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53章 家庭服裝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雖然早上的經歷有些尷尬著,可畢竟是在家里發生的。

    這樣的事情,家里人知道,又不會到處亂說著。

    所以的話,張云的心中,也只是尷尬了一陣。

    并沒有覺得什么。

    吃過了早飯,大概在家里坐了一個小時的時間。

    因為知道自己的兒子和兒媳要走了。

    家里的氣氛,就稍微顯得沉悶著。

    張云的母親,給張云準備著家里一些自制的小菜。

    交給著張云的兒媳們。

    這個兒媳說幾句,那個兒媳說幾句著,都是顯得不舍著。

    張云和他的父親,則是在門口抽著悶煙。

    “如今正是你拼搏事業的好時候,以后也不用常回家,看我們兩個了。”

    “我們兩個身體好,不需要你關心什么著。”

    聽著父親的話,張云點了點頭。

    把自己在常州市家里,五個大小老婆的電話號碼,都留給了自己的父親。

    “這個叫麗榮,是我常州市幾個老婆中,主事的。”

    “爸,以后家里有什么事情,你就找她,她會第一時間給你解決的。”

    “麗榮,于婷婷,于優優。”

    張云的父親,暗暗念叨了幾句。

    嘴里沉思了一聲。

    “小云啊!你年輕,身份地位在社會上又高,這樣的情況下,娶十來個老婆,弄十來個情婦,玩玩,那也是應該的,只是你第一年,就得了那么多姑娘,這樣不好。”

    “雖然說,在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眼里,女人就像是東西,可以換來換去,玩來玩去著。”

    “今天玩膩了幾個,明天再買幾個,那是很便當的事情。”

    “可是女人也是人,在玩她們的時候,要是和她們有感情,這樣的話,更好。”

    張云的父親,說道著張云,在婚姻上,需要注意的事情。

    “爸,自然希望你開枝散葉著,替咱們張家,弄成一個人丁興旺的局面,但爸,更希望你把家庭的和睦,放在第一位。”

    “多少有錢人家的老爺,就因為不注意這一點,弄得家里雞犬不寧著,有家不能回。”

    “爸,我知道了。”

    父親的關心,那都是出自肺腑的。

    張云屏氣凝神的,好好聽著。

    “我也看了,你帶回來的七個老婆,都是很不錯的,素質高,姐妹感情也好,這樣的家庭,你可不能負了她們七個。”

    “不僅要對她們好,而且要把以后帶進家里的女人,讓她們也看看,不要因為帶回來一顆老鼠屎,壞了你的家庭。”

    “恩,恩……”

    這些道理,張云都懂。

    可是父親要說,張云只能是不停點頭著。

    從老家離開,這樣的事情,還是要進行的。

    早上九點的時候,想著到常州市,還要安頓一下那里的家,張云不得不起身著。

    帶著七個大小老婆,父母跟在自己的身后,手中大包小包,拿得很多。

    父母總是這樣,兒子出躺遠門,什么東西都要給兒子帶上著,生怕外面,這些東西都無法買到一般。

    “爸,媽!我不在的時候,你們要保重,家里出了什么事情,盡管跟我打電話,或者常州市的幾個老婆那里打電話,不要怕麻煩我什么的,你們要是出了事,那才是讓我最心痛的事情。”

    張云站在自己那輛商務車前,跟自己的父母,做著最后的道別。

    “恩,恩,恩……”

    張云的母親,還是哭了。

    看著自己的兒子,還有自己的幾個兒媳,哭得稀里嘩啦著。

    張云的父親,也眼眶微紅著。

    受不了這種與父母分離的感覺。

    張云示意著美青,把車開了出去。

    張云不想被自己的老婆們,看到自己眼眶紅了的事情,所以上了車后,一直躲在車子的角落里。

    “老公。”

    雪紅和雪青,陪著他。

    知道著他的心情。

    “老公,我給你親親下面吧。”

    雪紅對張云暗暗說著。

    在眼前這個世界里。

    老婆給老公親下面,也是一種很普遍的男女接觸方式。

    像是一種安慰,也像是一種彼此心靈的交流。

    雪紅嘴里的親,并不是以讓張云身體舒服為目的親。

    只是像親吻一樣的親。

    女人最是多愁善感,自己老公和公公婆婆分離時的那種傷感,張云的老婆們,心里都有感觸。

    如今她們都是張云的女人了,這公公婆婆,也就是自己的爸爸媽媽了。

    雖然和這兩個爸爸媽媽之間,感情還沒那么深。

    但是簡短的接觸下,張云的女人,被張云父母身上,那種質樸的感覺,深深感動著。

    所以張云心里傷心,張云的老婆們,心里也傷心著。

    雪紅親吻著張云的身下,心里感覺安穩著,沒有像剛才那樣傷心了。

    雪紅親完了,一邊的雪青也親了上去。

    兩女此時的心情,都想依靠著,這樣親吻老公身下的方式,得到些許的安穩。

    張云的老婆中,有些能忍住悲傷,有些不能。

    不能的當中,有主動過來揉住張云的,也有跪在張云的身下。

    小嘴親著張云的那里,就感覺是在和自己的老公小嘴親吻一般。

    用著這樣的方式,讓自己的心情好受著。

    很管用,溫情的親吻下。

    臉上悲傷的幾個老婆,很快心情都稍微回轉了一些。

    商務車內的音樂,在開上了高速路后,變得輕緩了不少。

    車內幾個張云的老婆,隨著那音樂聲起。

    心情也好了許多了。

    “老公!今天我們去你常州市的家,看一下,看看還需要在這個家里添置些什么著,另外的話,你要帶我們七個,還有麗榮她們三個,一共十個,去常州市成衣店,選幾套家庭用裝,另外的話,貞操帶,也要給我們每個人,都挑幾套了。”

    李琴嘴里暗暗說著。

    “家庭用裝?”

    什么是家庭用裝,張云這里知道。

    就是像這次,跟張云一塊回老家是,男人的老婆們,穿得衣服。

    要統一,上去,就像是一個家庭里的女人樣子。

    這樣的話,自己的男人,也有面子著。

    家庭用裝,除了這種陪自己老公一同回鄉下老家時穿著外,云都市老婆和常州市的老婆,聚在一起的時候,也是可以穿著。

    這樣的話,兩邊的老婆,穿著同樣的衣服,在一起的話,姐妹之間的感情,交流起來更加方便一些。

    另外看著對方身上和自己身上同樣的衣服,姐妹之間,一個家庭的觀念也會更加的深。

    所以家庭用裝,這種事情,在快活世界里,也算是蠻重要的事情了。

    如今,張云的家,也大了,老婆也多了。

    這種家庭用裝的話,正規的,需要買幾套。

    可以在需要全家人共同出席的活動時穿著。

    香艷的,專門用來勾引自己老公**的家庭用裝,也需要買幾套著。

    畢竟是一家子的女人嘛。

    穿得同樣香艷著,陪在自己老公身邊的話。

    也是蠻能增加姐妹間相互感情的。

    當然,也能讓自己家的老公,更加快樂著。

    至于貞操帶這類的事情。

    張云卻是頭一回聽說。

    “怎么還要給你們買這東西啊?”

    張云嘴里不懂著。

    “呵呵……”

    聽著張云的話,一邊的李琴和單小蜜,嘴里都是笑著。

    “你不再常州市的時候,這里的五個老婆,你放心她們嘛?”

    “不把她們的身體鎖住,你心里不擔憂啊。”

    李琴說了張云一句。

    “是呀,雙休日你不在云都市,我們云都市的這五個,你難道也不用貞操帶鎖著啊。”

    單著張云。

    “老公不在家,給自己家里的女人呢,鎖上貞操帶,這是古往今來,最普遍的一件事情了,你竟然還不在乎著。”

    李琴和單著張云。

    “你們這幾個女人,我放心,不需要用那種東西,鎖你們的身體了。”

    張云暗暗說著。

    不想太為難自己的老婆著。

    聽著張云的話,車上的七女,心里都是蠻感動著。

    可是感動歸感動,一些事情,七個女人,還是要跟張云好好說清楚著。

    “老公!醫院里,到縣里和市里,做專家門診的男醫生,給留守在云都市醫院的大小老婆,鎖貞操帶,是一種風俗,不是你相信我們,就不用給我們買的。”

    “帶著貞操帶的女人,身體走路會動作很小著,別人一看就看出來了。”

    “我們要是在你不在家的時候,身上不鎖上貞操帶的話,我們一走路,就會被她們看出來了。”

    “那時候,她們就會以為我們幾個,是不被你喜歡的女人。”

    “因為老公喜歡的女人,怎么可能在老公離家的情況下,不給自己的女人,鎖上貞操帶啊。”

    李琴暗暗說著。

    “這是無法理解的一件事情。”

    “而且的話,現在的貞操帶,都是裝著遠程震動裝置,和視頻傳送裝置的。”

    出門在外的老公,可以隨時隨地,通過手機視頻傳送,查看自己的老婆身上貞操帶,是不是牢固著,而且的話,對這個老婆喜歡的話,會通過手機自帶的程序,調控自己老婆貞操帶上的震動器,**一下自己的老婆。

    通過手機視頻,享受一下。

    “要是那個女人,一天之間,上班的時候,沒被自己的老公,用遠程控制的震動器,玩上三四回著。醫院里的那些三八婆們,肯定會看不起她著,說她是不得寵的女人。”

    李琴說了那么多,就是想讓自己的男人,給自己購置幾套貞操帶著。

    而張云的話,聽著自己老婆的話,心里暗暗驚訝著。

    沒想到,這里的世界,還有這樣的爛規矩。

    “不買不行啊?”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句,有些不情愿著。

    “肯定不行的,你不想讓我們姐妹十個,被醫院里的人看不起的話,你就要給我們買,而且買了以后,鎖在我們的身上,每天還得用自己的手機,玩我們,一天至少要三到四次著。”

    “在家里的時候,不玩我們不要緊的,反正也沒人看到著,但是在我們上班的時候,你一定要多玩著,因為這樣我們就在醫院里,有面子著,人家也知道我們姐妹,是得到你喜歡的女人。”

    李琴跟張云解釋著。

    “這……”

    雖然說入鄉隨俗,可這俗,張云還是有些為難著。

    可是想著,都是為了自己的老婆好,給自己的老婆長臉。

    當然了,自己的話,多少也能在這個過程中,獲得一些快樂。

    想著這樣的事情,張云也就暗暗答應了自己的老婆們。

    “好吧,到了常州市,就給你們十個,每人都買幾套著。”

    “謝謝老公。”

    李琴嘴里開心著。

    “老公,到時候到了店里,買貞操帶的時候,你要給人家親自試穿著。”

    單小蜜的話,則是向張云提著要求。

    “傻妹妹,什么型號的貞操帶適合我們姐妹的身體,肯定是讓老公幫我們試穿出來的,而且那貞操帶上,裝上去的震動頭大小和頻率,也是要老公試過以后,才可以的。”

    “即要他玩起來滿意,又要我們姐妹身體又能適應住的那種,才可以。”

    說通了自己的老公。

    李琴心里顯得蠻高興著。

    雖然說自己的老公,有時候有些木訥著,但是在關系到幾個老婆身上的事情時,自己的老公,還是顯得蠻爽快著。

    說一說,就答應了。

    “還算是個蠻開明的老婆。”

    李琴心里暗暗了一句。

    對著身后幾個,隱隱聽到,自己老公不愿意給自己購置貞操帶而傷心的姐妹們,看了一眼。

    示意著她們,一切都搞定了。

    她們可以像這個世界,正常的女人一樣,在老公不在家的時候,有貞操帶戴在身上了。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推薦閱讀:鄉村艷婦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