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82章 雌威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還好的是,盧小小只是作勢了一下。

    并沒有把自己的高跟鞋,往車子的油門上狂踩而去。

    “溫柔就溫柔,又不是沒溫柔過。”

    盧著話。

    轉頭看了張云一眼。

    “對了,老公!昨晚吻你一下,感覺怎么樣?”

    “別老公,老公的,我跟你可沒關系。”

    張云堅決否認著。

    “討厭啦,都占了人家這么多便宜了,你還不承認。”

    盧小小一邊開著車,一邊還用一只手,打著張云的胸口著。

    一副好像真的樣子。

    “你……”

    張云可真是受不了盧小小這個女人著。

    張云無法想象著,世界上,還有這樣的女人。

    “好了,好了。”

    張云嘴里無奈著。

    臉上顯得認真了起來——你干嘛吻我啊?

    “吻你嘛!是因為我媽的緣故。”

    “你媽的緣故……”

    張云顯得不懂著。

    “是呀!我媽真要是被你得手了,我這個做女兒的,不就要喊你后爸了嘛。”

    “這……是這道理啊,可是這樣的關系下,也不用非要吻我一下啊。”

    張云還是顯得有些不懂著。

    “呵呵!你要是我男朋友的話,我還沒興趣征服著,你要是我后爸,呵呵……我是很有興趣的哦。”

    盧著話,小手就抓著張云的胸肌了。

    一邊抓著,嘴里一邊說道——老公,胸肌很大嘛。

    張云忙是把盧小小抓在自己胸肌上的小手給推開了。

    “你干嘛。”

    嘴里還說道著盧小小。

    “小氣鬼,哼……”

    盧小小對著張云嘟了嘟小嘴。

    身下的跑車,就加速了起來。

    此時盧小小的加速,是那種很穩的加速。

    不像昨晚的時候,像是瘋了一般,在街道上跑著。

    同時的話,張云也觀察了一下,盧小小的駕車技術。

    還真是沒得話說。

    方向盤就像是長在她的心里一般,完全受著她心意的控制。

    很穩,但是很快著,這輛跑車,在繁忙的街道上穿梭著。

    沒有幾分鐘的時間,盧小小的跑車,就來到了張云所在家族的大門位置。

    張云和盧小小一起下了車。

    盧小小一下車,整個人就變得溫柔了起來。

    小手挽在了張云的臂彎上。

    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

    陪著張云,來到了這戶家族的門口。

    這是一棟相對獨立的八層小樓。

    也是云都市一戶小家族勢力,最常擁有的家庭建筑。

    小樓的周圍,綠化面積顯得有限著。

    也沒什么籬笆和圍墻著,周圍就全部是云都市的普通街道。

    小樓的大門,顯得還是蠻巨大著。

    木制的大門,橫在那里,兩個女仆打扮的姑娘,站在大門的兩邊。

    張云大搖大擺著,往前走著。

    盧小小則是完全像個小妻子一般的,靠在張云的身上。

    張云和盧小小的出現,讓大門口旁邊的兩個女仆,微微看了一眼。

    臉上顯得疑惑著。

    不知道這樣的兩個人,是什么來路。

    可是兩個女仆,看了一眼,停在自己家門口的那輛跑車,心里暗自打著鼓。

    兩女能當上這個家族,守門的女仆。

    不僅是因為這兩個女人,長得蠻好看的,而且的話,也是腦子活絡的女仆。

    并不是很蠢的那種。

    她們雖然看不出來,這輛停在自家門口的跑車,到底有多貴。

    但是的話,隱隱感覺,至少三四百萬是跑不了的。

    加上迎面過來的一男一女,身上的行頭,也都是大戶人家子弟的行頭。

    每一件身上拿下來的東西,價值都在五千以上著。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這兩個守門女仆,不敢怠慢著。

    沒等張云和盧小小,走近門口的位置。

    兩女就主動迎了上來。

    “先生,太太!你們是……”

    一個年紀稍大的女仆,問著張云。

    “這是霸家嘛?”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

    目光看到了大門口那個巨大的‘霸’字,嘴里就是故意問著。

    一副無良大少的德行。

    “是,是,是。”

    “是霸家就對了。”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帶著身邊的盧小小,就往門里闖著。

    “先生,太太,你們還沒說,來我們霸家干嘛呢?我們也好通報一聲。”

    兩個女仆,看著這樣的情況,忙是攔在了張云的面前,不讓張云闖入大門著。

    “媽的……”

    張云嘴里罵了一聲,大手直接給擋在自己面前的兩個女仆,閃了兩個耳光著。

    啪啪……兩聲,直接兩下,就把這兩個女仆,打倒在眼前的地面上。

    “敢擋老子的路。”

    張云嘴里說道著,目光暗暗看了一眼,在霸家大門口的那兩個攝像頭。

    看著這兩個攝像頭,已經把自己剛才動手的情況,完全攝入了進去。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云心里明白。

    霸家主事的人,馬上要出現了。

    張云依然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揉著身邊的盧小小,往霸家大門口闖著。

    “你們是誰,膽子也太大了,竟然敢打我們霸家的人。”

    忽然間,就從霸家大門口,跑出了幾個黑衣西服的家丁,還有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

    那中年男子的身邊,還跟著一個,卑躬屈膝的老年管家。

    “我們是誰。”

    張云身邊,一直顯得很低調的盧小小,嘴里笑了一聲。

    從張云的身邊,走了開來,朝著那中年男子的面前走了過去。

    輕輕漫步著,走到了中年男子的面前。

    沒等那中年男子有什么反應,盧小小兩個耳光,就閃在了那中年男子的臉上。

    啪啪……著,直接把那中年男子的臉,打出了血色來。

    看著這樣的情況,周圍幾個黑衣家丁,這才反應了過來,想要對盧小小動手著。

    “都給我住手。”

    一邊的老管家,看著這樣的情況,嘴里忙是說道著。

    在老管家的阻止下,盧小小一副拽拽的樣子,坦然自若著回到了張云的身邊,依然挽著張云的臂彎著。

    嘴里還對張云甜甜了一聲——老公。

    一副小女得志的樣子。

    “張伯!你瘋了,她這樣打我,還不讓他們打他。”

    中年男子,嘴里吐了一口鮮血。

    怨毒的目光,看著身邊的老管家。

    “二老爺,你沒看見那姑娘脖子上,戴的是什么嘛?”

    老管家提醒著中年男子。

    “是什么啊?難道還是尚方寶劍不成。”

    中年男子嘴里罵罵咧咧著,目光朝著盧小小的胸口看著。

    一條黃金的項鏈,掛在了盧小小的胸口。

    上面家族的紋飾,顯得清晰著,在這個項鏈上展現著。

    看著這條項鏈上紋飾。

    中年男子嘴里暗暗了一句——奇美家族,她是奇美家族的子弟。

    明白著這些,中年男子的臉上,綠了又紅,紅了又綠著。

    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著。

    “你是霸家的什么人。”

    張云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根香煙,抽了起來。

    問著那中年男子。

    “我是霸家的老二。”

    中年男子,嘴里暗暗說著。

    “敢問這位太太,是奇美家族的人嘛?”

    中年男子,顯得謙卑著,問著盧小小。

    盧小小聽著他的話,暗暗白了這中年男子一眼。

    “你也知道我們家族啊?”

    “當然,當然,云都市四大家族,我能不知道嘛?”

    中年男子,嘴里忙是賠笑著。

    “只是不知道,這位太太,到底是奇美家族中的什么身份。”

    奇美家族的人,也是有身份分別著。

    有的是奇美家族的直系親屬著,有的只是奇美家族的旁系親屬,有的甚至只是奇美家族沾了一點邊的關系。

    所以的話,對于不同關系下的奇美家族子弟,中年男子這方面,自然是以不同態度面對著。

    要是旁系的親屬,給個臉,不追究了,就是。

    要只是一點關系的,中年男子,也就不怕了。

    “什么身份,我是那老東西的四女兒。”

    盧小小嘴里暗暗了一句。

    “老東西?”

    中年男子,顯得不懂著。

    “就是盧天,還有誰啊。”

    盧小小顯得不耐煩著,似乎很不想提自己父親的名字一般。

    當盧小小把自己老爸的名字一提。

    中年男子聽著,整個身體都往后退了好幾步著。

    臉色一時間,也變得異常鐵青了起來。

    比受了內傷還嚴重著。

    “盧天……”

    奇美家族族長的名字,換在平時,中年男子,都不敢直接說出來的。

    都是尊稱一聲,盧老太爺著。

    如今,眼前的女子,竟然直接喊出了盧天這個名字。

    嘴里還咒罵著盧天是老東西。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中年男子的身體,全身都是虛著。

    不知道,自己家族,什么時候,竟然就得罪了這樣的人物。

    “二老爺!盧老太爺,確實有個四小姐,而且是他最小的女兒,也是四個女兒中,最疼愛的一個。”

    一邊霸家的老管家,忙是提醒著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暗暗點了點頭。

    表示明白著。

    嘴里的呼吸,用力著。

    一口,一口猛吸猛呼著。

    幾口呼吸下。

    中年男子臉上鐵青的表情,終于緩過來了一些。

    臉上的笑容,也努力擠出著。

    “原來是四小姐啊!我可真是有眼無珠了。”

    “四小姐,你打得對,打得好,打得我現在,腦子終于清醒了。”

    中年男子,笑容滿面著,面對著盧小小,還有盧小小身邊的張云。

    看著這樣的情況,盧小小嘴里暗暗一笑,對著身邊的張云說道——怎么樣?終于擺平了吧。

    “這樣的蠢狗,自然好擺平了。”

    張云回了盧小小一句。

    心里其實還蠻佩服這個盧小小的。

    還有那么一點小喜歡著。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