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37章 玩個痛快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玩徐一一,張云沒想到,會玩得那么開心,那么興奮著。

    一玩都玩了一個多小時了。

    本來的話,還想玩上一些時間著。

    可畢竟時間已經很晚了。

    要是繼續玩下去的話。

    自己幾個老婆,上班上課時,就會沒了精神。

    特別是,身邊,此時抱在一起,已經睡得像死豬一般的李琴和單小蜜。

    因為張云的能力太強。

    干了她們姐妹兩回后,倆姐妹,累得再也支撐不住,就睡下了。

    “老公!玩好一一了嘛?”

    看著張云摸在自己身下的手,放了回去。

    徐一一暗暗問著張云。

    “恩!不玩了,再玩一一的話,就要天亮了。”

    聽著張云的話,徐一一暗暗點了點頭。

    “是呀,老公!”

    “那你明天的時候,看機會吧,要是上班的時候,有機會的話,一一的身子,再讓你玩。”

    徐一一說著話,從床頭,拿了幾張紙巾。

    嘴里暗暗對張云說道——老公,真的不玩一一下面了。

    “要是不玩的話,一一就把下面的那些東西擦掉了。”

    徐一一知道,自己身下的那些東西在的話,自己老公玩起來,手指會感覺舒服。

    要是沒有了,自己老公玩起來,就不會那么舒服了。

    “恩……”

    張云微微一思量,暗暗點了點頭——不玩了。

    “好的!”

    徐一一笑著,伸手把手中的紙巾,放到了自己的身下,擦了起來。

    “一一明天不穿內褲上班吧,這樣的話,老公想玩一一的時候,也方便一些。”

    徐一一暗暗對張云說著。

    “不穿內褲上班,行嘛?萬一被人看見了,我可虧死了。”

    聽著張云的話,徐一一嘴里笑著。

    “放心啦,粉色護士裝,穿在外面,我里面再穿一條肉色連褲絲襪,問題就應該不大了。”

    徐一一說著話,暗暗看了張云一眼著。

    “不過穿了連褲絲襪的話,老公要玩一一,玩得深入一些,恐怕就有困難了。”

    聽著徐一一這樣的話,張云微微一笑。

    “有什么困難的,撕了就是了。”

    “什么呀。”

    徐一一擦干凈了身下的臟污。

    小手暗暗打了張云一下著。

    身體半裸在張云的身上,不依著。

    “你真要撕的話,那我可就直接不穿了。”

    “不穿怎么行,我喜歡的女人,就要穿絲襪著,而且一定是連褲絲襪著,那樣玩起來,才有勁。”

    張云暗暗說著。

    “再說了,男人撕絲襪,其實也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情。”

    “死樣。”

    聽著張云的話,徐一一嘴里笑著。

    低頭輕吻了一下,張云的臉頰,嘴里暗暗說道——老公,晚安。

    說著話,徐一一幸福著,躺在了張云的身上,瞇眼睡著。

    張云的話,則是雙手揉著徐一一的后背,輕輕撫摸著。

    心里暗暗想著自己的心事。

    在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上班的好處。

    張云這里,算是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了。

    工資高,有地位,而且得來的老婆和小妾,素貞也高。

    不僅身材好,容貌好。

    而且也很懂妻妾相處,服侍老公之道。

    張云聽說,在一些護士學院里面,就是有這樣一門妻妾相處的課程,而且需要護士們,一定通過,才可以拿到畢業證書著。

    這樣的課程,在一些高等的護士學院里面,顯得尤為重要。

    因為高等護士學院出來的護士。

    九成五,是給男醫生們,當小妾,當情婦的。

    這樣的護士,要是妻妾之道沒學好的話。

    很容易讓男醫生們,不滿意著。

    男醫生們不滿意著,自然院方以后也就不會招收這種護士學校出來的女護士了。

    相反著,妻妾之道,學得好的護士學校。

    男醫生們,用這些護士,用得開心著,愿意給這些護士們,小妾的身份著。

    這樣護士學校出來的女護士,就容易受到,大城市里面,高級醫院的歡迎。

    張云的精力,顯得很充沛著。

    就是一個晚上的時間,不睡覺,都不要緊著。

    看著床上的三個老婆,都睡了。

    他就暗暗想著,自己該怎么在這個醫院里,留下來的事情。

    “光靠一個綿里刀,已經是撐不住場面了。”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可是再學哪一招刀法,能對我的手術,幫助最大呢?”

    張云心里明白,在面對著醫院對于實習醫生的考試前,他能掌握到熟練程度的刀招,能有一招,就顯得相當不錯了。

    綿里刀,學了我幾年。

    現在雖然歲數比小時候大了,領悟能力也強了,加上體力也比以前,好的多了。

    可即使如此的情況下,能在十天不到的時間內,再學一招刀法,也是顯得很艱難的事情啊。

    雖然艱難,張云卻還是要一定學著,而且要學好著。

    “今天在手術模擬器上,經歷了幾場模擬手術,其中占評分標準最大的,還是解剖的手法。”

    “手術一開始,需要解剖著,手術進行到內臟器官的時候,也需要解剖著,而我的家傳刀法中,跟解剖手法最關聯的招式,應該就是——抽風刀。”

    “對,就是抽風刀。”

    張云心里暗暗明白著。

    抽風刀,講究的是快,還有就是快中的細膩手法,和一種對于平衡的感知。

    而對于病人的身體解剖,不管是一開始的解剖,還是內部的解剖,講究的也是一種快,一種一刀見底的速度,同時,也要要求動刀者,有一種敏銳的感知。

    不能出現一絲失誤著。

    想著這些,張云心里暗暗點頭著。

    “對!決定了,明天開始,就練著抽風刀。”

    張云嘴里暗暗想著。

    第二天,一大早,天蒙蒙亮的時候。

    張云就從床上爬了起來。

    拿著掛在門口的樸刀,就出去了。

    此時的時間,是早上五點。

    醫院宿舍樓里面,鬼影都沒一個著。

    張云在樓道里,走路的聲音,都因為過分寂靜的原因,傳得很遠很遠著。

    張云來到了醫院住院樓后面的那個小公園里面。

    霸占了一塊小小的地方,先是練習了一下綿里刀。

    這綿里刀,張云已經暗暗喜歡上了。

    因為練一遍以后,張云整個身體,就精力充沛到不行。

    下面那玩意,更是硬到,張云都無法形容的地步。

    一套綿里刀后,張云就開始琢磨起了抽風刀的刀法。

    有了充足的體力。

    再加上腦海中,對于抽風刀口訣的理解。

    張云手中發揮出來的刀招,看上去,倒是有模有樣了。

    可就是最后一下,把撲刀,放到兩面刀風的中間,讓上升的刀風,把樸刀托起這一步,張云遲遲不能辦到著。

    雖然說,連續兩刀下,由下而上的刀風,顯得強勁著。

    可那兩股刀風,始終是不平衡的,撞擊在一起,還產生著亂流。

    吹動著張云身上的衣服,飛來飛去著。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張云心里不急。

    他知道,對于刀風風力的掌握,沒有千刀萬刀的揮舞,絕對是不可能掌握到絲毫著。

    明白著這些,張云開始拼命努力了起來。

    短短半個小時的時間,張云就把手中的樸刀,揮舞了幾百次。

    每一次,都是非常強勁的付出。

    當然幾百次揮舞后,張云的體力,也就有些吃不消了。

    這個時候,張云適時著,走一套綿里刀。

    看上去,像是太極功夫的綿里刀一走。

    不知怎么的,張云身體里面,消失的體力,又回來了。

    體力充沛下,張云繼續練習著抽風刀。

    在接下來半個小時的時間里,又是足足幾百次抽風刀的練習。

    在張云感覺,實在是有些受不了的時候。

    兩刀揮舞而出,產生向上的勻速風力。

    張云手中的樸刀,在這風力上一放。

    微微顫抖間,樸刀竟然在這風口上停留了一秒。

    “掌握到了,掌握到了。”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云嘴里叫著,歡喜著。

    碰……的一聲后,一秒時間結束,樸刀落在了地上。

    但是此時此刻,多少的抽風刀練習的經驗,已經留在了張云的腦海中。

    接下來,又是幾次抽風刀的練習,可是接下來的幾次,張云都沒有剛才那么幸運,讓樸刀留在那刀風上。

    張云看著時間差不多了,又是練了一下綿里刀。

    讓自己因為練習抽風刀,而消失的體力,再次恢復了過來。

    然后的話,收刀,往自己的宿舍里走著。

    回到自己的宿舍時,自己的小老婆徐一一已經醒了。

    而自己另外兩個大老婆,李琴和單小蜜,則還是抱在一起,死睡著。

    雖然張云的兩個大老婆,上課時間,一直是守得蠻準著。

    可是大學里的上課時間,守得再準,那也得等八點以后著。

    不像醫院里,不到八點的時候,醫生和護士們,就要上班著,排隊聚在一起,先讓領導們,用啰嗦的話,去洗洗腦。

    看著徐一一,在梳理打扮著自己。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云嘴里暗暗笑著。

    一邊把手中的樸刀,放到了宿舍的門后,掛了起來。

    一邊暗暗對徐一一說道——老婆!昨晚說得事,沒忘了吧?

    “昨晚的事?”

    徐一一暗暗了一句,微微一想,就知道,張云說得昨晚的事,到底是什么。

    “忘了,忘得干干凈凈了。”

    徐一一嘴里暗暗說著,臉上笑得開心著。

    “什么?”

    張云嘴里一副氣呼呼的樣子。

    “我要檢查。”

    張云說著話,就走到了徐一一的身邊。

    作勢要把徐一一身下的裙擺撩起來。

    “壞啦!別鬧,姐姐們在睡覺。”

    徐一一暗暗對張云說著。

    “你的事情,我能沒想到嘛?”

    徐一一暗暗說著張云,拉著張云的小手,到了里面的衛生間中。

    “一定要檢查嘛?”

    徐一一在衛生間里面,嘴里的聲音,慢慢變大了一些。

    看著徐一一身下大紅色的長裙,張云忙是點頭著。

    嘴里興奮著說了一聲——我還想玩玩,昨晚沒玩過癮。

    “壞蛋。”

    聽著張云的話,徐一一害羞著,心里也是甜蜜蜜著。

    心里更是暗暗了一聲——老公也真是的,要玩人家身體多久嘛。

    想著這些,徐一一暗暗對張云點了點頭。

    “時間也不多了,還要去美云和美青兩位姐姐那里,還要去食堂吃早飯,你這一身臭汗,還要洗洗著,所以你要玩的話,最多給你二十分鐘。”

    “二十分鐘后,就必須結束。”

    “等到了醫院以后,有機會,再讓你玩,你放心好了,只要不是生理期,以后跟著你的班,我內褲就一直不穿著。直到你,不喜歡玩人家那里了。”

    徐一一說著話,暗暗白了張云一眼。

    嘴里暗暗對張云說道——老公,是脫了我的長裙,還是不脫我的長裙,讓你玩啊?

    “這,這,穿著吧。”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

    “穿著,玩起來刺激。”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推薦閱讀:鄉村艷婦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