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29章 兩位姐姐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三人間如此一鬧,彼此的關系,也就顯得近了。

    曖昧的眼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著。

    張云的大手,也是開心著,在兩個隨身粉護的小手上摸著。

    “干嘛啦。”

    美云暗暗了一聲,依然把自己的小手,放在了張云的手里。

    “壞蛋。”

    美青心里也挺喜歡,被自己的男人,抓著小手玩著。

    自從自己以前的男人死了以后,張云是第一個接觸她身體的男人。

    積蓄了幾年的身體**,一時間,也在這樣彼此身體接觸的過程中,蕩漾在她的心中。

    美云和美青,都是顯得很乖巧,也很懂事的女人。

    知道,此時此刻,是自己和張云這個男人,增加感情的好時候。

    所以就放任著他,在桌底下,抓著她們姐妹倆的小手,玩弄著。

    甚至兩女看到一邊的徐一一,微微木訥的樣子。

    就抓著徐一一的小手,一同送到了張云的面前。

    美云做著這樣的事情,還暗暗在徐一一的耳邊說道——一一,乖!我們以后就是在一起的姐妹了。

    “和他的感情,大家姐妹們,要一起增加著。”

    徐一一聽著美云的話,臉上暗暗羞著。

    小腦袋暗暗低了下去,表示明白著。

    同時感受著,對面桌子下,自己的小手,在一個強有力大手的撫摸下,漸漸快樂起來的感覺。

    臉上,一時間,就羞紅的不行著。

    “第一次被男人牽住了小手,原來是那么快樂的啊?”

    徐一一心里,暗暗幸福著。

    一頓飯,三人幸幸福福著吃完了。

    本來的話,吃完了這樣的飯,張云想把三個貼身粉護,帶在自己的寢室里,坐一坐。

    這樣的話,也好和她們更加增加一些感情著。

    可是中午醫院休息的時間有限。

    而且的話,四人都是剛剛加入vip病區工作。

    萬一中午時,在寢室里休息過頭遲到了,那就不好了。

    在美云的建議下,張云無奈著,帶著三女,吃過了中飯,就來到了八樓的科室里面。

    還好,中午的時候,八樓的科室里面,并不是空無一人著。

    魚龍兵和他的隨身粉護佳琴,還有另外一個科室里的粉護米云,一同在魚龍兵的辦公室里面休息著。

    米云是魚龍兵一開始在vip病區當實習醫生時,選定的兩個隨身粉護中的一個。

    后來實習三個月了,魚龍兵只能留用兩個隨身粉護中的一個。

    所以的話,佳琴留在了他的身邊,米云則是進入到了八樓科室助理粉護的行列中。

    魚龍兵趴在辦公桌上,毫無精神著,打著電腦游戲。

    裝載在醫院科室電腦中的游戲,能有什么好游戲。

    都是最簡單,最腦殘的游戲。

    面對著這樣的游戲,魚龍兵暴力的玩弄著。

    “老三!你咋了?脾氣這么不好著。”

    張云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魚龍兵的身邊。

    暗暗看著魚龍兵虐玩著游戲的樣子。

    同時的話,看了一眼,自己的三個隨身粉護,在遠處,和佳琴,米云,在一起聊天的樣子。

    三個女人一臺戲,此時五個女人聚在一起,那興奮的樣子,就別提有多高興了。

    一副都可以開鑼唱大戲的情景。

    “過幾天,我就要過院方組織的實習醫生考試了,過了的話,我就是這個醫院里的助理醫生了,要是不過的話,我說不定就要分到下面附屬的地區級醫院或者縣級醫院去工作了。”

    魚龍兵說著這樣的話,手中的鼠標,再次成了他泄憤的工具。

    啪嗒,啪嗒的打在他的辦公桌上。

    “怎么?你怕過不了?”

    “這個考試,淘汰率是這個。”

    魚龍兵用手指向張云示意了一個數字——八。

    “八成……”

    張云嘴里暗暗一驚著。

    “是呀!所以我已經打算好了,去下面醫院工作的事情了,到時候帶上她們兩個,還有家里的四個。”

    魚龍兵醫院里,有兩個未婚小妾,在他的家里,還有在學校里,就找好的四個老婆。

    “就是感覺有些對不起佳琴,畢竟她的家,就在云都市的。”

    “是嘛!”

    聽著魚龍兵的話,張云感覺到了,第三人民醫院里的,對于職位競爭激烈的狀態。

    “沒個好能力,根本是無法在這個醫院立足的。”

    和魚龍兵又說了一陣,張云感覺在這樣的事情上,也幫不了魚龍兵什么忙,就拿著自己的手機,和在學校里讀書的兩個老婆,發著微信。

    說著一些肉麻的話,也把自己在醫院里新得的三個隨身粉護的照片發了過去。

    讓她們先行看一看。

    這些照片發過去后。

    兩個老婆發過來的內容,都是調侃張云的。

    什么恭喜,恭喜啊。

    什么美艷如花啊。

    什么我們都沒臉,在她們面前出現了。

    都是開玩笑,開慣了。

    自己的老婆說著這樣的話,張云也就樂得和她們調笑著。

    這一調笑,中午一個小時休息的時間,也就輕輕松松的過去了。

    下午的話,張云的三個貼身粉護,還是整理著張云的辦公室,同時把一些張云可能需要的學習和工作上的資料,從醫院方面申領了下來。

    幫張云儲存在電腦中,紙質的資料,也是整齊的擺放在張云的辦公桌上。

    一副張云貼身小助手的樣子。

    至于張云的話,曹云德沒有給他下達任何任務。

    所以他一個下午的時間,都在器材室的那臺手術實驗機前,做著模擬實驗。

    幾個模擬實驗做下來。

    張云已經知道,自己想要快速提升自己的手術水平,唯一的辦法,就是好好練習家傳的刀法。

    以刀法,提升自己的手術技能。

    雖然明白著這些,但是一個下午的時間,張云還是潛心著,在手術模擬器中,做了足足四個小時的模擬手術。

    雖然說,手術的成績,都不怎么理想著。

    都在84分到85分之間。

    但是四個小時手術做下來,張云發現,自己的體能,卻依然很充沛著。

    張云的記憶中,以前自己做一個小時的手術實驗后。

    身體就有些疲勞了。

    可是如今……

    身體上的變化,因為什么,張云心里清楚。

    “早上的時候,就感覺到了,練習了那個刀法以后,不僅男人的能力上,似乎強大了不少,就連身體的體能,也增加的離譜著。”

    “做了一天的實驗手術,除了肚子感覺到些許餓之外,身體的精神上,卻一直是顯得非常專注著。”

    對于這樣的身體變化,張云自然喜歡著。

    怎么可能還去深究什么。

    四個模擬手術做完。

    也就到了白班醫生,下班的時候了。

    在美云的提醒下。

    張云關閉了那臺模擬手術臺。

    帶著自己的三個隨身粉護,來到了曹云德的辦公室。

    白班上班,上班的時候,曹云德給全科室,重要的人員,開個會,下班的時候,也會聚集起大家,開個總結型的會。

    但是今天的曹云德,有飯局,所以就提前下班了。

    所以的話,今天下班的會議,就有四太太主持的。

    四太太廢話不多,看大家都到了。

    就把今天在科室內出現的問題,跟大家交代了一下。

    然后的話,就把大家都散了。

    一聽下班這樣的事情,人人的神情,都是顯得輕松著。

    嘩啦一聲,半分鐘不到,辦公室里面,就沒影了。

    就美云和美青還有徐一一三女,顯得心事重重著。

    三女為什么顯得緊張,張云這里知道——是因為下班了,要到他的宿舍里,見李琴和單小蜜兩位姐姐。

    新入門的未婚小妾,見早入門的未婚太太,那是一種規矩。

    要早十幾年的話,這樣的事情,都要準備好幾天著。

    不像現在,社會開放了,這樣的規矩,也就顯得淡了一些。

    張云心里想著,大家雖然都是很年輕的女孩,彼此見面的話,共同語言,應該會有的。

    但是畢竟這三女是他的未婚小妾,而李琴和單小蜜,則是他的未婚妻。

    等級不同下,三女心里自然是膽膽顫顫著。

    生怕給兩位姐姐,帶來了不好的印象。

    影響著,自己能不能進入張云家庭的可能。

    三女可是知道,社會上有些未婚小妾,因為對于自己老爺家里的某一個太太不敬。

    結果就被這個太太,在老爺的耳邊,吹了一些枕邊風。

    把這個不懂事的未婚小妾,變成了這個老爺的情婦,養在了外面,而不是老爺身邊,有名有份的小妾。

    想起這樣的事情,三女的心里,可就更加緊張了。

    下班的路上,中午和三女聊過天的佳琴和米云兩女,來到了三女的身邊。

    “怎么?還在擔心見兩位姐姐的事情啊?”

    佳琴暗暗在三女的耳邊說著。

    “怎么可能不擔心著,你們兩個倒好,魚老三選你們兩個當隨身粉護的時候,他家里的四個,可都是在身邊的。”

    “所以的話,算是第一時間,就得到了你們四位姐姐的認可著,可是我們三個,本來應該是兩個著,忽然就變成了三個。”

    “兩位姐姐,知道了這樣的事情,還不知道怎么想呢?”

    “搞不好,把我們三個,都當成了狐貍精一般了。”

    美云都是三十出頭的成熟少婦了。

    但是要去拜見兩個二十出頭的姐姐,她的心里,依然是緊張的要死。

    美云緊張,美青和徐一一,就更不要說了。

    更是緊張的不行著。

    看著三女如此的情況,一邊的米云就暗暗對張云說著——張醫生,都是你的女人了,她們這么緊張,你也不安慰一下,哪像是當她們老爺的男人啊。

    被米云這么一說,張云暗暗一笑。

    回頭看著美云她們三人。

    伸手當著佳琴和米云的面前,直接把她們三個人的小手,都給抓住了。

    “放心吧!我那兩個老婆,性格我知道的,以你們三個的品性,她們見了,一定會很滿意著。”

    張云暗暗說著,給著三女鼓勵的眼神。

    聽著張云這樣的話,美云三女暗暗點著頭。

    表示明白著。

    徐一一更是道——是嘛!我能被兩位姐姐認可嘛。

    徐一一是三女中,最膽小的一個。

    所以她心里,對于這件事情的擔心,是最大的。

    看著滿臉可憐兮兮的徐一一。

    張云用手指,暗暗捏了捏她的臉頰。

    嘴里對她暗暗說道——放心吧,我那兩個老婆,最喜歡的,就是你這樣嬌小可人的姐妹了。

    “她們兩個見了你,喜歡你還來不及呢?”

    張云見自己的三個隨身粉護,在自己話語的勸導下,依然是緊張兮兮的樣子。

    無奈著,把三人拉到了一邊。

    把自己中午時,和李琴還有單小蜜,關于她們三人聊天的內容,給她們三人看著。

    夫妻間聊天的內容,自然有些黃著。

    三女看著這些的話,小臉自然顯得羞紅著。

    這些內容中,三女感覺到了,自己老爺和家里兩位太太之間的真摯感情。

    同時也感覺到了,兩位家里的姐姐,對于她們三個,還是報以很歡迎的態度著。

    感受著這些,三女緊張的心情,終于稍微緩轉了一些。

    臉上也顯出了開心的表情。

    本來的話,張云,也不想顯得太麻煩了。

    就想直接把三女,帶到自己的宿舍里,讓自己家里的兩個老婆,過過眼,就算是走了這個規矩。

    可是三女,對于這樣的事情,卻顯得異常慎重著。

    說是一定要到自己寢室里,先好好打扮一下,然后才來見兩位姐姐。

    想給兩位姐姐,一個美好的第一印象著。

    拗不過自己的三位未婚小妾,張云只好放了她們三人回了自己的寢室,自己孤身一人,往自己的宿舍里,走了回去。

    一邊走著,心里還一邊想著——待會三女見李琴和單小蜜的情景,會是怎么樣的。

    “另外的話,見了面以后,到底今晚該約那幾個女孩,出去走走,增加一些**交流呢。”

    心里想著這樣的事情,張云臉上暗暗一笑著。

    “呵呵,果然,今晚的好生活,算是剛剛開始啊。”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