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51章 胸肌很大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還滿意吧。”

    雪紅用小嘴,服侍了一次,張云的身下后,暗暗說著。

    對于這一次,雪紅是給自己不及格的。

    “姐妹倆的小嘴,上下花了二十分鐘,才讓老公爽了,這是什么爛小嘴嘛?”

    雪紅心里埋怨著自己。

    一邊的雪青,心里也是蠻生氣著。

    “這么沒用的女人,待會讓老公操死算了。”

    雪青嘴里抱怨著。

    小手愛撫在張云的身下。

    幫張云的身下,再次雄風了起來。

    知道老公喜歡騎著自己的老婆玩,而且是姐妹抱的方式下,騎著。

    雪紅和雪青,二話不說著,就在張云的身下抱好了。

    同時也抓著徐一一的身體,壓在了她們姐妹兩人的身上。

    三人團抱在一起著。

    “一一小主母,待會你讓老公先騎,我們姐妹倆,用手扶著你,你不用緊張著。”

    雪青在徐一一的身下,暗暗說著。

    “知道了,雪青。”

    徐一一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在自己面前,顯得磨蹭的老公。

    “磨磨蹭蹭著,也不知道在干嘛?”

    徐一一暗暗了一聲。

    看著自己的男人,看了看自己身下的東西,又看了看徐一一身下的部位。

    臉上顯得擔憂著。

    “老公,你還在等什么嘛?先用手玩拉,不然的話,我們身下的狀態,可就沒了。”

    徐一一提醒著張云。

    “噢,噢……”

    張云點頭著,走到了三女的面前,雙手在三女的身下,玩了起來。

    “你們三人身下的狀態,倒都是蠻好的,只是好像都挺嫩小著,我怕。”

    張云一邊玩著,心里一邊擔憂著。

    想著剛才單小蜜的事情,又想著自己那東西,已經比正常人的,大了許多的事情,心里就顯得疑惑了起來。

    “老公,女人不都是這么過來的嘛,遇到了你,這事,難得就不過拉。”

    徐一一說道著自己的男人。

    “你就弄吧!也沒說那個大姑娘,第一次被老公弄,給弄死了的。”

    雖然張云對于自己的關心,徐一一心里挺滿意的。

    可是徐一一的心中,此時最渴望的事情,還是把自己的身體,真正交給自己的老公。

    “只有交給了,我才是真正他的女人。”

    徐一一心里想著。

    想著這些,就白了自己的老公一眼。

    “快啦!”

    身體不依著,晃著自己的胸前。

    “好啦,好啦。”

    在老婆的逼迫下,張云的心,也只能硬了起來。

    開始了對身下三個新得的老婆,動手了。

    一開始顯得急著的三個老婆,誰都沒想到,真正張云動手起來。

    竟然成了,她們三人哭爹喊娘的情景。

    雖然張云很小心了,也很溫柔了。

    可是這過程,三女感覺,都是像過鬼門關一般。

    還好的是,三女都是很成熟的女孩子了。

    痛苦過后,身體的快樂,也產生的快著。

    “老公,開始吧。”

    獲得了快樂的徐一一,打算好了,不管花多長時間,一定要把自己老公的種子,播撒在自己的體內。

    已經三次了,每一次徐一一讓張云開始后,沒過三分鐘。

    徐一一,就被張云征服得,披頭散發著。

    嘴里哭著,喊著——讓張云把她干死的傻話。

    整個身體,也都是顫抖的不行。

    “好了,一一!你們是第一次,這樣的情況下,你們很難承受很長時間的。”

    張云勸著身下的三個老婆。

    張云也想把自己的種子,在第一次的時候,就播撒在三個老婆的身體里面。

    但是張云的身體,要是不能連續快樂上十分鐘的時間。

    他身體的種子,是很難出來的。

    像李琴和單小蜜這樣,相對有些時間的老婆了。

    還是兩女接力著,團抱在一起,一人承受五分鐘著,才把自己老公身體里面的種子,給騙了出來。

    不然的話,想讓張云播撒出種子來,是很難很難著。

    “都怪你拉!東西那么長,那么粗著,弄幾下,人家就受不了著。”

    徐一一因為無法得到自己老公的種子澆灌,一時間,就在張云的懷里,責怪著。

    雪紅和雪青,雖然沒徐一一這樣責怪著,但是心情也蠻不爽著。

    身為張云的女人,誰不想自己的肚子里,裝下他的孩子啊。

    “呵呵……”

    床鋪下的李琴和單小蜜,兩女,嘴里笑著。

    “一一,別急!下次和老公好的時候,你到我們姐妹倆這兒來,我們三個合力,把老公的種子騙出來,最后全給你,好不好。”

    “大姐!”

    聽著李琴的話,徐一一臉上害羞著。

    “這事,還得自食其力的好,不然每次都讓大姐二姐幫忙著,算什么啊?再說了,大姐二姐的肚子,也要裝老公的孩子著,為了一一,錯失了機會,也是咱們家的損失。”

    徐一一對著張云撒了一通嬌后,對著張云也是溫柔了起來。

    畢竟播種不了的事情,也不能全怪張云著。

    剛才張云可也是努力了十幾回了。

    她們三個姐妹,這個試試,哪個試試的,每個都是試了五六遍,每一次試,都有三分鐘著,也很辛苦著。

    試到后來,自己還沒爽著。

    “老公,還沒爽吧。”

    一一趴在張云的身上,小手愛撫在張云的身下。

    感受著張云,硬硬的東西。

    “要是還沒爽的話,去找下面四位姐姐吧,她們身體,有這個能力著。”

    “不了。”

    張云揉著徐一一。

    “她們也累了,再折騰她們的話,明天說不定又起不了了。”

    張云拍了拍徐一一身后的小肥臀。

    對于身下的東西,打算再忍忍著,讓它主動消腫著。

    “這樣啊!”

    徐一一嘴里無奈了一聲。

    身為人妻,不能讓老公在自己的身上盡興,這算什么人妻著。

    徐一一此時,就感覺自己以前在護校里,學服侍之道的時候,好像都是白學的一般。

    “連讓老公爽一次,都不行。”

    夜已經到了晚上十一點了。

    張云是個早睡蟲,不想晚睡著。

    他讓徐一一趴在自己的身上,身邊雪紅姐和雪青姐,他輕輕揉著。

    對于徐一一這個小丫頭,張云只是感覺可愛著。

    喜歡只是一點點。

    可是雪紅姐和雪青姐的話。

    張云的心里,那是真正的喜歡。

    躺在床上,回想著,剛才把兩位鄰家姐姐完全征服的那種感覺,他的心里顯得很滿足著。

    再看看,兩位鄰家姐姐,此時在自己的胸口,甜蜜睡著的樣子。

    張云心里明白,此時的兩位鄰家姐姐,在身體和心靈上,已經被自己完全征服了。

    不然不可能,躺在自己的懷里時,臉上的笑容這么甜美著。

    對于眼前這樣的成果,張云覺得滿意著。

    可是他絕不會僅僅止步于此。

    “兩位姐姐的身體和心靈征服,那是長久的事情,需要一次次,一遍遍的征服著,直到她們變老。”

    帶著美好的夢想,張云揉著身邊的三女,睡下了。

    第二天的時候,房間里的八人,還是張云最先起來著。

    張云可惜著自己,回來的時候,沒把自己放在宿舍里的那把樸刀拿來,無奈的他,只好從家里的廚房里,拿了一把菜刀。

    然后大清早著,就在自己家的院子里。

    和那些院子里的雞鴨鵝一起熱鬧著。

    它們在院子里歡騰著,張云則是飛舞著手中的菜刀,練習著那所謂的抽風刀。

    刀風在院子里四起著。

    雞鴨鵝也在院子里亂飛著。

    那情景,一時間,顯得美妙著。

    為了自己的工作,為了自己的老婆,也為了自己的父母。

    張云旁無雜念,努力練習著。

    先前兩天抽風刀的練習,張云多少已經對這招刀法,有了感覺。

    偶爾著幾次,讓那刀,在刀風上,也能待上一秒兩秒著。

    如今的話,雖然手中掌握的是一把菜刀,但是熟練幾遍后。

    那抽風刀,練起來,比在云都市的時候,更加有模有樣著。

    忽然幾下,還能讓那菜刀,在刀風上,停上三秒。

    “呵呵,差不多了,抽風刀圓滿,口訣上,說得是五息。”

    “古時候的五息,跟現代的五秒時間,也就差不多了。”

    刀法有了進展,這讓張云心里很高興著。

    又練了幾遍后,家里的父母,還有找不到老公的兩位老婆,都起來了。

    “你這孩子,不在房間里,陪著老婆,出來干啥。”

    張云的母親,見了張云在自家的院子里,瞎晃,就直接說道著張云。

    看了看,兩個穿著薄衣,來找張云的兩個兒媳婦,張云的母親,忙是對張云說著——快回去,別讓你老婆,在外面受涼了。

    在老媽的嘮叨下,張云無奈著,收了刀,跟著兩位出來找自己的老婆,回到了房間里。

    “你也真是的,難得回老家一趟,還出去練什么刀法著。”

    單小蜜把老公接到了屋里,好好說道著自己的老公。

    手中的紙巾,拿著,擦著張云額頭上的汗滴。

    “是呀,滿床的老婆,你都能丟下著。”

    李琴也說著張云,同時和雪紅雪青一起,脫著張云身上,汗濕的衣服。

    “美云,美青,出去打一盆熱水,給老公好好擦擦身體,他身上的汗臭死了。”

    “知道了,大姐。”

    美云和美青,看著自己老公被扒光了衣服,展現出來的健壯身軀,暗暗笑著。

    張云的身軀,本來也沒什么肌肉著。

    但是練習了那套刀法后,身上的肌肉,就漸漸有線條了。

    張云雖然算不上美男子,但要是把此時身上的肌肉一塊展現出來的話,一定能迷死不少女孩著。

    “胸肌!比一一的都大了。”

    李琴看著張云胸肌凸了出來,伸手就抓了一把。

    “李琴姐!”

    一一本來就對自己的胸部,挺不滿意的。

    發現是老公身邊所有老婆中,最小的一個。

    如今李琴還把這樣的事情說出來,徐一一自然是羞得不行著。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