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79章 花前月下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盧小小見張云真對自己老媽有意思。

    她也是成全著。

    身體坐到了一邊,任著張云對她母親說笑著。

    自己卻是不聞不問著。

    “你這孩子,也太能搞笑了。”

    難得和年輕人,說道那么多話的玉芬。

    忽然碰上了一個挺能說得張云。

    說得她心里像開了花一般。

    顯得陽光燦爛著。

    眼神不僅就多看了張云幾眼著。

    “我真有你說得那么好看啊。”

    玉芬被張云說道著,怎么怎么漂亮。

    說得心里甜蜜蜜著。

    說到后來,都讓玉芬心里難得一顯的少女情結,都展現了出來。

    “當然了。”

    張云嘴里肯定著。

    “你是我見到過的,所有三十歲女生中,最漂亮的一個了。”

    張云嘴里故意把三十歲這個年紀,著重說道著。

    說得玉芬的心里,心里燦爛無比著。

    心里明明知道,張云的話里,有些拍馬屁的成分,可是玉芬心里就是愛聽著。

    一邊的青姨,看著這樣的情況,臉上也是暗暗笑著。

    把手中泡好的茶杯,放到了張云的面前,嘴里對著張云說道——那我呢?我又是如何?

    “青姨啊。”

    張云嘴里說道了一聲。

    目光就在青姨的身上瞧著。

    青姨一身休閑的服飾穿在身上,整個人,顯得落落大方著。

    雖然容貌上的保養沒有玉芬來得那么突出著。

    但是的話,整個人的氣質,隱約間比玉芬還要來得厲害著。

    “青姨的話,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大家閨秀一般,讓人看著,以為是哪家的大小姐。”

    “呵呵,還大家閨秀了,我這樣的年紀,怎么可能大家閨秀啊?”

    張云的話,讓青姨臉上,也是高興了起來。

    “哎!得對,小青本來的就是大戶人家出來的大小姐,要不是父親做生意失敗,也不可能買到奇美家當丫頭的。”

    玉芬忙是說著。

    稱贊著張云說得對著。

    “我說嘛!青姨身上氣質,都快趕上伯母了,怎么可能是一般小戶小家出來的。”

    張云這樣的話一說。

    玉芬心里高興著,青姨心里也是高興著。

    本來玉芬身上的氣質,就沒青姨身上的好。

    如今被張云這么一說,卻顯得好像比青姨的好了。

    而青姨這里的話,感覺張云剛才的話一說,把她整個人的身份,都提升到玉芬這樣的高度。

    讓自己也好像成了主子一般。

    張云的能說會道,一時間讓玉芬和青姨,都是對他刮目相看著。

    這樣的一個姑爺,也是讓兩女,心里歡喜的不行。

    “吃,吃,吃……”

    玉芬主動拿著一些瓜子,往張云手里塞著。

    “還有這里,話梅。”

    青姨也是,把一些放的離張云身體比較遠的話梅,拿了過來著。

    眼神都是像看好女婿一般,看著張云著。

    心里的話,期盼著張云能說更多好聽的話著。

    “我的容貌,也最多只是三十歲啊?”

    青姨用小手,挽了挽自己鬢邊的頭發,小聲問著張云。

    張云聽著青姨這樣的話,很認真的目光,看著青姨和玉芬著。

    青姨看看,玉芬看看著。

    看得這兩個成熟的少婦,小臉都微紅著。

    一邊的盧小小看著這樣的情況,嘴里暗暗了一聲——喲!進展蠻快的嘛,都拋眉眼了。

    快活世界,女婿對單身的岳母展開感情攻勢,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也不是社會所不允許的。

    所以張云和玉芬還有青姨,在一起的時候,彼此感覺好了。

    相互拋幾下眉眼,那也是可以被理解的事情。

    青姨被張云用曖昧的眼神看了幾眼后,心里突突突著,顯得興奮著。

    感覺到了自己年輕時,談戀愛的感覺一般。

    玉芬的話,也是,一開始被張云用曖昧的眼神看著,心里也是感覺良好著。

    可是微微一想后,明白著自己的身份,是人家的岳母。

    雖然說這個社會,不反對女婿和岳母之間產生感情,但是一些說詞,在這個社會還是有的。

    如果張云和玉芬真搞在一起,在張云和玉芬身邊的人,會把這樣的事情,當成一件新聞,說上那么一段時間著。

    畢竟這樣的事情,雖然在快活世界有,但是也不多。

    難得著,出現那么一兩例著。

    自然會成為新聞著。

    當然,自己曾經的老爺,是奇美家族的族長,這樣的一件事情,也讓玉芬,對于和張云之間眉來眼去,顯得有些擔憂著。

    “青姨是我見過的三十歲女生靜的一個了,伯母的話,是我見過的三十歲女生中,容貌最甜美的一個,你們這樣的女生,要是被那個男人得到了,那他真是幸福死了。”

    張云這樣的話一說,青姨的心里,像是被灌了蜜一般,幾乎要甜死她了。

    “你這孩子。”

    受不住這份甜蜜的青姨,用小手像個小姑娘一般著,打了張云胸口一下著。

    滿臉害羞著。

    而玉芬的話,雖然剛才心里已經警告了自己一翻,但是在一個年輕男人如此甜言蜜語下,心里的喜歡,也是在所難免著。

    “油嘴滑舌著。”

    玉芬說著話,暗暗白了張云一下著。

    玉芬跟奇美家族的族長,雖然跟了十五年,但是的話,自從盧小小生下來以后,她就一直沒見過這個男人一面了。

    奇美家族的男人,就是如此拽著。

    只是玩弄不到幾個月的情婦,一般都會跟這個情婦,簽署十年甚至十五年的情婦合約。

    以此彰顯著自己家族的財力。

    可是他們沒有想過,這么長的一段時間里,一個女人,不能跟任何男人,發生關系著。

    哪怕是說上一句調笑的話,都不可以著。

    這樣的事情,對一個女人的精神打擊會是多么的嚴重。

    雖然說這個世界的女人,婦德教育都是很深刻的。

    一般為一個男人,守住身體幾年,不讓任何男人接觸著,這個世界的女人,都是能辦到的。

    可是一具明明年輕的身軀,幾年甚至十幾年的時間,都無法得到男人身體的滋潤。

    這對一個女人來說,是多么多么痛苦的事情啊。

    玉芬和青姨,就是經歷了這樣一段痛苦經歷的女人。

    雖然跟盧天做了情婦和服侍丫頭后。

    兩女一輩子的物質生活,算是無憂了。

    但是感情上,兩女已經空虛了足足十幾年的時間。

    此時,一個青春陽光的男子,出現在自己的生活空間中。

    嘴里說道著,自己身上的美貌,還有就是對自己美貌的一種仰慕之情。

    如此的情況,青姨的心中,一下子就被說動了。

    “這個姑爺,難道真的很喜歡,我這種類型的少婦嘛?”

    青姨心里暗暗問著。

    “小小還真是找了一個好男人,好到連我都動心了。”

    玉芬心里也是苦惱著。

    喜歡和張云四目相接著,又害怕和張云四目相接著。

    怕看張云這個男人,看得次數多了,心里就會控制不住的,真喜歡上了對方。

    “時間不晚了,你還是先回去吧。”

    最終在玉芬的心里,還是理智戰勝了情感。

    選擇讓張云,暫時先回去著。

    知道接受自己女婿感情上的攻勢,是不對著。

    至少在今天,是不對著。

    因為今天是自己女婿,第一次上門。

    那有丈母娘跟自己的女婿,見面第一次就眉來眼去著。

    至少要見過幾次以后,才可以吧。

    玉芬心里暗暗認為著。

    “不,不,不,幾次以后,也不可以這樣亂來著。”

    玉芬一時間,因為張云這個男人,心里亂死了。

    青姨的話,對于玉芬的決定,心里顯得無奈著。

    青姨感受出來,自己姐姐心中的苦惱。

    “感覺這個張云確實是個不錯的男人,可惜的是,他是小小的男人。”

    “姐姐也真是的,是自己女兒的男人,就不可以和自己談戀愛了嘛?要是放在古代,男人都是老婆丈母娘一塊娶的,那還管那么多啊。”

    青姨心里煩惱歸煩惱,但她是玉芬的人。

    算是盧天因為玉芬給他生了一個女兒后,賞給她的一個丫頭。

    一輩子的賣身契,都給了玉芬著。

    這樣的情況下,雖然外表看起來,兩人像是姐妹著,但是在一些重大的事情上,青姨心里再不愿,也是要站在自己姐姐玉芬的立場上的。

    “對呀,姑爺,時間也不晚了。”

    青姨嘴里也無奈了一聲。

    也是催促著張云。

    在兩女這樣的話語下。

    張云無奈著站起了身體。

    “好吧,青姨,伯母,那我明天再來拜見兩位了。”

    張云也顯得灑脫著,說著話,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示意著一邊的盧小小,一塊出去了。

    青姨的話,則是在一邊送著他們兩個。

    “真沒用,說到后來,竟然被我媽,下了逐客令。”

    跟在張云的身邊,盧道著。

    “你懂什么,這說明我有戲了。”

    “有戲了?”

    盧小小顯得不懂著。

    “一般女婿見丈母娘,丈母娘出于禮貌的話,在女婿提出要走的情況下,一定會挽留好幾回著,可是今天,你媽主動要求我走,這說明,她不敢再讓我,留在她的身邊了,她怕再留我的話,她就控制不住,會投入我的懷抱。”

    張云嘴里分析著。

    “切!想得倒美。”

    盧小小嘴里雖然不服著,但是心里還是覺得張云的分析很有道理著。

    “那不如,對青姨,先下點功夫吧。”

    盧著話,示意了一下張云,對付跟在他們兩個身后的青姨。

    “哎呀!我忘了一件事情,要對我媽說一下,你和青姨先出去吧。”

    盧著話,就往回走了進去。

    臨走的時候,眼神對著張云示意了一下,讓張云對身后的青姨下手著。

    “小小。”

    看著盧小小風風火火的走了。

    青姨嘴里無奈了一句——這孩子,總是這樣。

    青姨不知道,這一切都是盧小小裝出來的。

    青姨說著話,轉過了頭去,想要跟著張云繼續往門外走著。

    卻看到了張云,不知為何,站在了原地,看著她。

    用直勾勾的眼神看著她。

    “小云……你。”

    對于張云這樣的眼神,青姨有些害怕著。

    身體往后退了幾步。

    此時,張云和青姨,相處在別院的綠化之中,周圍都是花花草草著,兩頭的頭上,還有一道用藤蔓組成的拱門。

    藤蔓的空隙處,天上的月光打了下來,照在了張云直勾勾的眼神中,也照在了青姨那曼妙的身材上。

    青姨嘴里緊張的呼吸,使得她果實累累的胸部,上下起伏的厲害著。

    小臉更是產生了一種,驚慌失措的美。

    “青姨。”

    此時此刻,不下手,張云那就是一個十足的白癡了。

    “媽的,抱。”

    張云暗暗了一句,就撲了上去,就把青姨揉在了懷里,狠狠揉住著。

    因為張云知道,青姨一定會反抗著。

    果然,青姨對于張云這樣忽然的擁抱,顯得抗拒著。

    身體在張云的懷里,用力掙扎著。

    但是嘴里的聲音,卻不敢發出大聲著。

    生怕周圍什么人看見了。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推薦閱讀:鄉村艷婦
標簽: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