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45章 跪老公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雪紅和雪青,兩姐妹跪在了張云的身下,任張云挑選著。

    “這……”

    張云蠻激動著。

    雪紅和雪青的話,則是蠻緊張著。

    看看一邊的紅姐,再看看一邊的青姐。

    張云心里都喜歡著。

    “老公!兩位姐姐,都是情婦班出來的,小嘴肯定用起來不錯。”

    李琴暗暗說著。

    示意著雪紅和雪青走上來。

    自己的話,小手還在張云的身下安撫著。

    在李琴的示意下,雪紅和雪青,跪到了張云的身前。

    “這樣吧!兩位姐姐,都給老公吹一下吧!讓老公自己選。”

    李琴說著話,把張云身下的褲頭拉鏈,拉了出來。

    把那個東西,也放了出來。

    “恩,主母!”

    雪紅和雪青,暗暗答應著。

    然后分別開始,在自己的身后,把自己的頭發,打成了馬尾的樣子。

    打成馬尾后,看著張云一動不動的樣子。

    雪紅臉上羞著。

    伸手輕輕打了一下張云的大腿,示意著。

    “老公!你不用手,抓我們的馬尾了啊?”

    “抓馬尾?”

    張云不懂著。

    “噢,噢,噢……”

    張云忽然想了起來。

    在自己的家里,享用李琴和單小蜜的小嘴時,兩個老婆,也是愛把自己身后的頭發扎成馬尾的樣子。

    說是方便自己的老公,抓著用。

    張云怕自己幾個老婆,又說自己不懂事了。

    忙是把兩位姐姐的馬尾抓在了手中。

    “抓住了我們姐妹的馬尾,你想用我們姐妹那個的小嘴,你抓著就行了,不用說,我們姐妹能感覺到的,我們姐妹倆,都是受過培訓的。”

    雪紅說著話,朝著自己的老公,暗暗看了一眼。

    “在幾個姐妹的面前,給老公用小嘴,還真是蠻激動的。”

    雪紅心里想著。

    “老公那東西,也太大了一些吧。”

    雪青則是看著張云身下的東西,暗暗想著。

    張云心里激動著。

    呼吸了幾口,平息著心里緊張的情緒。

    雙手抓著兩位姐姐身后的馬尾。

    都往自己的身下,抓了過去。

    一個在上面,一個在下面著。

    開始享用起了兩位姐姐的小嘴。

    用了一會兒的時間后,張云感覺兩位姐姐的小嘴,用起來真的很方便。

    “紅姐,你的小嘴,用起來,很舒服啊?”

    在車子里,玩開了。

    張云的膽子,也就變得大了起來。

    有話就說著。

    “喜歡就好,我的小嘴,以后就是你的玩具,喜歡的話,有空的時候,就讓你多玩玩。”

    雪紅趁著服侍張云身下的空隙,害羞對張云說著。

    對于身邊幾個主母,看過來的羨慕目光,暗暗欣喜著。

    “那我妹妹的小嘴呢?你玩起來,難道不舒服嘛?她可是在這方面,下過苦功夫的。”

    雪紅問著張云。

    “青姐的小嘴,也好玩,也是一只好小嘴,我也很喜歡的,以后也會經常用的。”

    張云忙是表態著。

    “呵呵……”

    身下的雪青,聽著張云的話,嘴里暗暗笑著。

    目光看了看周圍幾個大小主母。

    趁著服侍張云身下的空擋,對著張云說道——老公!人家的小嘴再好玩,也比不過幾位大小主母的得,人家的小嘴,好像鑲了金一般。

    雪青這丫頭,別看她平時話不多。

    但是個懂規矩的女人。

    身為老公的情婦,在大小主母面前。

    別說是小嘴,身子,臉蛋和身材,都不能逾越了幾位主母過去。

    聽著雪青的話,幾位車廂內的,張云的大小老婆們。

    嘴里都是暗暗笑著。

    “這丫頭,倒是懂規矩。”

    李琴對身邊的單著。

    “是呀。”

    單小蜜點了點頭,對著雪青說道。

    “雪青!我們家,沒那么多臭規矩,心里也別總想著,對家里的幾位主母討好著,你要討好的話,就對著自己的老公,用心點,他喜歡你的小嘴,那才是王道。”

    “明白了,單主母。”

    雪青害羞的說著。

    因為要忙著服侍,自己老公的身下,嘴里一時間,也就只能說那么多了。

    雪青和雪紅,兩姐妹服侍了十來分鐘后。

    張云終于爽了一回。

    兩姐妹,果然是情婦班出來的女護士。

    張云身體里面沖擊出來的東西,她們姐妹倆,一滴不漏的,都給收到了彼此的小嘴中。

    然后偷偷躲在一邊,把小嘴里面的東西,都給咽下去了。

    做完了一次后,張云躺在車廂后面的座椅上,嘴里舒服著。

    “一一!你起來!在車上糟踐你的身體,不像話,等你到了我家!讓你和我的兩位姐姐,住在一個房里,我再來把你們三個,好好得到了。”

    張云示意著。

    他還是有些不習慣,在這么多老婆的面前,和其中一個老婆愛愛。

    特別是還在車子,在馬路上行進的時候。

    “知道了,老公。”

    徐一一從車廂內,站了起來,默默坐到了一邊。

    “老公!爽一次夠不夠。”

    李琴身體趴在張云的胸口,一只小手,繼續安撫著張云的身下。

    李琴是知道自己老公的實力。

    知道他,一個晚上,來七八次,一定是沒有問題的。

    加上最近,自己的老公,不知怎么回事。

    身下的東西大漲不說,能力也是大漲著。

    如此情況下,李琴估計,自己的老公,一天做十二次,估計也行。

    老公身體快樂,是老婆們的責任,這一點李琴心里謹記著。

    雖然說,今天是去見公公婆婆的日子,雜事上,可能會比較多。

    但是老婆們的責任,卻不能在這樣的日子里,忘記了。

    “夠了,夠了。”

    張云在車上,真的不想,太糟踐自己的老婆們了。

    在自己的房間里,怎么玩自己的老婆們,那都是沒問題的。

    在外面的話,張云就要悠著點。

    “是嘛?”

    李琴嘴里暗暗了一句。

    “那你是想要睡覺,還是有精神,玩玩老婆們的身體啊。”

    在快活世界,一家人出去玩。

    老公在車上,要嘛睡著覺,要嘛就是揉著幾個老婆,親親我我著。

    張云想了想,睡覺還是免了,因為身體感覺蠻有精神的。

    “睡不著。”

    張云說了一句。

    “知道了。”

    聽著張云的話,李琴笑了笑,示意著身邊的幾個姐妹和老公的情婦們。

    “呵呵……”

    身邊幾個女孩,在聽了張云的話后,都是笑了起來。

    伸手從自己的胸口,把里面的內衣脫掉的有,開始脫裙子里面內褲和絲襪的也有。

    一陣嬉鬧后,車廂里,七個老婆中,除了在前面開車的美青外。

    剩下六個老婆,內衣全部脫掉了,收到了一個大老婆的包包里面。

    甚至胸口的紐扣,都故意解開了好幾個。

    微微露著里面的乳肉著。

    雪雪白白著,看上去,顯得很誘惑著。

    做完了這樣的事情,李琴帶著五個姐妹,一一跪在了張云的面前。

    “老公,挑著玩吧。”

    李琴對張云說著。

    “估計也快到家了,你能玩得時間,最多也就三十幾分鐘了。”

    張云的六個老婆,跪在張云的面前,都是顯得嬌羞不已著。

    一副想被自己老公挑中,又害羞被挑中的樣子。

    “怎么玩啊?”

    張云有些激動,嘴里的傻話,又控制不住的出來了。

    這一句話,又是讓張云身下的六個老婆,包括開車的美青老婆,都是大笑了起來。

    笑了好一陣后,單道著張云——傻瓜!到了你的手中,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們是你的老婆,是你的玩具,你想玩我們,怎么玩,那是你的事情,還來問我們。

    “這樣啊?”

    張云撓了撓頭。

    感覺這樣的事情,確實是一件,在路上打發時間的好事情。

    “那雪紅姐過來吧。”

    張云暗暗說了一句,示意著自己的姐姐雪紅。

    雪紅聽著張云的話,又是害羞,又是高興著,來到了張云的身邊,坐在了張云一邊的大腿上。

    然后把解除了內衣和絲襪的大腿,輕輕打開著,一副方便著自己老公,用手進去玩樂的樣子。

    可是看著自己的老公,只是叫了自己,卻沒叫別的姐妹。

    看著這樣的情況,雪紅嘴里說道著——老公!你再挑啊!玩老婆,都是兩個以上一起玩的,那有只玩一個的道理。

    “噢,噢……”

    張云正看著,自己紅姐身下,微微打開的裙擺發愣著。

    聽了她的話,臉上忙是醒悟了過來。

    轉頭看了看,還跪在自己眼前的另外五個老婆。

    “你們怎么還都跪著啊。”

    張云雖然很享受,自己的老婆,給自己跪著的感覺。

    但是看著老婆們一直跪在自己的身下,他也有些不忍著。

    怕她們身體跪壞了。

    “放心吧,老公!我們幾個雖然不是情婦班出來的,但是給老公跪上兩三個小時的能力,還是有的。”

    李琴對張云說著。

    聽得出來,自己的老公,剛才的話,是在關心姐妹們。

    感受著這一點,李琴幾女,心里都是甜蜜蜜著。

    “我們幾個一直跪在這里,也是有原因的。”

    “玩老婆身體,不可能一個老婆的身體,玩上十來分鐘,二十幾分鐘著,都是五六分鐘,七八分鐘玩一個。”

    “玩完了,就換,那是規矩。”

    “如今,車上能讓你玩的老婆不多,就我們六個,幸虧路上的時間短,要是長了的話,我們幾個老婆還怕,應付不來呢?讓你玩得,不能盡興了。”

    “如今我們六個,跪在你面前,你玩膩了一個,換一個,不是正好嘛。”

    李琴說著話,白了張云一眼。

    心里暗暗想著——這個老公也真是的,什么事情,都要人家解釋一番著。

    “老公玩老婆,從來都是這樣的,挑著玩,撿著玩著。我們這些老婆,不時時刻刻跪好,給老公笑臉著,怎么行。”

    李琴心里,小小幸福著,氣了張云一下。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