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68章 她是我師母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張云的話,則是跟在所有人的身后。

    在一邊美云和美青的幫助下,整理著身后的手術服。

    燈光燦爛的手術室內,張云的師母和老大,都站好了位置,等著他。

    在手術室的上面,云都市第三醫院,最主要的領導,甚至自己科室老大的死對頭越進,都在那里看著。

    還有一個,不知怎么回事,竄進了上面觀摩室的美女醫生。

    就站在越進的身邊。

    張云看著這個美女醫生,心里暗暗了一句——可能就是越進的老婆吧。

    張云排空著心中的雜念。

    轉頭看了看,旁邊監控著,手術床上病患體征的儀表。

    看著這個病患,大體的一些生命體征著。

    看完這些,張云對著自己的助手六師母,點了點頭,示意著。

    同時對著自己身后的師傅,暗暗看了一眼。

    然后單手一放,空空的手掌,展現在了自己身邊貼身粉護美青的面前。

    美青熟練著就把第一把手術刀,放到了張云的手中。

    而一邊的美云和手術室里,另外一個女護士。

    則是把眼前手術床上的病患,解開了胸口的衣服。

    單手拿著手中的手術刀,張云的心中依然緊張著。

    但是當手術刀,破開身下病患的胸口。

    鮮血從對方胸口滲出來的時候,張云的精神,就進入到了一種忘我的境界著。

    一切就像是面對著模擬手術時的那樣。

    手法熟練著,操作著手中的手術刀。

    本來是手控命令的模擬手術,此時變成了聲控命令著。

    給病患注射生命維持液。

    給病患補充血量。

    一句一句命令的傳遞下。

    旁邊都有貼身護士,馬上響應著。

    一旦病患的生命體征,出現了什么異常。

    身邊的貼身護士,也會馬上報出來,讓張云有個應對著。

    趴在上面觀摩室,細細觀看的,這些云都市的主要領導們。

    看著張云操作手術刀,那種嫻熟的動作,一個一個點頭著。

    表示贊賞。

    越進的妹妹,被幾乎人人都稱為小丫頭的女孩。

    癡迷的目光,看著張云手中的手法。

    是如何破開那些,似乎無法找到紋路的肌體。

    “真的精彩啊。”

    看到精彩的地方,小丫頭的嘴里,發出了興奮的聲音。

    那感覺,就像是有男人進入了她的身體一般,讓她舒服的不行。

    喉結都在顫抖著。

    手上也是配合著張云的解剖動作,而動作著。

    小丫頭,只是能跟住張云手中解剖動作的前面三個,或者前面四個。

    往往到第五個動作,或者第六個動作時,他手上的動作,就會走樣了。

    幾次嘗試的失敗后。

    她的身體,緊緊趴在了眼前的玻璃罩上。

    放棄了學習張云手術刀法的行為,而是目光緊緊著,看著張云這個男人。

    “這個男人,真的不錯,真的很有意思著。”

    著這樣的話,口水從她的小嘴里,緩緩流了出來。

    那樣子,看上去,似乎要把張云吞了的樣子。

    手術室的時鐘,在張云進入手術室的時候,就開始從零點跳動了起來。

    當張云縫合完最后一針的時候,上面顯示的時間是一點四十分。

    “三小時的手術,一個小時四十分鐘就完成了。”

    觀摩室中,有人嘴里暗暗說道著。

    模擬手術,有的主刀醫生,顯得熟練,提前一個小時,兩個小時,都不在話下,畢竟模擬手術只要主刀醫生發揮的好,一切就顯得很快著。

    可是實際的手術中。

    一個核定為三小時的手術,能在一小時四十分完成的。

    卻說明不僅著主刀醫生的技術很棒,他對于整個手術團隊的控制,也達到了一種完美的境界。

    不然的話,不可能有這樣的成績。

    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黨委書記,看著張云縫合病患的最后一針,扎扎實實縫上的時候。

    他第一個站起了身來,鼓起了掌。

    坐在觀摩室中的,這些醫院領導,看著這樣的情況,也是紛紛站起了身體,鼓掌著。

    而那越進的妹妹,則是微微張開了自己的嘴巴,吐露著她那鮮紅的小舌頭。

    添著自己的嘴唇,似乎之間,她發現了什么美味的食物一般。

    心里更是一句——這個男人,我看上了。

    一邊的越進,看著自己妹妹此時的樣子,嘴里微微一笑。

    似乎一切,他都明白著。

    在手術室中,聽著上面觀摩室中發出的掌聲,還有看著觀摩室里面,醫院領導們,都站起來的樣子。

    美云和美青,眼眶紅了起來。

    臉上滿是激動的樣子。

    “老公,老公的表現,受到了醫院領導的肯定,是完完全全的肯定著。”

    美云心里暗暗想著。

    對著身邊的美青,對視了過去。

    美青的眼里,也是同樣如此激動著。

    一邊的六太太羅雪,站起了身體,看著張云。

    臉上微微笑著。

    “又一個曹云德誕生了?”

    羅雪心里暗暗想著。

    “不,可能比我們家老頭子,還要優秀吧。”

    羅雪心里暗暗想著。

    “他能不能帶領我們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站上全國胸腦外科醫院的第一把交椅的位置呢?”

    “我家的老頭子,曾經為了這個理想,可是拼搏了足足十年,但是最終還是沒有成功著,只是讓醫院,保留在全國三甲之中。”

    “我家老頭子的這個愿望,能不能在他身上,得到實現呢?”

    “這還真是一個,讓人很想知道的答案?”

    張云的表現,讓羅雪興奮了起來。

    曾經同樣的,曹云德也是在這個手術室里,完美的手術表現,讓她興奮了起來,讓她愛上了曹云德,深深愛上著。

    今天,又一個男人,在這個手術室中,以比曹云德更加完美的表現,讓她折服著。

    心依然是那樣激動著。

    但是女人的身體和心靈,羅雪已經不能再付出了。

    她能給張云付出的,只是身為師母,該有的溫柔目光。

    “孩子,加油吧。”

    羅雪心里暗暗想著。

    曹云德也在看著張云。

    在榮譽和掌聲的面前,他這個徒弟,臉上只是微微的笑容。

    還有就是對身邊那些手術團隊中的護士們,點頭表示感謝著。

    從容的感覺,讓曹云德心里折服著。

    曹云德也曾年輕過,也曾在這個醫院的舞臺上,發光發熱過。

    比此時張云獲得的光彩,更多的時候,他也有過。

    可他就沒有張云這一份從容。

    因為掌聲,因為榮譽,而迷失過自己一段時間。

    “寵辱不驚啊……”

    曹云德心里暗暗了一句。

    對著張云點了點頭,表示贊賞著。

    手術完畢的病患,被推出了手術室。

    門外等待的親屬,在護士清脆的宣布聲中,發出了歡聲笑語。

    “太好了,太好了,一切順利,一切順利啊。”

    “是呀,果然,第三醫院,是國內胸腦外科最棒的醫院,在別的醫院里,我爸的病,就沒一個醫生敢接著,說什么接了就是九成要死,半成成植物人,只有半成能康復著。”

    “可是第三醫院,二話不說接了,而且順利完成了手術。”

    “太好了。”

    手術室門外,病人的親屬們,贊美著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著。

    聽著這樣的贊美聲,張云從容不驚的臉,終于笑了一下,笑得還很燦爛著。

    笑容中,還有長長的滿足。

    第一次的實踐手術,對于一個年輕的醫生來說,那就是一個坎。

    一個高高的坎。

    順利走過去了,眼前的路,那就是平坦的水泥路。

    一帆風順著。

    要是磕磕絆絆著走過去,那以后的路,就是山區的石子路。

    有泥石流,有盤山公路著。

    什么時候死,都不知道著。

    張云拖著疲憊的身體,來到了醫院手術的準備室里面。

    脫著自己全身濕透了的衣服。

    虛脫的身體,靠在準備室的沙發上。

    “媽的,實踐手術,果然就是實踐手術啊,第一次做,就讓老子累了半死。”

    張云嘴里罵娘著。

    陪著張云,一同進入準備室的美云和美青,回頭看著自己的老公,半裸著身體,躺在座椅上的樣子。

    嘴里笑著,笑得很開心著。

    “老公,順利開張了,你還沒一點精神啊。”

    美云說道著張云。

    小嘴一個甜美的笑,給了張云著。

    “是呀,晚上我們一家人,好好慶祝一下。”

    美青的話里,帶著幾分色色的感覺。

    她說得慶祝是什么,張云一聽,也就明白了。

    “哎……慶祝啥啊?先洗個熱水澡,然后回辦公室里,好好休息一下吧。”

    張云像條懶蟲一般,從座位上爬了起來。

    朝著準備室的洗浴室走去了。

    張云還沒走到洗浴室門口。

    里面的門,就打開了。

    羅雪一身雪白浴巾的裝扮,走了出來。

    象牙白的大腿,半露的酥胸,展現在羅雪的身上。

    羅雪一邊走著,一邊白了張云一眼。

    “還不進去。”

    被自己師母這么一說。

    張云忽然醒悟了過來。

    “哎,哎,哎……”

    的跑進了眼前的洗浴室中。

    心里還在為剛才看到的畫面,而心慌意亂著。

    “師傅可真幸福啊?六師母這樣的身材,要是落到我的手中,我……”

    禽獸的想法,在張云的心中,剛剛產生,就被張云自己,用手掌,輕輕打了一下著。

    “啪……”

    的一聲,在張云的臉上發出著。

    “想什么呢?她是我師母。”

    張云嘴里暗暗罵著自己。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