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58章 七仙女的嬌笑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依依不舍著,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臨走前,在麗榮的要求下,張云還給常州市這邊的五個老婆,好好整理了一下身下的貞操帶著。

    把貞操帶鎖得更緊了一些。

    里面的震動球的話,也是在幾個老婆的要求下,多塞了幾種樣式的。

    就是方便著,張云回去的時候,可以玩得花樣更多一些。

    “老公。”

    張云還沒從自己的家門口走出去。

    麗榮和雪紅她們五個。

    上面吻著,下面吻著。

    和張云做著深深的道別。

    幾分鐘的深吻之后。

    張云還是帶著李琴她們下樓了。

    麗榮和雪紅她們,則是一路跟著。

    小手牽著自己丈夫的大手著。

    臉上的表情,也是顯得悲傷著。

    “回去了,一定記住,有空的時候,用手機玩玩我們姐妹幾個,讓我們姐妹幾個,知道你心里還有我們著。”

    麗榮對張云要求著。

    “小云。”

    雪紅和雪青,沒有多說話著。

    看著張云上了車,在車窗外和張云,激烈擁吻著。

    于婷婷和于優優的話,則是暗暗抓著張云的大手。

    心里對于張云,也滿是不舍的感覺。

    “好了,好了,搞得跟生離死別似的。”

    張云有些受不了著。

    嘴里暗暗了幾聲后,示意著美青把車子開上了路。

    可是他的心中,對于這常州市的五個老婆,已經深深印在了心中了。

    車子一出小區,張云的身體,就靠在車子座椅上,嘴里無奈了一句。

    “老子要是一個億萬富翁就好了,把手中的老婆,就養在一個大屋子里,也不用這幾個老婆,養在這個城市里,那幾個老婆,養在另外的城市里了。”

    張云嘴里暗暗說著。

    “你是醫生,而且是大醫院的優秀男醫生,這種家庭拆分出來的情況,是無法避免的。”

    李琴說道著張云。

    “還好啦,麗榮幾個姐妹就在常州市,你真是很想她們的話,叫她們過來一下,也是方便的。”

    “是呀,想她們了,可以讓她們過來嘛。”

    想著這里,張云心里微微傷心的感覺,也就少了許多。

    兩天兩夜,對于常州市的造訪,讓張云感覺微微有些累著。

    坐到了車上,沒有多久的時間,就睡下了。

    一家六口人,回到云都市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

    在幾個老婆的推動下,張云也在車上醒了過來。

    在來常州市前,張云向自己的師母,抱怨了一下,自己宿舍房間太小的問題。

    張云的幾個師母,都是挺熱心的女人。

    二話不說著,就讓醫院后勤部,在休息日的時候,給張云一家人,騰出了一個比較大的宿舍房間。

    住上六七個人,都沒問題的那種。

    張云的幾個師母,張云還真不知道該說她們什么好了。

    自己只是稍微提了一下,她們可好,給張云足足申請了三間連在一起的宿舍房間,而且每間房間的空間,都顯得很大。

    還特意要求,讓醫院后勤部,給每間房間里,添置了一張,可以睡下六七個老婆的,三妻四妾床。

    因為是可以多娶老婆的世界,所以這個世界的床,也有比較大號的。

    三妻四妾床,就算是這個世界,相對大號的床了。

    師母們一片心意,張云自然是感激。

    可是過分的心意了,張云也無奈。

    有了一家人可以待的地方后。

    張云的老婆們,可是忙開了。

    從各自的家里,搬著東西,往這個新家帶著。

    看著新家的旁邊,還有兩間屋子,也是自己老公的。

    看著這樣的情況,這些老婆二話不說著,什么幾雙鞋子,幾身衣服,霸占在那兩間屋子里。

    先是地方占住了,到時候醫院說沒人住,想要收回去的時候,也就不是太敢了。

    醫院的后勤處,那也是看人臉色的部門。

    一般的小科室,小領導,他們也是秉公執法著,可是一旦遇到像張云這種,從胸腦外科出來的醫生,哪怕是實習生,就怕得要死。

    張云那幾個老婆們,算是看清了醫院的真面目,所以霸占那兩間左右的房子,一些小小的道具用上,也就搞定了。

    老婆們忙碌著,張云可不管那么多了。

    一個人躺在那張三妻四妾床上,呼呼大睡了起來。

    張云也不知道,那晚自己的老婆們,忙到了多晚,反正自己這一睡,就是睡到了早上五點多的時候。

    在老家的時候,張云堅持練習著刀法,回到了云都市醫院。

    不用說,張云自然是繼續練習著刀法著。

    張云起了個大早,花了近兩個小時的時間,在醫院下面的小公園里面,好好練習了那套抽風刀一下。

    把自己原先三秒的停息時間,增加到了四秒,隱隱之間,似乎馬上要達到抽風刀圓滿境界的五秒了。

    回到了醫院,張云的生活狀態,也就漸漸步入了正規了。

    陪著老婆們吃飯,送著李琴和單小蜜,到醫院門口,去讀書。

    然后帶著自己的三個貼身粉護,回到醫院病區,上班著。

    到了vip病房八樓的科室中。

    張云遇到了魚龍兵。

    魚龍兵整個臉,此時像是打了霜一般,鐵青著。

    “老三,咋了?這么沒精神著。”

    看著魚龍兵如此的摸樣,張云問著。

    “哎!末日來臨了。”

    魚龍兵嘴里嗚呼了一聲。

    平時玩手機游戲的他,坐在辦公桌上,一點精神也沒有著。

    “老四,老四。”

    曹云德辦公室里的七仙女中的幾個,朝著張云招呼著。

    “呀!李姐,叫我啥事啊?”

    這七仙女,張云雖然不能全部叫出全名著,但是對方的姓,他這里記得都已經很清楚了。

    知道這七仙女都是孤家寡人著,自己的老大,也放話著,叫他那幾個徒弟,能收著就收著。

    也算是替天行道,可憐著這些大齡粉衣姑娘了。

    有著這樣的原因,張云對她們自然是不客氣著。

    上來,就擠進了這七仙女座位中。

    “云姐,身上好香啊?噴了什么好香水啊。”

    “呀,李姐!你穿得這么暴露,也不怕老大說你影響科室觀瞻著。”

    說笑著,張云就吃著這七仙女身上的小豆腐。

    “找死啦?”

    七仙女也是愿意和張云打鬧著。

    “一一,你也不過來一下,你家這口子,老占我們姐妹的便宜。”

    其中一個粉衣護士,對著站在門口位置,和魚老三還有許一軍身邊幾個粉護說話的徐一一說道著。

    “喲!我要是真開口說了,搞不好有人又要在我們姐妹背后,嚼舌根子了,說我們善妒,怎么好配給這么好的醫生當貼身粉護呢。”

    徐一一嘴里暗暗說著。

    “張老四,你家的小蹄子,看來是越來越會說話了,你也不管著一點。”

    說不過張云的老婆徐一一。

    那粉護就說起了張云了。

    對于科室粉護之間的斗嘴,張云能說什么著。

    只能是打著哈哈過去了。

    “咋樣?聽說你這次去常州市,收獲頗豐啊。”

    其中一個女粉護,示意著張云把手機拿出來。

    “干啥?”

    “張老四,還能干啥,你清晨的時候,不給你常州市的老婆們運動一下啊,讓她們的身子,也好好想想你這個老公啊。”

    顯然這七仙女,是老江湖了。

    知道張云的手機上,是裝有那種遠程控制老婆的程序著。

    想要替張云,來玩玩那五個常州市的老婆。

    “你們這幾個,老大還真是沒說錯,留你們在這里,還真是危害人間著。”

    張云說笑著七女。

    “怎么?你是想,為民除害?”

    “行呀,有膽子,就把我們這七個害,除了啊?”

    這七仙女越說越大膽著,張云都有些吃不消著。

    “對了,魚老三到底咋了?怎么整天都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開完了玩笑話,張云向七仙女詢問起了正事。

    “能干嘛?還不是擔憂自己,過不了實習醫生考試那一關,成不了我們云都市醫院的正式醫生唄。”

    七仙女中的一個,暗暗說著。

    嘴里的口香糖,嚼來嚼去著。

    “不至于吧,過不了這關,不是縣級醫院和地區級醫院,肯定會收的嘛。”

    張云顯得想不通著。

    “我也搞不清楚,可能這家伙,對自我要求比較高吧。”

    對于魚老三的事情,眼前這七仙女,顯得沒什么興趣著。

    張云看著魚老三垂頭喪氣的樣子,心里還是有些好奇著,所以想去問問他。

    可是還沒過去著,科室的老大,曹云德就進來了。

    老大來了,張云也就只能站起來,安心聽講著。

    曹云德依然是雷厲風行著,進來后就是一通說道著。

    說得也是半句廢話沒有,都是一些醫院工作,需要注意的地方。

    說完這些話,張云本來以為今天沒自己什么事著,可以去器材室,再好好練習一下模擬手術。

    看看自己抽風刀實力提升后,自己的模擬手術分數,能不能提高著。

    可是……

    “老四,你過來。”

    曹云德在開完會后,特意把張云給招呼了過來。

    “老大,有事啊?”

    張云感覺有些突兀著。

    “你跟我去開一次醫院常務會議。”

    “啥?常務會議。”

    張云還說著話的時候,曹云德就已經走出了房間。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云只好馬上跟著。

    常委會議,不是醫院的幾個黨委會的常委還有幾個重要部門的主任醫師可以參加嘛,我怎么也有資格參加了啊?

    張云顯得不懂著。

    看著徐一一她們跟了過來,張云忙是讓她們回自己科室等著。

    “你在常州市醫院應聘助理醫生的時候,是不是在他們醫院,做了一個模擬手術啊?”

    曹云德一邊走著,一邊問著。

    “是呀,老大,不會是因為我沒把這件事情,向院方匯報,所以……”

    張云有些害怕著。

    “雙休日是醫院給予醫生的休息時間,這段時間里,醫生們愿意去賺錢還是休息著,院方管不了你的。”

    “放心吧,院方不會因為這樣的事情,對你處分的。”

    曹云德嘴里解釋著。

    “是因為,你在常州市醫院的模擬手術視頻,被人掛到了上去。”

    “掛到了上,我不會是出名了吧?”

    張云暗暗了一聲。

    “切,你小子,又不是帥哥,做什么美夢啊。”

    曹云德說了張云一句。

    “社會上普通人,是看不懂這種模擬手術的視頻,不過這個視頻被掛上去后,行業內,你算是出了點小名了。”

    “啥,還真出名了。”

    張云沒想到著。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