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52章 老媽的突襲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我看看。”

    張云說著話,把一一拉了過來。

    一一上身穿著寬松的t恤。

    張云也沒幫她脫掉著。

    直接就按在上面,用手掂量了一下。

    “一一的,還是蠻大的。”

    張云掂量了以后,暗暗說著。

    “有小c的水平。”

    聽著張云的話,旁邊幫張云脫著衣服的雪紅和雪青,嘴里暗暗笑著。

    這兩個鄰家姐姐,在經過了昨晚,被自己的老公身體澆灌后,顯得更加有女人味了。

    一舉手,一投足,都是風情無限著。

    而張云的話,在自己小時候的屋子中,看著自己小時候,就一直追在屁股后面,不停喊著姐姐的兩女。

    驀然的,不知怎么的,就對著兩女,喊了一聲姐姐。

    喊得雪紅和雪青,都暗暗一愣著。

    “小云,你干嘛呢?像小時候一樣,一愣一愣著,忽然喊人家姐姐了。”

    雪紅說著張云。

    “姐姐。”

    張云暗暗了一聲,不知怎么的,就很想吻著自己的姐姐。

    他抓著雪紅,就吻了上去,吻得很專情著。

    一邊吻著,嘴里還一邊暗暗嘀咕著——姐姐。

    把雪紅抱得緊緊的吻著。

    吻了吻以后,雪紅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嘴里對著小云,暗暗了一聲——弟弟。

    在張云的眼里,雪紅和雪青,就是他的姐姐。

    其實在兩女的眼里也一樣,張云也是她們的弟弟。

    只是這份感情,弟弟不主動抒發的時候,兩個做姐姐的也難以主動抒發著。

    如今張云因為得到了兩個姐姐的感情和身體,所以再也控制不住著,抒發著這份感情。

    兩女也就控制不出了。

    “弟弟……”

    雪紅嘴里喊著,小嘴和張云吻得更加激烈了。

    “姐!吻弟弟的下面。”

    張云對一邊的雪青喊著。

    張云很喜歡自己的姐姐,吻自己的下面,因為那樣,他很有感覺。

    “知道了,老公……”

    雪青暗暗了一聲,就蹲了下去。

    親吻起了張云身下的東西。

    “要一口一口吻著,就像吻弟弟的嘴唇一樣,我喜歡姐姐這樣,吻我的下面。”

    張云對雪青交代著。

    “恩……”

    嘴里含著那東西,雪青答應著。

    一邊的李琴和單小蜜她們,忽然看到自己老公,心里抒發出來的姐弟之情,也是沒有想到著。

    幾女在一邊細細看著。

    也是一副欣喜的樣子。

    雪紅和雪青,對于張云的身體,雖然沒有什么大的挑逗動作。

    只是在張云的上面和下面細細吻著。

    但是張云的身體,就是很有感覺著。

    “兩位姐姐,換過來。”

    張云把雪青從自己的身下拉了起來。

    舌吻起了雪青著。

    “我臟……”

    雪青還沒把嘴里的話,說出來,小嘴就被張云完全堵住了。

    此時的張云,那管臟不臟的,他就想和自己的姐姐,好好舌吻著。

    誰也沒有想到,在床上的時候,姐妹兩個合力,也未必能交代出來的張云身體中精華。

    在兩個姐姐上下親吻下,張云倒是有了感覺。

    李琴和單小蜜,都是張云身邊的老人了。

    張云要爆發前的前兆,兩女是很熟悉著。

    感覺著自己的老公要爆發了。

    李琴二話不說著,托著一邊的徐一一,就趴了下來。

    脫著自己的褲子不說,還脫著徐一一的褲子。

    “大姐,干嘛啊?”

    徐一一顯得不懂著。

    明明是雪紅和雪青,在和老公親熱,怎么大姐,卻要扒她的褲子。

    此時的李琴,已經來不及解釋了。

    自己和單小蜜,顯得明白著,直接把褲子扒掉了。

    等待著老公的注入。

    “老公,別浪費了。”

    李琴喊了一聲。

    這一聲,把張云從姐弟的感情中,給喚醒了過來。

    “噢……”

    當他醒悟過來的時候,身體已經在這美好的感覺中,要爆發了。

    張云也挺珍惜自己的種子著。

    他這種子隨著他身體能力的提升,已經越來越難以付出了。

    如今在兩位姐姐的誘惑下,有了付出。

    他自然也想著好好利用著。

    “李琴老婆,屁股翹起來。”

    張云嘴里喊著,壓在了李琴的身上。

    還沒打兩槍著,李琴就說道著——一一,一一那里。

    “噢……”

    張云點頭著。

    此時的一一,已經完全明白了,自己的大姐,為什么要讓自己趴下來,而且把自己的褲子給扒掉著。

    因為老公要爆發了。

    看著自己的老公,馬上要壓過來了。

    徐一一的小屁股,主動著高高翹了起來。

    小身體,也是微微下伏著。

    張云打算好了,給眼前這三個準備好了的老婆,下種子著。

    可是千算萬算,他沒有算到,到外面去打水的美青和美云,帶著自己的老媽進來了。

    和兩個兒媳說說笑笑的,張云的母親,走進門一看,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兒子,**著身體,騎在自己一個兒媳的身上。

    看著這樣的事情,張云的老婆,忙是羞紅著臉。

    “哎呦,天殺的,辦事,也不把門關上著。”

    張云的老媽,掩面而逃著。

    張云的話,因為自己老媽的出現,身體里剩下的東西,也就全部便宜了徐一一了。

    “我靠……”

    辦好事情后,張云也是無奈了一聲。

    雖然自己辦得事情,是老媽想要他辦得,可是當著老媽的面,把這種情景展現出來,卻是他和他老媽,都不愿意的。

    “呵呵……”

    李琴和單小蜜她們,看著張云臉上尷尬的神情,嘴里笑著。

    示意著美青和美云把熱水還有毛巾拿過來,幾個女人,合力著幫張云洗澡著。

    “還不把門關好了,媽來了,搞不好,待會爸也來了。”

    李琴這話一說,房間里的幾女,笑得更加開心了。

    “老公!媽看見了,就看見吧,畢竟這事,也是她要求的,雖然有些難堪,但也無傷大雅著,畢竟媽,也是經歷過的嘛。”

    李琴勸慰著張云。

    同時目光看著一邊的雪紅和雪青。

    看著兩女,待在一邊,默默臉紅著的樣子。

    “老公,把她們兩個,帶在身邊吧。”

    李琴忽然提出了一個要求。

    聽著李琴的話,張云臉上不好意思著。

    想著剛才,完全把雪紅和雪青,當姐姐一樣的對待了。

    感覺有些像是**了,感受著這樣的情況,自己也不好意思著。

    張云心里承認,自己是把雪紅和雪青,當成了親姐姐一般對待著。

    剛才自己那么快交代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可張云畢竟是社會上,一個正常的男人,這種**的念頭,在腦海中,一個閃現后,心里更多的是一種慚愧。

    “兩位姐姐,我剛才……”

    “你剛才怎么了?”

    雪紅聽得出來,張云想要說什么著,所以就先說出口著。

    “我們姐妹倆,是你的女人,把想怎么玩我們,想把我們當成什么身份玩,你都是有權利的,你無需自責什么著。”

    雪紅說著話,走到了張云的身邊。

    “大過,我們不是親姐弟,所以不要緊的,再說了,我喊你弟弟的時候,給你身下親吻著,姐姐我也是比平常興奮很多著。”

    “沒有血緣關系,又能讓彼此更加快樂,喊幾聲姐姐弟弟著,無傷大雅著,我們家里人知道就行了,外人又不知道著。”

    在雪紅的話語下,張云心中的那份虧欠,就少了許多。

    “知道了,雪紅姐。”

    張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老婆!還是讓她們待在常州市吧。”

    “為了我身體種子的事情,總不能,把她們兩個,一直放在我身邊,讓她們和我扮演這種姐弟戀情吧。”

    張云對李琴暗暗說著。

    心里也明白,李琴為什么要求自己把雪紅和雪青,帶在身邊。

    就是為了讓他身體,更容易把種子貢獻出來。

    “知道了。”

    聽著張云的話,李琴打了他胸口一下著。

    同時拍了拍,一直趴在地上的徐一一。

    “屁股翹那么高干嘛,還不起來了。”

    “大姐,人家說,剛剛做好這件事情,女人身體,是要趴著一會兒的,這樣更容易受孕。”

    聽著徐一一傻傻的話,李琴和單小蜜嘴里笑著。

    微微重了一點,拍了一下徐一一的小肥臀著。

    “該進去的,剛才早進去了,起來吧,總這樣趴著,也不像話。”

    李琴還是把徐一一給拉了起來。

    因為剛才的那一陣尷尬。

    張云在幾個老婆服侍下,擦洗身體一邊后。

    穿好了衣服,待在房間里,足足小半個小時,要不是自己的父親過來叫門,讓自己和自己的老婆們出去吃飯,張云絕對是不好意思先出去著。

    張云帶著自己的老婆們,來到了自己家的灶間。

    臉色有些害羞著,看了看自己的母親和自己的父親。

    “看什么看!你辦得事情,是正事,只是以后,記得把門關上了。”

    張云的父親,說了張云一句。

    “噢,噢……”

    張云忙是回答著。

    一邊張云的母親,扒拉了幾口飯,本來一直不想說話著,但是似乎心里有話,憋不住,還是對張云說了起來。

    “一一身子這么嬌小,你還騎著她啊?不把她身體騎壞了。”

    張云母親這話一說出來。

    張云尷尬死了,徐一一更是尷尬著。

    李琴和單小蜜的話,則是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美青和美云,雪紅和雪青的話,則是偷偷笑著。

    可因為笑得是自己的婆婆,又不敢笑出聲著。

    一時間,飯桌上的場面,怪異到不行了。

    張云的父親,更是暗暗盯了自己的老婆一眼。

    “吃飯,吃飯。”

    被自己的男人這么一說,張云的母親,無奈著,只好吃飯了。

    接下來這一頓飯,就在尷尬的氣氛中結束了。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