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24章 姐妹花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張云在會議室的座位上,那么一等,就是足足十來分鐘的時間。

    因為張云要找的這對藍護姐妹,并不在班上,昨天也沒得到要來這里見面的通知。

    所以是人事科的同事,到了姐妹所在的宿舍樓中,親自把她們帶了過來。

    等待了十幾分鐘的時間后,這對少婦型的絕美藍護,就來到了人事科的會議室里面。

    姐妹倆,都是穿著便裝。

    顯得隨意著。

    只是頭上的發,稍微梳理了一下。

    顯出了她們臉上,絕美的容貌。

    姐妹倆,在人事科的一個女科員的示意下,坐到了張云和四太太的對面位置上。

    坐下來的姐妹倆,顯得神情緊張著。

    雖然,來得路上,人事科的同事,已經把大致的情況告訴了她們姐妹倆。

    但是聽著這樣的事情,姐妹倆還是感覺有些天方夜譚著。

    等到了人事科的會議室內坐下,看到了張云這個實習男醫生后。

    姐妹倆心里才確定下來。

    這個醫生,就是姐妹倆昨晚碰上的那個撞了她們手推車的醫生。

    “要讓我們姐妹倆,做他的貼身粉護,這個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年輕一點的藍護,心里暗暗想著。

    “這……事情也來得太突然了,到底該怎么辦啊?”

    年長一點的藍護,心里也是焦急著。

    而張云身邊的四太太和人事科的楊科長,看著走進來的兩個藍護的年齡。

    臉上暗暗吃驚著。

    “老四,你沒搞錯吧,她們兩個的年紀,比你可大了不少啊。”

    四太太低聲在張云的耳邊說著。

    “是呀,四太太,這樣大年紀的藍護,提拔成粉護,在我們醫院,可還沒有過先例啊?”

    楊科長也覺得,眼前的事情,有些不靠譜著。

    二十歲出頭的小伙子,要兩個三十歲左右的少婦型貼身粉護。

    “養奶媽呢?”

    楊科長心里暗暗想著。

    聽著四太太的話和楊科長的話,張云嘴里只是暗暗了一句——我喜歡。

    同時的話,對著坐在對面的兩個少婦型的藍護,暗暗點了點頭,打著招呼。

    嘴里還對她們姐妹倆說道——又見面了。

    聽著張云的話,眼前的姐妹兩個,臉上都是有些小羞澀著,嘴里也是各自——哎……了一聲。

    算是回應著張云。

    而一邊的四太太,聽著張云嘴里剛才說得——我喜歡,這三個字。

    嘴里呵呵笑著。

    “行!老四喜歡就行,我支持你。”

    四太太表了態,一邊的楊科長,也就無話可說了。

    陪著兩人的身邊,看張云到底如何選擇著。

    張云面對著眼前兩個少婦藍護的時候。

    心情比剛才的時候,平緩了不少。

    主動著走到了兩人的面前,嘴里悄悄說了起來。

    “昨晚跟兩位姐姐見了一面,心里時不時會回想起當時的情景。”

    張云暗暗說著。

    看了一眼,居家打扮的眼前兩位少婦。

    成熟的魅力,在她們的身上,顯得濃郁著。

    胸前的玉女峰,比起少女的那一對來,不知大了多少著。

    聽著張云的話,眼前這對少女姐妹,暗暗一笑。

    臉上多少有些害羞著。

    “就因為昨晚見了一面,就非要把我們姐妹倆,帶過來,讓你挑啊。”

    年長一點的少婦,對著張云暗暗了一句。

    目光暗暗看著張云,等待著他的回復。

    “倒不是那么想的,剛才在你們沒來的時候,我心里還一直怕著,怕兩位姐姐,直接拒絕了,來都不來了。”

    聽著張云的回答,兩個少婦姐妹,都是小聲笑了起來。

    笑過之后,兩姐妹暗暗對視了一眼。

    感覺張云這個男人,確實不錯著。

    “既然是當你的貼身粉護,那你一些醫院外面的女人,還有醫院里面的女人,總該對我們姐妹倆,先說一下吧。”

    年紀大一點的少婦,暗暗問著張云。

    “噢,噢,應該的,應該的。”

    張云忙是點頭著。

    嘴里對兩女暗暗說道——我在學校里,談了兩個女朋友,現在的話,就跟我一起住在醫院的宿舍里。

    “醫院里的話,正式的女朋友,還沒有,就剛才在六個候選粉護中,挑了一個貼身粉護,叫徐一一著,感覺還不錯。”

    聽著張云的回答,兩姐妹暗暗點了點頭。

    “一一我們姐妹倆認識,是個不錯的女孩,娶她做小妾,是男人的福氣。”

    那年輕一點的少婦,嘴里暗暗說著。

    然后的話,和身邊的姐姐對視了一眼,眼神中傳遞著彼此心中的信息。

    傳遞完畢之后。

    年輕一點的少婦,對著張云說道——讓我們姐妹倆,到外面商量一下,商量好了,再來回答你。

    聽著年輕藍護的話,張云忙是點頭著——應該的,應該的。

    看著兩個少婦藍護,要往會議室外面走去的時候。

    張云忙是站起了身體,對著兩個少婦藍護,嘴里暗暗了一句——我是認真的。

    張云的聲音,有些大了,同樣在會議室里面的四太太和楊科長,都聽見了。

    四太太聽著這樣的聲音,嘴里微微一笑。

    楊科長的話,則是聳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而那一對少婦姐妹,則是害羞著,走出了眼前的會議室。

    少婦姐妹一走,四太太忙是招呼著張云。

    “怎么樣?老四,有把握拿下嘛?”

    四太太問著張云。

    張云撓了撓頭,嘴里暗暗說道——難說。

    張云是越關心的事情,心里越沒有把握著。

    但是一邊的四太太,看著這對少婦姐妹,走出會議室時,臉上害羞的表情。

    心里對于這個結論,已經有了定奪。

    有了正確的定奪后,四太太暗暗問著張云。

    “這對姐妹花,你到底喜歡哪一個多一點。”

    “呵呵……”

    張云嘴里暗暗一笑。

    “師母!我都沒和她們正式開始呢?就是感覺很不錯,想要和她們多接觸一些,至于到底喜歡誰多一點,這就更沒法說了。”

    “是嘛……”

    四太太嘴里暗暗了一聲。

    “那這樣吧,把她們兩個都選了。”

    四太太的一句話后,一邊的楊科長,臉上暗暗一愣。

    嘴里忙是說道。

    “四太太,張醫生已經選了一個了,再選兩個,這規矩就破了。”

    “破了,就破了,又怎么了?”

    四太太一副霸道的樣子。

    聽著四太太的話,看著此時她身上展現出來的霸道感覺。

    楊科長臉上為難著。

    嘴里低聲下氣著在四太太耳邊說道——四太太,給你們胸腦外科二區,破個例,vip病區里,別的科室,自然沒話說。

    “但是一區的越進,說不定,就會有意見了,他往醫院高層一說,我這芝麻大點的官位,說不定,就保不住了啊。”

    楊科長這話一說,四太太臉上霸道的表情,倒稍微和緩了一下。

    心里沉思了起來。

    該如何面對自己科室死對頭,越進那一方面的說詞。

    心里更是暗暗想著——可別讓越進的婆娘們,抓住了我的小辮子。

    “往上一告,不僅讓我受罰著,連老頭子,都牽連著。”

    四太太微微一沉思后,臉上微微一笑。

    顯然心中找到了一個不錯的說詞。

    “怕什么,越進那邊的人說起來,就說是因為喜歡了兩個年紀大的,才給了我們科室破了個例,他們要是想破例,也行,讓他們拿一個年輕的粉護,來換兩個年老的藍護就行。”

    四太太這樣的話一說。

    楊科長的眼珠,用力轉著。

    轉了幾圈后,臉上為難的表情,似乎之間,也就沒了。

    “對呀!這個說法,倒是行得通。”

    “誰會拿一個自己科室二十歲左右的粉護,來換兩個三十歲左右的藍護啊。”

    楊科長點著頭,也就認同了四太太,讓張云把這兩個年輕的少婦藍護,全部帶走的建議。

    可是此時的張云,心里想得事情,還是那兩個少婦藍護,會不會答應,成為自己貼身粉護的事情。

    為著這樣的事情,張云的心情,緊張到了極點。

    目光總是往會議室門口的方向瞟著。

    幾分鐘不到的時間,張云往那門上瞟去的目光,都已經有了十來回了。

    心里還一個勁的想著——她們會不會答應啊。

    正在張云,想得有些慌了神的時候。

    少婦姐妹,開了門,走進了會議室的里面。

    朝著張云的身邊,慢慢走了過來。

    目光雖然一直盯在地面上,但是偶爾之間的話,還會在張云的臉上停留著。

    姐妹兩個,坐到了離張云大概三四米遠的位置上后。

    其中的姐姐,暗暗對著張云說道——你既然不嫌棄我們姐妹倆的年紀,那我們姐妹倆,也就沒話可說了,我們同意了,你選吧。

    “她們同意了,她們同意了。”

    張云心里高興著。

    從座位上,猛得一下跳了起來。

    快步著走到了這對姐妹花的面前。

    嘴里一個勁的傻笑著。

    “呵呵,呵呵……”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