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28章 桌下風光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在曹云德用實驗青蛙的事情,教訓著自己的三徒弟魚龍兵的時候。

    在第三醫院,普通病區的三樓實驗室里面。

    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正在對著身邊的一個年輕姑娘,暗暗說著。

    “小妹!這幾只就是這個張云,縫合的斷腿青蛙了。”

    身材魁梧的男子,看著在玻璃器皿中,蹦來蹦去的實驗青蛙,臉上暗暗驚奇著。

    心里更是暗暗了一句——還真是手法到位著。

    一天過去了,縫合的青蛙皮膚,都自動粘合到了一起。

    著皮膚上,還有一些落差的痕跡,這怎么讓人相信,眼前的這幾只青蛙是斷腿過的。

    身材魁梧的男子,胸口的工作卡上,顯示的工作科室。

    是vip病區胸腦外科一區。

    工作的職務,是主任醫師。

    名字的話——越進。

    這個身材魁梧的男子,就是曹云德眼中,最不待見的男人。

    也是他在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里的死對頭——越進。

    站在越進身邊的姑娘,就是胸腦外科一區新進的一名女實習醫生。

    就是在上一次實習醫生的測試中,把魚龍兵打敗了足足五分的那個小丫頭。

    大家都說她稱她為丫頭。

    實際上,她的摸樣,已經是一個大姑娘了。

    身材17o的她,胸前的一對,在白色長褂的包裹下,顯得雄偉著。

    微微露出的腰肢,也是顯得如小姑娘一般,纖細著。

    身后那爆出的臀部。

    更是不輸熟婦著。

    處處,顯得有女人味的她,不知為何,被人稱為小丫頭著。

    小丫頭戴著一副醫用橡膠手套。

    暗暗翻弄著,眼前玻璃器皿中的醫用實驗青蛙。

    拿著一只看了看,又拿著另外一只看了看。

    看著這些青蛙,小丫頭暗暗對越進說道——哥!你說這個實習醫生的名字叫誰。

    “張云。”

    越進暗暗了一句。

    “張云……”

    著。

    “呵呵,挺有趣的一個男人,把縫合青蛙斷腿,當成了一種藝術,這樣的男人,我喜歡。”

    小丫頭顯得直接著。

    似乎很想和張云見上一面的樣子。

    一邊的越進,一聽這樣的話,馬上急了起來。

    “什么啊!他可是曹云德的徒弟。”

    “呵呵呵……”

    聽著自己老哥,著急的話,小丫頭,嘴里笑著。

    “哥,我說得喜歡,是那種對他手術本領的喜歡,你想到哪里去了。”

    “你喜歡手術本領,不就跟喜歡男人一樣嘛?你從小佩服的,就是手術本領高的男醫生,你以為哥不知道啊。”

    越進嘴里暗暗說著。

    “呵呵呵……”

    聽著自己哥哥的話,小丫頭轉頭白了他一眼。

    “雖然我佩服,有手術本領的男醫生,但是他的手術本領,還沒到能讓我佩服的地步,只是縫合傷口上的手術技術,顯得厲害了一些,這也只能說明,他的基本功扎實而已。”

    著話,把手中的醫用手套,脫掉了。

    然后的話,雙手抓著自己哥哥越進的肩膀,嘴里對自己的哥哥說道——哥!你放心好了,你妹妹,是不會那么容易嫁出去的。

    小丫頭這樣的話一說,越進嘴里暗暗嘀咕到——那還是算了,你這樣的祖宗,還是早嫁出去的好,也省的我和你幾個嫂子,為你操心這樣的事情了。

    “哥……”

    越進嘀咕的話,小丫頭尖尖的耳朵,還是聽到了。

    所以一頓撒嬌,在所難免著發生了。

    張云的手術本領,已經被胸腦外科一區的人,關注到了。

    而張云的話,此時,正在努力提升著自己模擬手術的本領。

    張云本來就只是三流醫科大學畢業的學生。

    學校里,雖然學習認真,但真正學到的本事,還是很有限著。

    要不是縫合型的手術,本來就是張云的特長,還有就是很好的結合了那套刀法的話,那一次考試,張云也不可能,那么輕易的,就通過著。

    如今面對著,各種不同類型的手術模擬試驗。

    雖然在這些手術模擬試驗中,張云擔當的角色,都還是手術助手的角色。

    可就是這樣的一個角色,在兩個小型的胸內手術的模擬實驗下。

    張云得到的分數,依次為81分和83分。

    “連醫院給vip病區實習醫生的最低及格線,我都沒有過。”

    兩個模擬實驗手術后。

    張云心里,暗暗氣餒著。

    畢竟綜合型的手術,考驗醫生的地方,還是很多很多著。

    并不只是縫合的技術,開刀的技術,破刀的技術,劃刀的技術,都是要考的。

    張云模擬實驗手術中,除了縫合這一部分的成績,在98分以上外。

    別的幾門,電腦給出的分數,都在7o分左右徘徊。

    此時此刻,張云終于明白,三流醫學院出來的學生和一流醫學院出來的頂尖學生的差距,到底在那里了。

    明白著這些差距,張云的心里,顯得并不怕著。

    因為在練習那些,自己并不是很擅長的開刀手法時,張云隱隱約約感覺到了,這些開刀的手法,和自己所練習的家族刀法,都是有著,很難言說的聯系。

    似乎,家族的刀法練好了,這些開刀的手法,他也就能練好了。

    張云心里想著這些,也就有了信心。

    相信自己,在不久之后,到來的實習測試時,自己一定能得到一個好成績著。

    本來的話,張云還想在手術模擬器上,再練習一個小型手術著。

    但是門外忽然來了人,喊著他。

    “張云!吃飯了。”

    美青身體靠在,實習器材的門前。

    暗暗盯了張云一眼。

    聽著美青的話,張云從模擬實驗器上,走了下來。

    對著門前的美青暗暗一笑。

    “這么快啊……”

    “恩……”

    美青雙手抓在身后,胸部暗暗在張云的面前,頂了頂。

    美目在張云的身上閃來閃去著。

    “走吧,我姐和一一,都已經下去了。”

    美青說著話,目光瞟了張云一眼,嘴里暗暗笑著,跟到了張云的身后。

    “笑我干嘛。”

    張云脫著自己身上的白大褂,轉頭暗暗說著美青。

    美青主動上來,幫張云脫掉了身上的白大褂著。

    然后掛在了門邊的把手上。

    “沒什么啊,就愛笑著。”

    美青暗暗說著,目光狠狠盯看了一眼,眼前的這個男人。

    心里暗暗了一句——這個就是我和姐姐以后的男人了啊?

    “帥不帥,丑不丑的,還不錯吧。”

    美青心里暗暗品評著。

    嘴里就哼著小曲,緊跟在張云的身后,朝著樓下醫院的vip食堂,走了過去。

    一路上,張云自然是和這個美青,好好交流著。

    這個美青的思維,顯得跳躍著。

    有時候張云跟不上她的思維時,總會惹得她小嘴里,呵呵笑著。

    還會說他笨著。

    很快,張云就和美青,來到了醫院vip食堂的禮堂里。

    美云和一一,大老遠著,就看見了張云和美青。

    所以站起身著,沖著兩人揮舞手臂著。

    張云暗暗看了看,醫院vip食堂里面的情況。

    發現食堂里公共用餐區,都是大小不一的桌子組成的。

    大一點的桌子,是主任級的醫生,帶領著自己的團隊,在一起吃著飯。

    中間一點的桌子,是主治醫生,帶著自己的幾個隨身粉護,在一起吃著飯。

    小一點的桌子,是助理醫生或者實習醫生,帶著自己的一個或者兩個隨身粉護,在一起吃著飯。

    每一個飯桌上的情況,都是顯得蠻有家庭味道的感覺。

    嘴里說笑的,都是一些自己家里的事情。

    說說笑笑之間,都是顯得很小聲著。

    “蠻豐盛的嘛?”

    張云來到了美云和徐一一的身邊,二話不說著,先坐下了。

    看著桌子上,擺出的幾樣小菜,嘴里讒著,先用手拿了幾樣,嘗了起來。

    桌子旁邊的三女,看著張云這樣的動作,嘴里想說張云幾句,可是彼此間,雖然明面上的關系,都已經確定了下來,可是暗地里,實質的關系,還沒有著。

    所以此時開口說著張云的話,就顯得有些太過著急了。

    好像是急著要給張云做小妾一般。

    所以才急著管他。

    因為著這些,三人看著張云那吃樣,也就一個個暗暗盯著他,嘴里只是暗暗笑著。

    張云用手抓了幾樣小菜,吃了以后,才隱約感覺有些不妥著。

    忙是把沾有油脂的手指,好好在自己的嘴里,吸允了一下。

    吸允過后,嘴里對著身邊的三個隨身粉護,呵呵笑著。

    “一塊吃啊。”

    張云示意著三女。

    在張云的示意下,三女默默坐下了。

    不過,因為和張云剛剛開始,所以三女大多顯得有些放不開著。

    吃飯夾菜,都有些,千金大小姐的感覺,斯文的不行著。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云一邊狼吞虎咽著,一邊嘴里暗暗說道——呀!我可運氣真好,一挑,還挑了三個千金大小姐了,以后伙食費,都可以剩下不少著。

    張云的話一說,美云是暗暗白了他一眼。

    徐一一,顯得很害羞著。

    低頭,紅著臉,嘴里的飯,都不嚼了。

    就美青,最大膽。

    放開了手腳,吃起了桌上的飯菜。

    “姐,平時咋樣就咋樣吧,反正張云以后,就是我們姐妹倆的老爺了。”

    “你……”

    聽著自己妹妹的話,美云的小臉暗暗紅著。

    身下的小腳,狠狠踢了一下,自己妹妹的小腳著。

    可是見自己的妹妹,我行我素的吃著。

    看著這樣的情況,美云也就沒有辦法著,放開了剛才千金小姐的樣子。

    吃飯勻速了起來。

    就像平常吃飯的樣子。

    美云一邊吃著,一邊暗暗對張云說道——我們可不是三個千金大小姐,吃得東西可多了。

    “也愿意吃山珍海味著,就怕有些人養不起著。”

    美云這樣的話一說,張云嘴里呵呵笑著——我養啊,這么好的三個小妾,就是賣血也養。

    張云這樣的話一說,美云暗暗說道——別占我們姐妹便宜,誰說我們一定要當你的小妾了。

    “是嘛……”

    聽著美云的話,張云嘴里暗暗一句。

    “噢,不當小妾,是想當我身邊的太太了,美云太太,美青太太好。”

    張云開著美云美青姐妹倆的玩笑。

    “要死了。”

    玩笑開大了,美云也就無所謂著,小手暗暗著,就打了張云的胸口一下。

    美青就更放得開了,手指就直接戳了戳,張云的胸口著。

    嘴里還暗暗說著張云——外表斯文,內心禽獸。

    如此機會,張云自然不會放開著。

    伸手直接一下,就把姐妹倆的小手,都在飯桌下面給抓住了。

    死死抓住著。

    輕輕在自己的手指間,把玩著兩只小手。

    嘴里還暗暗說著——兩位姐姐,小手可真滑啊。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