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61章 二姐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知道了,張醫生,我一定會替你安排的。”

    三太太嘴里笑了笑。

    “張醫生,幾位小姨太太,那我就先告辭了。”

    三太太說著話,從張云的辦公室里離開了。

    “小姨太太!”

    徐一一暗暗了一句,臉上顯得高興著。

    “怎么了?不習慣別人喊你小姨太太啊?”

    美云開著徐一一的玩笑。

    “不是拉,只是感覺怪怪著。”

    徐一一嘴里暗暗說著。

    “不過,想了想的話,也感覺蠻不錯的,小姨太太,呵呵……”

    徐一一傻傻的笑著。

    張云和自己的幾個老婆說了幾句,然后的話,把自己的主要精力,就放在了練習模擬手術上面。

    徐一一她們三個,則是整理著眼前的辦公室。

    另外的話,留一個姐妹,一直在張云的身邊,幫張云擦著額頭上的汗水。

    做外科手術,不管是真實的,還是模擬的。

    都是一種需要自我精力大量集中的事情。

    所以往往十幾分鐘的模擬手術后,張云就累得滿頭大汗著。

    時間匆匆過去著,大概到了下午兩點多的時候。

    在張云的命令下,一直在門口等著單二蜜和自己老丈人的美青,接到了他們兩個,帶著他們兩人來到了張云的辦公室里。

    “二姐!爸,你們來了啊?”

    張云也中斷了自己的模擬手術,來到了兩人的身邊。

    只是張云沒有想到,和單二蜜一塊來的,還有另外一個女孩。

    “小云,我在航空公司的好姐妹——盧小小。”

    單二蜜介紹著。

    “跟我一樣,也是個空姐。”

    聽著單二蜜的話,張云看了看這個盧小小。

    跟單二蜜介紹的情況一樣。

    這個盧小小的身上,有一種氣質。

    一種很文靜的氣質。

    身體站在一邊,顯得安安靜靜,甜甜美美著。

    “你好,張云。”

    張云主動介紹著自己。

    “你好,聽二蜜姐姐經常提起你,說你是大醫院vip病區的醫生,身份尊貴的很。”

    盧小小嘴里笑著。

    “本來以為,這樣高身份的醫生,肯定是玉樹臨風,可是現在看來,和普通的男孩,也差不多嘛。”

    這個盧小小的年紀,大概二十五六歲的樣子,比張云可是大了不少著。

    嘴里的話,也顯得很老道著。

    “呵呵,笑了。”

    見過了這個盧小小,張云把目光轉到了自己那位老丈人的身上。

    自己的老丈人身體顯得瘦弱著,坐在一張輪椅上。

    嘴里似乎說不出什么話來,只是對張云微微笑著。

    知道這個大醫院的醫生,就是自己的女婿著。

    “爸的病情,到底怎么樣了?”

    張云示意著一邊的徐一一,拿了一個聽診器過來。

    然后掛在自己的耳邊,聽著自己老丈人胸腔內的情況。

    “心臟病,血管硬化程度已經是三度了。”

    說起自己父親的話,單二蜜顯得臉色不好著。

    “三度了?”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

    手中的聽診器,也在自己老丈人的胸口,不停改變著位置,細細聽著。

    “三度了的話,要做的胸腔擴張手術,可是程度很深啊?”

    張云心里嘀咕了一聲。

    “這樣程度的手術,大醫院的普通病區,肯定是不敢接受著,以他們的能力,做這樣的手術,十個中有五個要掛掉著,加上這老丈人,身體已經虛弱成這個樣子了,如此情況下,要是讓普通病區的醫生來做,死亡率至少是八成以上。”

    張云心里判斷著。

    一般醫院,超過一成死亡率的手術,就不敢做了。

    就更何況像張云老丈人這種情況的。

    張云感覺自己在心臟血脈擴張這方面的手術能力也是一般。

    因為這一類的手術,使用縫合和解剖刀法的地方,不是太多,最多只是一半的樣子。

    另外一半的手術刀法,都是張云不熟悉的那幾種手術刀法類型。

    “小云,怎么樣?”

    單二蜜在一邊,細細問著。

    張云把聽診器從耳朵上拿了下來。

    臉上表情無奈了一下,拉著單二蜜來到了一邊。

    不想讓自己的老丈人,聽到著。

    “情況不是很樂觀啊?粗步判斷的話,爸要做胸腔擴張手術,這類手術,以爸血管三度硬化的情況來說,一般大醫院的普通胸腦外科,肯定不敢接的,要是vip病區的胸腦外科,接倒是敢接,但爸不是vip病區的病人,沒有入年費,所以這樣的病人,收治一例,需要的手術費用至少是這個數。”

    張云向單二蜜比劃了一下,伸出兩個手指,嘴里輕聲說道——二百萬。

    “這……”

    張云說得情況,單二蜜已經在別的醫院中,從一些醫生那里聽過了一邊,如今再次從自己的妹夫這里聽著。

    算是徹底信了。

    “二百萬!我們家,那里拿得出二百萬來啊。”

    單二蜜無奈了一聲。

    臉上也是顯得很痛苦著。

    看著單二蜜悲苦的表情,張云忽然想起了自己醫院,收治胸腦疾病的普通病患,讓自己作為實驗對象,進行外科手術的事情。

    想著這樣的事情,張云覺得,說不定對于自己的老丈人來說,是個機會。

    “二姐!你不如這樣,跟我去我們醫院報個名。”

    “報個名?”

    單二蜜顯得不懂著。

    看單二蜜不懂,張云就把自己,要在自己醫院普通病區,進行實踐手術的情況,告訴了她。

    “雖然說,我現在實際手術的能力,跟vip病區的老專家來說,還是差得遠著,可是跟一般普通病區的醫生來說,還是強了許多,再說了,要是報名這樣實踐手術,醫藥費這方面,醫院方面至少能降到十幾萬到二十幾萬的水平。”

    “十幾萬到二十幾萬?”

    單二蜜嘴里暗暗說著,顯得有些心動著。

    單二蜜在一邊思考了一陣后,對著張云說道。

    “這樣吧,我回去跟家里的大媽和二媽還有小媽商量一下,她們要是同意了,我們就來報這個名。”

    “行!”

    聽著單二蜜的話,張云點頭表示同意著。

    本來的話,單二蜜帶著自己的老爸來這里,是想再次檢查一邊的。

    但是張云覺得,檢查的話,已經沒有必要了,就勸著單二蜜早點回去,跟家里的三位丈母娘,好好商量一下。

    盡早拿出一個決斷來,畢竟醫院面向社會公開的十個實踐名額有限,估計的話,很快就會報名滿了。

    到了那個時候,自己的這位老丈人,張云估計,除了拿出那兩百萬外,真是回天無門了。

    張云送著自己的二姐和老丈人,還有盧小小,出了醫院大門。

    嘴里說著一些安慰的話。

    到了醫院大門的時候,單二蜜忽然想起了什么。

    轉頭忙是對張云說著——對了,晚上你有空嘛?

    “晚上?”

    張云暗暗了一句。

    “有空啊?怎么了?”

    張云顯得不懂著,不明白單二蜜為什么忽然會問自己這個問題。

    “有空的話,就好,晚上八點的時候,到醫院西面的那家西點咖啡館來,我有事找你。”

    單二蜜說著話,就推著自己父親的輪椅走開了。

    一邊的盧小小,不知怎么的,聽了剛才單二蜜對于張云的邀請,小臉微微紅了一下。

    離開了張云一些距離后,就小跑著來到了單二蜜的身邊,嘴里嘀嘀咕咕著,說道著什么。

    說著這些的時候,還顯得很興奮著。

    “搞什么啊?這么神秘。”

    張云看著這個情況,嘴里暗暗了一聲。

    帶著身邊的三個老婆,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面。

    張云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想著單二蜜離開時,對于自己的邀約,顯得有些不明白著。

    “二姐的話,好像離婚了,還是單身著?她該不會是……”

    張云心里疑惑著。

    想著單二蜜約他,會不會是想和他發生些什么。

    “不可能的,二姐不是那樣的女人。”

    張云想到這里,又馬上自我否定著。

    張云跟單二蜜接觸的雖然不多,但是她是個什么樣的女人,張云心里還是明白的。

    “她不是一個這么不要臉的女孩。”

    在這個世界里,妹夫跟自己老婆的姐姐,搞在一起,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有些丈夫的老婆,見自己姐姐嫁的男人不好,或者嫁的男人死得早,就會把自己的姐姐,介紹給自己的老公。

    給自己的老公,當小妾或者當情婦著。

    讓自己的老公,照顧著自己的姐姐。

    這些在這個世界,是常有的事情。

    可是的話,一般這樣的事情,都是做妹妹的主動介紹,并沒有說姐姐主動上來要求著。

    “二姐約我,到底是為了什么呢?”

    “而那盧小小,聽了這樣的話后,又為什么笑得那么曖昧啊?”

    張云心里苦惱著。

    想不出所以然來著。

    想不出,張云也就不想了,而是打了一個電話,給了單了一些她父親,來醫院看病的大體情況,當然最后,把單二蜜約會自己的事情,也告訴了單小蜜。

    張云是一個快活世界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

    這樣的男人,娶了幾個老婆,幾個小妾后,自然還可以再娶著。

    單二蜜的話,雖然結過婚,但是現在也離異了。

    算是孤家寡人。

    加上他們一個是妹夫,一個是姐姐的關系。

    并沒有血緣的連帶,如此的情況下,他們兩個要是戀愛的話,是可以大大方方著。

    有著這些原因,張云也就不怕,這個情況,讓單小蜜知道著。

    “二姐跟你約會?”

    電話里,單小蜜嘴里笑著。

    “倒是的,我早應該把二姐介紹給你了,按照姐妹照顧的原理,姐姐離了婚,妹妹嫁了一個好老公,是應該讓這個姐姐,過來跟我分享一下這個老公的。”

    說著這樣的話,單小蜜在電話里,笑得很歡著。

    “估計姐姐是憋不住了,想要紅杏出墻著,你呀,接住就是了。”

    “你……”

    張云跟單小蜜是想好好討論事情著。

    可她倒好,嘴里全是數落張云的話語。

    這讓張云氣著。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