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27章 小李飛筆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苦惱了一翻后,張云對著三個貼身粉護,微微笑了一下,就轉身出去了。

    來到了曹云德的辦公室里面。

    此時曹云德的辦公室里面,除了兩個做著一些科室文秘工作的助理粉護外,還有兩個,就是曹云德的兩位太太。

    一位是張云先前就認識的六太太羅雪,另外一位,是曹云德的七太太——羅密。

    羅密很年輕,醫學院畢業沒幾年。

    二十六七歲的樣子。

    長得也是青春亮麗著。

    標標準準的一個大美人。

    因為羅雪是她的小姑,所以前幾年醫學院畢業后,就拖著小姑的關系,進入到了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工作。

    進入到了自己姑丈曹云德的科室里面,當了一個實習醫生。

    一個是侄女,一個是姑丈。

    本來的話,曹云德和羅密之間,是不可能發生什么的。

    但是隨著羅密和曹云德,在一起工作了幾年。

    經歷了一些事情后。

    兩人竟然有了感覺。

    本來曹云德還是有些推拒著,不想和這個,比自己小了近十五歲的小侄女結婚。

    但是的話,雙方家里人知道了這樣的事情后,都覺得是一件挺不錯的事情。

    所以就紛紛撮合著。

    曹云德在這件事情上,最擔憂的,就是羅密家里人的反對,見對方家里人都同意,也就順其自然著,在前兩年,和這個羅密結了婚。

    讓她成為了自己家里的第七房太太。

    “喲!得了三個貼身粉護,春風滿面啊。”

    六太太在電腦中,查著一些資料。

    看見張云走了進來。

    就開著張云的玩笑。

    這樣的話,惹得科室里面,另外兩個助理粉護,嘴里呵呵笑著。

    一邊的羅密也是,停了手頭上的工作,暗暗看了一眼,這個張云,嘴里也是笑瞇瞇著。

    “六師母,七師母。”

    張云對著羅雪和羅密,暗暗了一聲。

    另外兩個科室里面的粉護,也是點了點頭,打著招呼。

    “六師母,別再說我貼身粉護的事情了。”

    “弄得我都不知道,該怎么對她們約會了。”

    張云嘴里暗暗說著。

    聽著張云的話,看著張云撓頭苦惱的樣子。

    羅雪和羅密嘴里依然笑著。

    “這有什么難的,你是她們領隊醫生,你的話,對她們來說,就是命令,你直接命令她們三個,今晚跟你出去約會,不就是了。”

    “真要這么好弄,就好了。”

    聽著六太太的話,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

    “工作上,她們自然聽我的,感情上,我要是也這么強勢著,她們就不見得給我面子了。”

    “呵呵……倒也知道這個理。”

    六太太嘴里笑著。

    臉上的表情,微微平靜了一下。

    “沒什么難的,既然都是你的貼身粉護了,那她們三個,就算是大半個人,都給了你。”

    “就差那一層窗戶紙了。”

    “你認認真真對待她們,認認真真約會她們,這下面的事情,也就水到渠成了。”

    羅雪想著自己和曹云德的那些事情,就暗暗把其中的道理,告訴著張云。

    “是嘛……”

    張云聽著這些話,暗暗撓了撓頭,顯得并不是很相信著。

    畢竟張云沒經歷過,娶妻納妾這樣的事情,所以其中的道理,張云也就不是那么太懂著。

    暗暗和兩位師母說了幾句。

    張云就說起了,來找她們,自己想要求得事情。

    “想要找點事做。”

    羅雪聽著張云的話,嘴里暗暗了一聲。

    “對,是該要做點準備了,不然的話,和一區那新來的實習醫生斗法,估計你小子,要敗得很慘了。”

    羅雪嘴里暗暗了一聲。

    聽著這樣的話,一邊的羅密暗暗說道——六姐!張老四才來,這種新手比試,還要進行啊。

    羅密暗暗說著,把手中的圓珠筆,轉得飛快著。

    臉上露出一種,并不相信的表情。

    “這是規矩,上一次人家一區那小丫頭剛來,不是也和魚老三斗了一場嘛。”

    “就許我們科室,以老欺新,就不許他們一區,這么干。”

    羅雪這么一說。

    羅密暗暗點了點頭,轉頭對著張云暗暗一笑。

    “張老四!我看,你還是抓緊時間練習吧,要是被那小丫頭,整輸了,而且還輸得徹底的話,老頭子那里,肯定饒不了你。”

    羅密畢竟年輕,說起這樣的事情,臉上難免著,有些幸災樂禍的感覺。

    聽著兩位師母,說了這么多話,張云卻一句都聽不懂著。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張云臉上也是暗暗急著。

    “兩位師母,到底是什么樣的比試啊,老大竟然會這么重視著。”

    張云受了曹云德的賞識,進入了vip病區工作。

    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無能的表現,而讓自己老大的臉上無光了。

    為了自己在醫院的前途,也為了報答曹云德對于自己的賞識。

    張云在關系到科室臉面和自己老大臉面的問題上,一定會豁出自己老命拼著。

    看著張云臉上著急的樣子,六太太羅雪,嘴里暗暗一笑。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比賽,只是醫院對于你們這種實習醫生的一種測試。”

    “我們胸腦外科的實習醫生,每個月十五號的時候,醫院的領導,會組織這樣的測試一次。”

    “在電腦上進行的,就是那種模擬手術的電腦程序,隨機給你們這些實習醫生,抽取一份手術病例,讓你們作為其中的手術助手,參與進去,事后,電腦給你們評分,當然分數高的,就算是實習成績好的哪一位了。”

    聽著羅雪的話,張云暗暗點頭,表示明白著。

    “原來是這樣啊。”

    “本來的話,這樣的測試,實習的醫生,只要達到八十五分以上就行,像我們醫院這兩個胸腦外科招收的實習醫生,這樣的成績,一般都是很輕松就過去了。”

    “可我們醫院,偏偏有兩個胸腦外科,所以的話,一旦兩個科室里的實習醫生,同時參加這個測試時,就成了醫院評頭論足的一件大事情。”

    “也就成了我們家老頭子和對方科室越進臉上的臉面。”

    “像上一次,魚老三都在我們醫院當實習醫生快五個月了,竟然還輸了人家剛剛進入醫院,當實習醫生一個月的小丫頭,足足五分的成績。”

    “這個,就差點沒把我們家老頭子,氣出病來。”

    “害得老頭子,在越進的面前,足足半個月,都抬不起頭著。”

    想起男人間的那些斗法,羅雪和羅密,嘴里都是呵呵笑著。

    “這一次,人家科室的小丫頭,已經是實習兩個月了,而你卻是一個月,所以的話,你可要好好努力啊,要是在測試中,分數被小丫頭拉得太多了,老頭子估計這個月的臉面,也要沒了。”

    張云聽著兩位師母的話,心里明白了,最近一段時間,自己最主要的事情,是要干什么。

    那就是利用醫院提供的,電腦手術模擬器,進行大量的練習,以此來提高自己在實習測試中的分數。

    明白了這些,張云對兩位師母暗暗了一聲后,就從她們的科室中走了出來。

    朝著八樓擺放檢驗器材的房間里面,走了過去。

    因為那里,就有一臺模擬實驗手術的機器。

    在經過魚龍兵的科室時,也跟里面,端坐在沙發上的,三位自己的貼身粉護,說了一下,自己的去處。

    免得她們擔心著。

    如今張云算是她們三個的領隊醫生,關系上,更是被科室里的人,認為是張云的未婚小妾。

    所以的話,張云在這個醫院中,已經算是她們三個的主心骨了。

    萬一有急事,找不到他的話。

    她們三人是要急的。

    “恩,知道了,你去好好練習吧。”

    美云暗暗對張云說著。

    同時看了一眼,旁邊自己的辦公室里面,裝修的情況差不多了。

    就和美青還有徐一一,朝著自己的辦公室里,走了過去。

    打算開始收拾起來了。

    八樓科室間的墻壁,大部分都是透明的玻璃。

    在張云匆匆的身影,進入到八樓擺放檢驗器材的房間后。

    曹云德暗暗看著,手中的圓珠筆,砸了一下身邊自己徒弟,魚龍兵的腦袋。

    “看看人家張老四,不用我來說,自己就鉆進了器材房里,練習模擬手術來了。”

    聽著自己老大的話,魚龍兵摸了摸,被自己老大打過的腦門。

    看了看,遠處器材房里的情況。

    看著張云,趴在手術模擬臺上,認真手術的樣子。

    嘴里暗暗一句——老大!你也知道那小丫頭的厲害。

    “胸外搭橋,四根,一般是四小時才能完成的助理手術時間,這小丫頭,楞是兩小時半就完成了,這是正常人能完成的事情嘛。”

    魚龍兵的話,才說完。

    曹云德手中的筆,就直接砸在了他的腦門上。

    “自己無能,就不要找那么多借口,你有空,去看看,張老四哪天比賽剩下的幾只實驗青蛙,就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句話了。”

    “實驗青蛙。”

    經常被自己老大,用圓珠筆砸腦袋。

    魚龍兵有些受不了了。

    身下的椅子挪動著,和自己的老大,分開了一些距離。

    “你是說斷腿的實驗青蛙啊?”

    “都過去了一整天了,還能有活的啊?”

    魚龍兵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都離開了自己老大老遠的距離了。

    如此情況下,在自己剛才那句話下,自己老大手中的圓珠筆,脫手而飛,照樣是砸在了他的腦門之上。

    比直接用手,砸過來的,還要準確著。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魚龍兵心里暗暗了一句——媽呀!小李飛筆啊。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推薦閱讀:鄉村艷婦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