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48章 尿床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看著自己的婆婆,一時間這么堅持著。

    張云的幾個大小老婆,倒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行!媽,就讓她們叫你媽。”

    張云說著話,示意著雪紅和雪青。

    為了哄自己的媽開心,張云此時也只能是出此下策了。

    “可是……”

    雪紅還想對張云說幾句,卻被張云用眼神給制止了。

    在自己的母親面前,讓雪紅和雪青,當她的小兒媳婦,在法律層面上,還是讓兩女做著自己的情婦。

    如此做以后,也就算是兩全其美了。

    感受著張云遞過來的眼神,雪紅嘴里的話,暗暗吞了回去。

    臉上羞紅著,對著張云的母親,暗暗了一聲——媽。

    雪紅說完了以后,雪青也是喊了一聲——媽。

    “哎,哎,哎……”

    張云的母親,聽著這樣的稱呼聲,顯得開心死了。

    心里盼望的兩個兒媳婦,終于成了。

    她那老臉,一時間開懷到不行著。

    “好,好,好。”

    這個兒媳婦看一眼,那個兒媳婦看一眼,最后抓住了李琴的小手,拉到了一邊。

    “琴兒啊!你以后就是我最大的兒媳了,家里的這些大小兒媳,你得叫她們抓抓緊,能給我們張家懷孩子著,就早一點懷,可別耽誤著。”

    “知道了,媽。”

    李琴點了點頭。

    臉上有些不好意思著。

    上一次跟著張云來這里的時候,張云的母親,就多多少少提醒了這方面的事情。

    如今再次過來,因為主動喊對方媽了,結果,這方面的事情,她就提得更加明確了。

    張云的父母,歡歡喜喜著,帶著自己的兒媳,進了家門。

    專門為兒子的回來,而準備好的飯菜,擺在房間的桌子上。

    添了幾雙筷子,添了幾只碗,幾個大小兒媳上來,一家人,也就吃了起來。

    “吃,吃,吃。”

    張云的母親,在飯桌上顯得熱情著,不停給自己的大小兒媳們,夾著菜著。

    這個兒媳看看,那個兒媳看看,都是很喜歡著。

    “今晚住這兒嘛?”

    張云的父親,則是問著張云今晚住宿的問題。

    “打算住一晚,明天的話,去常州市,我在常州市也安了個家,不過是個小家。”

    張云吃著自己母親做得飯菜,感覺可口著。

    就大口大口的吃著。

    “你這七個老婆,住到你的房間里,估計住不滿吧?”

    張云的父親,暗暗了一聲。

    “要不,我跟你媽,到隔壁家,借住一宿,讓她們睡到我們兩個人的房間。”

    “爸!不要緊的,都是我的女人,她們都很懂事的,在我房間里,打個地鋪就行了。”

    “爸!不打緊的,打個地鋪就行了。”

    單小蜜在一邊,聽到了張云父子的對話,對著張云的父親,也是說了這么一聲。

    “噢,噢……”

    張云的父親,點了點頭,低聲在自己兒子的耳邊說道。

    “你這小子,早知道你帶回來這么多兒媳,就讓村東頭的楊木匠,給你打一只大一點的床了。”

    聽著自己父親的話,張云嘴里呵呵笑著。

    從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張銀行卡。

    塞給了自己父親的手中。

    “爸,兒子如今能賺點錢了,雖然不多,但這一萬塊錢,你和媽拿著。”

    張云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家也不容易。

    所以雖然自己,還沒賺什么大錢,但是還是拿出了一萬塊錢,交給了自己的父親。

    “你這是干嘛,你有這么多老婆要養,而且還要在大城市里扎下根來,這錢應該放在你這里才對。”

    張云的父親,推拒著。

    “爸,這是我的一點孝心,你就拿著吧。”

    推拒間,這一萬塊錢,張云還是塞給了他的父親。

    無奈之中,張云的父親只好接了。

    “好吧,先放在我這里,我給你存著,等你辦大事的時候,你再來拿。”

    張云的父親接了錢就好,別的什么著,張云也就不在乎了。

    接下來,自然是一家人,好好著,在一起吃了一頓團圓飯。

    吃飯的時候,張云的母親,提起了張云三個遠方姑姑的事情。

    張云的三個遠方姑姑,是張云家族里,最有出息的三個女人。

    小時候的時候,和張云的母親關系很好,也幫著張云的母親,帶過張云一段時間。

    張云對她們三個的話,也是有很深印象著。

    后來三個姑姑,都考上了國家重點大學的情婦專業。

    四年情婦班學習下來,他這三個姑姑,依次都被一個云都市的大老板給收了。

    成了對方身邊的三個貼心小秘。

    這樣的事情,在張云的家族里,一直被說道著。

    但凡家里有女孩子的,都是以他三個姑姑為榜樣著,讓她們好好努力著。

    “你三個姑姑,跟著的大老板,因為突發疾病,去世了,所以你那三個姑姑,在那大老板的家族里,碰上了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煩。”

    “平時的話,家族里,老老少少,都受過你三個姑姑不少的好處,如今她們三個碰上了麻煩,家族里,竟然就沒有一個人,能站出來替你三個姑姑,說上句話著。”

    “還好,你現在的身份,說不定替你三個姑姑站出來的話,倒是可以,對方家族,說不定還能給你買個面子著。”

    張云的母親,暗暗說著。

    說起張云三個姑姑的事情。

    張云心里,也有幾分想念著。

    自己小時候的記憶里,有幾年,就是跟著這三個姑姑過的。

    所以對這三個姑姑,張云有一種,半母半姐的親近感。

    “行!我回了云都市后,就去看看三位姑姑,要是有機會的話,就幫她們一下。”

    張云說著話,向自己的母親,要了一下,三位姑姑的聯系方式。

    打算著回了云都市后,就去找一下她們。

    吃過了午飯,張云和自己的父親,坐在自己家的家門口,抽著煙,喝著茶水,聊著天。

    父子之間的聊天,顯得沉悶著,大半天,都難得交流幾句著。

    還好,鄰居家的叔叔伯伯,看著兩年沒回來的張云回來了。都過來看著張云,更主要的是,雪紅和雪青的父母,真得像雪青說得那樣,提著兩個大豬蹄子,來張云家,謝禮了。

    感謝張云,把他兩個女兒,收為情婦著。

    “雪伯,雪嬸,太客氣了,太客氣了。”

    張云拿著拿重重的蹄子,嘴里不停感謝著。

    農村里,送禮送豬蹄,那算是一份大禮了。

    “爸媽。”

    看見了自己的父母來了,雪紅和雪青,忙是從里屋出來了。

    迎接著自己的父母。

    “你們兩個出來干嘛,還不進去,好好服侍著你的大小主母們。”

    雪紅和雪青,被自己的母親,狠狠盯了一眼著。

    “一點規矩也不懂。”

    在自己母親的訓導下,雪青和雪紅,無奈著,只好再次走進了里屋去。

    “大兄弟,大嬸子,你們這是干嘛。”

    張云的父親,也是顯得激動著。

    “都是幾十年的老鄰居了,為了兒女的那些事情,你還送禮了。”

    “張家大兄弟,張云讓我的兩個女兒,當了大醫院的全程美護,每個月,拿三萬塊錢的工資,這樣的事情,我要是不出來謝禮,村里人,是要戳我脊梁骨的,說我狼心狗肺著。”

    雪紅的父親,神情顯得激動著。

    “我那兩個女兒,電話一打過來,把這樣的事情一說,我就想著,要給大兄弟送禮來著。”

    “那么多高級情婦班出來的粉護,都在擠著腦袋,想當你兒子的情婦,要不是我那兩個女兒,認識你兒子,她們能有這個機會啊。”

    雪紅的父親,越說越激動著。

    “雪伯!也不是像你說得那樣,主要是兩位姐姐,人好,我也喜歡,不然的話,我也不可能要她們的。”

    “哎,哎,大侄子,話雖如此,但這情,我們雪家,還是要記著的。”

    “雪紅在電話里還說了,說你答應,讓她們姐妹倆,給你做一輩子的情婦,而且還讓她們給你生養?”

    雪紅的父親,小聲的問著,就怕自己大聲的說話,會得罪了張云一般。

    “雪伯!紅姐和青姐!是我從小的姐姐,跟我有姐弟之情,這樣的姐姐,既然做了我的情婦,自然是讓她們,做一輩子著,只要我在世一天,她們兩個姐姐,就是我張云的情婦,至于讓她們給我生養的事情,如今這社會,讓情婦給自己生養的男人,也是有的,而且也越來越多了,并不算什么著。”

    “哎,哎……”

    聽著張云的話,雪紅的父親,點了點頭。

    “雖然是有這樣的人,可能有幾個啊,在大老板的眼里,情婦就是情婦,是不配給大老板生養的,如今她們跟了你,你還讓她們生養著,我……‘”雪紅的父親,說著話,就拉著自己的老婆,跪在了張云的面前。

    “我替我兩個女兒謝謝你了,謝謝了。”

    此時自己的父母,跪在自己老公的面前。

    這樣的情景,雪紅和雪青看著,眼眶之中,淚水狂涌著。

    “雪紅,雪青,你們快出去,勸勸你們的父母,讓他們不要太激動了。”

    李琴也看著外面發生的事情,對著雪紅和雪青說著。

    “不了,大主母!要是我們倆現在出去,又會讓我母親不高興了,說我不懂得做情婦的規矩。”

    雪紅抹著眼淚,哭著說著。

    幾個張云的老婆,看著這樣的情況,也是驀然著。

    天下間,父母對于子女的痛愛,到了那里,都是一樣的。

    屋外,張云好說歹說,才把雪紅父母,從自己的身下,給拉了起來。

    受自己鄰居家的叔伯一跪,張云的心里,也是慚愧的很,顯得受不起著。

    “雪伯,雪嬸!你們的心,我知道,雪紅姐和雪青姐,在我這里,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們的,不會讓她們受到一點委屈著。”

    張云向面前的二老,表明著態度,讓他們放心把自己的女兒,交給自己著。

    “哎,哎,哎,雪伯信你這話。”

    都是從小看著長大的孩子,張云的為人如何,雪紅的父親,心里明白。

    有了雪伯和雪嬸,還有周圍的一些鄰居在,一時間張云家就顯得熱鬧了起來。

    天南海北的一通說道著。

    說著,說著,天也就黑了。

    張云的幾個大小老婆,幫著張云的母親,做著飯菜。

    城市姑娘出生的李琴和單小蜜,在廚房里,弄了個油頭滿面著,逃了出來。

    小鎮姑娘出生的美云和美青,堅持了一陣,也抵擋不住灶間的油煙,落荒而逃著跑了出來。

    只有徐一一和雪紅還有雪青,因為也是農村出來的。

    所以很適應著農村廚房里的環境,幫著張云的母親,很快著做好了一桌豐盛的飯菜。

    因為高興,晚上的時候,不僅張云和他的父親喝了酒,張云的大小老婆們,還有張云的母親,都是沾了一些酒水著。

    吃過,喝過后。

    張云的母親,帶著張云的幾個老婆,在張云房間里,幫忙打著地鋪。

    因為是自己兒媳要睡得地鋪,張云的母親,可是用了好幾層被褥鋪著,看上去,就顯得很暖和著。

    一邊幫自己的兒媳打著地鋪,張云的母親,還說道著,張云小時候尿床的事情。

    聽著這樣的事情,張云的大小老婆們,可有興趣著。

    一邊聽,邊忍不住的呵呵笑著。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