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75章 大戰一翻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雖然知道其中有貓膩,但具體是什么貓膩。

    張云暫時還不知道著。

    張云看著這有三個美女管家帶著的二十幾個客房丫頭。

    “媽的,雖然比不上盧天身邊的那些貼身丫頭,可也是不錯的姿色啊。”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看傻眼了吧。”

    不知什么時候,盧小小走到了張云的身邊。

    “我們家的客房丫頭,比一些社會上大老板的大老婆,還要漂亮著。”

    盧小小嘴里得意著。

    “哎,客房丫頭,到底是什么東西啊?”

    “啥……”

    張云的問話,讓盧小小傻眼著。

    轉頭白了張云一眼著。

    “你怎么回事啊?連客房丫頭都不懂。”

    “客房丫頭,就是給來我們家,做客的男人們,白玩的女人。”

    “免得他們晚上,住在我家,空虛寂寞了。”

    “啥……這樣的身份啊。”

    張云嘴里吃驚著。

    “怎么了?你還以為,我爸,真會把身邊的丫頭們,拿出來,讓你們三個白玩啊。”

    盧道著張云。

    “到時候,那個小子,要是娶了本不定我爸,會把身邊幾個身子干凈的貼身丫頭,作為陪嫁丫頭,送過來,倒是可能著。”

    “這樣啊!”

    張云點了點頭。

    對著身邊的盧小小,暗暗了一眼。

    “小小,以前我看著你,還不是很喜歡著,現在的話,有了你爸身邊幾個貼身丫頭的誘惑,我咋看你,越來越漂亮了。”

    張云的話,才說完,盧小小的手肘,就狠狠撞了張云胸口一下著。

    “油嘴滑舌的,想騙本姑娘的芳心啊,本姑娘問你,你那東西,到底有沒有用。”

    盧小小問著這樣的話,小臉微微一紅。

    “這個……這個……”

    張云不好意思著。

    “你是男人嘛!老婆都好幾個了,這樣的話,有什么不好意思說得嘛,你看我,大姑娘著,都敢問這樣的話。”

    “撲哧……”

    盧小小的話,讓張云嘴里笑著。

    “你也知道,你是大姑娘啊。”

    張云暗暗了一句。

    “找打啊。”

    盧小小亮了亮粉拳,威脅著張云。

    “問你呢?到底有沒有這個能力啊?”

    “這個比賽真這么重要啊?”

    張云顯得不懂了。

    “不就是玩幾個美女丫頭嘛。”

    張云顯得無所謂著。

    “你不懂!”

    盧道著張云。

    “如今這社會,男人的地位體現,就體現在自己身邊有多少女人這一點上。”

    “可是家庭的幸福,到底如何,就體現在男人這玩意上面,要是這玩意,沒多大用處,那這個家庭能幸福啊,那這個家庭的姐妹能和睦啊?”

    “要是沒這個能力,這個家庭,也就沒什么指望的可能了。”

    盧,張云點了點頭,肯定著。

    “倒是這個理。”

    “行了,我會好好表現著,讓你爸看著滿意。”

    “你呀。”

    盧小小又白了張云一眼。

    “剛才我爸阻止這個比賽的時候,你就應該贊成著,你可好,還自己送上門去,你沒看見,那個帶隊的女管家,明顯就是我大姐的人。”

    盧著話,手指狠狠掐了張云大腿一把著。

    此時此刻,跟張云接觸到現在。

    盧小小對于張云這個男人,也算是有了一定的了解。

    雖然有時候,在盧小小的眼里,這個男人,確實不像個男人,膽子一點也沒有著。

    可是有的時候,張云的表現,確實讓盧小小刮目相看著。

    加上彼此也假扮了一段時間的情人關系,打情罵俏的話,也是說了幾句著。

    所以不知不覺中,張云這個男人,在盧小小的心里,也就有了一定的位置了。

    “老爺,都準備的差不多了,可以開始了吧。”

    三個帶隊的女管家,其中一個,走上了前去,對著盧天說道著。

    “恩,開始吧,三位我的好女婿,接下來,就看你們的了。”

    “知道了,伯父。”

    張云和另外兩個,盧小小姐姐的男人,異口同聲著。

    “慢!”

    盧小小,忽然著,開口阻止著。

    “怎么了?小小,你心疼自己的男人了。”

    看著自己小女兒,忽然阻止著,盧天笑問著。

    “不是的,爸!你看這三隊等待著的客房丫頭,我家小云這一隊的,明顯的要弱小了一些,她們要是全部分配到我家小云那里的話,對兩位姐夫,就顯得不公平了。”

    盧,一邊她的大姐,就緊張了起來。

    這一隊分好的客房丫頭,是盧小小的大姐,特意安排好的。

    外表看上去,雖然弱小著,但是骨子里,一個個很能搞著。

    一般兩三個男人,還不見得能把其中一個女人,完全擺平著。

    “得,小妹夫是剛來我家的妹夫,占點便宜也是應該的。”

    盧小小的大姐,嘴里呵呵笑著。

    “大姐!小云雖然不是盧家的子孫,可也是我們盧家的女婿。”

    “身為盧家的女婿,在比賽的時候,占這樣的便宜,說出去,丟得可是我們奇美家族的臉。”

    盧,她那大姐整個臉,就綠了起來。

    拿自己家族的名聲說事,盧小小那大姐,也就無法可說了。

    她要是再反駁的話,那就是對自己家族名聲的不敬。

    “哼!那依小妹的意思呢?”

    盧小小大姐,嘴里暗暗了一聲。

    “簡單!把這二十個客房丫頭,都聚在一起,然后的話,有我們三個姐妹,親自為自己的男人挑選合適的,送過去。”

    “你……”

    盧小小這樣的主意,讓她那大姐,恨得是牙癢癢著。

    一下子,就破壞了,她的全盤計劃著。

    不過似乎想到了另外一些什么事情,盧小小的大姐,也只是氣憤了很短的時間。

    就點頭答應了盧小小這樣的安排。

    看著事情,在爭論中決定了下來。

    張云和另外兩個盧天的女婿,坦然著走進了眼前的帷幔之中。

    然后的話,張云和這兩個盧天的女婿,在各自女人的幫助下,迎來了各自第一個要對付的客房丫頭。

    而評判客房丫頭是不是被徹底征服了的女管家,也是跟著進入了帷幔之中。

    在一邊監看著。

    看著此時的情景,盧天顯得很有興趣著。

    安坐在位置上的他,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嘴里對著身邊的女管家說道——開始吧,開始吧。

    “知道了,老爺。”

    那女管家點了點頭。

    嘴里說道了起來——三位姑爺,開始吧。

    女管家這樣的話,一說。

    三個帷幔中,人影就晃動了起來。

    其中一個帷幔中,一男一女是正對而來著。

    另外一個帷幔里,則是背騎的方式進行著。

    張云那個帷幔中,人影一看,竟然是抱騎式的方式。

    盧天一看張云帷幔中的情況,嘴里笑道——小小,你男人好體力啊,竟然用這樣的方式,進行比賽。

    “不是想不開,就是真的很有信心著。”

    “是呀,爸。”

    盧小小回答著自己父親的話語。

    同時緊張的看著三個帷幔中,事情的進行。

    二姐夫的那里,漸漸的發出了客房丫頭嘴里的嬌哼聲。

    三姐夫的那里,也是,那客房丫頭,已經被他干趴下去了。

    屁股都頂不起來了。

    盧小小的二姐和三姐,看著這樣的情況,臉上也很有榮光著。

    感覺自己的男人,很能干著。

    張云的那里,卻顯得不同著,沒幾下的進行下。

    那進去的客房丫頭,嘴里就喊出了——要死,要死了的話。

    身下的潮水,也是有形有影的,在她身下垂掛了下去。

    “我靠……”

    盧天看著這樣的情況,從自己的座位上,不僅站了起來。

    更是朝前走了好幾步著。

    靠近著張云的帷幔。

    “一分鐘就干到這種地步了,好小子啊。”

    盧天把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著。

    嘴里顯得興奮了起來。

    “啊……”

    正在盧天興奮的時候。

    張云帷幔中的那客房丫頭,竟然被張云干得哭了起來。

    身體顫抖的樣子,一眼就能看出著。

    看了這個情況一陣,盧天嘴里疑惑著。

    “這個程度了,還算沒徹底征服到嘛?什么評判標準啊。”

    盧天問著身邊的一個貼身女管家。

    “哎,老爺,我去看一下。”

    這個貼身女管家,自然是明白其中的貓膩著。

    因為進入到張云帷幔中,做評判標準的少婦女管家,是家里大小姐的人。

    如今在老爺的關注下,她也就不得不好好提醒一下,這個女人了。

    要她注意點,別玩過火了。

    因為玩過火了,家里的大小姐,還不一定能保住她,老爺這里,一發火,卻能一定把她整死著。

    盧天的這個貼身女管家,往張云的帷幔中,走了進去,好好著提醒了一翻,帷幔中的那個做評判的少婦女管家,讓她明白了其中的厲害。

    在一翻點撥下。

    張云帷幔中,那個正被張云不停征服的客房丫頭,終于被判定為,徹底征服了的情況。

    然后那客房丫頭,在兩個漂亮女仆的攙扶下,從張云的帷幔中,挪了出來。

    她腳步虛著,頭發亂著,臉上的紅暈,顯得明顯著。

    眼神之中,滿是被征服后的幸福感覺。

    來到了外面后,這個客房丫頭,還不忘身后的帷幔,用力看了一眼。

    似乎留戀著什么。

    不過是個,盧天家,什么客人,都可以用來玩弄一翻的一個客房丫頭。

    在張云的一通征服下,心里一時間,就有了張云這個男人。

    看著這樣的情景,盧天嘴里興奮了起來。

    “我靠!這小子,真會搞啊?”

    “有點像當初,老子年輕時的風范啊。”

    盧小小的話,則是無法相信著——這死男人,平時膽子這么小著,那東西,但是挺像個男人著,竟然把一個久經考驗的客房丫頭,搞成了這種狀態。

    “那不是逼著這客房丫頭,以后什么男人都裝不下著,就裝他一個男人了嘛。”

    盧小小想著這些,心里是喜著,也是害羞著。

    “被這種男人搞了以后,女人還能離得開他啊。”

    盧小小心里,一時間也微微動心了起來。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推薦閱讀:鄉村艷婦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