生,做個情婦,那我們姐妹倆,在醫院里的日子,也會好過不少吧。”

    年輕的藍衣女護士,心里暗暗想著。

    雖然她知道,給男人做情婦,不是個體面的事情。

    但是她們都是有過男人的女人了,而且的話,在醫院vip病區里,藍衣護士中,有三四成的比率,都是和醫院的醫生有染著。

    這也算是醫院藍衣護士中的一種風氣了。

    大家都見怪不怪著。

    張云因為路上遇到了兩個,自己很喜歡的少婦藍衣女護士的事情。

    整個心情,都微微顯得心神不寧著。

    張云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

    他對于少婦這類女人,有著一種情有獨鐘的喜歡。

    而且剛才在過道上碰到的這兩個藍衣女護士。

    是那種很美艷的少婦類型,而且是姐妹花。

    想著這樣的事情,張云心里就暗暗想著——要是把這樣的姐妹花,弄到手里,那就太好了。

    想了這樣的事情一陣后,張云暗暗搖了搖頭。

    嘴里暗暗說道著自己——想什么呢?

    “我在醫院里,算是老幾呢?師兄在醫院里,都轉正了,還為著娶兩個小妾,而頭痛呢?我現在這樣的身份,弄幾個女人在身邊,怎么養她們啊?”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