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20章 七仙女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抽風刀的練習,讓張云感覺,自己整個人,就像抽風了一般。

    在平行的空間中,用快速的手法,連出兩刀。

    然后用這兩刀產生的風力,把手中的刀托起。

    想著這個刀法的要求,張云整個頭,都大了。

    “這怎么可能啊。”

    雖然感覺不可能,但是張云還是依照著爺爺教給自己的心法口訣,努力練習著。

    說來也怪,自己在綿里刀的練習上,一開始感覺到了體虛。

    但是過了一陣時間后,張云的身體體能就感覺上來了。

    似乎身體中有用不完的力量一般。

    就連身下的部位,在晨勃之后,忽然再次用力晨勃了起來。

    要不是張云穿著寬松的四角褲,顯得難以看清著。

    搞不好,張云練習幾下刀法后,經過的那些女護士們,看著他身下,也在耍刀法的情況,就要驚叫了起來。

    身體的體能,雖然起來了。

    但是的話,抽風刀所要達到的要求,張云還是遲遲無法達到著。

    只是劈出來的刀法,比剛才的話,顯得有聲有色多了。

    刷刷刷,樸刀抽風的聲音,顯得清脆著。

    在醫院的小公園里面,大概著練習了刀法小半個小時的時間后。

    李琴和單小蜜在公園里,跑完了步,找到了張云這邊。

    李琴經常鍛煉著,所以慢跑了半個小時后,體力還是顯得綿長著。

    單小蜜的話,就不行了。

    苦著臉,滿頭大汗的看著張云。

    看著單小蜜那樣子,張云收了手中的刀,嘴里呵呵笑著。

    “說了,讓你陪我在床上晨練,你還不信,你現在看看,苦了吧。”

    張云的話,才說完,單小蜜就舉著粉拳,打著他。

    可是晨練已經消耗了單小蜜太多的體力,所以她那拳頭,也就沒了多少的力氣。

    在小公園里面,追鬧了一陣,張云和兩個老婆,回到了寢室中。

    一起著洗了一個澡。

    因為兩個老婆急著要去讀書,而張云的話,是第一天上班,所以也要早一點去。

    所以三人雖然共浴著,但過多的親親我我,也是沒有發生著。

    只是隨便著吃了幾下兩個老婆身上的豆腐。

    而李琴和單小蜜的話,發現自己男人身下的玩意。

    似乎在晨練后,勃得比較離譜。

    按理說,男人在運動上消耗了過多的體力后,在這個方面,應該沒什么體力了。

    但是張云似乎有些例外。

    一套刀法練下來,整個人的精神好得離奇。

    那東西,更是晨勃了二十幾分鐘的時間,才慢慢降了下去。

    自己男人有體力,有能力,面對著這樣的事情。

    李琴和單小蜜自然高興著,那管他為什么這么有體力和能力的原因啊。

    三人洗好了澡,一同到了樓下醫院的食堂,買了些早餐,湊在一起吃著。

    和吃中午飯的情況一樣。

    張云算是醫院內部的職工,所以的話,用飯卡打菜打飯,都是免費的。

    免費的情況下,張云的這張飯卡,自然能打多少,就打多少著。

    早餐的配菜,雖然是有定例的,不能多打,但是的話,米粥和包子。

    是可以每個人打到四兩和四個實心包子著。

    有了這些干糧,李琴和單小蜜再稍微打一些配菜,三人的早餐,就吃得飽飽著。

    吃完了以后,李琴還小家子氣著對張云說道——男人在醫院干,就是好了,一個月的伙食費,都能省下小一千了。

    不是大富大貴人家出生的李琴和單小蜜,對于能把每個月的伙食費省下來,顯得很高興著。

    張云在上班前,送著自己的兩個老婆,出了醫院的門口。

    一直目送著兩女騎在電瓶車上,出了醫院,這才依依不舍著回到了醫院里面。

    朝著自己工作的胸腦外科二區走去。

    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vip病區的工作時間是這樣安排的。

    一共分成了早晚兩班,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是白班工作時間。

    這個時間段,醫院科室的主要醫生,都是上班著,而且是開展vip病人的門診服務。

    下午五點以后,分成了兩個夜班。

    下午五點到凌晨兩點,是早夜班,凌晨兩點到早上八點,是晚夜班的工作時間。

    在這兩個夜班的時段,自然有不同工作時段的護士,值守著。

    醫生的話,也是如此,也有一定工作經驗的醫生,進行值班值守。

    就像昨晚的許一軍一樣。

    他就是值守的夜班醫生。

    只不過,醫生值守的話,前后兩個夜班,一個科室的話,只會安排一個。

    值守的時間,會在十三四個小時的時間。

    但是允許在沒有事情的時候,可以合衣睡覺。

    張云胸前掛著實習醫生的工作牌,隨著白班醫務工作的人群,往醫院vip病區走著。

    左右浩浩蕩蕩的話,足足有兩百多名,其中大部分都是年輕的女護士。

    白衣護士和藍衣護士,各占四成左右,粉衣護士的話,占到人群的一成半。

    剩下的半成,則是vip病區的醫生。

    兩邊過道內,一共十個的打卡器,都有不少醫生和女護士,在排著隊,打著卡。

    張云也擠在這樣的人群中,排隊打著卡,然后往vip病區走了進去。

    幾個過道內的保安,在vip病區的安全通道內,筆直的站好著。

    胸口掛著的牌子,要不是顯示著vip病區的,他們就會,謝絕這些人入內著。

    一路上,很多女護士,都是聚在一起,說說笑笑著。

    不過聚在一起的女護士,一般都是按衣服的顏色來聚集著。

    白衣護士和白衣護士一堆,藍衣護士和藍衣護士一堆。

    而粉衣護士的話則是和粉衣護士一堆。

    顯得清清楚楚著。

    不同顏色的護士,要是撞到了一起。

    自然是以粉衣護士為最優先,藍衣護士為其次,白衣護士為最末著,通行著。

    張云跟著醫院上班的人群,進入到了vip病區里面,坐著電梯,來到了自己以后工作的地方。

    vip病區的八樓。

    很多在八樓工作的女護士,早就知道了,有他這樣一號,新來的醫生。

    所以看著穿著白大褂,胸口掛著實習醫生工作牌的張云,這些女護士,一個個站在一邊,對著張云指指點點著。

    而張云昨晚在八樓病區認識的那些女護士,因為是上早晚班的關系,此時,早就下班了。

    張云昨晚來過八樓病區一趟了,所以顯得熟門熟路著。

    很快就來到了曹云德所在的科室里面。

    張云來得時候,曹云德還沒有來。

    幾個曹云德辦公室的粉衣護士,正聚在一起,聊著天。

    不知聊著什么,顯得很開心的樣子。

    忽然看見張云闖了進來,這幾個粉衣女護士,都是暗暗一驚著。

    目光都在張云的身上看著。

    vip病區的粉衣女護士,都是從衛校里面精挑細選出來的。

    個個容貌絕佳,身材曼妙著。

    張云走進了自己科室主任的辦公室里面,看見七個這樣的粉衣美女護士。

    整個人,都有些懵著。

    張云可從來沒有,一下子見到這么多漂亮女護士的機會。

    張云站在曹云德科室的門口,微微有些不好意思著。

    “曹主任還沒來嘛?”

    張云嘴里暗暗說著。

    看著張云,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的樣子。

    辦公室里的七個粉衣女護士,嘴里都是呵呵笑著。

    “老大可沒這么早起的習慣。”

    七個粉衣女護士中的一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朝著張云的身上瞧著,嘴里對張云暗暗了一聲——你就是張云吧,我們科室新來的那個實習醫生。

    聽著那粉衣女護士的話,張云點了點頭,嘴里暗暗說道——恩!我就是張云。

    “那認識一下吧,我是老大醫療團隊里的助理女護士……”

    曹云德辦公室里面的粉衣女護士,對著張云的時候,都顯得很熱情著。

    一個個上來和張云握手認識著。

    張云的話,對這些粉衣女護士,則是表現的很尊敬著。

    張云可是聽說,很多以主任醫師牽頭,組成的醫療團隊里的女護士,可都是這個主任醫師的小妾或者情人。

    想著這樣的事情,張云可不敢跟眼前七個粉衣女護士,過多接觸著。

    就怕她們真的是,老大的女人。

    張云安靜著,在曹云德的辦公室中,找了一個位置坐著。

    七個粉衣女護士,見張云不打擾著自己,她們七個也就不主動招惹著他了。

    而是坐在一起,時不時著對遠處的張云指指點點著。

    嘴里說笑著。

    沒過幾分鐘的時間,一個身形微胖的男子,進入了曹云德的辦公室里面。

    這個身形微胖的男子,肚子微微凸出著,胸口跟張云一樣,掛了一個實習醫生的工作牌。

    看著這樣的工作牌,張云心里暗暗想著——這個就是大師兄,說過的我們科室的實習醫生魚龍兵了吧。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這個身形微胖的胖子,一邊走著,手中還一邊拿著一個手機,打著手機游戲著。

    卡卡卡……的聲音,也不停從那手機中,發了出來。

    魚龍兵走進了房間后,看見了辦公室里面,那坐在一堆的七個粉衣護士。

    看著這七個,魚龍兵嘴里笑著。

    “呀!七位仙女,今天上班還挺早的嘛?”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推薦閱讀:鄉村艷婦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