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67章 六師母是助手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張云老丈人的病情,需要張云的手術能力。

    不僅在縫合還有解剖上,有一定的造詣,還要在多刀使用上,也有一定的本事著。

    所謂多刀使用。

    指的是同一個時間內,在病人身體中,不同的部位,使用不同手感的手術刀法著。

    這樣的一種手術刀法,其實對外科手術醫生來說。

    是一種蠻大的挑戰。

    因為不同手感的手術刀法,會讓醫生的大腦,在一個極短的時間內,總是處于一種變化的狀態中。

    一會兒手法要重,一會兒手法要輕。

    一會兒手法要進入一點。

    一會兒手法又要出來一點著。

    幾乎每一刀,都是不同著。

    如果外科手術中的縫合和解剖,是一種外科手術醫生的基本功。

    那多刀使用,就是外科手術醫生的一種技巧能力。

    只有掌握了這樣的一種手術刀法后,才可能將張云老丈人的手術,做得完美著。

    不然的話,張云想要把自己老丈人的病看好,他一定要借助,自己師傅的幫忙。

    張云想要在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立足,他一定不能過多的依戀自己的師傅。

    把自己能看好的病,全部依靠著自己的能力看好。

    那手術要開的刀,就更不要說了。

    最好自然是他師傅一次出手都不用著。

    “多刀使用。”

    張云拿著手中的樸刀,心里暗暗想著。

    “這個手術刀法到底和我家族的那個刀法,相連呢?”

    一時間,張云的腦海中,劃過了好幾個刀法著。

    “這個不是,這個一看就是練習重刀用的,這個也不是,這個是練習快刀時用的。”

    張云對自己祖上傳下來的刀法,一招一招回憶著。

    當他回憶到一種名叫雪花刀的刀法時。

    似乎感覺到了什么。

    “這個雪花刀,似乎有用。”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所謂雪花刀,指的是用刀風,先后用不同的力量,在空氣中劈出一朵雪花的形狀出來。

    因為是在不同的時間,劈下來的刀風。

    而六刀之后,產生的刀風,要一樣強烈,所以的話,這六刀,在劈出來的時候,手法和強度,都是不同著。

    先出的幾刀,要猛要快,后出的幾刀,要緩要輕。

    “這樣的一招刀法,就和多刀使用很相同了。”

    張云心里自我感覺著。

    然后回想著這雪花刀的口訣。

    開始在原地練習了起來。

    抽風刀,一共只有兩刀。

    張云就練得半死著。

    到現在,還沒大成。

    這雪花刀,比起抽風刀來,足足多了四刀。

    所以的話,想在第一天,見到什么成效,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張云依照著口訣,把雪花刀多練了幾遍,熟悉了一下。

    然后就收刀回去了。

    回到了家,張云洗了洗澡。

    然后帶著家里五個老婆,在食堂吃了一頓早餐。

    送著自己兩個老婆去讀書著。

    在醫院門口的位置,和兩個老婆的熱吻,自然是不可避免著。

    天天晚上被征服得死死的女人。

    就是這樣,似乎一刻也不能離開著自己的男人一般著。

    送走了兩個大老婆。

    張云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面。

    就是那普通病區的辦公室。

    準備著迎接,自己人生中,第一次的實踐手術。

    張云的以前,都是模擬手術著。

    一次真實的手術經歷也沒有著。

    最多的話,就是在學校里的時候,給個猴子,取了對方的心臟,挖了對方的大腦著。

    雖然聽起來,顯得很牛叉著。

    可是那樣的事情,根本無法跟實際操作在人體身上相比。

    人是有感情的動物,而且下手的是自己同類。

    這樣的情況下,那感覺就顯得異常不同了。

    張云一個上午的時間,心情都是蠻激動著。

    因為心里總是記得,今天下午,要真的對一個人開刀了。

    把對方的肚子,用手術刀劃開。

    然后把對方肚子里的內臟打開來。

    自己的雙手,在對方的內臟中找尋著,找到自己要該切除的地方。

    在血污一片的肚子里。

    找到對方身體腐爛或者病變的地方,然后用刀子,直接一刀切掉。

    干干凈凈,利利索索的清除掉。

    只是想想這個過程,張云就感覺很困難著。

    頭皮都有些麻。

    就不用說,真正實行了。

    上午的時間,張云和醫院的幾個老經驗的主刀醫生,開著研討會。

    研討著,在這個手術中,可能會碰到的困難。

    以及可能會發生的緊急情況。

    手術這東西,很難說著。

    因為同樣的一個人,雖然內臟的器官是相同的。

    但是每個人的內臟大小,以及每個人相應內臟的承受能力,都是不同的。

    甚至有一些畸形的地方,是醫生在開刀前根本無法想象到的,一定是打開了人家的肚子,挖開了人家的內臟,才能真實展現在自己的面前。

    到了那個時候,要是沒有預案。

    碰上了這樣的困難,就顯得很麻煩了。

    所以的話,醫院的方面,就讓一些經驗老道的醫生。

    把自己主刀過程中,碰到了一些特殊情況,一一告訴著張云,讓張云有所準備著。

    上午醫院的研討會結束后,接下來的話,就是針對下午要推進手術室的那個病患,身上相應的病灶。

    在模擬手術器中,營造出來相同的情況。

    讓張云在模擬手術器中,先預先進行兩回這樣的手術。

    因為心情緊張的關系,這兩次模擬手術的成績,都沒張云以前的好。

    只是93分和94分著。

    雖然這樣的分數,在別的醫生那里,已經是很高了。

    但是在張云的眼里,卻只是一般。

    一個上午,忙忙碌碌的過去了。

    下午的話,張云的六師母羅雪,在正式實踐開刀前,替張云完成了所有的術前準備,同時作為張云的助手,參加這次有張云主刀的實踐手術。

    羅雪是曹云德身邊,最好的助手老婆了。

    這次讓她跟張云配合,看得出來。

    曹云德也是很重視這次實踐手術著。

    “一個醫生,第一次手術要是死了人,那就是一輩子的陰影,甚至一輩子,不敢拿手術刀,都有可能,哪怕就是出現了一點點的閃失,都可能是記一輩子的,對他的手術生涯,影響也很大。”

    在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一號手術室中。

    幾個醫院的領導,已經在手術室上面的觀摩室中坐著了。

    閑言閑語,也在他們的嘴里發出著。

    越進的妹妹,纏著自己的哥哥,也來到了這個觀摩室里面。

    以越進妹妹的身份,其實是不可以進這個觀摩室的。

    但是在這小丫頭的死纏爛打下,沒有什么事情,對她來說是不可以的。

    包括來這個觀摩室,看張云的手術。

    此時小丫頭的手中。

    拿著一個平板電腦,看著上一次,被掛在上的,張云的那個模擬手術片段。

    不停重復著其中幾個動作。

    小丫頭把平板電腦,放在面前的玻璃上,自己的雙手,跟著平板電腦中,張云的雙手,而動作著。

    小丫頭的手法,顯得很快。

    起先幾步,緊緊跟住了電腦中,張云的手法,可是到了最后第三步的時候,小丫頭自己也感覺到了。

    自己要是順著剛才的心意,切下去的話,那模式手術中的病人,就有八成,要出現大出血了。

    “又不行。”

    小丫頭嘴里罵了一句。

    “別練了,在解剖手法上,我都不是他的對手。”

    一邊的越進,看著自己的妹妹。

    嘴里暗暗說著。

    “我就不信,他能行的,我就不行。”

    小丫頭嘴里不服氣著。

    正想再次對照著平板電腦中,張云的手術動作,練習一邊。

    結果卻看見,下面手術的大門推開了。

    一個躺著病人的小床,在兩個粉護的推動下,推了進來。

    跟著這個病人進來的,還有曹云德和他的六太太羅雪。

    曹云德也是一身標準的手術裝扮著。

    全身清潔干凈著,身上包裹的嚴嚴實實著。

    準備著,隨時應對自己徒弟,在手術時,發生不測時,替他補上。

    而羅雪的話,作為張云的助手。

    在和了幾句話后,開始給病患身體內,通過輸液管,緩緩注入麻藥著。

    讓那病人,漸漸進入到沉睡的狀態中。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