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72章 老公我帶走了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辦公室,張云帶著自己身邊的三個老婆,回到了宿舍里面。

    李琴和單小蜜的話,早就從學校里回來了。

    已經把一家人要吃的晚飯,從食堂,打了回來。

    見到家里的男人回來了,兩女就打算正式開動起來了。

    “老公,可以啊!第一次實踐手術,那么順利著。”

    一邊吃著晚飯,李琴嘴里一邊說著。

    張云第一次實踐手術,順利的事情,李琴已經從自己幾個姐妹那里,獲得了消息。

    李琴看著美云把一包錢,送到了自己的身邊。

    嘴里微微笑著。

    這些錢,是哪里來的,美云早就在電話里,對這位大姐交代過了。

    知道是自己老公的收入。

    “還可以吧。”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句。

    他身邊的幾個小老婆,給他脫著衣服,幫著他,換了一身休閑的服飾。

    換好衣服后,張云來到了兩個大老婆的身邊,也吃起了晚飯。

    正想和自己家里的幾個老婆,說道幾句的時候。

    張云宿舍的門,發出了咚咚咚……的聲音。

    “誰呀。”

    李琴暗暗了一句,示意了一下身邊的美青,過去開門著。

    美青接受著自己大姐的命令,來到了宿舍門邊,把門打開了。

    出現在門口的,是一個家里女人,看著都陌生的女子。

    這個女子,顯得很有氣質,年紀大概,在二十五六歲的樣子。

    身上一件漂亮的晚禮服穿著。

    “老公,這幾位,就是我的姐妹們吧?”

    女孩見了房間里的幾個女孩,嘴里直接這么說了一句。

    說得張云的幾個老婆,云里霧里著。

    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情況。

    張云看著她,馬上認出了對方是誰。

    “小小,你怎么這么早就來了。”

    張云嘴里吃驚著。

    “呵呵!怎么不可以啊。”

    此時,站在張云家門口的,赫然就是單二蜜的好姐妹盧小小。

    盧著。

    自己就走進了張云的家里。

    細細看了看張云的幾個大小老婆著。

    一邊看著,嘴里一邊笑著說道——張大醫生的幾個老婆,都挺漂亮的嘛。

    聽著盧小小的話,張云的幾個老婆,臉上都是微微紅了一下。

    張云的話,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替家里的老婆們,介紹起了這個盧小小。

    讓自己的老婆們和她相互認識著。

    在張云的介紹下,她的五個老婆和盧小小,相互點了點頭,算是認識了。

    “盧小姐!飯吃了沒有?”

    張云問著她。

    張云的五個老婆,對于這個行為乖張的盧小小,顯得不敢接觸著。

    加上明白對方的身份,是云都市四大家族的子女,明白著這些,更是不敢跟她有過多交流著。

    “沒吃,不過肚子也不餓。”

    盧小小顯得不怕生著。

    在張云的宿舍里,轉了一圈。

    房間里的東西,這個看看,那個摸摸著。

    “對了,今晚去我爸那里的話,我那另外三個姐姐的男朋友,都是要去的,聽說她們三個,準備要整你一下。”

    盧著。

    似乎嘴里說得話,對于張云來說,根本不算什么著。

    “整我一下?”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

    嘴里吃飯的速度,明顯比剛才慢了一點著。

    “對呀!我是我爸情婦生的女兒,她們三個都是大媽小媽生的女兒,她們對于我這個妹妹,以前就看不順眼著,有機會整我,一定會不錯過著,如今我有了你這么一個男朋友,她們自然要給你一點下馬威著。”

    盧小小嘴里解釋著。

    “啥……”

    聽著這樣的話,張云緊張了起來。

    “小小,我們可是事先說好了的,只是假裝你的情人,這整不整人的事情,算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回事?”

    盧著話,白了張云一眼。

    “就是那么回事啊?你讓我假裝你的女朋友,我也叫人調查了一下你在云都市的人際關系,發現你家里的三位姑姑,好像遇到了一點麻煩,所以你讓我假裝你女朋友這樣的事情,估計也是想借用我奇美家族的身份,來替你三位姑姑解圍,奇美家族的身份,可不是那么好借用的,你沒點付出,那是不行的。”

    盧,張云心里氣得是牙癢癢著。

    “這個女人。”

    張云恨不得就上去,把盧小小撲了,狠狠著操她一回著。

    在盧小小拋出了自己三個姑姑的事情后,張云也就不再說什么了。

    無奈著面對起了,可能在這次假裝情人過程中,會遇到的麻煩。

    家族出生好的女人和家族出生一般的女人,聚在一起,總是顯得對立著。

    盧小小在張云的宿舍里,待了大半個小時的時間。

    張云家里的老婆們,和她半句話,都沒有著。

    等張云在幾個老婆的服侍下,穿了一套正式的西裝,送出門后。

    盧小小這才對著張云的老婆們暗暗了一句——姐妹們,放心吧,老公就交給我了。

    盧著話,單手就主動挽住了張云的胳膊著。

    身后在緊身晚禮服包裹下的肥臀,更是故意對張云的幾個老婆,扭動著厲害著。

    看著盧小小如此的情況,送著張云出門的五個老婆,一個個恨得握緊了拳頭。

    “這個死女人,就應該被老公,狠狠操上一個小時著。”

    李琴嘴里暗暗說著。

    “不,操她三個小時,讓她知道什么樣的女人,才是男人喜歡的女人。”

    單小蜜嘴里也是恨著。

    張云的老婆們,自然知道自己老公的厲害。

    自己的老公,二十分鐘以內的操,那都是異常美妙的操。

    超過了這個時間,女人的身體就會承受不了。

    如果是一個小時或者兩個小時的話,那這個女人的身下,很有可能就會被自己的老公,徹底操壞了。

    因為這樣的原因,張云的老婆們,詛咒別的女人時,就會借用自己老公那玩意的能力來詛咒著。

    盧小小就像是一個小妻子一般,挽著張云的胳膊,往醫院的樓下走著。

    走到醫院門口的時候,一個美女,不知怎么回事,就攔在了那里。

    身體橫擋在醫院門口的位置。

    這個美女的背影,顯得很漂亮。

    盧小小對自己的美,那是很有信心著。

    畢竟自己的母親,曾經就是云都市88年度十大美女第三名的位置。

    有這樣優良的遺傳,盧小小的美,天生就有一種不凡的氣質。

    可就是如盧小小這樣,很有自信的美女。

    在看到了眼前這個美女的背影時,心里也暗生警惕著。

    “這個女人的美貌,可能不輸我啊。”

    盧小小心里暗暗想著。

    張云看著,擋在自己眼前的這個美女的背影,似乎感覺有些眼熟著。

    像是在那里見到過一般。

    當這個美女,轉過頭面對著張云時。

    張云恍然大悟了起來。

    “這不是今天在手術室上面的觀摩室中,見到過的那個美女醫生嘛?”

    眼前的這個美女,就是越進的妹妹,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認識她的人,都會叫一聲小丫頭的女孩。

    這個女孩的真名叫越月。

    越月今天精心打扮了自己一翻,把自己打扮得美美著,像個小公主一般,就是想要來張云的宿舍,向張云主動表白著。

    越月是個性格很直接的女孩。

    心里喜歡了,就想說著。

    今天張云在手術室里的表現,很震撼著,讓越月整個心都被折服著。

    在越月看來,這樣的一個年輕男醫生,就配擁有著她這個人和她這個心著。

    所以她甘愿主動,像張云這個男人,低頭著。

    “你是越主任的那位太太吧。”

    張云對越月點頭微笑著。

    看著這個越月,心里暗暗想著——老大幸福,幾個師母都那么漂亮著,這個越進也幸福啊,隨便出來一個老婆,都是落雁沉魚之姿。

    “越主任的太太?”

    越月暗暗了一句。

    臉上尷尬的笑了笑。

    “不是的,我是他妹妹,我叫越月。”

    越月說著話,主動上來,和張云握手著。

    “今天你手術的表現,我都看到了,很精彩。”

    “噢,不好意思啊,原來是越主任的妹妹啊?”

    張云說著話,嘴里抱歉著。

    細細想了一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該不會就是那個把魚老三,在實習考試中,打敗了五分多的一區科室的實習女醫生吧?”

    “魚老三。”

    聽著張云的話,越月暗暗了一句。

    心里微微一想后,就明白了張云嘴里的魚老三指的是誰。

    “應該就是二區的魚龍兵吧。”

    越月心里暗暗想著。

    “是的,稍微發揮的好了一些。”

    越月嘴里謙虛著。

    “呵呵……幸會,幸會。”

    知道了對方的身份,張云對她也是顯得客氣著。

    “你好像是在專門等我吧。”

    張云試探性的問著對方。

    “對的。”

    越月其實在張云所在的宿舍樓上,已經等待了蠻長時間了。

    就是想上去敲門,但又不敢著。

    見到一個陌生的女人,進入了張云的宿舍,把張云從宿舍里,帶了出來。

    看到這樣的情況后,越月就跑到了醫院大門的位置,專門守著張云。

    本來已經是想好了,張云一到這里,自己不管如何,就向他表白著。

    可是一向行事果敢的越月,在真正面對了張云這個男人的時候,心里卻打起了退堂鼓。

    “我等你是因為,我想,我想對你說……”

    心里最重要的話,越月有些不敢說著。

    “呵呵,說什么?難道是想對我說,喜歡我不成。”

    張云看眼前的美女,臉上紅紅著,就開了人家一句玩笑。

    這樣的一句玩笑話下,越月本來要說的話,就徹底沒了勇氣。

    “呵呵,怎么可能呢?”

    越月嘴里順著說了下去。

    心里卻是罵著張云——這個壞東西,干嘛說剛才那句話嘛,說了這樣的話,叫我接下來,說什么才好嘛。

    “就是看你手術刀法這么好著,有空的話,想讓你指導我一下。”

    越月隨便找了一個借口著。

    心里已經冤死了。

    好不容易鼓起來的表白勇氣,到了這時,已經一點也沒剩下了。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