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63章 情攻單二蜜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不會是讓我假裝一下盧小小的男朋友吧。”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

    “呵呵……你還真聰明。”

    盧小小手指點了點張云,嘴里笑著。

    “哈哈……”

    單二蜜也是笑了笑。

    “你要是不想假裝也行,我們家盧小小,也是很好泡的。”

    “二蜜姐。”

    單二蜜的話,讓盧小小嘴里氣著。

    “怎么了?死丫頭,你又不是名花有主的女人,我們家小云,此時的身份,難道配不上你嘛?”

    張云是大醫院vip病區,如日中天的男醫生。

    盧小小是大家族,情婦所生的小女兒。

    這樣相互的身份,也算是門當戶對的一對了。

    “不是的,二蜜姐,你也真是的,這次來,就是要談談,讓張醫生幫忙假裝我男朋友的事情。”

    盧小小嘴里急著。

    “我爸明天可是要舉辦家宴的,要是我和張醫生的一些事情,不說好,到時候很容易穿幫的。”

    “哎,哎,哎,我可還沒答應呢?”

    聽到這里,張云急了起來。

    “怎么了?我這樣的女人,讓你假裝一下我男朋友,你吃虧了。”

    盧小小白了張云一眼。

    “身份好,摸樣好,身材也這么棒著,這么好的女孩,你去那里找啊?”

    “這……”

    張云可從來沒有遇到像盧小小這樣的女人。

    竟然主動夸獎起了,自己身上的美貌來。

    “我服了你。”

    張云心里嘀咕著。

    “不是,這位姐姐!這事,不是說說那么簡單的。”

    “你老爸是奇美家族的族長,這樣的人,一旦發現我們兩個合伙騙他,你我是要死得很慘的。”

    在張云的記憶里。

    身居高位的男人,最痛恨的事情,就是身邊的人,欺騙他。

    就像古時候的皇帝一般,欺君就是死。

    “他要是一發火,你肯定在這四個姐妹中,失寵了,我這個小菜鳥醫生,他要是不記得,那我能逃過一劫,要是記得我,那還不被他玩死了。”

    張云給盧小小分析著情況。

    “所以的話,你最好的辦法,是想你父親澄清,你是沒有男朋友的事情。”

    聽著張云的話,盧小小白了他一眼。

    嘴里暗暗一聲——懦弱,沒種,怕死。

    聽著盧小小這樣的話,張云的自尊心可謂是被傷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不過,坐在一邊的他,在想著盧小小的身份時。

    感覺她這樣的身份,自己似乎可以利用到。

    “在三位姑姑的事情上,我的身份出面,一定是不夠的,但是要是帶著盧小不定。”

    對于盧小小要求自己,假扮她男朋友的事情。

    張云其實是不肯的。

    畢竟摻乎進這種大家族的事情,到時候會怎么樣,很難說。

    但是想著三位姑姑的事情,張云又覺得,盧小小這個女人,似乎可以借用到。

    一翻心里的權衡利弊之后。

    張云心里有了主意。

    “行!我答應假扮你男朋友一次,但是你也要同意,到時候也幫我假扮一次。”

    此時的盧小小,正因為張云不答應她的條件,而苦惱著。

    此時張云忽然來了這么一句。

    她的心里也就高興了起來。

    “咋了!你也有父母要哄啊。”

    “還是覺得家里的老婆都太丑了,想找一個好一點的,充充場面啊。”

    盧小小嘴里得意著。

    “我老婆漂亮不漂亮,你今天又不是沒看到,能比你差啊。”

    張云說道著盧小小。

    “那三個我是看了,可是身材和,容貌上,確實沒我好啊。”

    “最多,兩個加起來,拼我一個。”

    “撲哧……”

    盧小小的話,讓一邊的單二蜜,都是笑得不行著。

    “好了,好了,你們現在有空,就稍微對一下,相互的一些情況,免得你們家老太爺問起來,情況有出入著。”

    單二蜜說道著兩人。

    盧小小想著這樣的事情,也就沒了辦法,不和張云斗嘴了,而是相互把各自的一些情況說了出來。

    還有就是相互怎么認識的,怎么在一起的事情,也先編造著。

    “什么嘛!你占我便宜,我就說我們剛剛認識,才沒有跟你住在一起已經兩個月的事情呢。”

    聽著張云的一些建議,盧小小不答應著。

    “我說大小姐,你上次跟你老爸,提我的事情,已經是一個多月前,如今這社會,談戀愛,沒發生關系,堅持兩個月的,有嘛。”

    “有,有,有,就是有。”

    盧小小,顯得不示弱著。

    “吃老娘豆腐。”

    還暗暗白了張云一眼。

    “非要跟老娘發生關系。”

    “我靠……”

    張云那個心里氣得啊。

    “好了,好了,大家都退一步,就是談了一個月,在一起也一個月了。”

    一邊的單二蜜看著這對活冤家,嘴里笑著。

    就出面調和著。

    在單二蜜的調和下,兩人終于各退一步著。

    大概著,又在咖啡館里,說好了一些事情后。

    張云假裝盧小小男朋友,參加奇美家族宴會的事情,也就算是訂下來了。

    說完了這些事情后,張云也就不是那么理著這個盧小小。

    而是把聊天的目標,變成了一邊的單二蜜。

    說道著自己老丈人的一些事情。

    “是嘛!家里三位媽,都同意了啊?”

    聽著三位丈母娘,已經同意了,讓自己老丈人,報名自己醫院實踐開刀這樣的事情。

    張云顯得高興著。

    “這樣的話,爸的病,是有希望了。”

    一邊的單二蜜,看著張云臉上激動的樣子。

    心里溫馨著。

    知道自己這個妹夫,是真關心自己父親的病情著。

    “小妹還真幸福,遇到了這么一個真心實意的男人。”

    單二蜜心里嫉妒了一下。

    “二姐!你離婚多久了。”

    張云忽然轉了一個話題,問著單二蜜。

    單二蜜身上的孝心,讓張云蠻欣賞著。

    加上單二蜜的身份,是一名老資格的空姐,而且是很成熟的少婦空姐。

    身份加自身的女人類型,都是張云喜歡的那種。

    隨著張云身份的不斷提高,張云家里的老婆隊伍,自然會不斷壯大著。

    張云為了自己以后老婆隊伍的素質考慮。

    像自己二姐這樣優秀的女人,能娶進來的,張云自然是不會遺漏掉的。

    所以就有心,想和自己的二姐,增加一點感情著。

    “三年了,怎么?忽然問我這樣的問題。”

    單二蜜抿了一口咖啡,看著張云。

    “不是了什么吧。”

    單二蜜怕自己的妹妹,慫恿自己的妹夫,來追求自己。

    這樣的事情,她在自己的身邊,也見過蠻多起的。

    單二蜜雖然不介意著,但心里總不是個滋味。

    “畢竟是妹妹為了照顧自己的姐姐,才慫恿的自己老公,并不是這個男人,真喜歡這個女人,才來追求的。”

    “沒呢?她能說什么,我自己想問一下。”

    張云的目光,直視在單二蜜的目光里。

    讓單二蜜的身體,產生出了一種,緊張的感覺。

    “我,我……”

    單二蜜一時間說不出話來著,目光看了對面的盧小小一眼。

    盧小小很鬼,一眼就看出了此時兩人之間正在發生的事情,所以轉過頭去,雙腳搭著,手里一杯咖啡捧著。

    當什么事情沒發生的樣子,看著櫥窗的外面。

    “二姐,你別緊張,我只是問問,這也只是一種風俗,我要是不對你關心的話,別人會說笑我們倆的。”

    張云解釋著。

    “風俗……”

    單二蜜暗暗了一聲。

    臉色顯得有些不舒服著。

    “原來是因為風俗啊。”

    “對,風俗是一點,自我的因素也是一點。”

    張云老實交代著。

    讓自己直接對自己的二姐,說自己喜歡她。

    張云暫時還沒這個勇氣。

    但是小小的暗示,還是可以給自己的二姐提著。

    “你的因素。”

    聽著張云這樣的話,單二蜜的小臉,微微而笑著。

    難過的心里也好受多了。

    “二姐,好了,也差不多了,我送你們兩個回去吧。”

    張云看看時間差不多了。

    就站起了身,建議著。

    “恩!不用你送了,我們兩個自己能回去的。”

    單二蜜拉著盧小小,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目光中幾分不一樣的感覺,看了張云一眼。

    張云也顯得很明白著,伸手在單二蜜經過自己身體時,抓了單二蜜小手一下著。

    讓彼此的心情,都是微微興奮著。

    張云送著兩女,出了咖啡館。

    在門口的時候,盧道著張云——明晚的時候,參加宴會,可不要再這幅德行了。

    盧小小指了指張云身下四角褲的樣子。

    “知道了,大小姐。”

    張云對著那盧小小點了點頭。

    心里鼓足了勇氣,把自己的二姐,單二蜜的小手抓住了,就在眼前的街頭。

    “呵呵……”

    盧小小見到了這種情況,嘴里暗暗一笑。

    “小子,這方面倒是蠻有勇氣的嘛。”

    盧小小心里嘀咕了一聲。

    “二蜜姐,我在前面等著你啊。”

    說著話,盧小小扭著她那身后的小肥臀,就此走開了。

    “你,你干嘛啦。”

    單二蜜臉上害羞著。

    想要從張云的手中,把自己的小手掙脫,卻不能著。

    因為張云抓得實在太緊了。

    借著路燈下的光芒,張云看著自己的這個二姐。

    常年空姐站姿的培訓下,讓單二蜜的身體,無時無刻,不是挺拔著。

    姿態也是顯得很優雅著。

    一身簡單的連衣裙下,她的胸前微微鼓著,身后的臀部,也是凸起著。

    腳下五公分高的風涼式高跟鞋,踩在她的身下,讓她的身姿,幾乎到了張云鼻梁的位置。

    “我們姐弟倆,說幾句悄悄話。”

    張云嘴里說道著。

    “悄悄話。”

    單二蜜臉上害羞著。

    不過,此時的她,也沒了剛才那么用力反抗張云的樣子了。

    顯得有些順從著。

    一個是身份不錯的妹夫,一個是離了婚的姐姐。

    這樣的妹夫照顧這樣的姐姐,在這個世界里,是一種男人品性的體現。

    有品的男人,就會這么做著。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