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74章 客房丫頭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媽的,拿這么漂亮的女仆或者女管家,試我的能力,那可就太好了。”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跟著盧小小,還有那成熟少婦走進了眼前的別墅里面。

    別墅的大廳,顯得巨大著,白色的大理石柱子,樹立大廳的兩邊。

    大廳里,穿著艷麗女仆裝的年輕女仆,顯得很多著。

    她們像是蝴蝶一般,穿梭在大廳里面。

    “四兒!你來了。”

    在大廳的正中間,一個年近五十幾歲的中年男子,坐在那里。

    周圍的話,好幾個漂亮的女人,圍繞著他。

    服侍著他。

    “爸……”

    盧小小帶著張云,朝著那中年男人的身邊走了過去。

    張云的目光,則是看著周圍的幾對男女著。

    眼前大廳的兩邊,就在那中年男人的下座位置,坐著三對男女。

    不用說,這三位男女,就是盧小小三位家姐,還有就是三位家姐的男人們了。

    這三對男女,看著張云的時候,除了好奇的感覺外,更多的是一種藐視的感覺。

    特別是那年紀最大的一對男女,他們兩個對于張云的目光,顯得陰冷著。

    似乎要把張云吃了一般。

    盧小小在自己的父親面前,像只小兔子一般,竄入了自己父親的懷里。

    “爸……”

    嘴里還嗲嗲喊著。

    “呵呵,這就是你的男人了。”

    盧小小的父親,看了一眼張云。

    感覺了一下。

    “你是哪家醫院的醫生?”

    盧小小的父親名叫盧天。

    此時的他,問著張云。

    “伯父,我是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

    張云老實著。

    在這個云都市四大家族族長的面前,再猖狂的人,也得老實下去。

    因為整個云都市,他老人家跺一跺腳,那得震上好幾天著。

    “聽說你是vip病區的醫生?”

    盧天因為對于自己小女兒的喜歡,所以的話,對于眼前的張云,也顯得上心著。

    多問了那么幾句。

    “是的,只不過是一個實習醫生而已。”

    “實習醫生。”

    張云的話,才剛剛說完,剛才用陰冷目光,凝視過張云的那個盧小小三位家姐中,年歲最大的家姐。

    嘴里就迫不及待著,說起了話。

    “區區一個實習醫生,你夠資格,做我們四妹的男朋友嘛?”

    “是呀!搞不好,還是個假冒的。”

    盧完話,盧小了起來。

    當眾拿出了手機,查詢了起來。

    想要從手機中,查詢一下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一些資料,看看在醫務人員的名單著,有沒有張云這號人。

    可是剛剛打開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站,盧小小這個大姐夫,就因為看到了一副他不想看到的畫面,表情愣住了。

    嘴里還吃驚了一聲——這。

    “怎么了?”

    盧天看著自己大女婿的表情,嘴里說道著。

    示意著身邊的一個小老婆,也找尋一下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官方站情況。

    想要知道,自己的大女婿,是看到了什么而驚訝著。

    “沒什么,爸。”

    盧小小的這個大姐夫,在臉上表情緊張過后,忙是自我掩飾著。

    盧天是何許人也,掌管著一個龐大的家族,自己女婿臉上的表情變化,他自然是看得清楚著。

    拿過了身邊一個小老婆手中的平板電腦,他細細看了一眼,出現在平板電腦中,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官方頁。

    看著上面的一張最大的宣傳照片。

    “是你吧。”

    看著這張照片,盧天問著張云。

    “恩!是我,因為剛剛完成了一個不錯的實踐手術,所以醫院方面就給我做了一些宣傳。”

    張云回答著。

    “恩!”

    聽著張云的話,盧天把連接在張云照片下的一段視頻打開了,那段視頻就是張云今天實踐手術的視頻。

    手術視頻,盧天自然看不懂著。

    可是手術視頻下面,一天之間,兩百多個評論,他卻粗略看了一邊。

    “天才,絕對的天才。”

    “未來國內胸腦外科手術界,絕對的領軍人物。”

    “無數國內患有胸腦外科疾病的病患,甚至國外這種病患,將來選擇開刀的第一人選。”

    盧天看到了最后一條的時候,眼神微微一跳。

    心里似乎想到了什么。

    如今社會上,有權有勢的人,最怕的事情,就是怕自己得了不治之癥。

    而在這些疾病中,最容易得的疾病,大部分都是胸腦外科的疾病。

    盧天的很多朋友中,就是有這樣疾病著。

    盧天這樣的朋友,以前的話,一直是出國,花幾百萬甚至上千萬著,請國外的專家幫忙開刀著。

    可就是這樣,還有不少他的朋友,直接是開刀的時候,死在了病床上。

    就是沒死在病床上,因為開刀效果不理想,開完刀后,受病痛折磨而死的,也不在少數。

    盧天想著這些,臉上本來只是對于張云禮貌的笑容,一時間就變得親切了不少。

    “恩!如果真如這些評論上說得那樣,以后是可以比國外胸腦外科專家還牛的人物,那這樣的一個家伙,就是我手中可以好好利用到的人物了。”

    “秦明!你怎么回事,在人家醫院官上,看到了對方的照片,卻對我說,什么也沒看到。”

    盧天罵著自己的大女婿。

    他這個大女婿的名字,叫秦明。

    是市工商局的一名干部。

    “爸!秦明可能是因為沒看清楚吧,是吧!秦明。”

    盧天的大女兒,見自己的父親生氣了,忙是替自己的丈夫開脫著。

    “對,對,對,是看錯了,是看錯了。”

    秦明的話,也是順著自己老婆的意思,說著。

    “哼!希望如此。”

    盧天暗暗了一聲。

    把目光轉到了張云的身上。

    “小云!坐坐坐!跟我好好說說你們醫院的一些事情。”

    盧天示意著張云坐到自己的身邊著。

    “謝謝伯父了。”

    張云笑著,走到了盧天的身邊,在他旁邊的一個位置上,坐了下去。

    因為坐的位置,比自己做大姐和大姐夫的都高。

    這讓一邊的秦明夫妻倆看著,心里很不是滋味著。

    特別是盧小小的大姐,對著自己的丈夫,狠狠白了一眼著。

    責怪著他,怎么翻出了這樣不應該翻出的頁來。

    盧天有意要和張云交好著,所以一時間就對張云顯得熱情著。

    一邊的盧小小的話,則是顯得不明白著。

    平時她這個父親的小女兒,總是能得到自己父親,最最疼愛的目光。

    可是今天他的父親,似乎把對于自己的熱情,分出了很多,給予了張云身上。

    “這小子,怎么這么討我父親的喜歡啊。”

    盧小小搞不懂著。

    看著自己的父親和張云,聊得火熱。

    盧小小的大姐,在一邊,也看不下去了。

    嘴里控制不住著,對自己的父親說道了起來。

    “爸!讓三位妹夫比試那個的事情,不是都安排好了嘛?現在的話,也不晚了,再不比試一下的話,恐怕就沒時間了。”

    “比試……”

    在自己大女兒的提醒下,盧天想起了這件事情。

    盧天是什么人,他自然知道自己大女兒原先安排這件事情的目的是什么。

    就是想作弄一下,自己小女兒的男人。

    本來的話,盧天感覺這樣的事情,作弄就作弄了,顯得無所謂著。

    自己看著的話,也是一種樂趣。

    可是如今,知道了張云的身份,以及以后張云可能會達到的社會地位。

    明白著這些,盧天就覺得,作弄這樣的一個女婿,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

    “恐怕就會得罪了她。”

    想到這里,盧天嘴里就對自己的大女兒說道了起來。

    “哎!比試什么啊!你那三個妹妹的陪嫁丫頭,都參照你的水平給,給六個。”

    “爸!搞不好三位妹夫的實力,比這六個的數量,都要來得強呢?”

    盧小小的大姐,聽了自己父親的話,眼珠一轉,忙是說道了起來。

    不想讓自己的父親,否定了這樣的比賽。

    “強……呵呵……”

    盧天正想說什么的時候。

    張云主動站了起來,嘴里說道著。

    “伯父!比就比吧,這也是老祖宗留下的規矩,再說了,像我們這樣的家族,為幾個陪嫁丫頭,說來說去的,也不是個事,傳到了外面,還說我們家族小氣了,拿這樣的事情,做個比賽,倒顯得灑脫著。”

    盧天最喜歡的事情,那就是擺闊。

    張云剛才這句話,可謂說到了他的心里去。

    “好……”

    盧天一怕自己的座椅,站了起來。

    “說得好,就這樣辦。”

    盧天說著話,示意著站在自己身邊的幾個家族里的女管家,讓她們下去組織著。

    而陪在盧天身邊的盧小小,聽著張云這樣的話,眼神是狠狠盯了張云一眼著。

    “蠢貨,我姐姐這樣慫恿這個比賽,她肯定是做好了準備,給你下套著,如今你自己往里面鉆,到時候丟了你的臉,可就真是咎由自取了。”

    盧小小埋怨著張云。

    遠處盧小小的大姐和那秦明,聽著張云這樣的話,則是對視了一眼。

    眼神中,不易察覺的喜色,飄然而過著。

    很快,大廳里,就在幾個女仆的操作下,抬來了三張不透光的帷幔。

    那帷幔組成的空間,每一個,都有十個平方米的樣子。

    幾個穿著香艷的女仆,把一些枕頭和毛毯,往那帷幔中帶著,在里面打著地鋪著。

    而另外幾個盧天身邊的女管家,則是從外面帶來了二十幾個打扮妖艷的女仆。

    “小云啊!我這客房丫頭,長得還不錯吧。”

    盧天笑問著張云。

    “客房丫頭?”

    張云心里暗暗了一句。

    雖然不懂這所謂的客房丫頭,到底是什么身份。

    但是他多少也聽出了其中的意思。

    “待會試老子男人實力的女人,估計就是眼前這一批了。”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同時看著,帶這些客房丫頭的三個女管家中的一個,對著盧小小大姐的方向,微微點了點頭。

    其中串聯好了的意味,顯得不言而喻著。

    “媽的,果然有陰謀。”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推薦閱讀:鄉村艷婦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