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31章 五姐妹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張云心里流氓的想著。

    身體就站到了李琴和單小蜜的身后。

    嘴里的話,先是清了清嗓子。

    “恩哼,恩哼……”

    著。

    清完了嗓子,張云這才說了起來。

    “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叫李琴,是我大未婚妻。”

    張云的話,才說完。

    美云和美青,還有徐一一,就一一跪在了李琴的身下。

    嘴里異口同聲著,說道——李琴姐姐好。

    李琴聽著這樣的稱呼聲,臉上滿有得色的樣子。

    嘴里也是笑著,伸手忙是從旁邊準備好的盒子里,拿出了三根珍珠項鏈。

    拿著那三根珍珠項鏈。

    李琴走到了三女的面前。

    “姐姐也不是什么有錢的大老婆,只能給你們買一些便宜的見面禮了。”

    李琴說著話,把手中三根珍珠項鏈,一一掛在了三女的脖子上。

    “這位妹妹,生得好艷麗啊。”

    看著美云的時候,李琴嘴里暗暗說著。

    “姐姐哪有的話,姐姐長是最艷麗的。”

    都是客套的話,也是規矩。

    所以雙方各自說了一句,也就算是了事了。

    “這位妹妹的身材,可真是好啊。”

    說完了美云,李琴又說著美青。

    看著她女神一般的身材,李琴心里也是暗暗羨慕著。

    “姐姐說笑了,姐姐的身材,才是老爺最喜歡的。”

    美青對著李琴點了點頭,微微笑著。

    “這位妹妹,就是徐一一了吧?好玲瓏的身材啊。”

    說完了美青,李琴又夸贊起了徐一一。

    小手輕輕在徐一一的臉頰上,撫摸著。

    對于徐一一,李琴顯得最關注著。

    因為徐一一的年紀,比李琴,正好小了幾歲。

    這樣的妹妹,正合李琴的心意著。

    “姐姐!妹妹那有你說得那么好啊。”

    徐一一害羞著,也是幸福著,朝著李琴暗暗看了一眼。

    順利著認下了一位姐姐。

    徐一一心里明白,自己也就算是,踏入了張云家,一半的大門了。

    只上去,顯得端莊的姐姐,認下了,她徐一一就算是張云家里,真正的女人了。

    在介紹完了李琴之后,張云把單小蜜,也給三位粉護介紹了一下。

    都是相互體諒的姐妹。

    這認姐妹的過程,自然是順利而溫馨著,完成了。

    認完了兩個姐姐。

    美云和美青還有徐一一,顯得很高興,很高興著。

    因為在三女的心中,這樣的儀式經過了以后。

    在名義上,她們三個,就是張云家里的小妾了。

    是得到張云家,姐姐們認可的小妾。

    那樣的話,以后就可以堂堂正正著,在張云家生活了。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美云和美青還有徐一一。

    都是微微感動的眼神,看著身邊的李琴和單小蜜。

    嘴里姐姐,姐姐的不停喊著。

    六只小手,也是一直抓著兩位姐姐的小手上面。

    李琴和單小蜜,看著三女真心誠意的感覺。

    特別是打心里,把她們兩個認成了姐姐的樣子。

    兩女對于自己是張云家里,大太太的感覺,就越來越有了。

    “三位妹妹,他今晚約了你們幾個?”

    李琴拉著美云三女,來到了一邊,暗暗問著。

    “他的意思,是三個一塊約,說是省事一點。”

    美云害羞著回答著。

    “兩位姐姐的意思呢?”

    “我們。”

    李琴暗暗了一聲。

    “我們能有什么意思啊?”

    聽著李琴的話,美云和美青,嘴里暗暗笑著。

    “看姐姐你說得,要是以前,老爺和小妾同房,還要大太太們同意才行著,如今雖然沒這規矩了,可一些小妾身上的事情,還是得太太們說了算的。”

    “老爺這大老爺們,那管我們小妾那么多事情啊,最多的話,就是沾我們身上的花,惹我們身上的草,一些小事,他才不會管呢?”

    美云說著話,暗暗盯了一眼,不遠處的張云。

    “呵呵……”

    聽著美云的話,李琴和單小蜜,不停笑著。

    “你們姐妹倆和他一塊約會,我們還是放心的,就是怕一一,到時候有些放不開,抹不開這張小臉。”

    單著話,拉著徐一一到了一邊。

    暗暗在徐一一的耳邊說道了起來——一一!老爺要是在約會的時候,對你動手動腳,你怕不怕啊?

    徐一一聽著這樣的話,小臉馬上羞紅了起來。

    小腦袋低下著,嘴里細紋一般的聲音,發了出來。

    “姐姐們敢,一一也敢。”

    “再說了,老爺是我的男人,老爺對我動手動腳著,也是應該的。”

    聽著徐一一這樣的話,單小蜜暗暗笑著。

    “小丫頭片子,嘴里說得和實際做得,可又不是一樣的感覺啊。”

    “到時候,就怕你又不敢了。”

    “恩!姐姐放心,一一明白的。”

    “一一知道,自己跟了一個好男人,所以的話,一一絕不會在這個男人面前,過多做作著。”

    徐一一說著話,朝著單小蜜還有李琴,都是暗暗點著頭著。

    都是姐妹了,一些私密的話題,徐一一也敢直接說出來著。

    有些不懂著,也好讓姐姐們,給她拿著主意。

    五個姐妹,在一起,熱絡著聊了一陣。

    只是可憐著張云,在房間的沙發上,一個人看著電視。

    看著時間差不多了,李琴和單小蜜,讓美云三人出去,打晚飯回來。

    打算著一家人,在一起吃一頓著。

    很快著,美云和美青三人,從食堂里打包著飯菜,就回來了。

    三女一副賢惠的樣子,在張云的宿舍里,擺好了飯菜,然后和張云還有李琴單小蜜三人,一塊坐著吃著。

    因為是剛剛組建的家庭,大家說話的時候,都顯得很客氣著。

    說話的時候,臉上也顯得很害羞著。

    張云的話,看著身邊這五個秀色可餐的大小老婆。

    這個看著喜歡,那個看著也喜歡著。

    看著,看著,身下的東西,就顯得蠻硬了。

    心里也總是,想著,上了那個老婆之類的想法。

    如今,吃好了晚飯,馬上要帶著美云三女出去玩了。

    張云要是帶著這樣的想法,還有身下,那硬得發慌的東西出去。

    張云感覺,還真是不好著。

    “第一次約會,這三個老婆,自然不上為好。”

    “雖然說,硬上她們三個,此時的話,是可以的,畢竟姐姐也認了,就算關系徹底確定了。”

    “一定要求的話,她們也會乖乖讓我上了。”

    “可是才一次約會,就把女孩上了,這樣的事情,放在哪個女孩的心里,都是一件會留下心里陰影的事情。”

    張云心里想著這些,顯得有些難辦著。

    吃好了晚飯,李琴和單小蜜,也是催促著張云,盡早帶三女出去玩著。

    畢竟此時的時間,已經不晚了。

    張云想著自己生理上的事情,嘴里的話,只能是暗暗一句了。

    “美云!你們三個,先到門外等著,我有事,跟你們姐姐講。”

    聽著張云的話,美云三女暗暗點了點頭,就依次走出了房間。

    “怎么了?還有什么事啊?”

    看著三個妹妹,走出了房間,李琴嘴里暗暗問著張云。

    “是呀!三個新得的美嬌娘,不快一點好好享用一下,這好像不是我們大老爺的作風啊?”

    單小蜜的話,開著張云的玩笑。

    張云聽著兩個老婆的話,暗暗無奈了一下。

    身體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用手指指了指自己身下,硬硬的東西。

    嘴里的話,暗暗說道著——你們五個,打扮的像妖精一樣,吃飯的時候,還一個個給我拋著眉眼著。

    “害得我這個……鱉了快半個小時了。”

    “呵呵……”

    聽著張云的話,李琴嘴里笑著。

    單小蜜也是一樣,笑呵呵著,走到了張云的身邊。

    伸手在張云的身下,抓著那個東西握了一握。

    “哇!姐姐,是好硬啊。”

    單小蜜對著李琴暗暗說著。

    “是嘛!我來看看。”

    李琴聽著話,也走到了張云的身邊,也是握了握張云身下的東西。

    微微一握后,李琴嘴里笑得更大聲了起來。

    “好像不僅是硬的厲害,狀態的話,比平時也厲害了好幾分啊。”

    兩女笑過之后,心里暗暗都是想了想。

    “也對!第一次約會,就把三個妹妹給要了,實在不好。”

    “好了……你選吧。”

    李琴嘴里暗暗說著話,拉著身邊的單小蜜,就跪在了張云的身下。

    “選?”

    張云看著兩女跪在自己的身下,臉上一副不懂的樣子。

    看著張云傻傻的樣子,李琴和單小蜜嘴里都是呵呵笑著。

    “笨啦!現在時間緊迫,難道還要我們姐妹倆,躺在床上伺候你啊,肯定是能早點解決你的問題,就早點解決著了。”

    李琴嘴里暗暗說著。

    話里的意思,已經顯得很明白了。

    “老婆,你是說,用你們的小嘴,幫我解決啊。”

    張云嘴里呵呵笑著。

    看著張云那得意忘形的樣子,李琴用手指狠狠恰了一把,張云的大腿著。

    嘴里還暗暗說著。

    “快點拉,三個妹妹,還在門外等著你呢?你到底用我們姐妹倆,那個人的小嘴。”

    “這個,這個……”

    看著身下兩個老婆的小嘴。

    發現李琴的小嘴雖然有些大,但是顯得紅艷著。

    單小蜜的小嘴,雖然蠻小著,但是在水晶的唇彩下,顯得有些另類著。

    張云看著這樣的小嘴,有些不敢用。

    “到底該有哪個老婆的小嘴呢?”

    張云從來沒有想到,自己身為男人,還能有為這樣的問題,而苦惱的時候。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推薦閱讀:鄉村艷婦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