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81章 我的大小姐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一夜風流后,不僅張云的四個老婆,睡得舒服著。

    張云這里也是,睡得甜美著。

    不過張云的身體,因為練習祖傳刀法的緣故,好得很。

    兩個小時過后。

    他就精神奕奕的醒來了。

    穿好了衣服,拿著自己那把樸刀。

    來到了下面的公園中練習了起來。

    “該死的雪花刀,看爺爺的。”

    張云拿著樸刀。

    在早上五點的醫院公園中,發瘋著。

    為了練習好雪花刀,他可是拼了命努力著。

    揮汗如雨不說,褲衩破開了也不換著。

    可是努力的結果。

    “我咧個去,累死老子了。”

    一個小時后,張云一屁股坐在了公園的一個小石凳子上。

    整個人,累得不行著。

    “看來雪花刀的練習,果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啊。”

    張云心里多少有了一些明白著。

    知道這雪花刀,需要他,花大量時間,才能練習成功的。

    明白著這些,張云一招綿里刀,細細調養下,把自己身體的體能,漸漸恢復了過來。

    然后收刀回去了。

    同樣的早晨,同樣的老婆們。

    同樣的打情罵俏下,張云陪著她們,下了樓,吃著早飯著。

    聽著昨晚,自己老公的那些經歷。

    吃著早飯的這些老婆們,一個個笑得開心著。

    “對付十二個客房丫頭,還把盧小小的老媽給看上了。”

    聽著這些情節,李琴無奈著搖搖頭。

    “老公,你也真是的,就愛這種上了年紀的女人。”

    李琴這話一說,美云和美青,臉上都是不好意思著。

    畢竟她們兩個的年紀,也不輕了。

    都二十六七歲著。

    也算是上了年紀的女人了。

    “兩位妹妹,可沒說你們,我說得是他,對那種三十五歲以上的女人,那么喜歡著的事情。”

    自己姐妹臉上的表情變化,李琴自然是注意到了。

    嘴里也是忙著解釋著。

    再怎么說,家里最大的事情,還是姐妹間和睦的事情。

    所以在關系到這樣的事情上,李琴也總是顯得小心著。

    “哎呀!別說了,我也控制不了。”

    張云吃了一口饅頭,嘴里無奈著。

    自然,像張云這種年紀的男人,喜歡的女孩子,要是年輕一點的話,就顯得很正常著。

    要是喜歡三十歲以下的小少婦,也是可以理解著。

    畢竟眼前的這個社會是快活世界。

    在這樣的一個世界里,對于男女感情這樣的事情,容納度,那是很高的。

    母女同嫁一個男人,可以被理解著。

    姐妹好幾個,嫁一個男人,還會得到眾親戚們的祝福。

    可是要是一個年輕男人,一直喜歡三十五歲以上的成熟婦女。

    就顯得有些怪怪了。

    “你要是真要了她們,以后見了公公和婆婆的時候,怎么叫啊。”

    李琴暗暗說道著。

    “她們的年紀,跟公公和婆婆的年紀,都差不多了,叫爸媽著,公公婆婆心里怎么想啊。”

    被自己老婆這么一說,張云也是苦了一張臉著。

    “我,我,我以后爭取改正了,這兩個的話,就讓我稍微努力一下吧。”

    張云也是無奈著。

    想著先把這次的兩個熟女,弄到手再說。

    以后弄不弄熟女這樣的事情,自己盡量克制就行了。

    少弄幾個著。

    省的到時候,把這些熟女帶回老家,讓老爸老媽不知道該怎么面對她們了。

    “呵呵……”

    聽著張云的話,不僅李琴笑著,單小蜜和美云她們也是笑著。

    “要是就弄兩三個這樣的熟女,倒也不要緊著,畢竟一個成功的男人,要娶大小老婆這么多著,總不能逼著這個男人,就娶一種類型吧,自然是不同類型的,都娶一些,這樣這個男人,玩起來,才會顯得不厭煩著。”

    “是呀,兩三個熟女的話,一般男人身邊,都是有的,這一點,倒是可以的。”

    單道著。

    在幾個老婆的述說下,張云的心情,也算是安穩了一下。

    今天對于張云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可不是這種心情上的無奈。

    或者心里咿咿呀呀著,自我調節什么著。

    今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下午的時候,和盧小小一起去自己三個姑姑所在的家族,探訪一下。

    看能不能把自己的三個姑姑,從對方家族里,給解救出來。

    為著這樣的事情,張云一些對方家族,情報上的事情,預先也了解一下。

    另外的話,也要像院方,請一個下午的假。

    好讓自己做這樣的事情。

    吃好了早飯,送著李琴和單小蜜,出了醫院,讓她們讀書去了。

    自己的話,則是帶著另外三個老婆,回到了醫院普通病房的辦公室里面。

    一個上午的時間,一些接下來,需要張云實踐手術的病例情況,需要張云去了解著。

    昨天手術中的錄像,需要張云和幾位醫院的醫生和領導,在一個辦公室里面,看著好好研討一下。

    研討的內容,自然不是在手術表現中,優秀的內容,而是在手術表現中,張云不足的東西。

    院方為了盡早,把張云這個年輕醫生培養出來。

    在這方面,可是下足了功夫著。

    讓醫院一些有經驗的醫生,給予張云指點著。

    所以這樣的研討會,張云也是很認真的參加著。

    對于參加這個研討會的一些醫院主刀醫生,也是好好討教著。

    并沒有因為自己昨天一次完美的手術后,就把自己看成了是什么厲害的人物。

    而是繼續謙卑著自己的人生,學習著他人的長處。

    做完了這個研討會后,張云就來到了許一軍的辦公室里面,具體詢問起了,自己三個姑姑所在家族的一些情況。

    能了解的,張云都要了解著。

    張云可是很想把三位姑姑,從這個家族里解救出來的,所以他能努力到的地方,他會盡量努力著。

    做完了這些事情,張云中午的時候,跟自己的老大,請了一個假,老大曹云德也準了。

    然后的話,張云換了一身名牌的服飾,穿在身上。

    全身上下的行頭,不下三萬著。

    如今要去對方家族救人,身上的行頭,自然要亮眼著,也要能震懾住對方著。

    不然的話,對方家族,能不能讓自己見這三位姑姑,都是難說著。

    張云一副花花公子的架勢,等在了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門口。

    抬手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名牌手表。

    時間中午十二點四十五分。

    看著這樣的時間時,前方轉角處,一身快速的轉彎聲,發了出來。

    刷刷刷……的聲音,幾乎吸引了街頭,所有人的注意。

    還以為坦克開了過來一般。

    一輛粉色的跑車,就像是獵豹一般,在街頭幾個轉彎下,就停到了離張云腳面,只有兩公分的距離。

    跑車卷起的氣浪,都讓張云頭上的頭發和衣服,吹了起來著。

    “等久了吧。”

    跑車車窗降下后,盧小小精致的小臉,從車內,探了出來,對著張云微微笑著。

    盧小小頭上蓬松的頭發,高高著盤了起來,臉上還戴了一副酷酷的太陽眼鏡著。

    “不開飛車,你人會死啊。”

    張云直接罵著這盧小小。

    “不會,不過腳會癢得厲害著。”

    盧著,拍了拍,自己的座駕,示意著張云快上車著。

    張云雖然知道,坐盧小小的跑車,比坐過山車,來得刺激了十倍。

    危險系數的話,更是比坐過山車,危險了百倍都不止著。

    可是為了救自己的三位姑姑。

    今天盧小小這輛瘋車,他不得不坐著。

    不過張云也學乖了。

    一上車,就把車子的保險帶,給死死系在了自己的身上。

    看著張云系好了保險帶,張云怎么想都沒有想到的是。

    盧小小開車,卻變得溫柔了起來。

    腳上的油門,慢慢踩著。

    總是往死里踩的,大紅色高跟鞋,這一次破天荒著,也會往回收幾收著。

    路口碰見黃燈的時候,也不再是一腳油門下去,直接闖了。

    而竟然是一腳剎車著。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云對盧道。

    “你還記得自己的車上有剎車啊。”

    “呵呵!是呀,也奇怪,我車竟然有剎車著。”

    盧著話,自己先笑了起來。

    呵呵笑了一陣后,一邊開車的她,一邊美美著,甩了一下頭上的秀發。

    轉頭問著張云——今天演戲,我們是要火熱一點的,還是要清純一點的。

    “火熱?清純?”

    張云顯得不懂著。

    不過這兩個詞,在張云的腦海中回想一邊后,張云嘴里不假思索著,回答了起來——清純,清純。

    張云可是很怕盧小小給他胡來著。

    “我覺得,火熱的話,對于救你三個姑姑的事情,倒顯得方便著。”

    “我是奇美家族的小姐,我這樣的一個小姐,對你火熱著,人家一看,就知道你我感情很深了,那樣的時候,他們還不把你三個姑姑,乖乖交出來啊。”

    盧小小心里認為著。

    “你還知道,自己是奇美家族的小姐啊。”

    張云白了盧小小一眼。

    “正常的奇美家族小姐,出來會是瘋瘋癲癲的嘛?一定是一副大小姐的氣派,你要是對我火熱了,她們對你的身份,就會產生很大疑問著。”

    “到時候別說是救我三個姑姑,搞不好,我們兩個,都會被對方家族,打罵一頓,趕出去的。”

    “你……”

    張云的話,讓盧小小嘴里氣著。

    腳下一直安安穩穩的油門,似乎之間,又要被她踩下去了。

    一副老娘跟你拼了的樣子。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