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64章 千里馬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風氣如此,身為姐姐的單二蜜,也就對自己妹夫的追求,顯得微微順從著。

    “你真有心啊。”

    單二蜜牽著張云的手,嘴里暗暗說著。

    “恩……”

    張云直接回答著。

    聽著張云的話,單二蜜嘴里苦笑著。

    “我本來是想好了,單身下去的,你這樣逼我,叫我如何是好。”

    “想這些干嘛,同意了不就行了,我的為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張云顯得直接著。

    “我會對你很好的。”

    “你……”

    單二蜜白了張云一眼。

    “你這個壞東西。”

    嘴里幸福了一句。

    對于張云的請求,心里多少默認了。

    “我和你的事情,單小蜜知道嘛?”

    “她……”

    “我跟她提了一下,她顯得無所謂著。”

    聽著張云的回答,單二蜜嘴里笑著。

    “恩,她倒是這種德性,對于我的事情,也不關心著。”

    單小蜜和單二蜜,雖然是姐妹,但以前不是生活在一個家庭里的。

    所以姐妹之間的情分,也顯得不多。

    來到了一處,街角隱秘的角落。

    張云就想把單二蜜揉到懷里,好好親一下。

    “你干嘛。”

    單二蜜把自己的雙手,阻擋在自己和張云的胸前。

    防止著自己妹夫和自己過分的親密。

    “呵呵!能干嘛啊?二姐,事情都到了這種地步了,我們總要做點動作,增加一些彼此間的情分嘛。”

    “情分你個死人頭,想占我便宜,你就直說。”

    單二蜜的手指,點了一下張云的胸口。

    “我的好妹夫,你以為你二姐,是這么好被你擺平的。”

    “沒幾個約會,沒幾句打動我心情的話,我可不會被你騙上手。”

    單二蜜說著話,嘴里呵呵笑著,從張云的懷抱中離開了,朝著遠處的夜幕中,走了過去。

    留給張云的,只是滿懷的香味。

    “我咧個去!”

    張云暗暗了一句。

    到手的肥羊,連個騷味,都沒有聞到,張云心里無奈著。

    轉過身,張云嗚呼哀哉著,朝著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方向,回去著。

    拿著自己的鑰匙,打開了房門。

    張云看著自己家里的五個老婆們。

    李琴和單小蜜,趴在床上,看著電視里的言情劇。

    床下,瓜子殼和裝話梅的袋子,散了一地。

    搞得像是鬼子進村一般。

    另外三個,則是聚在一起,玩著張云的手機。

    遠程操控著,張云在常州市五個老婆的身體。

    “嘿嘿,再刺激一點,再刺激一點。”

    徐一一興奮著,要求拿著手機的美青,死命按著那個震動鍵。

    手機中,從常州市老婆的那里,傳來了嬌媚的聲音。

    “老公,老公……你好壞啊。”

    因為看不到這里的畫面,張云常州市的幾個老婆,根本不知道,此時玩弄她們的,竟然是自己這里的幾個老婆。

    還以為就是自己的老公,在玩她們呢。

    “嘿嘿,真好玩。”

    操控著手機的震動鍵,徐一一顯得得意著。

    “你們這幾個,差不多就可以了。”

    張云說道著自己這幾個老婆著。

    “你又不玩她們,老是讓她們傷心著,我們如今替你玩她們一下,也是對她們的一種補償。”

    “還說我們了。”

    “她們還以為是你在玩她們了,心里可美了。”

    徐一一說著話,只是一條小內褲,穿在身上的她,晃動著自己身下的小屁股著。

    “這死丫頭。”

    張云暗暗了一句。

    說著話,就爬上了床。

    把徐一一壓在了身下。

    身下她的小內褲一扯,自己身下的玩意一送。

    就弄了進去。

    在自己的房間里,對著自己的老婆,張云想騎那個就騎那個著。

    “哎呦!急色鬼。”

    感覺到了身體里面,微微的痛,徐一一罵著張云。

    回頭白了他一眼著。

    “也不多玩人家幾下,人家里面還干著呢。”

    “干著就干著,弄弄不就濕了嘛。”

    張云嘴里說著話。

    就在徐一一的身上,弄了起來。

    張云也弄得不快,就是慢慢弄著,也看著幾個老婆,如何玩弄自己手機里,常州市的幾個老婆著。

    看了幾眼后,張云感覺徐一一她們,還真是有些變態。

    什么電擊,什么高溫,什么噴冰,都給用上了。

    一邊用著,看著手機屏幕上回饋過來的畫面,一邊笑得很得意著。

    嘴里還暗暗說著——幾個妹妹還真騷。

    而常州市的,張云的五個老婆。

    此時躺在一張床上,感受著自己身下震動球的暴動。

    一個個也是興奮著。

    嘴里不停喊著——老公,老公這樣的話。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云也興奮了起來。

    把身下的徐一一,往死里弄著。

    “要死了,全往人家身體里面塞啊。”

    徐一一說道著張云。

    感受著自己身體里面的狀態,確實比剛才好了許多。

    所以自己老公,就是拼命弄自己的話,自己身體也是能承受的住著。

    “怎么了?你不是能行的嘛?”

    張云感受著,徐一一的身體。

    “媽的,玩得時間久了,一一的身子,容納力,比以前可是強多了。”

    “看看,全部進去,一點問題都沒有著。”

    “說什么呢?你個壞東西。”

    徐一一嘴里羞著。

    不過心里對于自己能容納張云整個身下的事情,也是顯得高興著。

    “以前老是取笑人家,吞不下他整根東西著,這下好了吧,人家的下面,也有這個能力了。”

    徐一一心里幸福著。

    小小的屁股,高高頂了起來。

    “死老公,要弄就弄吧,一一可不怕。”

    徐一一嘴里是很強硬著。

    可是弄到后來,身體的感受,讓她不得不投降了起來。

    “老公,你……你……也太快了,一秒怎么可以一個來回啊。”

    “呵呵……老公從來就是這樣的速度,以前看你身子弱,還吞不光他的東西,他才饒你著。”

    一邊的美青說道著徐一一。

    “現在,我們家一一,也厲害了,老公自然可以好好騎著了,把你當一匹千里馬,胡亂馳騁了。”

    “美青姐。”

    徐一一受不了著。

    “你不要說人家了啦。”

    徐一一說完了自己的美青姐,又說道起了自己的老公。

    “老公,你還是把人家當一匹小母馬騎著,人家要你溫柔一點啦。”

    “死丫頭。”

    張云嘴里笑著。

    一邊張云的幾個老婆,嘴里也是笑著。

    “你還想一輩子做小母馬啊?”

    張云的溫柔,也是有個限度著。

    男人嘛,總是想,把女人一騎到底著。

    家里這五個老婆中,李琴和美云還有美青。

    這三匹母馬,張云怎么騎,都不要緊著。

    騎得多深,都是可以的。

    騎快了的話,李琴是無所謂著,身體姿勢,還是美美著。

    一看就是被張云好好調教出來的千里馬。

    美云和美青的話,多少有些困難。

    被張云狠狠騎著的時候,身體會晃動幾下。

    顯然是好幾年沒男人了,一下子有些適應不了。

    那單小蜜的話,跟張云時間也不長。

    雖然說,騎得時候,能讓張云騎多深,就多深著。

    可是一旦猛了一點,單小蜜就開始耍賴著。

    屁股一坐床上,就不起來了。

    故意把自己屁股里的深度,降低了很多。

    可是那徐一一的話,就最不行了。

    身子嬌小,年紀輕。

    張云騎她,只能是輕騎慢搖著。

    享受著,也只是溫存的感覺。

    享受不了,馳騁在女人身上的那種快樂感覺。

    但是如今開發了幾次后,看著徐一一這匹小母馬,馬上要進化了。

    看著如此情況,張云自然是不客氣了起來。

    想要讓她一次進化到底著。

    “一一,你這身體,也早就該成為一匹,我喜歡的小烈馬了。”

    張云不奢望,徐一一的身體,能馬上成為像李琴這樣一匹,怎么騎,都可以騎的千里馬。

    感覺她能進化成,一匹可以讓自己快樂騎上一段時間的小烈馬,就不錯了。

    “人家不要,人家就要當小母馬,要你疼著。”

    徐一一撒著嬌。

    可是此時此刻,已經容不得她了。

    身體被張云騎開了以后,張云可就動作大了起來。

    完全當她是一匹調教優良的大母馬,狠狠騎著。

    “啊,啊,啊……老公壞啦。”

    身體里,和平時不一樣的感覺,讓徐一一痛也不是,幸福也不是著。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