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 四海鯨騎 馬伯庸 馳騁 玄幻小說-四海文學網!
你的位置:首頁 > 野性鄉村 ? 正文

第87章 大姑的逼迫

所屬目錄: 野性鄉村

長佩文學小說推薦:
    張云心里暗暗疑惑著。

    嘴里對自己大姑暗暗了一聲——噢,大姑放心,我會小心的。

    張云說著話,就把自己的手指,往自己大姑的貞操帶中,伸了進去。

    想用自己的手指,把自己大姑貞操帶周圍的黑毛,撩開著。

    可是他大姑身下的黑毛,顯得很彎曲著。

    一撩開的話,很快就會再次聚攏起來。

    “真可惡。”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這么多黑毛,阻擋在那里,而且這些按鍵又不能按錯,我……”

    張云心里厭煩之下。

    就狠狠一下,把手中的兩根黑毛,拔了下去。

    “啊……”

    張曼感受著自己身下的感覺,痛苦了起來。

    “你干嘛呢?”

    張曼說道著自己的大侄子。

    “你玩大姑,也不是這個時候玩啊,等你幫我松開了這個貞操帶,大姑讓你隨便玩都可以。”

    “不是的,不是的。”

    張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了。

    “你這孩子,玩了就玩了,還這么緊張著。”

    張曼說著話,手指推了一下,蹲在自己身下張云的腦袋。

    “現在的話,還是把大姑身下的貞操帶先解開著,等解開了,大姑在這里,給你十分鐘的時間,讓你隨便玩。”

    張曼說著話,嘴里暗暗害羞了一下。

    雖然是張云手中的情婦,可畢竟張云也是她的大侄子。

    所以嘴里主動說,讓自己的大侄子,玩自己這樣的話,張曼心里還是多少有些害羞著。

    “大姑……”

    張云是解釋不清了。

    “大姑,我們還是把你身下的這些黑毛,都處理了吧。”

    張云無奈著。

    “黑毛。”

    張曼嘴里暗暗了一聲。

    “對呀!以前霸家老爺在的時候,我們姐妹幾個,還是能時不時解開貞操帶,各自剃著身下的這些毛發著,后來霸家老爺一去,一個多月了,這些黑毛,是差不多長出來了。”

    “那你看怎么辦吧。”

    張曼覺得,在自己身下,出現那么多黑毛,確實也不是個辦法。

    因為阻擋了貞操帶上的按鍵,會讓張云下手的時候,很容易按錯的。

    “我看啊!”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

    “刮不掉的話,燒掉吧。”

    張云想著自己口袋里有打火機,所以就想了這么一個辦法。

    “呵呵……”

    聽著張云的話,張曼嘴里笑著。

    “還說你不想玩你大姑,這么壞的辦法,都被你想出來了。”

    張曼的手指,又是推了張云的額頭一下著。

    “我……”

    張云這個喜歡玩弄自己大姑的壞男孩形象,此時已經被張曼,算是徹底樹立了起來。

    張云想怎么狡辯,都是沒有辦法著。

    看著張云臉上無奈的樣子。

    張曼嘴里笑了起來。

    “好了,大姑讓你燒拉。”

    張曼說著話,大腿就在張云的面前,主動打開了出來。

    示意著張云可以用打火機燒了。

    張云從口袋里,掏出了那打火機。

    因為不再是用打火機,點燃香煙,而是點燃自己大姑那些東西。

    所以拿著打火機的張云,手指微微顫抖著。

    打火機放到了自己大姑的大腿中間后。

    試著先按了幾下。

    噠噠噠……三聲下。

    平時很容易就點燃起來的打火機,此時,卻顯得艱難著。

    打了好幾下,都無法起火著。

    “這……”

    張云暗暗了一聲,就把打火機的火頭,往大了調。

    他心里知道,打火機的供氣量一大,那就很容易,就能燃燒起來了。

    果然,火頭調大后,張云的打火機一下子,就竄出了火苗。

    一個大大的火苗著。

    嗡的一下,不僅把張曼貞操帶旁的黑毛,全部燒掉了,連貞操帶本身也燒烤了起來。

    “哎呦!”

    張曼嘴里喊了一聲,呼著痛。

    張云的話,也知道闖了大禍,忙是把打火機,丟在了地上。

    熄滅了過去。

    “你……”

    張曼用手捂著自己被燙傷了的下體。

    對著張云暗暗埋怨著。

    “你這孩子,年紀輕輕的,玩女人,也下手太狠了。”

    “大姑,我……”

    張云有一種跳到黃河也洗不清的感覺。

    張曼休息了一下后,身下貞操帶上,傳來的燙意,終于消失了。

    然后又主動著,在張云的面前張開了自己的大腿。

    “小云,幫大姑解開了貞操帶,大姑讓你隨便玩都行的,后面可不要再作弄你大姑了。”

    張曼說道著張云。

    “你大姑雖然年紀挺大了,可畢竟也是一只高級情婦,下體玩壞了,不僅對我的損失很大,對你的損失也很大,以后你轉賣我的話,可就賣不出什么好價錢了。”

    “大姑……”

    聽著張曼的話,張云臉上不好意思著。

    “說什么呢?以后你就跟著我了。”

    說完這樣的話,張云感覺有些好像說過頭了。

    嘴里忙是改口著——以后我絕對不會讓你過那種顛沛流離的生活,我會讓你還有二姑和小姑,都能生活幸福著。

    “你這孩子。”

    看著張云臉上誠懇的表情。

    張曼嘴里開心著。

    知道自己的這個侄兒,是從心底里,愛護著她們三姐妹著。

    “也沒枉費我們三姐妹,在你小時候,那么疼你。”

    張曼的小手,愛撫了身下張云的臉頰一下。

    嘴里繼續說道——好了,看看能不能按了。

    張曼說著話,繼續把自己的下體,往張云的面前送著。

    張曼鼓鼓的下體,在貞操帶的包裹下,顯得誘惑著。

    看著這樣的一個下體,是男人的話,都有一種,占有它的沖動。

    張云暗暗想著,伸手輕輕抹掉了,貞操帶上,因為燒黑毛,而產生的灰燼。

    這些灰燼抹掉后,貞操帶皮質的外表再次清晰的展現了出來。

    “好了,能夠看清了。”

    看著貞操帶皮質外表上的那些數字按鈕。

    張云嘴里松了口氣。

    知道自己,可以對自己大姑的身下,正式輸入密碼了。

    張云再次拿了身邊的情婦合同,看了一眼。

    確定了自己大姑身下,貞操帶的原始密碼后。

    就開始把自己的手指,深入了自己大姑的大腿之間。

    對著其中第一個密碼按了下去。

    輕輕按著,一點反應也沒有著。

    張曼的反應,倒是有一些著。

    嘴里輕輕恩……了一聲。

    再往里面按著,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著。

    張曼的小手,卻緊緊抓在了身后的墻壁上。

    顯得難耐著。

    嘴里嬌媚的聲音,顯得音調比剛才更大了。

    而張云按在自己大姑那里的手指,卻因為手感太好的緣故,竟然控制不住著,在自己大姑的那里,微微晃動了一下。

    茲茲……的聲音,一下子就從大姑的身體里面發了出來。

    還有黏黏的液體,就從自己大姑的那里,流落了出來,降落在張云的手背上。

    流著。

    “你這孩子。”

    張曼受不了身下快樂的感覺,雙手從身后的墻壁上,抓在了張云的脖子上了。

    “這……”

    張云心里萬分抱歉著。

    “我怎么就憋不住啊。”

    張云心里埋怨著自己。

    “好了,繼續往里面按吧,可不要再晃了。”

    休息了一會兒,張曼的體力又上來了。

    所以示意著張云。

    “噢……”

    張云像是犯了錯的孩子一般,在自己的大姑面前,抬不起頭來著。

    按在那數字鍵上的手指,自暴自棄著,往自己大姑的身體里面,狠狠按了進去。

    “我就不信了,不能把這個數字給按出來。”

    用力之下。

    張曼的身下,發出了美妙的一聲——滴。

    說明著,張云第一個密碼數字,是按下去了。

    可同時,從自己大姑的身體里面,也發出了一聲茲洞的聲音。

    似乎之間,張云深入的手指,進入到了一個不該進入的地方。

    “你這孩子,你要玩死你大姑啊。”

    張曼心里怨著。

    身體被貞操帶完全束縛之下,張云剛才的手指力量,幾乎一下子,就把她的身體,整個帶上了云霄一般。

    雙腿都在微微顫抖著。

    “大姑,我……”

    張云不好意思著,把按在自己大姑身體里面的手指,拿了出來。

    “大姑不行了,你快按那個高速震動鍵。”

    張曼嘴里忽然示意著張云。

    聲音都在顫抖著。

    “啥……”

    張云不懂著,目光看了一眼自己大姑臉上的表情。

    看著此時的張曼,她嘴里呼吸困難著,臉上都是紅彤彤著。

    “大姑要了,大姑受不了了。”

    張曼對張云說著。

    “大侄子,快幫大姑打開震動鍵,快點啊,快玩你大姑啊。”

    “啥,大姑,讓我玩你。”

    張云嘴里吃驚著。

    “不,不,不,我不可以玩你的。”

    張云嘴里拒絕著。

    “你這孩子,都玩到這個時候了,你還客氣什么,你玩不玩啊。”

    張曼說著話,就跪到了張云的身下。

    伸手抓住了張云身下硬硬的東西。

    “你要是不要,大姑可就要逼著你玩了。”

    張曼不管著,說著話,就要把張云褲子里的東西拉出來著。

    “吹也要把你吹得興奮起來。”

    張曼心里打算著。

    更多鄉村小說盡在

相關內容推薦:

Top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