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77章 老公乖乖的哦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你可不要害了這些女孩啊。”

    張云跟在盧小道著。

    “好了,婆婆媽媽著,像個男人嘛。”

    盧小小回頭,對著張云暗暗了一聲。

    “也不知道,你這樣的男人,身下的玩意,怎么就這么厲害了。”

    “一點也不跟你的性格,相配著。”

    “這……”

    聽著盧小小的話,張云心里無語著。

    盧幫張云處理那十二個客房丫頭,就幫著。

    轉身走到了那十二個客房丫頭的身邊,嘀咕著什么。

    大概說了那么幾句話后。

    那十二個客房丫頭臉上的表情,似乎都無奈著。

    但是思想了一陣后,似乎都同意著盧詞,就紛紛朝著自己在別墅中的宿舍走了過去。

    準備收拾著行李,跟盧小小走著。

    “你都跟她們說了什么啊?”

    盧小小一過來,張云就問著她。

    “能說什么,就是說把她們買到模特公司去,跟模特公司,簽有條件的合約。”

    “簽有條件的合約?”

    張云顯得不懂著。

    “就是你說得,不能買到妓院,不能賣給變態的男人,這樣的條件。”

    盧小小暗暗了一聲。

    然后指了指張云,快點上車。

    坐上了一輛有女仆駕駛的電瓶車,回到了莊園別墅的門口位置。

    “好了,你回去吧,我自己叫出租車。”

    張云和盧小小站在馬路上。

    嘴里對著盧道著。

    盧小小聽著張云的話,回頭白了張云一眼。

    嘴里暗暗了一聲——上來。

    盧小小的眼神,顯得恐怖著。

    一副一定要張云坐上她車的樣子。

    怕著大小姐又發脾氣了,張云沒有辦法,只好坐上了她那輛跑車。

    “就在我家門口分開,你活膩了,不怕我父親,不知道我們假扮情人的身份啊?”

    聽著盧得有道理,張云也就無奈受氣著。

    嘴里嘀咕了一句——你這樣的脾氣,能有好男人要你嘛。

    “要你管。”

    盧小小白了張云一眼,腳下油門又狂踩了起來。

    “祖宗。”

    感受著身下的車子,像獵豹一樣竄了出去,張云嘴里喊了一聲。

    還沒來得急把安全帶鎖上,盧小小就玩起了漂移。

    刷……的一聲。

    高檔的跑車,在寂靜的公路上,像是低空盤旋的飛機一般,狂嘯而去著。

    盧小小為了不讓張云,在車上系上安全帶,這一次,可是卯足了勁,踩著車子的油門。

    讓那跑車,在馬路上,就像一匹瘋牛一般,一路顛簸著。

    張云那手中的安全帶,拿在自己的手里,總是找不準方向,鎖下去著。

    馬上要鎖下去的時候,跑車也總是正好出現一個轉彎,或者一個刷車的情況,讓張云手中的安全帶,不是脫落著,就是甩到了一邊去。

    如此車速下的張云,感受著這樣的情況,有怒不敢說著。

    終于,車子在狂奔了一段路程后,還是停了下來。

    滋滋滋……瘋狂的速度下,為了讓跑車停下來。

    盧小小一腳剎車下去,不知道磨損了車子四個輪胎多少的表面。

    “我咧個去。”

    車子終于停下了。

    張云嘴里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你……”

    張云剛平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就像對盧道一翻著。

    可是盧小小一腳踩著油門,對視著張云。

    那意思很明白,張云只要敢罵她,她腳下的油門,馬上就會踩下去。

    “你……我……”

    張玉無奈著,只好從車上下去了。

    張云下車一看,發現情況不對。

    “這不是云都市第三醫院啊?”

    “碰……”

    的一聲,盧小小,此時從跑車中鉆了出來。

    “楞什么楞啊,跟我去見我媽。”

    盧小小甩著身后的皮包,對著張云暗暗了一句。

    “見你媽。”

    張云驚訝了一句。

    “靠,見了你爸,又見你媽,搞球啊。”

    張云心里怨著。

    盧小小轉頭看著張云,見張云站在原地不動。

    盧道——你還想讓我幫忙,假裝你的女朋友嘛?

    “你還想借用我們奇美家族的名聲嘛?”

    “要是想,你就往這里去……”

    盧小小在自己的身前,比劃了一條道路,示意著張云往這個方向走著。

    “你……”

    張云真的怒了。

    身為一個男人,被一個女人,如此說道。

    那還有什么臉面。

    張云對著盧小小微微一笑。

    “小爺我不陪你玩了。”

    張云說著話,轉身就走開了。

    “喂!喂……”

    盧小小見張云真生氣了,自己倒也急了起來。

    “你姑姑的事情,你不要我幫忙了?”

    盧小小追著張云,嘴里對張云說道著。

    盧小小對于失去張云這樣的事情,心里也怕。

    今天張云在她父親這里露了大臉,以她對自己父親的了解。

    她父親一定會再次找張云的。

    如果那時候,張云不配合她,那她找人假扮自己男朋友的事情,就會完全暴露出來了。

    那樣的話,到時候丟臉的,可就是她了。

    “站住。”

    盧小小把手一橫,攔在了張云的面前。

    “干嘛!我不陪你玩,都不行了。”

    張云暗暗對盧著。

    “不行!就是不行。”

    盧小小發著大小姐脾氣。

    “啟開。”

    張云推開了阻擋在自己面前的,盧小小的小手。

    自己繼續往前走著。

    打算到大路上,招一輛出租車回去著。

    對于這個盧小小的話,自己就再也不理了。

    “哇……”

    張云怎么想,也沒有想到。

    盧小小最終會跟自己來這一招。

    她竟然因為張云剛才那輕輕一推,就趴在了地面上,哭了起來。

    哭得還很大聲,很悲慘著。

    張云從來沒有想到過,一個女人的哭聲,能有這么巨大的音量著。

    吸引著周圍好多路人,都是對張云指指點點著。

    在路人們,目光的凝視下。

    張云不得不停下了自己的腳步。

    臉上羞愧著。

    回頭看了一眼,那趴在地面上,哭鬧著的盧小小。

    “祖宗啊祖宗。”

    張云心里無奈了一聲。

    走回到了盧小小的身邊。

    “你要是再哭的話,我可真走了。”

    張云對盧著。

    可是盧小小似乎沒聽見他的話一般,還坐在地面上哭泣著。

    哭得比剛才還兇著。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云嘴里無奈了一聲,轉身再也不管著,就往前走了。

    “好了,好了,人家不哭了,老公。”

    盧小小剛才還哭得稀里嘩啦著。

    此時卻馬上笑了起來,從地面上躍起著,走到了張云的身邊,雙手挽著張云的臂彎。

    沖著周圍看熱鬧的路人,展示出了張云小嬌妻的樣子。

    看著如此的情景,周圍看熱鬧的路人,紛紛笑著走開了。

    周圍的路人一散,張云的心情,也算是松了不少。

    “你爸這里假裝情人,為什么你媽這里也要假裝情人啊?”

    張云顯得不懂著。

    “嘿嘿,把你介紹給我媽啊,你能力這么好著,我媽也寂寞啊。”

    盧小小嘴里暗暗了一句。

    “我咧個去,你能正經一點嘛。”

    “呵呵……”

    盧小小嘴里笑笑。

    “正經,正經拉!”

    “我也很可憐的,老爸要騙,老媽肯定也要騙,不然的話,很容易穿幫著。”

    “老爸大人,女婿,老媽大人,對女婿,更是想看著,知道我有了男朋友,你可不知道,我媽對我的精神打擊有多大了。”

    “她就像是這輩子對我最癡纏的一個男人一般,一天之間給我打了足足二十個電話,每一個電話,都是說要見見你著。”

    說著這些話,盧小小一臉可憐的樣子。

    “放心,放心,你幫我演了這次戲后,我一定幫你也好好演一場著,什么姑姑奶奶著,我都幫你弄過來。”

    盧小小,拍著胸脯,一副保證的樣子。

    張云被盧小小這個女人,精神折磨得也算是厲害了。

    幾番折磨下,張云也不想跟她多啰嗦著。

    “好吧,好吧,見一面就見一面吧。”

    張云說著這樣的話,心里暗暗了一句。

    “這樣的女人,幸虧是假裝情人,真要是娶回了家,當老婆,我的娘啊,折壽三十年,那都是少的。”

    一翻嗚呼哀哉下,張云跟著盧小小,往不遠處的一處別院走了過去。

    “我媽住得環境很清幽,家里也沒什么下人著,就一個跟了她快二十年的老丫頭,我叫她青姨的,你到時候,也就這么叫她。”

    盧著話,臉上的笑容甜美著,小手也是主動挽著張云的手臂著。

    手指輕輕按動了眼前的房門門鈴,嘴里對著張云暗暗了一聲——老公!待會,可要乖乖的哦,好好替人家演一場戲。

    “人家會對你好的。”

    聽著盧小小的話,張云翻了翻白眼。

    心里暗暗一句——殺了我吧。

    此時此刻的張云,顯然是精神已經受到了盧小小嚴厲的摧殘了。

    不然的話,嘴里絕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著。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