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83章 大姑張曼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感受著心里的情況。

    張云忙是說道著自己。

    “快,快,快,把這死丫頭的身影,從我腦海中消除了。”

    張云可不想攤上盧小小這樣的女人。

    雖然這一次她的表現確實很完美著。

    可張云不也不想把這樣的女人,弄到自己的家里去。

    “這樣的女人,收了,只能是給自己帶來無盡的磨難。”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把盧小小以往,在自己腦海中,形成的萬惡形象,在自己的心中過濾了一邊。

    張云心里的感覺,也就好了不少著。

    “你死去的老爸身邊,是不是有三個姓張的高級情婦。”

    盧小小問著那中年男人。

    “姓張的高級情婦。”

    中年男人嘴里暗暗了一句。

    轉頭看著身后的老管家。

    中年男人的父親,大老婆有七八個著,小老婆也有十來個著。

    這些大媽小媽著,中年男人都沒記住她們的名字著,更何況是幾個,自己父親身邊的高級情婦了。

    “二老爺,是有這么三個。”

    老管家,在中年男子的耳邊提醒著。

    “有,有,有。”

    聽了老管家的話,中年男子,對著盧小小忙是回答著。

    “她們三個是我男人的姑姑,也是我男人看中的女人,如今你爸也死了,你就把她們三個,賣給我老公吧。”

    盧小小嘴里坦然著,對著中年男人,說道著。

    那說話的樣子,就像是直接下命令一般。

    拽拽著。

    “這……”

    中年男子,稍微遲疑了一下。

    不過也不敢多想著,馬上就對著盧小小點頭著。

    “行!那就賣給這位先生吧。”

    中年男子說著話,轉頭對著身邊的老管家看著。

    示意著老管家,把張云的三位姑姑帶出來。

    張云沒想到,事情會進行的這么順利。

    想著馬上要見到自己的三位姑姑了。

    心里也是顯得興奮著。

    至于盧他喜歡三位姑姑的事情,張云此時,更是不想跟她多計較著。

    心里期待下,張云的大手,一下子就把身邊盧小小的小手,緊緊握住了。

    盧小小感受著這樣的情況,轉頭看了張云一眼。

    默默的眼神看了張云一眼。

    心里似乎也在想著什么著。

    小手回握在張云的大手里,顯得更加緊了。

    老管家聽著中年男子的話,臉上顯得猶豫著。

    低頭在中年男子的耳邊嘀咕了幾句。

    那幾句話后,中年男子的臉上,展現出一種,為難的神情。

    “怎么了?”

    盧小小看著中年男子臉上的表情,嘴里問著。

    “這,這……四小姐,不好意思啊,其中兩個因為年輕,所以拿到了拍賣會上去了,已經定拍了,這個禮拜就要參加拍賣會了。”

    “什么……”

    盧話,張云嘴里就緊張了起來。

    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兩位姑姑,竟然被對方家族,拿到了拍賣會上進行拍賣。

    拍賣會這樣的場合,年輕漂亮的女孩,一般都會被社會上的夜總會,或者高級會館給拍賣走了。

    夜總會和高級會館,就是現代社會的妓院。

    女孩子進入了這樣的場所,也就一輩子算是糟蹋進去了。

    “不能撤拍了嘛?”

    張云問著那中年男子。

    “都收了人家的定金,還簽了約,不能了。”

    中年男子嘴里無奈著,臉上的表情,顯得擔憂著。

    “要是知道,這三位姑姑,和你們是這樣的關系,我們四兄弟,也就不會商量著這樣辦了。”

    此時的張云,聽到了這樣的消息,心里急著。

    在原地打著轉,顯得有些慌了神的樣子。

    盧小小看著,上來抓住了張云的大手,嘴里安慰著。

    “不要緊的,不是星期天才定拍嘛,把她們拍下來就行了。”

    “拍下來。”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句。

    “對啊,把兩位姑姑拍下來。”

    張云肯定著點了點頭,對著身邊的盧小小暗暗點頭著。

    “行了,我知道了,你把我大姑,帶出來吧。”

    張云對那中年男子說著。

    “哎,哎……”

    中年男子見張云和盧小小,并沒有因為兩個女人,被帶到了拍賣會上這樣的事情,生氣著。

    忙是賠笑著臉龐,讓身邊的老管家,把張云的大姑,從眼前的這棟房子里,帶了出來。

    張云的大姑,張云已經快十幾年沒見到了。

    小時候的記憶中,三位姑姑都是很年輕,很有氣質的感覺。

    在等了幾分鐘的時間后,老管家在前,張云的大姑——張曼在后。

    緩緩著走出了霸家的大門。

    張曼一身傳統的女仆裝,穿在身上。

    三十八歲的年紀,讓她沒有化妝過的臉,顯出了幾分歲月的痕跡。

    不過那優雅的姿態,那曼妙的身姿,還有那成熟女人的味道。

    在她的身上,顯得是那樣濃郁著。

    張曼悠然的目光,朝著霸家門外的張云和盧小小看著。

    當張曼的目光,凝視到張云身上的時候。

    她的嘴角,微微顫抖了起來。

    “小云。”

    張曼嘴里低沉著。

    身體朝著張云的方向,走了過來。

    越走越急著。

    “大姑……”

    張云喊了一聲,身體用力把自己的大姑抱在了懷里。

    緊緊的,用力的抱在了懷里。

    “大姑……”

    張云是個男人,心里再感傷,也不能掉眼淚著。

    可是這個時候,張云再也控制不住著,眼睛濕潤了。

    盧小小在一邊看著,神情也微微感觸著。

    嘴角微微抽動下,說明著她的心情,也不平靜著。

    一通痛哭流淚后,張云和自己的大姑,喜極而視著。

    “我家的小云,長大了,有本事了。”

    張曼雙手捧著張云的臉頰,嘴里暗暗說著。

    臉上顯得高興著。

    知道自己的侄子,是過來救自己的。

    “大姑!你過來。”

    張云抓著自己大姑的小手,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體后面。

    保護著。

    “我大姑,和你們霸家還剩幾年的情婦合同,沒有履行?”

    張云問著那中年男子。

    “還有三年呢?”

    中年男子嘴里暗暗說著。

    感受著剛才的情況,他心里似乎明白,可以敲上一筆了。

    “感情這么深的話,多開一點價錢,應該沒問題吧。”

    中年男子心里,暗暗想著。

    “三年,多少錢可以買斷,說個價吧?”

    張云對那中年男子說著。

    “嘿嘿,老板,這個賣了的話,錢是我們四兄弟要分的,所以的話,老板給個整數,四百萬吧。”

    中年男子的話,才說出口。

    一邊的盧小小,嘴里就笑了出來。

    “霸家,霸家的老二,呵呵……很好,很好,你很有勇氣。”

    盧小小對著中年男子,點了點頭。

    從自己的名牌皮包中,拿出了一張金卡。

    “密碼六個八,五百萬,不用找了。”

    “就當是認識你了。”

    盧小小一句話,就把手中的金卡,往中年男子的身邊甩了過去。

    此時的中年男子,似乎才意識到,張云的身邊,還有一個盧小小著。

    “我真是財迷心竅了,竟然忘了她。”

    “我敲了這個家伙的竹杠,那他老婆要是借用奇美家族的勢力,來對付我,那可怎么辦啊?”

    一想到這里,中年男子的雙腿,打了一個顫。

    控制不住著,就跪倒了下去。

    并不是,中年男子真想跪著,而是實在害怕,所以才跪倒了。

    中年男子拿著地上的那張金卡,雙手顫抖著,似乎都拿不住了,看著眼前的張云和盧小小。

    嘴里——呵呵……呵呵……笑了起來。

    “開玩笑的,我開玩笑的。”

    中年男子捧著那金卡,送到了盧小小的面前。

    “姑奶奶,我是開玩笑的。”

    “呵呵,你收著,我只要你們四十萬,就四十萬。”

    盧小小看著眼前的這張金卡,嘴里暗暗一聲。

    “拿著吧,你們霸家,我們奇美家,惹不起,啊……”

    盧小小把那金卡拿著,特地往中年男子胸口的口袋里,塞了進去著。

    塞進去了,還好好拍了幾下著。

    “不,不,不……四小姐,四小姐。”

    “姑奶奶,我錯了,我錯了……”

    說著話,中年男子跪在了盧小小的身下,嘴里哭了起來,哭得是稀里嘩啦著。

    比他親娘死了,哭得還傷心著。

    雙手的話,更是把那張金卡捧得高高著。

    雖然知道這金卡里,有五百萬,可是他就是不敢接手著。

    盧小小還想打擊這中年男子幾句著。

    張云為了防止夜長夢多。

    就及時阻止著她。

    “好了,小小,也不用太為難他,他知道厲害了就行。”

    張云說著話,沖著盧小小使了一個眼色著。

    盧小小暗暗白了張云一眼,伸手把中年男子手中的金卡,接了回來。

    感受著手中的金卡,被盧小小接走了。

    中年男子的身心,也是為之一松著。

    “謝謝,謝謝這位大老爺了。”

    中年男子,感謝著張云。

    “謝謝,謝謝大姑奶奶了。”

    感謝完了張云,又感謝著盧小小。

    一副五體投地的樣子。

    “好了,叫人把我大姑的情婦合同拿出來,我們再簽份協議就是了。”

    張云對中年男子,吩咐著。

    中年男子,經過了剛才的修理,顯得已經是很聽話了。

    在非常快的時間里,就滿足了張云的要求。

    把張曼的情婦合同,交給了張云,同時和張云簽訂了一張,情婦剩余年限的轉讓協議。

    一式兩份著。

    同時的話,四十萬快現金,也是通過銀行轉賬的方式,轉到了中年男子家族的戶頭上。

    做完了這些手續,張云二話不說著,帶著自己的大姑張曼還有盧小小,離開了霸家。

    三人一走,中年男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身上因為害怕,而出的虛汗,讓他整個臉,整個身體,都是濕漉漉著。

    “兩位祖宗,終于算是送走了。”

    中年男子嘴里暗暗了一聲。

    臉上顯得慶幸著。

    那樣子,就像是在鬼門關上,走了一道一般。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